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罗大酒店

    洛青衣并没有睡下,此时的她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透过睡衣,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她那玲珑有致的躯体,这会儿洛青衣刚刚洗了个澡,肌肤显得越发的娇嫩起来,湿漉漉的头发也是很随意的披散,却是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

    房间当中,洛青衣轻轻的迈动着舞步,心中却是在怀念着跟林羽跳舞的那一幕。

    娇躯轻轻的扭动了几下,洛青衣不由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林羽实在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男子,抛开外貌不说,他的行事作风,一举一动,就足以让人倾慕了。

    “可惜,这个男人却并不属于我!”洛青衣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心中却是泛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如果,他能像?;で悄茄幢;の矣指糜卸嗪??

    叮咚!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却是忽然间传来了门铃的声音,洛青衣不由得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不过,她还是起身来到了房门口,皱眉道:“是谁?”

    “是我!”门外,传来了卫东辰的声音。

    “卫东辰?”洛青衣不由得微微一呆,她紧紧的皱了皱眉头,找来了一件浴巾披在了自己的身上,把自己的身子给遮挡好了,这才打开了房门。

    开门,就看到了卫东辰和卫东城兄弟俩。

    “卫东辰,你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儿?”洛青衣的声音却是带着几分冷漠,诚然,卫东辰是自己的未婚夫,但是,在内心的深处,洛青衣对卫东辰却是厌恶无比。

    “找你有什么事儿?”卫东辰却是冷笑一声,他忽然间往前逼近了一步,死死的等着洛青衣:”你今天干什么了?你居然跟林羽跳舞,你知不知道,他羞辱了我,你知不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妻?”

    卫东辰的靠近,顿时让洛青衣飞快的后退了两三步,她盯着卫东辰:“你想要干什么?”

    “洛青衣,你真是太不识抬举了,我们卫家给你们洛家那么多的好处,你居然跟那个该死的林羽一起跳舞,在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们卫家?”卫东城的眸子里射出了深深的怨毒。

    他恨不得把林羽给抽筋扒皮,但是,却又拿林羽没有任何办法,这满腔的怨气却是全都发泄到了洛青衣的身上。

    “我跟谁跳舞,这是我的自由!”洛青衣的声音却是冷漠起来,她盯着卫东辰看了一眼,却是冷漠的开口道:“卫东辰,你自己是个废物,就不要怪别人!”

    “怪别人?”卫东辰的眸子里几乎要喷射出火焰一般,似乎是想到了之前被林羽给狠狠的羞辱的那一幕,他猛地一伸手,直接扯掉了洛青衣身上的浴巾,洛青衣顿时大叫一声,虽然身上还穿着睡衣,但是,即便是这样,她也不希望卫东辰看到。

    “杜凯!”

    洛青衣急忙叫了起来,她的声音刚刚落下,隔壁房间的大门立刻就被打开了,随后,洛青衣的保镖杜凯便直接冲了进来,这个杜凯的速度极快,却是一个退伍的特种兵,男女有别,杜凯自然不能跟洛青衣住在一个房间,不过,他却是住在洛青衣的隔壁,只要一有什么动静,他立刻就能知道……

    “小姐!”杜凯站在了洛青衣的面前,挡住了卫东辰的视线。

    “杜凯,你马上给老子滚开!我告诉你,你招惹了我,你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卫东辰却是发怒了这个杜凯一次又一次的打断了自己跟洛青衣接近,此时一看到杜凯,心中自然有一股怒气翻滚上来。

    “卫少爷,还请你马上离开小姐的房间,不然,就请你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杜凯的声音十分的生硬。

    “杜凯,你以为,我真的就拿你没办法了么?”卫东辰却是冷笑一声,轻轻的拍了拍手,随后,就看到两个膀大腰圆的大汉从门口走了进来。

    这两个人气息沉淀,身上更是散发着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

    杜凯的脸色不由得微微的变化了一下,这两个人,随便一个人给他的感觉都是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现在,两个人同时出现,杜凯瞬间就感觉自己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小姐快跑!”

    杜凯飞快的叫了一声,脊椎一颤,全身的骨头爆发出剧烈的轰鸣之声,同时,整个人一个虎扑,飞快的朝着其中的一个大汉冲了上去。

    虎形炮拳!

    猛虎下山,大炮冲天!

    这一刻,杜凯声势惊人,面对着杜凯的这个大汉,脸色也不由得微微的变化了一下,这个杜凯居然带给他一种压迫的感觉,杜凯只是明劲巅峰,但是却也经历不少战斗,此时,骤然间爆发出这样的气势,威势却也非同凡响。

    轰!

    杜凯冲了上去,受到攻击的这个大汉的呼吸却是忽然间变换起来,就在杜凯攻击到身前的那一刹那,他整个人飞快的后退了小南部,就在杜凯力量最强的哪一点,稍稍的后退了半寸。

    刚猛的气劲,让这个大汉的衣衫猎猎作响,然而,这一拳,竟是没有带给这个大汉带来任何的伤势。

    最强的一点也就是最弱的一点,杜凯这一拳没有击中这个大汉,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极为难受的感觉,随后,就看到这个大汉忽然间抬起了右腿,狠狠的撞在了杜凯的胸膛之上。

    杜凯浑身一震,整个人顿时被狠狠的撞飞了,与此同时,一口鲜血也跟着吐了出来。

    “杜凯,你没事儿吧?“一看到杜凯受伤,洛青衣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惊慌失措,这个杜凯?;ぷ约憾啻?,可以说,是她洛青衣的心腹。

    对于杜凯来说,洛青衣对他也是有着知遇之恩,当年自己退役混不上饭吃,母亲重病,也是洛青衣让他担任自己的保镖,并且出了一笔钱给他母亲治病?!蔽颐皇露?!“杜凯站起身来,呼吸的时候,只感觉自己的肺部一阵胀痛,他知道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经受伤,眼前这个家伙,至少也是暗劲级别的高手,刚刚一击,暗劲已经伤到了自己的五脏六腑。

    “洛青衣,我已经忍你很多次了!”卫东辰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狰狞的表情:“我是你的未婚夫,你懂不懂,我是你的未婚夫,你现在,就应该履行你的责任!”

    说到这里,卫东辰又往前走了几步,同时下巴微微的抬了抬,冲着身边的两个暗劲高手示意。

    两个暗劲高手一左一右,同时朝着洛青衣和杜凯扑了上去,杜凯刚刚要动,顿时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不等他做出多余的动作,其中一个暗劲高手一掌袭来,杜凯只能勉强抬起双臂挡在自己身前。

    轰!

    杜凯整个人顿时被轰飞了,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一般,全身的骨头更是嘎吱嘎吱作响,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提不上来了。

    “你……放开我!”杜凯挡不住,洛青衣那就是更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了,人已经被另外一个暗劲高手给箍住,身体动弹不得。

    啪!

    卫东辰直接一个大耳光狠狠的抽在了洛青衣的脸上,这一巴掌的力气却是极大,洛青衣的唇角顿时溢出了一缕鲜血,不等洛青衣回过神来,卫东辰已经一把掐住了洛青衣的下巴,冷冷的开口道:”洛青衣,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看上你,这是你十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真以为,你下边镶的钻石么?”

    洛青衣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愤怒的目光看着卫东辰。

    卫东辰没有继续说话,而是从另一边取来了一瓶红酒,又从怀里去除了一个透明的医药瓶,看到这个医药瓶,洛青衣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几分惊恐的表情:“这是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卫东辰却是冷笑一声,拿起了医药瓶,又打开了红酒,往里面挤进了几滴液体,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个十分邪淫的表情:”这是我从西班牙弄来的高级货,本来打算用在乔凝的身上的,不过,现在巧了,正好用在你身上!“

    一边说着,卫东辰冷笑一声,看了身边的这个大汉一般,淡淡的开口道:”给我扒开她的嘴巴!“

    这个大汉立刻便掐了洛青衣的下巴一下,这样的高手对人体却是十分熟悉,稍稍一按,洛青衣顿时不受控制的张开了嘴巴。

    唔……

    洛青衣还在挣扎,卫东辰已经把红酒灌进了洛青衣的嘴里,洛青衣剧烈的咳嗽,然而还是有不少的红酒被她给喝了下去,大片的红酒,更是染湿了洛青衣的衣衫,此时的她看起来更是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焙俸?,不错,不错!今天晚上你就好好的伺候伺候我们兄弟俩吧!”卫东辰把红酒一丢,脸上却是浮现出了无比邪恶的表情。

    “兄弟俩?”洛青衣的脸上露出了几分震惊。

    “不错,就是我们兄弟俩!”卫东辰指了指一边的卫东城,邪恶的笑着:“你以为你配成为我的妻子么,你只配,成为我的……”

    “啧啧!”卫东辰的声音刚刚落下,门口就传来了咂嘴的声音:“你们俩兄弟,还真是够无耻的??!”

    (第二更,订阅稍微有点不理想,还是继续跟大家求点订阅,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