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林羽的生活依旧是很有规律的,每天除了护送乔凝上下班,就是习武,偶尔也去陪着秦璎珞一起出去转转,这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林羽也跟洛青衣见过几面。︾

    绿湖集团跟乔氏集团合作,洛青衣也不得不过来,不过,两个人并没有说几句话,就算是乔凝也看不出来两个人之间的倪端。

    对于林羽来说,他并不爱洛青衣,只是心里稍微的有那么一点感觉,把人家给上了,总是要付出一点责任对不对?

    如果真的沉溺在美色当中,那么,林羽这一身功夫也就算是练到了狗身上了。

    跟绿湖集团谈的差不错了,乔凝派出去的人也都纷纷的反馈了绿湖集团的信息,以及,对市场前景的分析,确定了一切之后,乔凝这才决定亲自去绿湖集团考察一下。

    不过,在公司的大部队人马前往西杭之前,乔凝却是随着林羽悄悄的先一步来到了西杭。

    一辆炫丽的玛莎拉蒂跑车正飞速的在高速公路上行驶,这玛莎拉蒂的车速极快,在极短的时间内超过了一辆有一辆车。

    ”这速度该有两百码了吧?” 坐在副驾驶的乔凝看了林羽一眼。

    “是两百二十码了,说起来,张牧这个保镖还真是没有什么用??!”林羽开着车扭头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乔凝,这会儿的乔凝打扮却是跟平时有着极大的不同,长发很是随意的披散在肩头,仿佛一条黑色色的瀑布,面上带着一个前卫精致的太阳镜,遮住了三分之一的脸庞,可是那红润优美的唇形和完美的瓜子脸型。

    乔凝并没有穿着平时的打扮,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t恤,被胸前两座雄伟的山峦撑得鼓鼓的。下面是一条淡蓝色的牛仔七分裤,露出了两截匀称的小腿儿,脚下一双白色的运动鞋,一切的一切,却是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叫他干什么?你不是比他厉害好几倍么?叫他过来当电灯泡吗?要是这样,我还提前到西杭干什么?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乔凝哼哼了一声,随后又含情脉脉的看着林羽:“亲爱的,人家这番打扮漂亮么?”

    “漂亮,漂亮。你这副打扮,谁能认出来你是乔氏集团的总经理!”林羽笑呵呵的打趣道:“不过……”

    说到这里,林羽的语气忽然间微微的顿了顿。

    “不过什么?”乔凝不由得竖起了耳朵,在自己最爱的男人面前,女人总是喜欢听到一些赞美之类的话,林羽这个不过,顿时让乔凝的心中产生了几分忐忑。

    “没什么,我想说的是,你要是不穿衣服的话。你就更漂亮了!”林羽哈哈一笑。

    一边的乔凝的脸蛋却是骤然间涨红了,她用力的锤了林羽几下:“坏蛋,你说什么,还让我不穿衣服。你……”

    ”别闹,别闹,开车呢!这是高速公路,车速又这么快。万一出了车祸咋办?”虽然乔凝在一边撕扯,不过,林羽开车却是稳稳当当。没有丝毫的差池。

    这对林羽来说,也都只是小意思而已,他曾经在国外保持这样的车速跟人枪战,还是在闹事当中,最后,林羽也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无辜的人,当时那场面,比好莱坞大片还要好莱坞大片。

    东海和西杭的相距并不远,大约二百公里左右,开车的话也就是两个小时。

    就以林羽这个车速,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两个人便已经来到了西杭。

    乔凝早就已经预定好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下车之后,还是半上午,乔凝便提出要去西湖转转,林羽并没有推辞,也随着乔凝一起来到了西湖。

    正所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话,倒是有几分夸张,不过,苏杭的风景的确是很好,至少……西杭着实是一块风水宝地,尤其是西湖,更是吸引了无数的文人骚客。

    不过,林羽却并没有多少的兴致,现在的西湖早就已经不是古代那种如画一般的的美景,现在的西湖早就已经被现代化摧残的差不多了,已然失去了原来的味道,再也无法让人领略到那种“景在城中立,人在画中走”的意境。

    当然了,更加重要的一点还是,林羽在小时后有一段时间是呆在西杭的,西湖啥样,他早就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早就已经没有了什么兴致了。

    林羽没有什么兴趣,乔凝却是兴致勃勃,游西湖的时候主动亲昵的挽着林羽的胳膊。

    不过,很快,乔凝就发现林羽的情绪有些变化,似乎带着一点低落,她有些奇怪的看着林羽:“你怎么了?”

    “没什么!”林羽收回了视线脸上却是挂着几分笑容:“我想起小时后的事情了,那会儿,我爸就在西杭执政,我才六岁,当时大哥带着我到西湖玩,也就是在那儿,我遇到了我的师傅!”

    一边说着,林羽伸手指向了一个方向:“后来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我每天都要到西湖,师傅每天都要教给我很多功夫!”

    “师傅?”乔凝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林羽提起自己的师傅,此时却是有些好奇的开口道:“你师傅是个什么样的人???”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林羽耸耸肩:“他从来都是不说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每天只是传授我各种拳法,还用各种药水给我洗澡,打熬身体,整整三年的时间,我几乎每天都要跟师傅学功夫,那个时候,爸爸妈妈工作也比较忙,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师傅,几乎可以说是我最亲的人了!”

    乔凝只是微微的沉默了一下,她忽然间开口道:“你能带我去看看你的师傅么?”

    “去看看我师傅?”林羽看了乔凝一眼,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好,我带你去看看!”

    说话的时候,林羽叫了一辆出粗车,带着乔凝直奔一个公共墓地开去,来到了这里,乔凝不由得呆了呆,诧异的看着林羽道:“你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

    “看看我师傅??!”林羽笑了笑,主动的拉着乔凝的小手来到了一块墓碑的面前。

    乔凝呆了呆,却是有些明白为什么林羽的情绪如此低落了,原来,他的师傅已经去世了,林羽没有说话,随意的将墓碑边儿上的杂草全都给处理干净,淡淡的开口道:”大概,也有三年多的时间没过来了,杂草长的还真是够快的??!”

    “袁天纵之墓!”乔凝喃喃自语,墓碑上的刻字很简单, 没有多余的字眼,乔凝也不好推测林羽师傅的身份。

    袁天纵,这个名字倒是有点文艺的装逼范儿。

    看着墓碑,林羽的心中却是泛起了万千的念头,如果没有袁天纵在西湖边上遇到自己,如果,自己没有跟袁天纵一起习武,恐怕,自己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大概就会像大哥那样,走上仕途,然后,步步高升,在某个岗位上呆一辈子,又或者会变的身宽体胖高,大腹便便。

    想到这里,林羽不由得笑了一下,他至今还记得当时那个走路都要一步三摇晃的中年人看到自己的眼神,就好像是发现了稀世珍宝一般。

    ”小羽,你是我见过天赋最好,悟性最强的人,你的成就必定会在师傅之上,你会让全世界都震惊的!”

    袁天纵说的一点都不假,林羽从六岁开始习武,袁天纵并没有传授给林羽高深的武学,只是把一些武道的道理给林羽讲透,传授给林羽百家拳法,林羽悟性绝佳,在十岁的时候便已经吃透了这些道理,直到袁天纵,去世的时候,才传授给了林羽一套高明的呼吸法。

    林羽迄今习武十八年,一身功夫已经是出神入化,各种拳法融会贯通,自创武技,如今威震地下世界,现如今就算是国家机器,都不得不高估林羽几眼。

    恍惚中,林羽似乎是回到了袁天纵那最后的一段岁月。

    “小羽,师傅没有多久的活头了,不要伤心,人都是有死的那一天,又或者,你会走出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小羽,在师傅临死之前,你要答应师傅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

    “给我报仇!”

    ”报仇,报什么仇?”

    袁天纵最后的话没有说完,然后就溘然长逝。

    最后,林羽也不知道,给袁天纵报仇到底是指什么,后来,林羽也托家里人调查过袁天纵的身份,但是,这一调查不要紧,袁天纵居然是黑户,是没有身份证的那种,居然没有人知道,袁天纵到底是什么人。

    林羽曾经猜测,袁天纵是地下世界的人,在国内是黑户,在国外,有着赫赫有名的身份,这也十分符合袁天纵的经历,只是,如今的林羽在地下世界厮杀无数,更是得了’王‘的称号,然而师傅的仇人到底是谁,林羽却是一点都不知道。

    他调查过,地下世界不曾有什么人有着袁天纵的功夫路数,符合袁天纵的体型,性格的人更是没有。

    倒不是不想给师傅报仇,但是,就连师傅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还怎么报仇?

    (继续挖个坑,哈哈,求月票??!大家肯定消费了不少的月票吧?月底了,全都砸给风少可好?拜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