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七十章
    “斩天!”柳如龙内心一声发泄似的大喝。+

    随着柳如龙内心中的喝声落下,一道仿佛小太阳般璀璨的刀芒,携着斩破天地的凛然气势,迎着洪老的掌力斩了过去。

    “嗤!”

    刀芒与掌力一时间僵持在一起,但也仅仅只是片刻时间,掌力便是被刀芒斩为两半,从柳如龙身体两侧一冲而过,而刀芒仅仅只是暗淡了一些,仍然继续向洪老斩去。

    洪老瞳孔猛地紧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那一掌竟然被柳如龙一刀斩开,而后那一刀余势不减,仍然继续向他斩来。

    感受着那迎面而来的凛然刀意,洪老脸色阴沉的仿佛能够滴出水来一般,自己堂堂一个尊级中阶的高手,出手擒拿一个师级的小家伙,虽然这个师级的小家伙非同寻常,但这也不能改变他仅仅是师级的事实,两次出手都毫无建树……这是自己一生中的污点,若是不能将他擒拿,自己还有什么面目自立于这世上?

    洪老再次一掌拍出,与之前两掌不同,之前两掌仅仅只是他随手而为,并未动真格,而这一掌他却是拿出了真本事??癖┑哪芰肯硪磺?,沿途的一切阻挡物都被摧枯拉朽的摧毁,向着那道刀芒扑了上去。

    “轰!”

    刀芒与掌力相遇,刀芒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暗淡,最终消失不见;而掌力也被大幅度的消耗,不复之前的狂暴与威力,但依然强大,向着柳如龙拍去。

    “斩天!”柳如龙在洪老再次拍出一掌的瞬间就知道仅凭这一刀是挡不住对方这一掌的,一边纠集起体内残余的能量,一边取出丹药服下,依靠丹药弥补力量的不足,再次斩出了“斩天”一刀。

    由于之前为了斩出那一刀,体内的力量几乎被全部消耗一空,虽然依靠丹药补充了一些,但这一刀就威力而言,远远不如之前那一刀,至于能不能挡得住,那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轰!”

    两者再次相撞,威力明显不如之前,但依然不容小觑。

    两者相持在一起,谁也不愿意想让,就在那里僵持着,它们的能量急剧的消耗着……最终,还是刀芒不敌,率先败下阵来,掌力虽然胜了,但也是惨胜,带着一群残兵败将,以不怎么强的威力击在柳如龙身上。

    柳如龙体内已经伤痕累累,力量贼去楼空,这残余的虽然不怎么强的掌力依然让他雪上加霜,身体向后方抛飞而去,全身的骨骼咯吱咯吱作响,鲜血仿佛不要钱一般的从口中洒落。

    “砰!”

    柳如龙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一颗合抱粗的大树上,让大树一阵剧烈的摇晃。

    “噗嗤!”再次吐出一大口鲜血,柳如龙从树干上慢慢的滑落下来,在此过程中,他的嘴中不断的涌出鲜血。

    “果然,还是实力太低了!要不然自己怎能落得如此下??!”柳如龙脸色苍白,在心中叹息一声,既而他的眼眸中涌上一抹疯狂,“不过想要杀死我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可惜了这一世的肉身……”

    “小兔崽子,不简单啊,接下老夫如此一掌,居然还没有死!”洪老来到柳如龙身前,赞叹道。

    “老王八,那还真是一个废材!这么长的时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你这一辈子也就只能是这么一点成就了,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我们这些还未成长起来的后辈,若是再给小爷几年时间,小爷杀你如屠狗!”柳如龙挣扎着站了起来,看着洪老不屑的道。

    “小兔崽子,死到临头了,还逞口舌之利!”洪老脸色难看,一脸狰狞的道,“你虽然是妖孽不假,但你没有成长起来,你什么都不是!今天老夫就要扼杀奇才!”

    “老王八,你真的确信你能杀的了我?”柳如龙不屑的道。

    “事到如今,你还能有什么翻盘的底牌?”洪老一脸嘲讽的道。

    “小爷今天就是拼着付出一些代价,也不要让你这老狗好过!”柳如龙一脸的狠色。

    “老夫拭目以待,现在就送你上路!”洪老一脸的不在意,一掌拍向柳如龙的天灵,但暗中却是高度的警戒了起来,心中暗自嘀咕,“这小兔崽子诡异的很,难保他不会有什么保命的底牌还未施展,还是小心一些好,要不然阴沟里翻船,那乐子可就大了?!?br />
    “老王八,这是你逼小爷的!”柳如龙眼眸迅速被血色填满,仿佛泯灭了一切感情,满满的全是疯狂之色,浑身血管凸起,皮肤上出现一道道龟裂,鲜血流淌而出,血色烟雾氤氲蒸腾。

    柳如龙浑身血痕,五官扭曲,满脸血污,显得异常狰狞可怕,而与此同时一股可怕的气势觉醒,仿佛一个杀戮众生的杀戮魔王从沉睡中缓缓觉醒,正要君临大地。

    洪老惊骇异常,迅速的收起拍向柳如龙的手,向后倒退而去,看向柳如龙的眼眸中满是骇然。

    他仿佛看到了在一个血色的世界中,尸骨如山,血流成海,一个杀戮众生的魔王坐在一个王座上,正慢慢觉醒,漠然的看着这个人世间,在他的脚下,是众生的尸骨。而最让他骇然的是,即便是其中最弱小的尸骨,散发出的气势也让他浑身颤栗,神魂激动。

    我这是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洪老的心中充满了悔恨。

    他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死亡的大门已经为他打开,正在向他招手,死亡的君主正慢慢向他走来,向他发出了死亡的邀请,下一刻他就会进入死亡的国度,成为死亡的一份子,可他却不敢反抗,也不能反抗,更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亡一点点的接近,然后将他慢慢的吞噬。

    就在柳如龙即将爆发,发出生命中最后一击的时候,在他的丹田中浮现出一个金色的光点。金色光点普一出现就猛烈的震动了起来,扩散出一道道金色的能量涟漪。能量涟漪涤荡他的全身,他凝聚的即将爆发的一击的能量犹如冰雪遇到烈日般,顷刻间冰融雪消,土崩瓦解。

    柳如龙大骇,你说你平日在我修炼的时候出来捣乱也就罢了,可现在是什么时候?这可是命悬一线,生死存亡系于一线的关键时刻,你不帮忙也就罢了,你还出来捣乱,你说这叫什么事?这不是坑人么!就算是坑人,也没这么坑的!

    柳如龙的心头就好像被十万头刚从泥坑里出来的羊驼奔腾而过般,那个酸爽简直是不要不要的。若是可能的话,他真想将这金色光点抓过来暴打一顿!

    就在他心丧若死的时候,事情又出现了变化。似乎是睡够了,也可能是被金色的能量涟漪唤醒,自从被他初步炼化后就一直处于沉寂状态的小塔终于有动静了。

    柳如龙试着控制了一下,发现能够进行简单的操控了,这让他大喜,同事他也知道了这小塔具有什么能力。

    突然,一股浓烈的杀机将沉浸在喜悦中的柳如龙惊醒。只见洪老剧烈的喘息着,就像是窒息良久的人突然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一般,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眸中满是惊悸过后的歇斯底里的疯狂杀机。

    就在洪老等待着死亡降临的时候,突然,那让他神魂悸动的恐怖气息消失了,就连他脑海中那尸山血海的恐怖画面也消失不见了,似乎之前的一切就是一场梦一般,可他的直觉告诉他,那并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他与死亡擦肩而过!

    洪老剧烈的喘息着,他感觉自己从未与死亡离得如此之近,常听人说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自己如今才是真正的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只是这种经历自己宁可不要,明知死亡降临,却不能反抗,只能等待的感觉太恐怖了!

    洪老看向柳如龙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机,他不知道刚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柳如龙身上会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气息,似乎是栖居着一个无比恐怖的魔王;也不知道为什么那股气息突然间消失不见了;他只知道自己今天差点就阴沟里翻船,栽在一个师级的小家伙手里,而现在正是除掉这个小家伙的最好时机!

    “小兔崽子,你去死吧!”洪老含恨出手,施展出了全力,他不想在有什么变故出现,只想一举将柳如龙解决掉。

    看着洪老含恨全力而出的这一掌,柳如龙瞳孔急骤紧缩,这一掌就算是他之前在全盛状态的时候,也接不下来,更何况是现在的重伤状态下。

    不过柳如龙并不慌乱,现在小塔已经能为他所用,虽然小塔只是一件辅助型的先天灵宝,没有什么攻击力与太强的防御力,但这是相对于那些至强者来说的,对于一般的武者来说,它的攻击力与防御力堪称恐怖,不是一个小小的尊级武者能够抵御的,就算是一般的省级武者,想要抵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然,这需要柳如龙拥有能够将小塔威猛催发至那种地步的修为,否则,一切都是白搭。不过以柳如龙此时的状态,催动小塔对付一个尊级武者,自?;故谴麓掠杏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