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轩!

    林羽浑身舒服的坐在了沙发上,墨雨岚整个人却是都已经骑跨在了林羽的身上,一番痛快的热吻之后,墨雨岚这才从林羽的身上爬了起来,随手递给了林羽一份资料:“这是,卫家,顾家,还有玄易门这些年的资料,其中顾家可以不用考虑,但是,玄易门也可以不用放在心上,但是,卫家却是必须要注意一下,如果,当初不熟卫家找来了靠山,现在,西杭已经没有了他们的立足之地了!”

    “卫家?”林羽拿起了手中的资料,快速的看了几眼,随后皱眉道:“龙脉系?”

    “不错!”墨雨岚支撑起了身体,整个人都软绵绵的靠在了林羽的怀里,缓缓的开口道:“不错,卫家两兄弟一姐妹,卫东城还有一个姐姐叫做卫东婷,这个卫东婷在五年期那嫁给了江南民事纠纷特别管理处处长凌敬的独生子凌子航!”

    “民事纠纷特别管理处处长?”林羽不由得狠狠的吐槽了一下这个烂俗到爆的名字,这实在是一个逊的不能再逊的名字了。

    不过,林羽却也明白,虽然在国内大家都叫龙脉系,但是,对外总是不能这么叫。

    这个民事纠纷特别处理处则是完全**于官场的体系,它的权力只是针对于江湖,至于,政治2⌒民生,这是跟你不沾边的,民事纠纷特别处理处,它的作用就是维持国家稳定,免得江湖当中闹出打打杀杀的事件。

    其次就是配合政府抓捕一些实力强大的通缉犯。一些处理不了的事情,则是交给民事纠纷特别处理处来处理。

    从权力上来说,这个特别处理处的权力是被大大的限制住了。

    但是。这个特别处理处在江湖当中的威慑力却是不言而喻,龙脉系的强大,完全就算不是武斗系可以比拟的,更不要说还是一个一团散沙的武斗系,得罪了这个特别处理处,就等于是得罪了龙脉系。

    呼!

    墨雨岚微微的吐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道:“我跟这个凌敬的交过手。他的实力可以跟三年前的你比较,可能不是三年前的你的对手,但是。那会儿的你要对付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说到这里,墨雨岚笑了笑,随后继续道:“龙脉系出手,我就不能继续动手了。所以。这三年多的时间,我也没有继续跟卫家斗争,直到你现在过来了!”

    “唔!”林羽看着手中的资料,脸上却是浮现出了几分冷笑:“龙脉系,这倒是有点意思,没想到,卫家的背后居然牵扯到了龙脉系,怪不得可以成为西杭第一世家。也是靠女人上位!”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墨雨岚却是咯咯一笑,抓着一缕秀发轻轻的在林羽的胸膛滑过:”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

    “快刀斩乱麻!”林羽淡淡的开口道:“不动手则以,一动手,立刻就要把玄易门,卫家,还有顾家给一口气解决掉,到时候,就算是龙脉系的人找上门来,凭我们的实力,他也要好好的掂量一下,他敢不敢来招惹我们!”

    墨雨岚也是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她也却也是十分的清楚,这个特别处理处就是不能让事情闹大,不能让你们之间江湖的斗争牵扯到平民,只要先下手为强干掉了玄易门,再让特别处理处知道,对自己动手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的时候,处理处也自然会息事宁人。

    江湖斗争,只要不是斗的太狠,龙脉系一般是不会插手的。

    这也是,为什么凌敬并不能明着帮卫家的主要原因,都知道卫家在背后有人,但是,龙脉系并不能直接牵扯到行政和民生当中,这个帮助也是有限的狠,卫家之所以能够成为西杭第一大家族,还是因为墨雨岚当是闹得太大了,谁都压制不住,最后被卫家请来了凌敬给压制住了。

    在别人看来,墨雨岚这么嚣张的一个娘们,谁都压制不住,偏偏卫家就能压制住她,那么,这个背后,肯定是有背景有势力的,本地官方,还是商场上的人,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如此,卫家才能做到今天的声势。

    以往墨雨岚不敢动手灭掉玄易门,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墨雨岚并没有那个实力跟龙脉系叫板,但是,有林羽在身边,那就大大的不一样了。

    “我已经开始准备了,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暗中收购卫家还有顾家上市公司的股票!”说到这里,墨雨岚忽然间咯咯一笑,盯着林羽继续道:“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呢!”

    “什么事情?”林羽抬起眼皮看着墨雨岚询问道。

    “你的那个未婚妻,就是那个叫乔凝的丫头!”墨雨岚笑嘻嘻的开口道:“她也是磨刀霍霍的准备对这三家动手呢!啧啧,不得不说,她的眼光还真是准呢,而且,还是打算一口气吞掉三家,啧啧,就算是我,都没有这样的魄力呢!”

    “哦?”林羽也是微微的吃了一惊。

    他可不知道,自己只是稍稍的冒出一个想要对付这三家的念头,乔凝和墨雨岚便立刻开始行动了。

    ”盯紧他们,待会儿,今天晚上我们就动手!”林羽耸耸肩,脸上却是带着无所谓的表情。

    卫家别墅

    “卫少,您这是怎么了?”

    洛北寒一脸恭敬的看着眼前的卫东辰,声音当中却是带着几分颤抖,现在的卫东辰,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可怕了。

    得知了噩耗的卫东辰,根本就没有勇气让穆旦天检查自己的身体,他知道,林羽废掉了卫东城是完全没有理由放过自己的。

    现在,自己也是一辈子的阳痿了。

    啪!

    洛北寒的声音刚刚落了下来,卫东辰便直接一个大耳瓜子狠狠的抽在了洛北寒的脸上:“怎么了,我怎么了,用不着你来管!”

    狠狠的挨了一个耳光,洛北寒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整个人只是傻傻的看着卫东辰,只是卫东辰却是一点都不解气,又是一个大耳瓜子抽在了洛北寒的身上。

    紧跟着,拳头就是犹如雨点一般狠狠的落在了洛北寒的身上,只把洛北寒给痛的哇哇大叫,可是却又不敢反击,只能任由卫东辰狠狠的在自己的身上发泄。

    “该死,该死,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许久,卫东辰终于停了下来,整个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卫,卫少!”洛北寒声音颤抖的开口道:“您,您……”

    卫东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下了心头的情绪,盯着洛北寒缓缓的开口道:“现在洛青衣在什么地方?”

    “卫少,洛青衣现在还在跟乔凝在一起,不过,洛青衣现在已经回到她的别墅了!”洛北寒却是并不知道,卫东辰到底想要干什么,在他看来,卫东辰一定是被洛青衣给吸引住了了,他不是一直都在追求洛青衣的么。

    卫东辰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几分狰狞:“好,你晚上跟我一起过去!”

    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洛北寒不由得微微的呆了呆,还想要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卫东辰却是已经一转身,直接离开了这个会客厅

    “卫少,我已经查清楚了,这个乔凝的身边只有一个叫做张牧的保镖,这是乔凝最新雇来的保镖,具体实力还是不秦楚,另外,洛青衣身边的保镖一直都是杜凯!”离开了这个房间之后,一个下人飞快的来到了卫东辰的身边。

    “好,我知道了!”卫东辰的嘴里发出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对了,卫少,还有一件事儿!”这个下人却是忽然间开口道。

    “什么事儿?”卫东辰砖头看着身边的这个下人。

    “墨雨岚离开墨雨轩了,她今天亲自去了一趟警局!”这个下人吞了吞口水,飞快的开口道:“但是,她去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卫少,这件事儿,您是不是注意一下!”

    “什么?”卫东辰的眸子里顿时露出了深深的忌惮,他一把抓起了这个下人的衣领,盯着这个下人冷冷的开口道:“林羽被就出来了没有?”

    “这个不是很清楚,我也是很偶然的知道,墨雨岚去了公安局!”这个下人心里哆嗦了一下,随后飞快的开口道:“这件事儿,您还是亲自的问问王局长比较好!”

    “我知道了!”卫东辰直接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王海龙的手机:“王局长,我是卫东辰!”

    “卫少,你找我有事儿?”电话里传来了王海龙的声音。

    “那个叫林羽的现在还在监狱里么?今天有没有人去看他,那么墨雨岚有没有过去?”卫东辰也不客气,干脆直接的开口询问道。

    “林羽现在还在我这里控制着,卫少,这点你就放心好了,不过,今天墨雨岚的确是来了一趟,不过,她可没有去找林羽,也没有来找我,唔,他们认识么?”

    “好了,我知道了!”卫东辰直接挂断了电话,眸子里却是绽放出了冰冷的寒光:“墨雨岚,难道你还敢跟龙脉系动手?就算是你跟林羽有什么关系,那又怎么样”

    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卫东辰朝着玄武门和玄易门的客厅走去。

    就在今夜!(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