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归元阵,极为霸道的一种阵法,能够纳结阵之人的真元为阵法核心之人所用,结成此阵法的人越多,所能发挥出的威力越大;不过其也有着极大的风险,由于所得的真元不是自己苦修所得,骤然得到庞大之极的真元,轻则让使用者重伤,重则爆体而亡。一  要1要kanshucc

    之前的那一番战斗,邱长老和裘长老明白即使他们联手也不是柳如龙的对手,早晚会被柳如龙斩杀,只有采取这种极端的方法,集合他们所有人的力量,才能击杀柳如龙。

    裘长老位于阵法核心,源源不断的真元汇聚到他体内,只感觉体内撕裂般的疼痛,脸色涨红,汗水不断的从他额头滑落,牙齿紧咬,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着,浑身亮起淡红色的光芒。

    柳如龙眼睛微眯,眼眸中射出锐利之极的精芒,明白了对方的打算,就是依靠阵法联合起来,发动至强的一击,一举将自己消灭。虽然他能够破坏对方结成的阵法,但显然对方早有防备,一时半会是破不开的,即使破开了只怕对方的攻击也已经到了。

    瞬间,柳如龙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咧嘴露出一嘴染血的雪白牙齿道:“既然你们想要一招决生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说罢,刀身亮起白芒。同时柳如龙快速挥刀,刀身在空中划过,留下了一缕一缕白色的痕迹,好像在画着什么。而随着他在空中留下的痕迹越来越多,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不得不取出一枚枚补充真元的丹药塞进嘴里。

    与此同时,邱长老等人松了一口气,将体内的真元的毫无保留的输出,连一点?;ぷ约旱恼嬖济挥辛粝?。全数灌注到裘长老体内。

    裘长老身体猛地一颤,身体颤抖的更厉害,血珠从他的毛孔中渗出,将他的衣服染成血红色,与汗水混合在一起,滑落下来。

    强忍着浑身撕裂般的剧痛。一  ww w1ka ns hucc裘长老眼眸中露出疯狂的决绝之色,脸庞上满是凶狠与杀意,将手中的宝剑微微点地,浑身亮起的淡红色光芒向剑身涌去。

    邱长老与天鹰门的众弟子身体猛地一颤,眼睛瞬间红了起来,他们明白裘长老做了什么。为了能够更有把握的击杀对方,裘长老燃烧了他所有的精血,压榨了他所有的潜力,使他原本在阵法结束后还能幸存下来的希望彻底断绝。

    慢慢的裘长老的剑越来越红。仿佛剑身汇聚了无数鲜血,饱满的像是要滴下来似的。

    接着,裘长老挥舞手中的宝剑,的两侧逐渐向外延伸,红光越来越强。最终,光芒一震,化为了两只美丽的翅膀……

    渐渐地,剑身的红色真元逐渐膨胀。外形逐渐生扭曲。一只血红色的大鸟取代了原先宝剑的位置。大鸟头颅朝天,仿佛对空长鸣。

    这时。柳如龙也渐渐在空中完成了自己的作品。一幅美丽的图画跃然眼前,这是一幅百花图。无数的鲜花,以各种各样的姿态展现在了天鹰门众人的面前。纵然是在生你死我活的死攸关的战斗中,他们也不得不称赞它的美丽。

    花丛中间是一朵巨大的乳白色莲花,仿佛百花之王一般,君临整幅百花图。虽然图案的颜色只有白色一种。但却跟人一种绚丽多彩的感觉。

    不过,天鹰门诸人都奇怪了。

    这不是战斗吗,怎么对方在这画起画来了?难道是在向大家展示他对真元的强大控制能力?不过这似乎和战斗没有半点关系,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

    可是对方会有这么愚蠢,自寻死路吗?答案是肯定的。对方不会如此愚蠢。

    事出反常即为妖!对方如此反常的行为必然有大有古怪!

    内心小心的戒备着,裘长老缓缓的高举宝剑,然后用力挥下。

    “血凤斩。www 1 k an shucc”

    随着裘长老宝?;酉?,血色大鸟扇动了一下翅膀,然后向柳如龙飞去。

    “百花残?!?br />
    完成图画后,柳如龙随即手中长刀一挥,指向对面的天鹰门诸人。

    突然,百花图上面的花朵逐渐开始了凋谢。一片片的花瓣从各种花的身上落下,给人一种深秋迟暮的感慨。一股凄凉的感觉弥漫了整片山林。

    但花瓣并没有落地,同样,也没有消散,而是随着柳如龙刀指的方向,缓慢的飘了过去。

    随着花瓣越落越多,越落越快,飘飞的花瓣渐渐增多。同时百花图上面的花朵也渐渐减少……最终,整幅图画上面只剩下了一朵乳白色的莲花。

    莲花不断绽放着耀眼的白光,似乎是在对命运表示自己的不屈。

    慢慢的,白光越来越淡,最后,色彩黯淡的莲花终于崩溃了,化为了无数的花瓣随风飘落。

    即使是在这兵凶战危的生死攸关的关头,天鹰门诸人都突然感到一种悲伤逐渐弥漫心头,许多人甚至因此而落下了眼泪。

    终于,花瓣和血凤接触了。面对飘来的花瓣,血凤抬爪抓碎了花瓣。

    “轰!”一声轻微的爆鸣响起,花瓣爆炸,血凤却没有一点变化。

    “轰轰轰……”渐渐的,花瓣越来越多,爆炸也越来越频繁。

    血凤不断攻击着漫天飞舞的花瓣,但无奈花瓣实在是太多了。

    越来越多的花瓣击中了血凤,血凤在这连绵不断的打击中,终于支持不住了。

    “轰!”一声巨大的响声,血凤化为了一个血色气流,爆炸开来。

    气流瞬间引爆了无数花瓣,同时还有无数花瓣随时气流到处飘荡,最终落到地面。

    “轰轰轰……”在一阵爆炸当中,给地面增添了无数的坑洞。

    “噗嗤!”随着血凤的爆炸,天鹰门众人无有例外的全都喷出一口鲜血,周身的气息顿时萎靡了起来,一些人甚至萎顿在地上;尤其是作为阵法核心的裘长老,在血凤爆炸的瞬间。随着血凤一起爆体而亡。

    这时,还有很多花瓣并没有随着血凤的爆炸而爆炸?;ò昙绦?,最后飘到了对面的天鹰门众人组成的阵法中。

    天鹰门众人看着向自己飘来的花瓣脸色大变,他们的真元在之前组成阵法发动那一击的过程中已经基本消耗殆尽,并且随着那一击被破,他们都不同程度受到损伤。现在想要躲避花瓣那是不可能的了。

    而且就算他们现在能够躲避也不敢躲避,花瓣就在他们身边,一旦他们动了,必定会带动气流,那时花瓣自然会随着气流自动的攻击他们。

    “轰轰轰……”

    “啊啊啊啊……”

    随着花瓣在天鹰门众人组成的阵法中爆炸,一时间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天空,鲜血共碎肉一色,残肢与碎骨飞舞。

    看着眼前的景象,柳如龙只觉得是世上最赏心悦目的美景。脸庞上露出一个嗜血狰狞的笑容,任由鲜血从他唇角低落,浑然不觉他此时的状况是如何的不妙。

    这一招,以他当前的修为是不足以的使出的,但他借助丹药之助,不顾对身体的损伤,强行使出这一招,原本就已不轻的伤势更加沉重。身体的力量更是严重的透支,体内的经脉有些破损甚至断裂。五脏六腑受到眼中的震荡,更是出现裂缝。

    血雾散尽,原本的天鹰门众人以基本消失不见,原地只剩下一个个爆炸后的坑洞和一滩滩血迹以及一些残碎的血肉骨骼,还有一个一条命去了九成只余一手一腿浑身伤痕与血雾的邱长老。

    “咳咳……”任由鲜血从嘴角低落,邱长老的气息更加萎靡。似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

    看着柳如龙,他心中的寒意更甚,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还是没能杀死对方,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柳如龙覆灭天鹰门的景象。心中暗道:“师父,你知道我们树立了一个怎样恐怖的敌人吗?希望你老人家能够尽快将他斩杀,要不然将是我们天鹰门的噩梦!”

    “你的命还挺大的,竟然还没有死!”柳如龙看着邱长老有些意外的道,他原本以为这一招就能将对方全部解决掉,却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一个没死,虽然已经离死不远了,但毕竟还是没死。

    “我们低估了你!”邱长老苦涩的道,“你既有如此实力,为何要隐藏实力,呆在白鹿学院外院之中,不进入内院去?”

    邱长老对此无法释怀,你说你有这么强的实力,直接进入内院不就完了,干嘛还要隐藏实力,呆在外院中与那些对你来说不值一提的学员竞争?

    你这不是玩人么!

    要不是如此,江鹰那小子又怎么会找你麻烦,他又不是脑袋坏了,主动去招惹你这么一个他注定要仰望的敌人,最终身死!……我们又怎么会因此落得如今这个下??!

    “本少如何行事干你们鸟事?”柳如龙邪笑着,不屑的说道,“你们仗势欺人,本少管不到,也不会去管,但你们欺负到本少头上那就不行!就要做好磕掉牙齿,头破血流的准备……本少正愁生活太过平淡,没有激情,你们天鹰门却正好在这个时候送上门来,让本少终于可以好好的玩玩了……”

    “你……你……你不会有好下场,注定要惨死,我们宗门说完实力不是你能想象的,即使你天资妖孽,但在我们宗门的面前什么也不是!我在下面等着你!”邱长老诡异的笑着,震断了他的心脉,最后的生机缓缓的消散,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随着邱长老自断生机,一股诡异的能量化作一个诡异的印记飘落到柳如龙体内,融入他的血肉中。

    “以生命为代价的印记?!”察觉到融入血肉中的诡异印记,柳如龙有些意外,接着不屑的撇了撇嘴,“这种低级的玩意也想用来对付本少?你注定要失望了,等本少伤势痊愈后,就将这玩意毁掉……本少会好好的一直活着!”

    柳如龙转身离开了这里,他需要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潜心恢复他的伤势。(未完待续。)

    ...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