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整个东海也已经陷入了精彩的夜生活当中。

    洪武大厦

    此时的洪武大厦却是有不少的小洪门的弟子驻守,今天晚上,小洪门的掌门周少武要亲自驾到,东海的这些小洪门的弟子这会儿必须要做好迎接的准备。

    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洪武大厦的门口停了下来。

    啪嗒!

    林羽从白色的面包车当中钻了出来,几分钟之后,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迅速的由远及近,在林羽的面前停了下来。

    呼!

    墨雨岚下了车,林羽看了墨雨岚一眼,微笑着开口道:“怎么才过来!”

    墨雨岚却是嘻嘻一笑,随手将包裹递到了林羽的面前道:“稍微的耽搁了一下,响起来还有一个杂碎要收拾一下!”

    血淋淋的包裹,里面却是吴军的脑袋。

    林羽却是撇撇嘴,目光在白色面包车上扫了几眼,白色的面包车的车顶上面却是有一个大频率的干扰器,是可以屏蔽所有的电子信号,所有的手机,互联网都会完全失效。

    啪!啪!

    林羽轻轻的拍了拍手,随后,一个小红门弟子战战兢兢的来到了林羽的面前,语气惊悚的开口道:“林,林羽先生!”

    “带着这个,去跟吴启飞好好的聊聊,就说,我马上过去!”林羽笑眯眯的拍了拍这个小洪门弟子的肩膀:“好好干!”

    “是,是!”这种鼓励的语气却是差点没让这个小洪门弟子给哭出来。

    “去吧!”林羽冲着这个小洪门弟子笑了笑。

    眼看着这个小洪门的弟子走了进去,林羽的目光在墨雨岚的身上扫了扫,继续道:“我们的人都已经布置进去了吗?”

    “恩!”墨雨岚点点头,随后,又皱着眉头开口道:“不过。这些人虽然功夫不错,但是,并没有经受过我们的训练,一些潜入手段还是有点逊色!”

    说到这里,墨雨岚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随后继续道:“还好??刂坪昧?,神医的迷药,三分钟之后才会散去!”

    “那就等等吧!”林羽靠在面包车上面,看着眼前的洪武大厦,脸上却是带着几分似笑非笑的表情。

    “很让我意外??!”墨雨岚盯着林羽缓缓的开口道:“我以为,你会直接动手击杀周少武呢!”

    “周少武能够突破到罡劲,这也是一个人才!”林羽的唇角带着几分笑容:“留下他如果能为我所用自然是一件好事儿,小洪门的人这么多,高手也不少。如果不能完全掌握在我的手中,那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说到这里,林羽笑了笑:“有的时候,我也不得不考虑一下,如何壮大‘王’组织了,一味的打打杀杀,可是不行了,好了。我们也该上去了!”

    顶楼

    吴启飞和罗信两个人正在彼此对饮,习武之人一般是不喝酒的。他们经常喝的是茶叶。

    这个罗信四十出头的样子,比起吴启飞还是要年轻不少,人还年轻,体能也还算是处在巅峰,突破罡劲还是有点希望的,不过。也仅仅只是稍微有点希望而已。

    年近四十,想要突破到罡劲,如果没有大机缘的话,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罗信来到了东海,吴启飞也没有含糊什么。直接把自己儿子受辱的过程全都跟罗信说了一遍,只是隐瞒了墨雨岚的情节,他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若是暴露了墨雨岚,估计,周少武就不会对林羽动手,不对林羽动手,自己儿子的大仇如何去报?

    罗信端着茶杯,脸上却是露出了几分狰狞:“这个林羽,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这个罗信膝下无子,却是把自己侄子罗峰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谁知道,林羽居然干脆直接的将罗峰给打成了残废,这还不算,甚至出手杀了自己的弟弟罗毅。

    如此仇恨,罗信如何能忘?

    此时,吴启飞说出自己儿子被羞辱的事情,罗信也没有出言嘲讽,他对吴启飞甚至产生了几分同情,更是多出了几分同仇敌忾的味道。

    “不错!”吴启飞也是咬牙切齿的开口道:“本来还以为这个林羽多少要忌惮一下我们小洪门,没想到,他居然……”

    罗信却是拧着眉头,看着吴启飞认真的开口道:“吴兄,你说这个林羽,他的实力应该有多强?”

    “林羽的实力有多强?”

    吴启飞却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随后缓缓的开口道:“罗兄,我也不隐瞒你,林羽的实力真的很强,我怀疑,他可能已经踏入了半步罡劲的境界,就算是你我加起来,也未必就是他的对手!”

    “你我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罗信的瞳孔微微的收缩了一下,随后却是冷笑着开口道:“这不可能吧?”

    “罗兄,你最好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吴启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继续道:“你要明白,他今年不过是二十四岁,他比起我们可是要年轻得多!”

    罗信却是不由得陷入了沉默当中。

    年轻

    年轻代表着什么?

    潜力,无限的潜力,可以说,他们要突破罡劲,吴启飞是没有指望了,罗信希望也不大,可是,如果年轻二十岁,他们可以百分之百的突破到罡劲。

    这就是年轻的优势,他们这个年龄,身体已经不可避免的度过了巅峰期,身体渐渐的开始衰老,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潜力。

    越早突破,优势越大!

    这是修炼界公认的事实。

    “罗兄,待会儿,若是掌门到了,这个林羽也是蹦跶不了多久 ,你我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小洪门高手辈出,怎么可能会不是他的对手?”吴启飞却是冷冷的开口道:“而且,掌门也是断然不会让林羽活下去的,现在的林羽已经十分的可怕了,一旦他突破到了罡劲,那么,他的实力只会更加的恐怖,那个时候,更是我们小洪门的心腹大患!”

    说到这里,吴启飞的语气顿了顿,正要继续说话的时候,门外却是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

    “进来!”吴启飞却是有些恼怒,门外,却是一个小洪门的弟子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

    “吴长老,罗长老!”这个小洪门的声音非常的颤抖:“我……”

    “你是谁?好重的血腥味?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吴启飞盯着这个小洪门弟子,声音却是一下子变的冷淡起来。

    扑通!

    这个小洪门弟子却是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他颤抖的解开了手中的包裹,刹那间,一颗鲜血淋漓的脑袋便呈现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吴军!

    吴启飞的瞳孔顿时猛烈的收缩起来,他整个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三四步,右手一抓,却是一把抓起了这个小洪门弟子的脖颈,眼瞳当中更是时放出了冰冷的杀机。

    我,我……

    这个小洪门弟子差点要被吴启飞给掐死,一边的罗信却是皱眉道:“不对,这里的空气有问题!”

    说话间,罗信浑身一震,气血翻滚,吸进肺腑当中的烟气立刻便被他给清除体外。

    “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吴启飞死死的盯着身前的这个小洪门弟子。

    “是,是林羽,他他来了!”这个小洪门弟子浑身颤抖的开口道:“他说了,他,马上就会上来的!”

    “什么,林羽来了?”吴启飞和罗峰同时对望一眼,吴启飞眼瞳当中却是露出了一抹深深的恐惧:“他现在,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他,他身边还有什么人?”

    啪嗒!啪嗒!

    吴启飞的声音刚刚落下,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袭来,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就看到林羽和墨雨岚两个人缓缓的走进了这个办公室。

    “林羽!”

    吴启飞的瞳孔顿时猛烈的收缩起来,他的目光又在墨雨岚的身上扫过,声音却是变的冷酷起来:“墨雨岚,你,你难道是要跟我们小洪门作对不成?”

    “作对?”墨雨岚却是咯咯一笑,盯着吴启飞道:吴长老,你可真是吓煞小女子了,小女子怎么敢跟你们小洪门作对,不过,你们想要找我们家男人麻烦,没办法,小女子不想当寡妇,就只能出手跟你们为敌了!”

    说到这里,墨雨岚却是笑吟吟的看着另一边的罗信:“你叫罗信对么?识时务者为俊杰,来投靠我们玄易门如何!”

    “做梦!”罗信的嘴里蹦出了两个字,眼底深处却是露出了一抹深深的杀机:“这个林羽杀了我的弟弟,更是动手打断了我侄子的两条胳膊,此仇不共戴天,我怎么可能投靠你们!”

    “是么?“墨雨岚却是微微的摇了摇头,目光在罗信的身上扫过:“那还真是可惜,我要是你,我就会假意投降,然后伺机报复,现在看来,你的脑袋瓜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傻!”

    说到这里,墨雨岚却是咯咯一笑,继续慢悠悠的开口道:“那么,小女子就不客气了!”

    “林羽,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要跟我们小洪门作对不成?”一边的的吴启飞却是大声的开口道:“你可知道……”

    “你还真是聒噪??!”林羽盯着吴启飞语气却是十分的平静:“我只是来,取你狗命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