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凝一觉醒来,只感觉一阵阵神清气爽,等到她仔细的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就这样盘膝坐了整整一宿?

    站起身来,乔凝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双腿麻木,反而是充满了力量。

    不止如此,乔凝甚至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该是以一种特定的规律有节奏的呼吸,一呼一吸之间,她隐隐约约的能够感受到一股气流在她的身躯当中游走。

    这种错觉几乎让乔凝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学会了传说中的气功,可是,这也才是一个晚上的时间,难道自己学的就这么快,就像是那些武侠小说说的那样,自己就是一个武学奇才?

    咦?

    乔凝四处看去,却没有发现林羽的踪迹,她的心里微微的露出了几分的失落,其实,昨天晚上她都已经做好准备了,谁知道这个木头居然就这样走了。

    心里骂了一声,乔凝有感觉有点不对劲儿,你说林羽不解风情,那也完全不对,之前调戏了自己那么多次又怎么算?在办公室里调戏宁雪这又算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他是银枪蜡头,中看不中用?

    乔凝的心里浮现出了几分疑惑,一个男人抱着自己居然一晚上都什么都没有做,而且,还不止一次,难道自己的魅力真的不够么?

    带着这样疑惑,乔凝下了楼,却是看到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食物。

    “好香??!”乔凝顿时感觉自己的胃忍不住叫了起来,她这会儿才想起来,林羽似乎能做一手好饭的,还记得上一次,她跟乔乐乐一起狼吞虎咽的场景。

    不过,今天乔乐乐上学去了,一桌子的饭菜,倒是全都给乔凝享用了。

    “我给你准备好了早餐,吃点吧!”林羽把筷子递给了乔凝,乔凝也不客气,她这会儿实在是想吃一些东西,拿起筷子便开始狼吞虎咽。

    “你怎么不吃?”乔凝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含糊的询问道。

    “我?”林羽耸耸肩,有些无奈的开口道:“我么,我已经很少吃什么东西了,这些食物对我来说,已经不能满足我日常对营养的需求,而且,对于我来说,食物当中杂质太多,吃了还要花费心思排出体外,所以,我一般不吃东西!”

    “什么?”乔凝有些诧异:“那么你吃什么?”

    “丹药,是一些集合了微量元素的丹药!”林羽毫不在意的开口道:“你可以理解为我顿顿要吃人参就行!”

    “那你还真是无趣,不能享受食物的没味了!”乔凝吃了一口菜有些含糊不清的开口道。

    林羽一笑:“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

    *******

    来到了公司

    乔凝很明显感觉到了自己不一样的地方,以前她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总是能够感觉到身体会出现疲惫的感觉,但是现在,乔凝却是无时无刻的感觉到自己都处在一种精力充沛的状态。

    她的呼吸都开始变的不一样起来,时时刻刻都是按照一种特定的频率在呼吸,这已经不是她忘掉不忘掉的问题了,而是,根本已经变成了她的本能了。

    这还只是开始,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气功会一点点的改善乔凝的体质,以后,就算是乔凝不会成为武道高手,但是比起一般人,却是要大大的超越。

    林羽的生活依旧是十分平静的,他依旧呆在自己的座位上捧着易经津津有味的阅读。

    倒是宁雪,作为乔凝的秘书,宁雪自然也是早早到来的,只是今天来到公司上班,宁雪已经连续出现了不少的错误。

    宁雪是整整一夜都没有睡好,中了林羽的鸦之言灵之后,宁雪始终担忧着自己的父母,宁雪是来自一个小山村的,自从她成为了乔凝的秘书之后,手里有了余钱便在东海给父母买了房子,让父母在东海颐养天年。

    只是,让宁雪没有想到的是,父母居然双双失踪了,她昨天跟乔凝请了一个假,特意去父母家里看了一下,大门紧锁,周围的邻居也都不知道父母到底去了什么地方。的

    联想到那个电话,如何能让宁雪安心,她整整一宿都没有睡觉,都在惶恐不安当中度过,那个电话拨打过去,提示的也是关机。

    三天,三百万。

    宁雪看了一边正在读《易经》的林羽,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起身朝着乔凝的办公室走去。

    乔凝还沉浸在那种奇异的状态当中,一听到门响微微的抬起头来,却是看到宁雪走了进来,不由得微微的疑惑道:“宁雪,什么事儿?有人找我么?”

    宁雪微微的迟疑了一下,随后看着乔凝道:“乔总,我有件事儿想要跟您说一下!”

    “什么事儿?”

    乔凝有些疑惑的看着宁雪,总感觉宁雪今天有点不太正常,今天出现了几个错误不说,而且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也不知道,宁雪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乔总,是这样的,我想预支一下我的工资,我最近,家里有点急事儿,要用钱!”宁雪小声的开口道。

    “预支工资,需要预支多少?”乔凝却是微微一笑。

    “一百万左右,大概,是我十个月的工资!”宁雪飞快的开口道:“乔总,我家里真的有点急事儿,今天出了一些错误,还请你多多包涵!”

    “好!”乔凝答应的却是十分的痛快,一来,她今天心情不错,二来,宁雪也是她的心腹,作为她的秘书,乔凝用的得心应手,宁雪有困难,乔凝还是很愿意帮她一把的。

    “多谢乔总,多谢乔总!”宁雪感激万分的开口道。

    “好了,我回头给你批个条,下午的时候就会把钱打到你的工资卡上面,唔,家里出了什么事情,需要用这么多钱?”乔凝微微有些疑惑的开口道。

    “这个,乔总,您还是别问了,我……“宁雪摇了摇头。

    “好,这是你的隐私,我就不问你了!”乔凝舒展了一下筋骨,微笑着开口道:“早早的把家里的事情给处理好,你这个样子可是不行??!”

    “是,谢谢乔总!”宁雪点点头,心中却是冒出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走出了乔凝的办公室,宁雪不由得微微的松了一口气,钱算是筹到手了,只是,自己的父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秘书!”刚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直看易经的林羽却是忽然间开口说话了。

    宁雪一惊,急忙抬头看着林羽,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个牵强的笑容:“林助理,你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林羽来到了宁雪面前笑呵呵的开口道:“看你今天魂不守舍的样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没有,不劳烦林助理了!”宁雪微微的摇了摇头,看着林羽道:“林助理,请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

    林羽微微的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傍晚时分,宁雪的手机便再一次响了起来,宁雪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差点没把手机给丢出去,不过,她还是很冷静的拿起了手机,来到了室外。

    “喂,我是宁雪!”

    “宁小姐,钱准备好了吗?”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正是,昨天电话里跟自己说话的那个声音。

    “我已经准备好了,三百万一分不少!”宁雪飞快的开口道:“我父母在哪里,你们是什么人?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电话里的那个声音嘿嘿一笑:“他们很好,现在我可以给你听听他们的声音!”

    “雪儿,快走,快走,不要来,他们,他们都是恶魔!”电话里传来了宁雪母亲的声音,随后,电话里的声音又重新变成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宁小姐,听到了吗?这是你母亲的声音!”

    宁雪轻轻的咬了咬贝齿,随后缓缓的开口道:“他们现在都在什么地方?”

    “嘿嘿,宁小姐,不要着急,现在应该是乔氏集团的下班时间,你现在去地下停车库,那里有一辆黑色的轿车,车号是xxxx,你什么都不要问,直接上车,他们会带你过来的!”

    “我知道了!”宁雪点点头,随后便挂断了手机,直接朝着地下停车场走去。

    来到了地下停车场,不等宁雪搜索,就听到了一阵喇叭的声音,随后,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自己的面前,看了一眼车牌正是刚刚电话里说的那个车牌号。

    副驾驶的座位打开,宁雪微微的迟疑了一下,脑海当中却是下意识的浮现出了母亲之前的警告,不要过来,他们都是恶魔。

    这一瞬间,宁雪看着眼前的车门,有一种看着地狱之门的感觉。

    咬咬牙,宁雪还是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黑色的轿车发动,飞快的离开了这个停车场,等到轿车离开,乔凝的玛莎拉蒂总裁却是缓缓的开了出来,不紧不慢的咬在了这两黑色轿车的后面。

    (更新姗姗来迟,抱歉?。?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