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

    卫家兄弟一看到林羽,脸色却是不由得微微的变幻了几下,旋即,卫东辰的眼里却是流露出了深深的怨毒:“居然是你,你居然还敢过来?”

    说到这里,卫东辰忽然间回头看了洛青衣一眼,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你们早就有一腿儿了!”

    “林羽,你还敢在这里出现,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正要去找你,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卫东城的脸上浮现出了激动的表情,他知道卫东辰带来的两个人都是高手当中的高手,暗劲级别,实力非常之强横。

    林羽耸耸肩,摆正了身体,看着卫东辰两兄弟慢条斯理的开口道:”废话说完了吗?”

    卫东辰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了狰狞的表情,忽然间开口道:“你们两个,马上干掉他!”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两个黑衣人同时站在了卫家兄弟的面前,这两个人看着林羽,脸上却是露出了几分凝重,林羽就这么松松垮垮的站在他们的面前,乍一看上去,似乎林羽浑身上下都是弱点,可是,等到他们想要攻击的时候却是发现,林羽整个人又似乎是无懈可击的。

    完全没有丝毫的破绽。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却是让他∞们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十分扭曲的感觉,明明就是站在自己的面前,似乎弱不经风,随时都可以将他击败,可是,又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这个人,是高手!

    两个人的心中做出了判断,两个人不敢轻举妄动,一边的卫东辰却是忍不住叫了起来:”你们两个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动手,拿下这小子。我要把他千刀万剐!“

    卫东辰的眼里射出了浓烈的恨意。

    林羽却是冲着两个人勾了勾手指,慢悠悠的开口道:“来!”

    找死!

    其中一个人的嘴里忽然间迸发出了一声低吼,却是先一步,脚踩玄步,整个人直直的朝着林羽冲了上来,手掌挥动,掌心之上犹如惊雷一般。

    却是一门功夫,叫做掌心雷。

    而另一个人更是身躯游走,从另一个角度奔着林羽杀了上来,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指成剑。直奔林羽的腰腹刺来,只要击中了林羽的身体,立刻便要瘫痪。

    哼!

    林羽的脸上却是露出了轻蔑的表情,就在两个人就要冲到自己身前的那一刹那,他的右拳悍然轰出。

    简单粗暴直接的一拳

    毫无花俏,更绝对不是任何武技,而是纯粹的力量,完全压倒性的一拳。

    轰!

    一拳,击中了发出掌心雷的那个黑衣男子。就听到咔嚓的一声,顿时,这个男子的胳膊犹如鞭炮齐鸣,骨头根根爆裂。整个人直接狂吐了一口鲜血直接横着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林羽左手一个封阻,瞬间挡住了另一个黑衣人的攻击,左手五指。轻轻拂动,犹如手弹琵琶一般,顿时。这个家伙只感觉自己全身的筋络尽断,人却是不受控制的弹飞了出去。

    咚!

    身体狠狠的坠落到了地面上,他挣扎了几下,身体却是不受控制,全身筋络尽断,根本就没有任何站起来的可能性。

    一个照面,林羽没有施展出任何招数,就是这么简单的攻击,简单,干脆,没有任何花俏。

    一边的杜凯简直傻眼了,严格的说,他也是一个武者,虽然只是明劲巅峰,但是,他却是万分明白,要做到林羽这一步到底有多么困难。

    这可是两个暗劲级别的高手,虐自己就跟虐菜一样,可是,在林羽面前却也只能被秒杀。

    “怎么可能?”

    卫东辰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万分震惊的表情,这两个家伙可是自己花了高价聘请过来的,他们的实力,自己也是亲眼看到的,可是此时此刻,这两个人,居然在林羽面前撑不过一招。

    这是什么样的实力?

    啪嗒!啪嗒!

    林羽的脸上挂着笑容一步一步的朝着卫东辰和卫东城两兄弟走了过去,卫东辰下意识的后退了三四步,声音却是忍不住颤抖起来:“你,你你不要过来!”

    啪!

    卫东辰的声音刚刚落下,林羽已经一个大耳瓜子狠狠的抽在了卫东辰的脸上,响亮的耳光顿时把卫东辰给抽到在地上,不等卫东辰做出多余的动作,林羽已经一脚踩在了卫东辰的胸口,脸上更是露出了轻蔑的表情:“卫东辰,看来,你还真是记吃不记打??!”

    “林羽,林羽你要干什么?”卫东辰被林羽踩在地上动弹不得,另一边的卫东城不由的一阵哆嗦,扑通一声就跪在了林羽的面前,这完全就是条件反射,林羽已经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哟,跪的倒是挺快么!”林羽的嘴里发出了啧啧的声音,随手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医药瓶,鼻子稍稍的闻了一下,林羽立刻就知道,这药水里面有着强烈的催情的东西,他虽然对医理并不明白,但是,对自己的身体却是有着很强的掌控能力,这药水有什么效果,他只是闻闻便立刻知道了其中的作用。

    “你们两个,做的不错??!”林羽看了洛青衣一眼,这会儿洛青衣还蜷缩在地上,这会儿她的身上满是酒液,看到是林羽走了进来,又努力的蜷缩了一下身体,只是看着林羽的目光当中却是多出了几分感激。

    “林羽,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动手,我保证……”卫东辰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裤裆一紧,林羽的一只脚已经落在了他的小兄弟上面。

    “你说,我这一脚下去,会是什么下???”林羽笑眯眯的看着卫东辰,只是这样的笑容在卫东辰的眼里却是顿时让他浑身冒出了一丝丝的寒气。

    “林,林羽,我,我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凡事儿可以商量的,可以商量的!”卫东辰的声音颤抖,感受着林羽的右脚一寸寸的施加压力,他真的害怕林羽一脚踩下来直接跺爆了自己的小兄弟。

    唔!

    林羽随手把瓶子丢到了卫东辰的面前,脸上还带着几分冷笑:“喝了它!”

    “喝,喝了它?”卫东辰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几分惊恐,指着这个瓶子惊恐的开口道:“你,你让我喝了它!”

    “对,喝了它!”林羽笑眯眯的开口道:”你们兄弟俩,一人一半给我喝了它,这件事儿一了百了,不喝,你懂得!“

    一边说着,林羽的又加大了力量。

    ”我喝,我喝!“卫东辰哆哆嗦嗦的拧开了药瓶,一闭眼直接往嘴里灌了小半瓶子,冰冷的液体灌进了肚子里,却好像是一团火焰一样,顷刻间,卫东辰整个人都有一些面红耳赤。

    ”该给你弟弟了,你弟弟手脚不方便,能不能帮他一下!”林羽的脸上依旧是挂着笑容。

    “好,好!”卫东辰声音颤抖拿起了药瓶就朝着自己的弟弟看了过去,卫东城顿时浑身哆嗦了一下,盯着卫东辰道:“哥,你要干什么你,哥,你,你千万不能这样??!”

    一边说着,卫东城又重重的给林羽磕了一个响头:“林羽先生,林羽大爷,我,我可没有打算对洛小姐不敬,我……”

    “你们兄弟一起来的,当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卫东辰,你还愣着干什么?”林羽又看了卫东辰一眼,卫东辰忽然间跳起来起来:“东城,对不起了!”

    一边说着,卫东辰忽然间拿起了药瓶,对着卫东城的嘴巴就狠狠的灌了进去。

    “哥,你……”卫东城的嘴里发出了咕噜的声音,冰冷的液体也是狠狠的灌进了他的嘴巴,纵然是极力反抗,卫东城还是喝下去了不少。

    药瓶当中的液体全都被两兄弟给喝了下去。

    此时的卫东辰一张脸却是红的要命,平时这玩意儿都是论滴用的,可是现在两个人直接平分了一瓶,更是因为两兄弟撕扯,倒是药效更快速的扩散到了血液当中。

    只是,这会儿两兄弟理智还在,但是,那腾腾的火焰,却是烧的两个人异常的难受。

    “我们,我们可以走了吧!”卫东辰的声音颤抖,他只感觉身体的那一团火自己是必须要发泄出来才行。

    “走?急什么?“林羽的脸上却是忽然间浮现出了一抹冷笑。

    什!

    林羽一左一右的提起了两兄弟,两个人已经彻底没有了反抗的力量,就好像是揪小鸡一样被林羽提溜在手里,然后直接丢到了杜凯的房间里。

    “你,你要干什么?”卫东辰被丢在了地上,眼里却是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这种药的效力很强,足以让你们迷失神智!”林羽笑吟吟的看着卫东辰:“你们是兄弟吗,兄弟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互相照顾,今天的生理需求,你们兄弟俩就相互解决掉好了!”

    “你……“卫东辰还想要说话,林羽却是直接一脚踹在了卫东辰的身上,卫东辰倒在地上,整个人的理智却是渐渐的消散开来。

    等到林羽关上房门之后,他的耳朵微微的动了动,清晰的听到了隔壁房间里传来的声音,脸上却是浮现出了几分冷笑,重新回到了洛青衣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