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

    卫东辰的眼里顿时露出了浓浓的恐惧,这一刻,他忽然间产生了一种浓浓的恐惧,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一种孤零零的感觉, 卫世国死了,那么,谁还能来救他?

    这一刻,卫东辰忽然间发现,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东西,一切,都是别人赐予的东西?!?br />
    审讯室当中

    凌敬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面,额头上更是冒出了一丝丝的冷汗,这个林羽,他居然把一切都算计进去了,或者说,这个从一开始,根本就是林羽设下的一个圈套。

    “林羽,你既然发现了卫东辰要杀卫东城,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不阻拦?”凌敬抬头看着林羽,似乎是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咯咯!”林羽还没有说话,一边的墨雨岚却是咯咯咯咯的娇笑起来,这一连串的娇笑顿时引起了胸前那硕大的花蕾颤抖,模样却是甚为诱人:“凌敬,你的脑袋是不是秀逗了,卫东辰和卫东城两兄弟招惹了我们家老板,你觉得,卫东辰要杀了卫东城,我们家老板,是要组织呢?还是在一边幸灾乐祸呢?这个,最多就叫见死不救!”

    说到这里,墨雨岚两手一摊,一脸无辜的开口道:“法律上可没有规定见死不救是什么罪名?最多就是道德谴责,来吧!凌敬,尽量的谴责我吧!”

    凌敬的呼吸顿时变的急促起来,龙王林扬目光在凌敬的身上轻轻一扫。随后缓缓的开口道:“凌敬,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

    凌敬一时语塞,看着龙王林扬心中却是冒出了一丝丝的恐惧。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压抑感猛烈的镇压在他的心头。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林扬又重复了一遍,只是他的语气却是变的更加的严厉,凌敬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丝丝的冷汗,恐惧的感觉不断地从心底冒了出来。

    “这件事儿,林羽无罪,他只是牵扯到了江湖斗争。并没有威胁政府官员,也没有击杀国民企业家!”凌敬的额头上冒出了一丝丝的冷汗,但是。他的语速还是非常的快:“所以,林羽可以无罪释放了!”

    凌敬微微的吐了一口气,看着林扬道:“龙王,这个答案您可满意?”

    “说实话。不太满意!”一边的林羽耸耸肩。却是笑吟吟的开口道:“卫东辰怎么办?他可是杀了自己的亲弟弟,我相信,法律一定会给他惩罚的对吧?”

    凌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缓缓的开口道:“这个涉及到故意杀人罪,民事纠纷特别处理处,并没有资格来处理这件事儿!”

    林羽的身体舒服的靠在了椅子上,目光却是在王海龙的身上扫了一扫,王海龙却是立刻往前走了一步。盯着凌敬大声的开口道:”凌敬,我是西航市公安局长。这个卫东辰涉嫌故意杀人,绑架,威胁政府官员,现在,我命令你,立刻把卫东辰给控制起来!”

    凌敬的瞳孔顿时微微的收缩起来,名义上,他只是一个处长,可是王海龙却是一个局长,王海龙的确可以命令他凌敬,可是……

    民事纠纷特别处理处和正常的官场体系完全就是两个不想交的点,他王海龙就这样来命令自己,这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可是……

    凌敬看了一眼身边的龙王林扬,随后冷冷的开口道:“马上把卫东辰给我抓起来!”

    说到这里,凌敬又深深的看了林羽一眼,站起身来看着龙王林扬缓缓的开口道:“龙王,这件事儿我还要接着处理一下,先走一步了!”

    “等一下!”林扬却是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道。

    凌敬的瞳孔微微的收缩了一下,看着林扬道:“不知道,龙王还有什么吩咐不成?”

    “吩咐?”林扬看都没有看凌敬一眼,而是把目光直接转到了林羽的身上:“林羽,你就没有什么东西要补充一下吗?”

    “呵呵,不愧是堂哥,居然这么了解我的风格!”林羽的目光在墨雨岚的身上扫了扫,慢悠悠的开口道:“东西拿出来吧!”

    墨雨岚却是咯咯一笑,又是拿出了一个硬盘,随手一丢,这个硬盘便直接落到了林扬的手中,就听到墨雨岚慢悠悠的开口道:“龙王,这里面是卫家这些年和凌敬之间的交易,这两多的时间,卫家给了凌敬至少三亿,除此之外,两个人在美国可是有这一处大房产,啧啧,这日子过的,可不是一般的奢侈呢!”

    凌敬的瞳孔顿时猛烈的收缩起来,他忽然间感觉到,这个女人完全就是想要把自己给往绝路上逼。

    扳倒了卫家不算,她是要彻底的把自己给解决掉。

    “凌先生,从三年前开始起,我就开始注意你了哟!”墨雨岚的脸上挂着妩媚到了极致的笑容:“你暗中配合卫家干的那些事情,我可是调查的一清二楚,你除了拿了卫家的钱,更是暗中调动民事纠纷特别处理处的高手,给卫家保驾护航,中联花园,可是你配合卫家的人一口气拿下来的,当时死了多少人?七个,还是八个,小女子记忆力有点倒退,不太记得了,啧啧,龙脉系,可是保家卫国的,没想到,你们居然对平民都能下的了手……”

    墨雨岚快速的说出了几件事儿,凌敬的脸色顿时变得卡白卡白的,他万万没想到,这些事情墨雨岚居然调查的如此的清楚,甚至,有那么几件事儿,就连自己都忘记了,可是,墨雨岚却是记的清清楚楚。

    其实,从龙王出现的那一刻,凌敬就知道,自己在龙脉系肯定呆不下去了,自己的职务恐怕就要彻底废掉了。

    不过,凌敬并不担心,自己这些年积攒了不少钱,况且,他是丹劲的高手,实力强大,走到哪儿,也不会缺钱,唯一遗憾的就是手中的权力没有了,可是现在,墨雨岚分明就是要把自己给活活整死??!

    一种强烈的恐惧感猛烈的蔓延在凌敬的心头。

    林扬玩弄着手中的硬盘,凌厉的目光却是一下子落在了凌敬的身上:“凌敬,你告诉我,这个硬盘当中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这怎么可能会是真的,绝对不可能是真的,这是假的,是假的!”凌敬忽然间歇斯底里的开口道:“这绝对是假的,不可能的事情!”

    林扬抬头看着凌敬,随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道:“凌敬,你也是龙脉系的老人了,你也为国出了不少力,你的功劳还是有的,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你身为这个特别处理处的处长,国家给你的福利,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凌敬却是猛一抬头,盯着林扬冷冷的开口道:“做这种事情?哈?我是丹劲级别的高手,我难道就不能多赚点钱么?国家的福利不是一个小数目,每年不到三百万,这就是小数目?我跟卫家合作,三年,三个亿,这是多么巨大的数字,一百倍,整整一百倍,一个丹劲的高手,多拿点钱,有什么不对?”

    林扬却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凌敬不紧不慢的开口道:“凌敬,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凌敬盯着林扬,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冷笑:“龙王,你少给我假惺惺的,我让你失望了,是这个国家让我失望了,我深爱着这个国家,可是,这个国家爱我吗?我为国家付出了这么多,难道我就不应该享受一下么?”

    “这个逻辑,真他妈的有意思??!”林羽不由得拍了拍手掌,目光落在了林扬的身上,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堂哥,龙脉系是你的地盘,按照道理来说,这些人应该都是你的手下,清理门户这件事儿,就不用我插手了吧?”

    呼!

    凌敬下意识的跟林扬拉开了距离,林扬却是叹了一口气,缓缓的站起身来,目光落在了凌敬的身上,叹息道:“凌敬,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束手就擒?” 凌敬的眼里却是露出了一抹深深的狠辣,他忽然间一挥手,冷冷的开口道:“都进来!”

    呼啦!

    顿时足足十多号人一起冲进了,这个审讯室当中,这十多号人,人手一把微冲,枪口死死的锁住了审讯时当中的这群人身上。

    王海龙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丝丝的冷汗:“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不想活了吗?你们,你们这是跟国家作对!”

    “闭嘴!”凌敬死死的瞪了王海龙一眼,眼神当中却是射出了冰冷的光芒:“你们是跟我跟了最久的人了,我干的一些事儿,你们也都有参与,现在咱们没有退路了,就只有杀出一条路来,干掉他,干掉他们,咱们离开国内,直接去国外,我手里的钱,足以让你们舒舒服服的度过一辈子!”

    说到这里,凌敬的目光却是落在了林扬的身上:“龙王,你让我束手就擒,哈哈,我倒是期待起来,你的项上人头,在地下世界,能卖多少钱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