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我明白了!”

    柳如龙脸上露出一个怪异的表情,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刚刚那一瞬间,他抛下一切,身心空明,福至心灵,脑海中慧光一闪,瞬间明了因果,解决了之前苦思不得其解的那个问题。

    巫族,是为天地间的第一斗战种族,战天斗地,而祖巫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勇贯世间,武力绝世,是名副其实的斗战圣者,是战神般的存在!

    而他在重生到这个世界之后,修为全失,丧失了他纵横天地间的绝世武力,没有丝毫的自保之力,只能从头来过;可外界扑面而来的?;奘蔽蘅滩辉谕沧潘纳?,让得弱小的他不得不谨小慎微的活着,为了生存不断的算计着,伪装着渐渐地致使他道心蒙尘,最终消弭了他那一往无前,战天斗地的锐气。

    可他终究是巫族的祖巫,是天生的斗战圣者,神魂深处的战天斗地的斗战本性是怎么也无法磨灭的,虽一时沉寂了下来,但那一番与天鹰门的杀戮终是渐渐地唤醒了他的斗战本性。

    另外,他在重生到这个世界的过程中,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创伤,令他境界受损,这也是他出现那般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既然我来到这个世界,就要活出我的精彩,何须顾虑太多?”柳如龙仰天长啸,大笑道,“我自飞扬临天下,何必自缚手脚?若遇阻挡,以盖世武力一举粉碎便是!这天想要收我都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那些蝇营狗苟的跳梁小丑之辈!”

    随着他的明悟,一股战遍六合八荒,不服天,不敬地,战天斗地的凛然战意自他身上突兀地迸发而出,盘旋凌舞,冲霄而起!

    在这股无可匹敌的气机下,柳如龙衣袂飞扬,不怒自威,恍然间若战神降临世间。深秋的败叶本就已是苟延残喘,此刻被他的凌天战意一逼,顿时纷纷扬扬离开枝头,随风旋落,就像是铺天盖地的下了一场黄叶雨!

    数只小鸟离开枝头,刚刚忽闪了两下翅膀,便为战意所侵,哀哀的鸣叫两声,掉下地来。

    附近的飞禽走兽,内心深处生出莫大的恐惧,他们不知道什么样的存在才能爆发出如此惊天动地的战意,但他们的本能让他们颤栗,告诉他们要不顾一切的离开这里,那是他们只能用一生来仰望的存在!

    在这股无可匹敌的战意的笼罩下,离得稍微近一些的灵兽,直接昏死过去,而离得远一些的,则是浑身瑟瑟发抖,慌不择路的向着远处逃去,不顾一切的要远离这里,引发了一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兽潮。

    无形之中,这战意升腾而起的这座山峰,在这些灵兽心里,已经形成了一个特别的禁区!就算是七级灵兽,也是慌不择路的逃遁而去,没有胆子留在这里,更没有胆子去探测如此恐怖的存在!

    纵然他们心中都是好奇到了极点,但却没有兽有胆量首先跨越那雷池一步!这是睥睨天地的战意威压!在这样的威压面前,纵然是山脉核心的九级巅峰灵兽王者,只怕也不过是蚂蚁般的存在吧!

    “吼”

    “嗷”

    “唳”

    “呦”

    天雾山脉深处,响起一声声灵兽的吼声,一股股磅礴的气势夹杂着滔天战意升腾而起,与柳如龙身上升腾起的战意遥遥相对,似是在针锋相对。

    天雾山脉中,一个须发灰白的老者刷的腾空而起,静静地站立在一棵大树的树顶,稍顷,两个灰衣人一前一后落在他身边的两颗大树的树顶上。

    “此等修为,只怕已经超脱了圣级的层次!”须发灰白的老者满脸震惊和黯然:“想不到,在这天雾山脉中,竟然有如此强者存在!”

    两个灰衣人大吃一惊,问道:“洪老,难道此人竟然是强大到了如此地步?难道圣级之上尚有更高的境界???”

    “强大?”洪老轻轻摇头,脸色凝重,眼神凝重:“强大这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个人了!至于更高的境界以你们现在的功力,还是不知道的好?!?br />
    洪老的眼中,出现了一片恐惧的神色。

    一闪而逝。

    两个灰衣人同时色变!

    洪老抽着冷气,捻着胡子,沉沉地道:“我现在只希望对方是隐修于此的前辈大能,或是仅仅只是路过此地,如是他也是为了那东西的话”

    一个灰衣人摇了摇头,苦笑道:“那我们这番是送羊入虎口也说不定?!?br />
    洪老霜眉紧紧地皱了起来:“若是这样的存在只是老虎,你以为,我们有做羊的资格么?或者只有龙,见首而不见尾的神龙才可比喻!”

    两个灰衣人默然不语,虽然他们不知道宗门让他们前来寻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们东西必然是极为贵重的,对宗门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

    当年开派祖师无意中发现两名圣级强者为了一样东西舍生忘死的大战,最终一人惨胜,没有多少时日可活,隐居于这茫茫天雾山脉之中,祖师寻之不得,便留下祖训。

    两位圣级强者以命相争的东西岂能是凡俗?圣级强者一生的收藏是何等的丰厚!若是得到的话,先不说别的,单是圣级武者的武道经验,那就是无价之宝,能为人打开一条通向圣级的大道!

    良久,其中一个灰衣人才道:“我行走江湖大半生,今日还是首次得见如此恐怖的存在!以前倒是坐井观天,不知天下之大了!”

    洪老叹息一声,道:“我也是从未得见,只是从典籍中知道一鳞半爪!”

    “我倒是觉得这未见得就是坏事,这个人的实力早已经超出我辈极多,相信那东西也未必能入此人眼中,相必此人应该是那种隐居于山野之中的前辈大能,今日恰逢有所领悟突破,引动了自身的战意”另一个灰衣人沉吟道,“我们只需小心谨慎,万万不能有半点行差步错,只要不惹到对方,相信对方也不会在意我们,否则,恐怕今生今世再也无能宗门了?!?br />
    “不错,就是如此!虽然那东西对我等宗门来说至关重要,但对这样的远超我等的前辈大能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应该不是为了那东西而来的,应该是本就隐修于此的前辈大能?!焙槔夏恐猩涑黾刃朔艿墓饷ⅲ骸叭羰怯胝庋那空吣芄挥性堤致垡幌绿斓佬?,定能大获裨益。即使放弃那东西,只要有机缘与这样的高人会面,也是绝对值得的!”

    两个灰衣人先是打了个寒颤,接着却又一脸兴奋地连连点头,道:“不错,除了这个,在这个世俗界,也应该没有了我们可以感兴趣的东西;呵呵,荣华富贵,高官侯爵,对我们来说,那算怎么一事,即使是那东西又如何,仅凭祖师爷当年看到的点滴推测出来的结果,可信不可信还是未知,能不能给我们真正想得到的东西更是未知?!?br />
    “只是不知道,这位前辈脾气如何,此等高人,只怕尽都”三个人六只眼睛热切地盯着远方,眼中神色越来越是炽热。

    在天雾山脉外围,正带着天鹰门诸人急速飞掠的九长老猛地停了下来,看向天雾山脉中的一个方向,满是震骇。须臾,他身后的诸人也满是震骇的看向那个方向。他们察觉到在那个方向有一股无可匹敌的战意冲天而起,在这股战意下,他们仿佛蝼蚁仰望巨龙一般。

    “好恐怖的战意!不知道是什么人在那里?”吴长老骇然的道。

    “只看这股战意,此人至少也是君级的强者!”李长老脸色沉重的道,突然,他的脸色大变,惊骇的道,“竟然惊动了山脉深处的那些存在!”

    其他人也是脸色大变,九长老沉重的道:“看来我们低估了他!”

    其余四人也是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徐长老有些惋惜的道:“如此强者,竟是不能一见!若是能够与之一见,探讨武道天道,对于我等来说可谓是一场天大的大机缘!”

    九长老和吴长老三人脸色一变,也是暗道可惜,九长老开口安慰众人道:“那人的修为远超我等。以我等的这点微末之技怎能入对方之眼,有什么资格与对方探讨武道天道?若是因我等行事唐突,惹恼了对方,只怕我等都要将性命交代在这里。现在我等还是先尽快完成门主交代的任务吧!”

    “不错!正是此理!”吴长老四人被九长老一言惊醒,纷纷感觉怅然若失。

    “若是我等当真有此机缘,在完成任务后,不妨前去拜见那位前辈,若是那位前辈被我们的诚意所感动,对我等指点一二,那足以让我等受益终身!”九长老也不甘心就此错过与这般前辈高人讨教的机缘,继续说道。

    “不错!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我等诚意十足,相信那位前辈一定会不吝赐教的!”吴长老四人闻言精神一振。

    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眼中的那位前辈高人就是他们此次行动的目标,若是他们知晓的话,脸色不知道会有多么的精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