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整个山峰的气氛陡然绷紧了起来,天鹰门众人开始疯狂的在山林之中搜寻柳如龙,其中为首的正是刘护法。只不过,茫茫山林,找一个人是何等的困难,尽管此次来天雾山脉之中的弟子普遍不弱,却也搜寻不到柳如龙。

    天鹰门众人,把山峰的几个重要出口封锁之后,并没有放qi ,大有不把羿锋揪出来不罢休的想法,而正是对方的这种举动,他们渐jiàn 的发现前往山脉之中的天鹰门弟子,越来越少了。

    原本天鹰门的刘护法还以为是碰到灵兽发生意外,但是后来,终于知道这是人为因素。望着几个破喉伤痕时,刘护法的眼中的怒火狂飙不已,忍不住惊声怒吼道:“小子,我要把你挫骨扬灰?!?br />
    怨恨极深的话语,震动山林中的一片区域为之颤动了几下。如此以来,刘护法也收拢着一个个弟子,不敢太过分散。

    残杀了对方二十余个弟子之后,猛然发现对方弟子居然是成群结队的搜寻时,柳如龙也知道次次斩杀对方弟子被发现了。

    不过,对于对方成群结队的弟子,柳如龙心头同样冷笑,集中起来,不是更好斩杀嘛!

    山脉之中,上演着追杀与被追杀的情景。但是让天鹰门诸人也分不清的是,到底是他们这一方是追杀一方,还是被追杀一方。山林之中时不时的能听到天鹰门弟子的惨叫之声,而当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对方却早已经没有人影了。

    在柳如龙一次次的斩杀成功之后,天鹰门众人原本气势汹汹要把柳如龙碎尸万段的弟子,终于一个个升腾起恐惧之心。

    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有着一群人围了过去,甚至有时候是灵兽。他们一围而上,发现时已经完了,只能斩杀那灵兽,消耗着他们的力量。

    柳如龙曾经看到一头五级顶峰灵兽在灌木丛中,天鹰门的那些人依旧一哄而上,当他们发现时已经晚了。几乎所有的人都被这只灵兽给撕碎,给它提供了早餐……

    不过对于这些想要取他性命的天鹰门之人,柳如龙丝毫也没有手软,双方既已立场分明,摆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之局,那么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柳如龙可不相信他大度的放过对方,对方会感激他,从此与他化干戈为玉帛。

    是以。他毫不手软,所有被他发现或是发现他的人,都是被他毫不留情的收割走了性命。

    望着那倒在山林之中被灵兽撕咬的冰冷尸体,血肉模糊的残忍让一个个人心生寒意,心底居然打了退堂鼓。

    同样的,刘护法面色也极为难看,围杀一个半大的少年,居然没有把对方斩杀。反而让对方杀了他们这么多人,这事若是传了出去??峙滤嵌济涣臣肆?。

    “这小子到底在哪?!”刘护法怒骂了一声,久久奈何不了柳如龙,他感觉憋屈不已。

    从掌握的情报来看,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如他,刘护法有信心斩杀对方,可是对方偏偏不和他直面对撞。在对方的刻意回避之下,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对方。

    而此时的柳如龙,在山林之中却如同入水的鱼,在其中穿插有余。而天鹰门弟子,一个个的成为了他手中的亡魂。

    再次干掉了对方数个弟子之后。柳如龙收起手中的匕首,眼眸中射出一抹妖异的嗜血之色,喃喃自语道:“第六十个弟子了,人数已经减少了一半,很快就能把他们全部杀光了?!?br />
    随意在那些尸体上撒了一些能吸引灵兽的药粉之后,柳如龙也闪身离开。

    当天鹰门的众人赶到现场,望着又是被灵兽撕裂的血淋淋的尸体,一股寒意无可抑制的蔓延开来,对于对方死后都不让人安宁的狠辣,一个个从心底为之惊惧。

    刘护法望着这一幕,同样心底冒着寒意,拳头紧握,青筋涌动,面色铁青的下着命令,“所有弟子听令,各自组成阵法,一发现对方踪迹,马上发信号,并且缠住对方?!?br />
    众弟子虽然惊惧,但还是有条不紊的施行着刘护法的命令。

    ……

    对方的应对,并没有挡住柳如龙的步伐,同样一个个弟子在柳如龙的匕首下,化作血肉被灵兽撕咬吞食。连番的死亡,带给天鹰门诸人无xiàn 恐惧的同时,他们也终于知道这个被他们追杀的少年的恐怖,一个将级,数个师级组成的阵法,对方居然也能在刘护法赶来之前轻易灭杀。

    “将级高阶阶,对方绝对有媲美将级高阶的实力!”这是所有人涌起的第一个想法,想到这种可能,一个个心头涌现出无xiàn 恐惧,以他们的实力去围杀一个将级高阶那是没有丝毫问题,可是若是分散开来,那几乎和找死没有太大区别,而且对方的刺杀手段那般恐怖,即使是集中在一起,也难逃对方的刺杀。

    “这怎么可能,以他的年纪,怎么可能就达到将级高阶!”刘护法难以相信,可是望着那些已经被骇破胆的弟子,刘护法明白继续搜索下去已经毫无意义,只能让弟子枉死而已。

    “出山!”刘护法咬着牙齿说道,下了一个命令。

    这个命令,让所有弟子大松了一口气,望着表现一幅解脱模yàng 的众弟子,刘护法的脸色阴沉的更加恐怖,对方一个人,居然把整个天鹰门都弄的人心惶惶,这无yi 是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

    “小子,我天鹰门和你势不两立,不死不休?!?br />
    望着鱼贯出山的弟子,刘护法把拳头握的咯咯作响,脸庞布满铁青之色。浩浩荡荡前来的二百多名弟子,居然被对方一个人斩杀了近半,此时留下的只有二分之一左右,虽然活下来的都是精英,可是他们目的非但没有完成,反而损失了如此之多的武者,如何能让他们接受的了?

    刘护法满心的不甘,可是无论他再不甘也无济于事,只能深吸一口气,将这份不甘深深的压下。

    就在这时,山林中突然钻出一道身影??醋拍堑郎碛?,刘护法一愣,继而大喜,狰狞的道,“小子,你竟然敢出现!”

    其余的天鹰门诸人也尽都惊喜的看着柳如龙,眼眸中射出刻骨的仇恨与滔天的杀机,还有一种大仇即将得报的欣喜。

    他们的师兄弟被柳如龙大量的斩杀,此仇此恨他们怎能不报,更何况还有大长老的命令在。

    之前对方在暗,他们在明,虽然总体实力远远超过对方,能将对方消灭,但对方总是躲着他们,让他们有力无处使,而分散的话,有会被对方分而灭之,只能无奈的退出对方躲藏的那片山林。

    现在对方既然主dong 的挑了出来,他们怎么可能放过对方?

    望着狰狞不已的刘护法,柳如龙心头也郁闷不已,在山林之中,一个个的杀着天鹰门弟子,以他的速度,很快就能把对方解决掉,但是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把所有弟子都带出山。

    杀的正畅快的他,怎么可能任由对方离开?便紧随着对方也追了出来。

    “本少还没有杀够,自然还得杀一番!”柳如龙眼冒邪光,嗜血而狰狞的道。

    “好!好!好!很好!”刘护法气急而笑,怒声道,“既然你敢出现,那你就留在这里吧!”

    随着刘护法怒吼出声,体内的真元爆涌出来,凝聚的莫大威压直直的向柳如龙压去。

    “哈哈……留下我?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配留下我?”柳如龙对笼罩而来的威压恍若未觉,狂笑着,倒拖着长刀,裹挟着无法无天的狂傲与邪气向天鹰门诸人逼去。

    看着逐渐逼近的柳如龙,他们仿佛看到了一个无法无天的邪魔带着滔天的凶焰,将他们淹没,他们在那滔天的凶焰中沉浮,即将被那凶焰淹没。

    猛地一咬舌尖,剧痛让刘护法从那种可怕的感觉中惊醒,赶忙紧守心神,惊悸万分的看着柳如龙,一咬牙,大喝一声,全身真元毫无保留的爆发,持剑迎向柳如龙。

    刘护法的大喝声将天鹰门其余之人惊醒,眼眸中的惊悸很快就被仇恨与怒火所代替,也尽都将体内的真元暴涌到手中bing qi 上,跟随在刘护法的身后,冲向柳如龙。

    “嘿嘿!”看着向自己冲来的刘护法,柳如龙冷笑一声,双手持刀,双臂肌肉若岩石般隆起,一刀狠狠的劈下,仿似能够压塌整片天地一般。

    “铛!”

    刘护法的长剑被一股巨力荡起,向后猛地弹去,在他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锋利的剑锋切入他自己的胸膛,毫无阻滞的从前胸切到后被,将自己切了一个对穿。然hou ,上半身向后猛地砸去,下半身依旧停留在原地,鲜血带着残破的五脏与肠胃,从切断的胸膛间瞬间喷射而出,直冲天际……

    柳如龙毫不停留,向前直冲而过,将刘护法的下半身撞的四分五裂,与喷射出的脏腑与鲜血撞了个正着,浑身雪雾弥漫,血腥味刺鼻,仿佛自森罗地狱中归来的修罗杀神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