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让我下跪?”

    张之易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却是变的非常的难看,要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跟林羽道歉,他还勉强能做得到,但是,要他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林羽跪下磕头,他,可是绝对做不到的?!?br />
    “呵呵!”林羽的嘴里发出了轻蔑的声音:“你问问身边的卫东城,上次在东海的时候,我让他跪下,他不肯跪下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卫东城的脸色顿时变的苍白一片,一时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不说话,周围却是有不少人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东海和西杭算是两个地方,但是,这两个地方的距离也不算太远,当初,东海发生的事情,有不少公子哥儿还是知道的。

    “这个林羽,还真是牛掰,在东海这么羞辱卫东城,到了西杭还是照样羞辱卫东城,也不知道在卫东城的心里留下了什么样的阴影,现在卫东城一看到来林羽就下跪?!?br />
    不少公子哥的心头闪烁着这样的念头。

    “张之易,你是跪下呢,还是不跪下呢?”林羽看着张之易,脸上却是挂着轻蔑的笑容。

    “谁他妈的给你跪下,都给我上,弄死他!”张之易忽然间后退了七八步,而东方魅力的一些保安也是快速的朝着林羽给涌了上来,这些人的实力都是在明劲左右,倒是没有暗劲高手。

    不过,也不需要什么暗劲级别的高手,无非就是在这个酒吧看看场子,平时一个明劲级别的高手也就够了,不过,今天,因为有几个韩国的小明星要过来,再加上张之易亲自过来了。倒是有六个明劲明劲级别的高手专门负责?;ふ胖椎陌踩?。

    之前被林羽给击败了两个,现在还剩下四个。

    张之易的命令一下来,四个人却是从四个角度同时朝着林羽攻了上来。

    呼!呼!

    两个距离林羽最近的男子,同时左右出拳, 眨眼间,人便已经冲到了林羽的面前,这两人的攻击却是异常的狂暴,林羽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抹冷笑,眼看着两个人出拳,林羽身躯一拧。双拳直直的轰了出去。

    轰!

    林羽的拳头和两个男子的拳头顿时激烈的碰到了一起,拳头和拳头碰触的一瞬间,两个男子的脸色却是同时变了起来,稍稍的一个接触,他们立刻就感受到了林羽拳头之上传递出来的一股螺旋劲,劲力一发,两个人立刻便感觉自己拳头之上的力道消散的无影无踪。

    好高明的化力手段!

    两个男子的练力同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只是,不等他们回过神来。原本应该是软绵绵的拳头,却是忽然间爆发出了一团刚猛无铸的力量。

    轰!轰!

    两个人拳头之上的劲力早就已经被林羽给卸开,此时刚劲依法,两个人的手臂顿时传来咔嚓的脆响。顿时豆大的汗滴便直接顺着他的额头滑落。

    呼!

    林羽却是飞快的往前走了一小步,肘击爆发,肘部狠狠的撞到了两个人的脸上,顿时。两个人的脑袋嗡的一声,干脆直接的晕了过去。

    太快了!

    交手的一个照面,两个明劲级别的高手。立刻便被林羽给轻松击败。

    轰!轰!

    与此同时,剩下的两个明劲男子的拳头也已经落在了林羽的身上,拳头落在了林羽的身上,传来了一声巨响,犹如巨锤落在了钢板之上一般。

    “不好,这人的实力最少是化劲,后退!”

    其中一个明劲男子的嘴里发出了声音,只是他的声音刚刚落下,林羽却是回身一抓,左手一抓,直接拿捏住了这个家伙的手腕,而后手指猛一用力。

    咔嚓!咔嚓!

    一连串的声响当中,这个明劲男子的手臂当场被林羽给拧断开来,旋即,林羽重重一脚踹在了他的胸膛之上,当场,这个家伙就横着飞了出去。

    剩下的那个男子见状,却是不敢继续攻击林羽,而是把目光落在了乔凝,苏泽还有王佳欣三个人的身上。

    呼!

    他忽然间动了起来,直奔乔凝杀了过去,准备拿住乔凝,让林羽投鼠忌器。

    这个家伙倒也不傻,刚刚林羽说了,乔凝是自己的未婚妻,只要能控制住乔凝,林羽就不敢轻举妄动,到时候,张之易自然也就免去了下跪受辱的屈辱。

    五指一抓,铁指铮铮,立刻便直奔乔凝的咽喉锁去。

    乔凝顿时感觉呼吸一窒,只感觉,这一抓抓来,却是腥风血雨,动手的这个家伙杀过人,身上却是有不少的血腥之气,乔凝虽然学会了一门高明的气功,但是,却并没有任何实战经验。

    这一瞬间,乔凝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从哪个方向去躲闪。

    刷!

    就在这个时候,乔凝却是感觉眼前一黑,紧跟着,他就看到一道犹如山岳一般的身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是林羽!

    正在攻击乔凝的那个家伙,脸色却是禁不住微微一变,这个家伙真是好快的速度,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快的速度反应过来,就这么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招式一出,却是断然没有收回的道理。

    什!

    这个家伙的五指瞬间便所在了林羽的肩膀上,嗤拉的一声,林羽的衣衫被撕裂了,但是,五根手指却是没有办法继续深入到林羽的皮肤当中,他的皮肤就好像是钢板一样,自己根本就无法抓透林羽的皮肤。

    不等他回过神来,林羽左手一抓,迅速锁住了这个家伙的手腕,然后轻轻一拧。

    啪!啪!啪!啪!

    这个家伙的整条手臂顿时整个的扭曲起来,这还不算,他的袖子更是一寸寸的嗤嗤撕裂,上面的肌肉完全的扭曲,撕裂,林羽一脚踹在了这个家伙的胸膛智商。

    噗!

    当场,这个家伙直接吐了一口血,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直接飞了出去。

    ”站??!”

    林羽的声音忽然间传递了出去,正准备逃走的张之易整个人顿时犹如中了定身法一般,动弹不得。

    “林羽,你,你要干什么?”张之易转过身来盯着林羽,脸上却是浮现出了几分阴狠的表情:“我告诉你,你最好还是不要乱来,这里可是西杭,不是东海,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你动了我,我们玄易门是不会放过你的!”

    啪!

    张之易的声音刚刚落下,忽然间就感觉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挨了一下,清脆响亮的耳光顿时回荡在整个客厅当中。

    你……

    张之易用一种愤怒的目光看着林羽,虽然之前在包厢挨了林羽一耳光,但是,当时,环境狭窄,毕竟不会有多少人发现, 而现在,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了自己狠狠的一个耳光,张之易顿时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强烈的受不了了。

    林羽随意的挥了挥手,慢悠悠的开口道:“我现在动了你,玄易门会不会放过我?”

    砰!

    声音落下,林羽又是狠狠一脚,踹在了张之易的小腹上面,顿时,强烈的痛苦,让张之易弯下了腰,林羽又是一把抓起了张之易的头发,拉扯着张之易的头发,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冷漠起来:“你告诉我,现在你们玄易门会不会放过我!”

    “你放开我,马上放开我!”张之易的嘴里发出了软化的声音:“放过我,这件事儿,我可以跟你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林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微笑,语气平静的开口道:“你刚刚有没有想过,找玄易门的人暗中偷袭我,然后……”

    说到这里,林羽看了乔凝一眼,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残忍起来:“你还想要强暴我的未婚妻?”

    “没,没有的事情!”

    张之易的嘴里顿时发出了惊恐的声音,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心里的想法居然完全被林羽给猜了出来,他如何知道,林羽的功夫已经达到了天人之道,精神开发,几乎可以从一个人的身上看出他这一段时间的吉凶祸福,他张之易眼里流出淫色的时候,林羽就已经察觉到了他的想法。

    “没有的事情?” 林羽只是冷笑一声,他左手忽然间重重的落在了张之易的小腹之上。

    轰!

    张之易顿时感觉自己的小腹犹如翻江倒海一般,肾部却是传来了一阵锥心剧痛,他的脸色顿时变的苍白一片:“你,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林羽的声音淡然:“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只不过,你下半辈子有可能要在病床上度过了!”

    “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张之易的嘴里发出了疯狂的声音:“我跟你拼了,我跟你拼了!”

    “还记得,我之前让你做什么吗?”林羽的脸上反而挂着淡淡的微笑。

    “做什么?”张之易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迷茫。

    “跪下道歉!”

    林羽手掌按在张之易的箭头骤然用力,张之易身体顿时不受控制,扑通一声跪在了乔凝的面前。

    张之易只感觉自己的双腿咔嚓一声,也不知道断没断,只是额头上的冷汗还在不断的往外冒,随后就听到林羽那恶魔一般的声音继续在自己的耳边回荡着。

    “我说了,三个响头,一个都不准少,马上!”

    (继续求月票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