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魅力很热闹

    今天到东方魅力的客人,忽然间产生了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这年头谁还有胆子敢在东方魅力闹事儿?

    敢在这里闹事儿的人,早就已经被玄易门的人给收拾掉了。

    而且,被教训的是谁, 顾家大少爷顾希平,玄易门张之易。

    这两个人在西杭可谓是赫赫有名,身份显赫,然而,就是这样的两个人,被人好像是死狗一样的从二楼丢了下来,在西杭谁敢这么敢?

    可是偏偏林羽就敢,他就是这么肆无忌惮,玄易门的人,林羽就是没有放在眼里,招惹到自己的头上,一样是收拾不误。

    大家来酒吧往往都是来发泄一天的苦闷的,找刺激,找乐子的,直接把人从二楼丢下来,对于国内这样的环境来说,已经是极大的刺激了。

    尤其是,当林羽从天而降的时候,更是让绝大多数人都兴奋起来了。

    太刺激了!

    卫东城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极其生猛一幕,林羽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看到这个背影,卫东城的心里却是忽然间冒出了一个怪异的念头:“这个背影,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卫少,卫少帮帮我!

    一道嘶哑的声音传递到了卫东城的耳中,卫东城猛一看去, 顿时认出了张之易,他的心里却是冒出了一个念头,什么人敢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对张之易动手?

    玄易门虽然在声势上不如卫家,但是,卫家对玄易门还是多有依仗。

    就如同在东海的小洪门,虽然声势什么的不如那些大家族,但是,就算是乔凝也要对小洪门有所依仗,毕竟。人家手里有高手,你手里没有。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卫东城便陡然间看清楚了林羽的脸。

    卧槽!

    卫东城身体一软,整个人忽然间扑通一声,跪在了林羽的面前,他的额头上还本能的冒出了一滴滴的冷汗,看到林羽腿就发软,情不自禁的跪下,这几乎已经形成了卫东城的本能。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天被林羽狠狠教训。跪在曼陀罗大酒店的那一幕,更是忘不掉,林羽給自己和卫东辰喂了春药,丢进一个房间,所发生的事情,在他的眼里林羽简直就是犹如恶魔一般。

    身体上的伤,虽然好了,但是,林羽留在他心里的阴影??删兔挥心敲慈菀谆指戳?。

    平时看不到林羽的时候还没有多少的感觉,但是,一看到林羽,那种深深的恐惧就会立刻从灵魂的深处逸散出来。

    看到卫东城扑通的一声跪下。顿时所有人都有一些傻眼。

    现如今的卫家几乎可以说是东海第一大家族,卫东城也是卫家二少爷,平时张扬跋扈,基本上是谁都不会放在眼里的??墒?,现在看到一个陌生人居然跪下了。

    “哟,卫东城。我们又见面了!”林羽一转身就看到跪在地上的卫东城,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还不错,挺主动的嘛!”

    林羽的声音不温不火,卫东城原本想要站起来的,可是,听着林羽的声音,却是顿时感觉自己的双腿沉重如山,不要说站起来,就连动一下都是不可能的。

    “林,林少,您,您老了!”卫东城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来,来到西杭怎么不通知一声,我们,我们卫家也,也好招待一下!”

    “招待就免了!”林羽盯着卫东城笑眯眯的开口道:“怎么,你要给这两个家伙出头?”

    说到这里,林羽的目光在张之易和的顾希平的身上扫了扫。

    卫东城顿时浑身哆嗦了一下,张之易还好,只是被林羽从楼上给丢了下来,顾希平可就是真的惨了,整个人都被林羽给打成了残废,尤其是下巴,直接被林羽给捏的粉碎,现在还在昏迷当中。

    “林少,说笑了,我,我哪儿敢!”卫东城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我只是,我只是……”

    ”卫少,你这是?”看到眼前这一幕,张之易简直不敢怀疑自己看到的东西是真的,卫东城居然给林羽跪下。

    见鬼了,卫东城怎么可能会给林羽跪下,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张之易也是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卫少爷,我们又见面了!”这个时候,乔凝却是不紧不慢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看清楚了乔凝,卫东城的眼里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惊艳,不过,那玩意儿依旧没有什么反应,他早就已经被林羽给暗中废掉,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用了。

    很快,卫东城就回过神来了,这个女人居然是乔凝,他脸色微微的变幻了几下,脸上的肌肉更是忍不住抽搐了几下:“声音嘶哑的开口道,乔小姐,你好,您怎么也来到西杭了!”

    苏泽和王佳欣一左一右的跟在乔凝的身边,这会儿,王佳欣算是彻底无语了,林羽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做事儿完全没有丝毫的畏惧之心,你惹到我了,管你是谁,照抽不误。

    对比起当初秦璎珞的生日聚会,现在的林羽身上更是带着几分深深的霸道。

    更让她无语的是,卫东城这一次看到林羽居然直接跪了。

    不就是,在秦璎珞的生日宴会上被戏耍了一下么,至于见到林羽就跪下么?

    她还真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现在的卫东城见到了林羽就好像是耗子见了猫,拔腿就想跑。

    乔凝不紧不慢,盯着卫东城看了一小会儿,脸上却是挂着淡淡的微笑:”我们乔氏要跟洛家合作的,卫少,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知道,这个自然是知道的!“卫东城连连点头。

    “乔小姐!”王佳欣又看了乔凝一眼,虽然知道乔凝是林羽的未婚妻,虽然,也知道,乔凝是乔氏集团的总裁,但是,王佳欣对乔氏集团到底有多强却是没有多少的概念。

    毕竟,她们老王家只能算是半路崛起,算不上什么家族,所了解的也只是西杭这个一亩三分地,王佳欣去了东海也才一个学期,又如何知道,乔氏集团这样的庞然大物。

    此时看到卫东城对乔凝的态度,王佳欣却是忽然间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小看乔凝了。

    她却也看得出来,卫东城绝对不是因为林羽的关系,才对乔凝客气的。

    ”好了,这个张之易和顾希平敢过来调戏我的未婚妻,卫东城,你说该怎么办?”林羽耸耸肩,目光在卫东城的身上,没有提起苏泽和王佳欣,这里毕竟是西杭,这两个人,也算是自己的朋友,扯到他们身上,只怕对他们不利。

    卫东城飞快的开口道:“张之易,你还不赶紧给林少和乔小姐道歉,不然,你可没有什么好下??!“

    张之易不由得轻轻的咬了咬牙齿,不过,他也看出来了,卫东城这是对林羽惧怕到了极点,他倒是有点拿捏不住林羽的身份了,能让卫东城下跪,这个人,只怕是来头不小。

    ”林少,之前,张之易有眼无珠,还希望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张之易来到了林羽的面前微微欠身,咬着牙齿,却是语速飞快的开口道。

    刚刚被林羽从二楼给踹了下来,这会儿,身体稍微一动,顿时浑身疼的要命,虽然是在道歉,但是眸子里却是带着几分深深的怨毒,今天的奇耻大辱,又怎么可以轻易罢休?

    只是,不知道林羽到底是什么身份,一时间,却也不好动作。

    只是这份耻辱却是记在心里,回头知道了林羽的身份,在做计较也不迟。

    “呵呵,道歉么?”林羽耸耸肩,慢条斯理的开口道:”我跟乔凝过来,是来喝酒找乐子的,张之易,你坏了我们的雅兴,更是试图来调戏我的未婚妻,你现在告诉我,叫我大人大量,不要跟你一般见识,嘿嘿,你觉得,你一句话,这件事儿就可以善罢甘休了吗?”

    “今天晚上张某做主,林先生您所有的酒水统统免费!”张之易的反应倒也快,只是,心里却是不痛快到了极点,回头摸透了他的底细,定要找宗门的几个高手给这个小子一点颜色,又深深的看了乔凝一眼,还有,把这个小妞抓回来一起给上了。

    到时候只要蒙着脸就好,反正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动手,今天这的奇耻大辱尤其能善罢甘休?

    林羽看了张之易一眼, 却是看到了张之易眼里的哪一点淫色,如何还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心里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当下他的脸上挂着冷冷的笑容:“哦,你这个诚意,我可不是很满意??!”

    “你想怎么样?”张之易的脸上已经戴上了几分的火气,泥人还有三分火性,他这会儿却是真的愤怒了。

    “你没看到么,卫东城都跪在我面前说话,你有什么资格站在我面前,跪下,磕三个响头,我可以考虑原谅你!”林羽脸上挂着冷笑:“三个响头,一个也不能少!”

    “你说什么,要我下跪?”张之易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求月票??!求月票??!各位兄弟姐妹们,把你们的月票统统给我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