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洪老,就是这里?!币桓鋈酥缸徘胺降纳焦?,恭敬的向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说道。

    “嗯,进去吧!若是真的是这里,到时候少不了你们的好处?!焙槔纤档?。

    “谢谢洪老!”那人欣喜若狂,压下心头的激动,道。

    他没有想到,之前他与两个同伴无意中进入这个山谷,看到一个身影凭空消失,以为是那啥,被吓了一个半死,却没有想到这个山谷竟然可能就是宗门要找的地方。

    他们在离开山谷后,犹自心有余悸,恰好遇到另一支队伍……很快,他们的遭遇便广泛的流传开来,最终流传到洪老耳中……

    洪老知道后惊喜不已,立马让他们带着他来到这个山谷,他知道这里极有可能他们要找的地方,即使不是他们要找的地方,也蕴含着天大的机缘,能让人犹如鬼魅般的消失,只有那些传说中的强者才能做到。

    “进入山谷里,仔细的搜,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若是有什么可疑的人,直接击杀!”洪老下令道。

    “是!”宗弟子应道,迅速进入山谷中行动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山谷已经被全部搜查了一遍,可他们没有丝毫的收获。

    “洪老,已经搜遍了,没有丝毫的发现?;岵换岣揪筒皇钦饫??”一个灰衣中年人皱眉道。

    “不,刚刚你们搜查的时候,对山谷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可你们现在看看,哪里有被破坏过的样子?”洪老摇头道,随手指向几个地方。他们在搜查的时候,对山谷的破坏极为轻微,极容易让人忽略,但洪老先入为主之下,还是发现了这一异常。

    灰衣中年人听到洪老这么说,心中一惊,看向洪老指向的那几个地方,脸庞上迅速爬上惊异,那些地方是他之前亲自搜查的地方,他十分清楚自己留下了什么样的痕迹,可现在却一点痕迹也没有,跟之前没有丝毫的区别。

    “这怎么可能?”灰衣中年男子惊异的叫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洪老皱着眉头说道,“那些传说中的强者的手段不是我们能够揣度的,别说如眼前这般,就是移山填海,甚至开辟一方世界都不是问题?!?br />
    “额……”灰衣中年人被震惊了,眼眸中满是惊骇,嘴巴大张着,能够塞下一个鹅蛋。

    “咕嘟!”灰衣中年人咽下一口唾液,平复了一下内心的震撼,“可是这里已经被搜了一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有发现?;岵换岫饕丫蝗巳∽吡??”

    “不!我刚刚感觉到震动,就是从这里发生的,我敢保证,在我们来这里不久之前,一定有人触动了原主人的布置?!焙槔铣辽档?,虽然刚刚的颤抖很轻微,可是他还是察觉到了。

    灰衣中年人听洪老这么说,神情一震,眼眸中露出精光,虽然他并没有察觉,但他相信洪老的判断,毕竟洪老的实力在宗门中是除了宗主之外最强悍的。

    “让人把山谷封锁起来,不许任何人进入,若是有人从里面出来,杀无赦!”洪老突然吩咐道。

    “是!”灰衣中年人一愣,紧接着便前去安排。

    众人按照吩咐分散开来,一把将这个山谷包围的牢牢稳稳,他们自信,就是一只苍蝇也出入不得。

    ……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时间缓缓的流逝,而柳如龙沉浸在对“斩天”的领悟中,丝毫也没有醒转的意思。不过,随着他的领悟,他周身衍生出的刀气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狂暴;刀气疯狂的破坏着石室内一切能够破坏的东西,让石室内一片狼藉,幸好他之前将小花坛中的灵药全部移栽到他的药圃中,要不然其中的药材在这刀气下,肯定会全毁。

    石室内安静无比,唯有狂暴的刀气呼啸声,与刀气划过石壁的“嗤嗤”声,摧毁着石室内的一切,唯有他身旁的石桌、石盒和石椅以及其上的骸骨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其余的物品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有些甚至已经被完全损毁。

    石室将一切隔绝在内,外界是丝毫动静也没有。幸好柳如龙是在这石室内参悟,要不然,如此的动静一定会引来麻烦。当然,最后到底是谁有麻烦,那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他的参悟一定会被打断!

    一天之后,石室内的刀气秘密与狂暴到了一个极致。

    突然,所有的刀气向着一个方向凝聚,在柳如龙身前凝聚成一柄硕大的长刀,而就在此时,柳如龙的双眼蓦然睁开,爆发出璀璨的精芒,双手虚握身前的长刀,口中爆喝一声,向天斩去。

    “轰??!”

    长刀破开石室的天花板,斜斜的向着山腹之外斩去,整间石室都在轰隆隆的晃动。

    “呼!果然不愧‘斩天’之名!”柳如龙长呼一口气,眼眸中神光奕奕,看着那道几乎将整座山斩通的刀痕,怅然若失道:“不知是何人创出如此武技?不能一观全套武技实乃憾事!而不能与此等人物一见,实乃憾事中的憾事!”

    摇了摇头,柳如龙收起思绪,双手打出一个个印诀,开始着手开启最后一个石盒。

    ……

    “轰隆??!”

    整个山谷微微晃动了起来,只要身处其中的人,都能感受到这种震感。

    “果然还在里面!”灰衣中年人眼眸中射出精芒兴奋的道。

    “嗯,不知道对方在里面遇到了什么,竟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洪老眼眸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不过不管对方在里面有什么收获,最终获益的都是我们!传令下去,把守好山谷,不要放一只苍蝇飞出去!”洪老扭头对一边的灰衣中年人道。

    “是!”黑衣中年人答应一声,便兴奋的前去安排去了。

    ……

    “嘭!”

    柳如龙打出最后一个印诀之后,石盒并没有如同前两个石盒一般打开,反而涌出一股巨力,震碎了柳如龙打出的所有的印诀,而柳如龙也因此受伤,嘴角流下一缕血迹。

    “嗯?怎么事?”柳如龙擦去嘴角的血迹,疑惑的看向桌上的石盒。

    “原来如此!”良久之后,柳如龙眼眸中精芒一闪,解开了心中的疑惑,“看来这个石盒中装的东西要更加的贵重,对石盒的?;ひ脖戎暗母友厦?。虽然禁制与之前的石盒同出一源,但却更加精妙与强大。想要破解,要多花费一些时间了!”

    柳如龙取出一枚丹药,放入口中,却并未咽下。然后,这才开始打出一个个印诀,不过这一次打出的印诀比之前要精妙的多,同样消耗也要大的多。

    十多个印诀打出之后,他的速度越来越慢,脸色也越来越苍白,显然消耗很大,等到打出二十多个印诀的时候,他的双手近乎凝固,再也难以动作起来,脸色苍白的几乎没有一丝血色。

    柳如龙不再犹豫,将丹药咽下。但要刚一入肚,便化作一股洪流,将他的消耗全部补充,脸色迅速的红润了起来,双手再次动作起来,打出一个个印诀。

    终于,再次打出二十多个印诀印诀之后,石盒上的禁制被他破解,石盒自动的打开。

    柳如龙来不及看石盒中到底有什么,便迅速的取出一枚丹药服下,并闭上眼睛调息,恢复之前的损耗。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已经神完气足,再无之前的虚弱。

    一枚紫意盎然的玉佩静静的躺在石盒内??醇兄械挠衽?,柳如龙的瞳孔猛的一缩。对于这枚玉佩他并不陌生,他身上就有两枚与之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玉佩。

    将玉佩那道手中,仔细的观看,他发现这枚玉佩随与他身上的两枚玉佩极为相似,但还是有一些不同的。他将那两枚玉佩拿出,三枚玉佩静静的躺在一起。它们的材质与外形完全相同,仅仅只是其上的图案有着极为细微的差别,但却又看不出个所以然。

    “你的眼光还不错!这玉佩的价值却是比那功法和武技的价值更大,毕竟是达到那种境界的存在留下的!”柳如龙看着石椅上的枯骨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经历过一番惨烈的厮杀,最终惨胜而归,却也不治身亡。难道是为了这枚玉佩?……只是不知这玉佩一共有多少,蕴含着什么秘密?”

    “生前任你是天大的英雄,死后也不过是一抔黄土!”柳如龙叹息道。然后动手,就在石室中将石椅上的骸骨埋葬。

    再次在石室内搜索了一遍,柳如龙除了发现两枚储物戒指之外,再没有发现其余的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而那两枚戒指也是空的,显然其中的东西已经被原主人使用一空。

    至于墙角的那三堆财宝,虽然在柳如龙参悟“斩天”的时候,被毁坏了一些,但依旧是一笔惊人的财富,几乎可以抵得上一个帝国的半个国库了。

    柳如龙虽然不在意钱财,但这种白捡来的财富,他倒也不介意对发生几次,毕竟就目前来说,这些财富对他的帮助还是不小的,能为他买来一些他修炼需要用到的东西,能为他节省下来赚取财富的时间。

    将石室内有价值的东西收取一空之后,柳如龙开始安心的在这里休养、疗伤,毕竟再也没有比这里更加隐秘、安全的地方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