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总和剩下的三个人彻底傻眼了。

    谁都没有想到,林羽居然一冲上来就杀人,而且还是如此干脆利索的杀人,这一瞬间,他们居然产生了一种犹如做梦一般不可思议。

    就在庞总四个人还在发呆的时候,林羽却是忽然间一把抓住了,另一个男子的咽喉,双手用力一撕,就听到噗嗤的一声,这个大汉的脑袋整个的都被林羽给撕扯下来,鲜血喷射,犹如喷泉一般。

    那具已经没有了头颅的尸体却是依旧站立着狠狠的抽搐了几下,最后,咚的一声,无力的在倒在了地上。

    ”跑!”

    庞总陡然间回过神来,一转身,丝毫顾不得自己的形象,疯了一般的逃走。

    如此血腥的一幕,就这么血淋淋的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一瞬间,庞总只感觉自己仿佛是看到了一只恶魔一般。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刷!

    庞总刚刚跑出了三四米,林羽的身躯却是骤然间动了起来,直接出现在了庞总的背后,一拳,直接落在了庞总的背后的脊梁骨上面。

    咔嚓!

    庞总只感觉一股恐怖的力量袭来,他的脊椎顿时断裂开来,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一口鲜血更是狠狠的飙射出去来,整个人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却是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剩下的两个人也在跑,但是,他们刚刚跑出去了没多久,林羽却是从后面追上,连着两脚狠狠的踹了出去,两个人当场惨叫一声。

    其中一个男子身体狠狠的撞到了墙上,墙体被硬生生的撞出了一个凹陷出来,全身的骨头更是传来一阵爆裂的声音,这一撞,五脏六腑直接粉碎,全身的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咚的一声,他从墙体上滑落下来,却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没有多少的活头了。

    而另一个,身体却是被直接踹成了一个倒v的形状,嘴里还在发出一阵阵哀嚎的声音,剧烈的痛苦,几乎使他陷入疯狂之中。

    砰!

    林羽一脚直接踩在了这个还没有死去的大汉脑袋上,一脚,大汉的脑袋就好像是被踩爆了的西瓜一般,红白混合物溅落的满地都是。

    啪嗒!啪嗒!

    林羽一步步的朝着庞总走了过去,庞总脊椎被打断,只能趴在地上,身体甚至不能做出多余的动作,眼看着林羽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庞总恐惧的想要晕厥过去。

    “你,你,你不要过来!”

    庞总的声音当中充满了颤抖,林羽一步步的靠近,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无形之中,似乎是有一把无形的利剑,轻轻的抵在了自己的咽喉处。

    林羽一把揪起了庞总的衣领,直接把庞总给提了起来,声音冷冷的开口道:”她在哪个房间?”

    “在,在哪个房间?”庞总被林羽给提了起来顿时感觉浑身剧痛,尤其是脊椎断裂的剧痛,更是让他几乎昏厥过去,他的脑袋有些发蒙,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林羽问的不是别人,正是宁雪。

    “她,她在那里!”庞总颤抖的伸出了手指。

    林羽直接拖着庞总来到了杨子成的房间面前。

    房间当中

    杨子成的心里却是十分的兴奋,他晃动了一下手中的液体,盯着宁雪嘿嘿的笑道:“宁小姐,你应该知道这个是什么吧?其实,我以前用过这样的手段的,你知道,那些女人兴奋成什么样子了吗?”

    宁雪紧紧的咬着牙齿,眼里却是流露出了浓浓的恐惧。

    这个世界上有一样东西是绝对不能碰的,那就是毒·品,一日吸·毒,终生戒毒,这个世界上并非是没有人戒毒成功,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是做不到的。

    杨子成继续嘿嘿的笑道:“我手里这玩意儿的纯度可是很高的哟,放心,保证你一次上瘾,今生今世,你都永远没有办法摆脱这玩意儿,以后,你就乖乖的当我的**好了,一边说着,杨子成的嘴里还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说话的时候,杨子成已经打开了手中的那个透明的小瓶子,同时,左手也掐着宁雪的下巴要把瓶子当中的液体给宁雪灌进去。

    叮咚!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房间里传来了一个声音,杨子成一个机灵,差点没把手中的瓶子给丢出去。

    “该死!”这会儿,杨子成正是浴火焚身的时候,被硬生生的给打断了,差点没把小弟弟给吓软了。

    不过,杨子成还是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大家都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如果不是什么重大的实情,他们是绝对不会来打搅自己的。

    放开了宁雪,杨子成气冲冲的来到了房门面前,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忽然间一声巨响,随后,就看到整扇门都飞了出去。

    轰!

    大门狠狠的撞在了杨子成的身上,这大门,却是上等的木材制作,坚硬无比,撞在了杨子成的身上,直接把杨子成给撞飞了。

    哇!

    大门粉碎,杨子成整个人也是飞了出去。

    啪嗒!啪嗒!

    恍惚中,杨子成就看到一个男子直接走了进来,庞总就这么被他给提在手中,杨子成还在发呆,林羽却是随手丢开了庞总,直接朝着宁雪走了过去。

    庞总被丢在地上,顿时疼的龇牙咧嘴。

    林羽一步步的来到了大床的面前,宁雪却是微微一呆,却是没有想到走进来的居然是林羽。

    “是你!”

    宁雪的瞳孔微微的收缩了一下,林羽却是一笑,随手在宁雪的手铐上轻轻一抹,咔嚓的几声,那手铐便已经脱离了宁雪的手腕和脚腕。

    “你怎么会在这里?“宁雪下了床却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为什么!”林羽看了宁雪一眼,淡淡的开口道:“你父母跳楼的时候,正好砸到了我的车上,是你妈告诉我,你在这里的!”

    并没有说明自己是一路跟踪。

    宁雪的身躯不由得微微的颤抖了几下,她忽然间一把抓紧了林羽的手臂:“你是说,他们,他们……”

    “他们自杀了!”林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随手,轻轻的拍了拍宁雪的肩膀:“好了,我们走吧!”

    外面,杨子成还在**,庞总却是强忍住了身体的剧痛,从裤兜里取出了一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声音颤抖的开口道:“穆先生,穆先生,出事儿了,你,你赶紧过来!”

    话音还没有落下,庞总就看到林羽带着宁雪一起走了出来,庞总还拿着手机,整个人呆呆的看着林羽:“你,你……”

    砰!

    林羽上前,一脚踢在了庞总的脑袋上,就听到一声巨响,庞总的脑袋整个脱离了他的身体,脑袋狠狠的撞到了墙壁上,顷刻间,脑瓜爆裂,鲜血四溅。

    宁雪顿时感觉自己的大脑一阵发晕。

    林羽杀人了。

    自幼生长在和平国度的宁雪,对于这种事情那是万万不敢想象的,尽管,她也很清楚,这个世界有着诸多的不公平和不公正,但是,就是如此肆无忌惮的杀人,还是让宁雪感觉有点无法接受。

    好歹,这是法治社会。

    尤其是,林羽杀了人之后,完全没有任何情绪的变化,就好像,就好像是随意的踩爆了一个番茄一般。

    芳心一紧,宁雪忽然间感觉到,这个平时没事儿在办公室调戏自己的家伙,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能够成为乔凝的未婚夫,他又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眼看着林羽一脚踢爆了庞总的脑袋,杨子成却是猛的惊叫起来,他整个人都弹跳起来,猛的朝着走廊冲了出去。

    一出门,脚底一拌,整个人顿时化作了滚地葫芦,伸手一摸,眼前却是一具尸体。

    是那个司机,之前被林羽一脚踹到了墙上,现在全身骨头尽断,五脏六腑更是当场爆裂,现在,却是已经死了。

    吸!

    随着林羽走了出来,宁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的震惊,甚至压倒了她心中的恐惧,这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走廊之上,四具尸体,她认得出来,正是之前看押自己父母的那四个人。

    而现在,他们全都已经死在了这个走廊之上。

    血腥,残忍!

    “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杨子成大声的开口道:“我是玄武门门主的儿子,我叫杨子成,我是七公子!”

    叮!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的大门忽然间被打开了,随后,就看到穆沙带着一群玄武门的弟子直接走了进来,杨子成一看到穆沙,顿时就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

    “穆沙,救我,救我!”

    砰!

    杨子成还没有来得及跑出几步,顿时感觉自己的裤裆一痛,一股巨力袭来,杨子成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脑袋重重的撞在了天花板上面,而后身体重重的落下。

    下面的小兄弟直接被林羽给踢爆了,杨子成倒是十分的干脆,倒在地上直接的晕了过去。

    啪嗒!

    林羽一脚踩在了杨子成的身上,穆沙走出电梯,瞳孔却是瞬间猛烈的收缩起来,他的嘴里却是吐出了两个字:“林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