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地球上最牛逼的男人 > 第七十三章 救,救救我女儿!
    房间里的两个大汉立刻便迎了上来一左一右的就要抓住宁雪。

    宁雪的脸色变了,她万万没想到事态居然会朝着这一步发展,眼看着两个大汉就要冲上来的时候,便想着先一步冲出房门。

    哼!

    为首的那个大汉却是冷哼一声,忽然间一伸脚,宁雪顿时一个踉跄扑通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后面的两个大汉立刻便上来按住了宁雪。

    “你们放开我!”宁雪的嘴里发出了声音,身体更是激烈的挣扎,只是,她不过是一普普通通的文职员工,论力气又怎么可能是这两个大汉的对手?

    眼看着宁雪还在激烈的挣扎,为首的大汉却是冷笑一声,忽然间一拳,狠狠的击中了宁雪的小腹。

    唔!

    宁雪顿时痛苦的弯下了腰,只感觉自己的肠子都缠到了一起,痛不欲生,小腹传来的一阵阵的绞痛甚至让宁雪直不起腰来。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女儿,放开我女儿!”一看到宁雪挨打,宁雪的父母这才回过神来,两个人挣扎着跳了起来。

    砰!

    为首的大汉却是直接一脚,直接把宁雪的父亲踹翻在地上,随后又是一巴掌直接把宁雪的父亲给抽翻在地上。

    先不说,宁雪的父母年老体衰,单单是这段时间,他们已经被毒·品给掏空了身体,又怎么可能会是这些经常训练的大汉的对手,这些人,可是公司的打手,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

    老两口倒在地上顿时就爬不起来了,为首的大汉狠狠的吐了一口浓痰:“呸,什么玩意儿,艹你女儿,那是你们的福气!”

    紧跟着,宁雪就感觉自己下巴一紧,却是看到为首的那个大汉一把掐住了宁雪巧若天成的下巴,笑嘻嘻的开口道:“宁小姐,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配合一下我们比较好,我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你要是反抗的在剧烈一点,我可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一边说话,他的手掌就越是用力,宁雪只感觉自己的下巴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痛楚,嘴里,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的眼里露出了一抹深深的恐惧。

    看到宁雪眼里那深深的恐惧,为首的大汉却是嘿嘿一笑,他对付女人自然也是有一套心得,再怎么忠贞的女人,只要给她们一点深刻的教训,她们保证服服帖帖的。

    只是,这个时候,宁雪却是忽然间一低头,晃开了为首大汉的手掌,而后一张嘴,狠狠的咬住了为首大汉的大拇指。

    “哎哟,你这个小贱人,给我松开!”为首大汉顿时痛苦的大叫起来,左手扬起一个大耳瓜子狠狠的抽在了宁雪的脸上,只是宁雪却是铁了心,就是不松开嘴巴。

    松开!松开!

    为首大汉忽然间抬起了膝盖,重重的顶在了宁雪的小腹上,奈何,宁雪就是不松开,另外的两个架着宁雪的大汉,更是不断的撕扯宁雪的头发。

    一缕缕鲜血顺着宁雪的唇角流出,她的眼里却是充满了仇恨和不屈,任凭你如何殴打,我就是不松开嘴巴。

    看着自己女儿被人殴打宁雪的父母,却是爬了过来:“住手,你们住手,畜生,恶魔!”

    滚开!

    这个大汉忽然间一个大耳瓜子狠狠的抽在了宁雪父亲的脸上,只把宁雪的父亲给打了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而后,这个大汉又是一脚直接踹在了宁雪父亲的脑袋上。

    “爸!”

    一看到自己父亲被打,宁雪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巴,为首的大汉急忙把手指抽了出来,就看到拇指上面鲜血淋漓,他急忙对着拇指吹了一口气,随后,左手一个大耳瓜子狠狠的抽在了宁雪的脸上。

    “**,居然敢咬我!”

    宁雪依旧怒视着他,这样的目光让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部,心中却是泛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反抗如此激烈的女人。

    他的目光忽的一转,却是直接一脚踢在了宁雪父亲的身上,同时冲着另一边的司机冷笑道:“不走是吧!先把她爹妈给弄死,我看看他走不走!”

    一边说着,这个大汉又是一巴掌直接把宁母给抽到在地上,司机很快就加入了战团,两个人疯狂的殴打两个老人。

    “住手,住手!”宁雪不由得流出了眼泪,声音颤抖的开口道:“走,我跟你们走,放开我的父母,放开他们!”

    砰!

    这个大汉又是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宁雪父亲的身上,直痛的宁雪父亲龇牙咧嘴,这个大汉,又吐了一口浓痰,这才盯着宁雪笑眯眯的开口道:“早这么听话不就好了吗?”

    “带走!”为首的大汉冷笑一声,一挥手,连带着司机在内的四个人一起离开了这个房间。

    一时间,整个房间当中,只有宁雪的父母蜷缩在地上,嘴里还不住的发出**的声音。

    “是你,都是你!“宁雪的母亲忽然间跳了起来,双手疯狂的宁雪父亲的身上发泄了起来:“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雪儿怎么会这样,你为什么要出去玩,为什么?”

    一边说着,宁雪的母亲已经是老泪纵横,好不容易自己的女儿有了出息,可是,现实,却给他们开了一个大玩笑。

    宁雪的父亲默默的坐在地上,任凭宁雪的母亲殴打自己,随后,他扬起了手掌,一个耳光又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的脸上写满了懊悔:“是我,都是我,我是畜生,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宁雪的母亲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道:“老头子,咱们得想办法救救咱们闺女??!咱们已经这样了,不能,不能让雪儿这辈子就这样毁了??!”

    宁雪的父亲叹了一口气,看着紧锁的大门,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能有什么办法?就咱们俩现在这样,还能做什么?这个门,咱们都出不去了!”

    宁雪的母亲没有说话,她的目光确实在另一边的窗户上扫了一眼,窗户的外面是一条马路,车来车往,人也不少。

    “老头子,咱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宁雪的母亲忽然间开口道。

    宁雪父亲的瞳孔顿时猛烈的收缩了一下,下意识的朝着宁母看去,宁母笑了笑,缓缓的打开了窗户,窗外,一阵阵清风袭来,宁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道:“咱们戒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哪次成功了?咱们俩现在就算是活着,也是继续祸害雪儿,不如,死了吧!”

    “不如,死了吧?”这声音说出来的时候,却是带着深深的凄凉。

    宁雪的父亲沉默了,不过,也就是三四秒的时间,他忽然间站起身来,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笑容:“对,你说的对,咱们,不能再这样继续祸害雪儿了,从这儿跳下去,肯定会有很多人看到,到时候,到时候……”

    宁雪的父亲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默默的看了窗外的车流一眼,心中却是莫名的浮现出了几分的恐惧。

    死,对他们来说还是有几分恐惧的。

    “让我抱着你吧!”宁雪的父亲冲着宁雪的母亲:“我来给你垫着,说不定,你还能晚死一会儿,把信儿发出去!”

    宁雪的母亲点点头,人依靠在宁雪父亲的怀里。

    两个人来到了窗前,宁父身体微微后仰,同时看了宁雪的母亲一眼:“你怕么?”

    ”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好怕的?“

    宁雪的母亲一笑,身体微微一用力,顷刻间,两个人的身体便已经有大部分露出了窗外,随后,呼呼的风声袭来,两个人就这样想抱着从天而降。

    车流不止的马路上,繁华的大街上,两个人以互相拥抱的姿势狠狠的坠落下来。

    轰!

    一声巨响,两个人的身体狠狠的坠落到了一辆刚刚停好的玛莎拉蒂总裁上面,车门打开,林羽快速的从车上的走了出来,他一路跟踪,不过,现在是上下班的高峰期,车子很堵,林羽也被堵了一会儿,没有紧紧的跟在宁雪的后面。

    下了车,宁雪的父亲已经是当场身亡,宁雪的母亲却是吊着一口气,眼看着林羽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宁雪的母亲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沙哑的开口道:“求,求求你,救救,救救我女儿!”

    声音落下,宁雪的母亲,当场气绝身亡。

    林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随手合上了宁雪母亲的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