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冰冷的夜!

    拿起电话的那一瞬间,杨飞宇有一种坠入冰窖的感觉,杨峰也被抓了,是在新加坡被人给抓了。

    该死,这,可不是在国内,而是在国外,是在新加坡,林羽的手,什么时候伸到新加坡了?

    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恐惧感猛烈的窜进了杨飞宇的心头,他知道林羽的实力很强,也知道,林羽已经控制了小洪门和玄易门,可是,直到现在,杨飞宇才忽然间明白过来,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林羽,完全,一点都不了解林羽。

    他根本就不知道林羽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更是不知道,林羽到底有多少的底牌。

    自己对这个人,完全就是未知的。

    狠狠的吞了吞口水,杨飞宇迅的拨通了江流的号码,随后,江流便拿起了,皱着眉头道:“掌门,你叫我?”

    这会儿,江流正在从乔凝的嘴里弄出了《天蛇吐息功》的修炼方法。

    知道这些人想要自己身上的修炼功法,乔凝倒也没有多少的迟疑,问了,也就把这一门气功的方法说了出来,不过,乔凝也是耍了一个心眼,借着这个机会,提出了不少的条件。

    也没有一口气把功法全都给说出来,而是有意拖延,谈判,我可以给你们修炼方法,你们如何保证我的人身安全。

    她也知道,自己如果什么都不说,肯定是要少不了吃一些皮肉之苦的,说不定他们还会做出一些更加过分的事情,答应,但是又不是痛快的答应,而是给自己保留一定的条件。

    **夫,一百个乔凝加起来也绝对不是江流一个人的对手,可是要论谈判的本事,就算是,这五个罡劲高手乘以一千,乔凝也可以分分钟的秒杀他们。

    这功法原本就是林羽传授给乔凝的,而且,是林羽经过呼吸传功,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乔凝的骨髓当中。

    要说出来并不难,知道这会儿,乔凝还没有把修炼功法给说出来,而是跟这五个罡劲高手谈条件,几番交谈,乔凝便找到了许多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乔凝也并不着急,她的心中对林羽充满了自信,林羽一定会救自己的,到时候,就是血债血偿的时候了。

    就算是功法给他们也无所谓,死人得到了有什么用?

    电话打通的那一瞬间,江流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语气却是带着几分不快。

    “江流,林羽来了!”杨飞宇也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来了,这么快?”

    江流也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却是没想到林羽的动作居然这么快,在他看来,林羽就算是要对玄武门动手,他也得掂量掂量,毕竟,玄武门这一次可是一口气拿出了五个罡劲级别的高手,他一个林羽,就算是再能打,也不可能是五个罡劲级别的高手的对手???

    杨飞宇狠狠的吞了吞口水:“江流,我们好像低估林羽的实力了!”

    “怎么说?”江流却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被抓了!”杨飞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的几个儿,女儿全都被林羽给抓了!”

    江流却是撇撇嘴,有些诧异的开口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林羽毕竟是罡劲级别的高手,小洪门和玄易门当中也不缺人,抓走他们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是说,你没听懂我的意思,我说都,是国外的都被抓了,你懂了吗?”杨飞宇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林羽的势力已经遍及国外了!”

    “什么?”江流的瞳孔顿时猛烈的收缩了一下,随后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道:“林羽的势力已经触及到了国外?这,怎么可能?”

    “事实如此!”杨飞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江流长老,我们对林羽贸然动手,实属不智!”

    “无论是否实属不智,我们都已经做了!”江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冷的开口道:“林羽提出了什么要求?”

    杨飞宇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整个人也变的冷静下来:”他让我带着所有的长老全部集中到玄武大厦,看样,是想把我们一锅端!”

    “这不可能!”江流直接了当的开口道:“林羽是绝对不可能使我们五个罡劲级别强者的对手,他,应该是想要趁机跟我们谈判,你不要忘了,乔凝还在我们的手中!”

    此言一出,杨飞宇却是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不错,乔凝是林羽的未婚妻,林羽也不会轻易的把乔凝给怎么样,他无非就是想要跟我们谈一下条件而已!”

    想到这里,杨飞宇整个人却是冷静了下来,江流却是皱着眉头道:“不过,我从景山别墅要到玄武大厦,至少也需要三个小时,短时间内,我没有办法过去,这样好了,你把玄武门上下,暗劲级别的以上的弟全都叫到玄武门,我们不出现,林羽也不敢打开杀戒,你我随时保持电话联系!”

    “好!“杨飞宇微微的点点头。

    ************

    玄武大厦

    此时整个玄武大厦却是笼罩在了一片黑暗当中,在距离玄武大厦不远处的一栋高楼,林羽一行人却是全部集中在这里。

    玄武门长老的亲属,此时却是全都集中在了这里,一个个五花大绑,一个个用惊恐万分的目光看着林羽。

    “玄武门的人已经到齐了吗?”林羽的目光落在了一边的飞身上。

    飞轻轻的敲了敲耳麦,几秒钟之后,飞看着林羽认真的开口道:“除了江流,还有袭击乔氏集团的几个罡劲高手没有出现以外,所有人都差不多已经到齐了!”

    “而且!“说到这里,飞微微的顿了顿,随后继续道:”玄武门暗劲层次以上的高手似乎全都已经到齐了,玄武大厦的中坚战斗力全都集中了起来!”

    林羽却是眯起了眼睛,眼瞳当中微微的浮现出了几分冰冷的杀机:“没有来?就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好了,去准备一下,屏蔽这里的电信号!”

    “是!”飞迅的点点头。

    “神医!”林羽又开口。

    苗小田立刻嘿嘿一笑,从手里取出了一个个药丸,分别送到了这些虎牙组的成员手中,嘴里更是出了嘿嘿的笑声:“到时候,这个药丸含在嘴里!”

    一个个虎牙组的成员却是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直接把药丸含在了嘴里,天城却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手中的药丸,又看了天辰一眼,好奇的开口道:“哥,这是什么玩意儿?”

    “解药!”天辰撇撇嘴,淡淡的开口道:“待会儿,放毒的时候,这个可以保证我们不被毒气侵袭!”

    回头看了一眼这些瑟瑟抖的家属们,林羽却是没有说话,只是眸里的杀机却是表明了他的想法。

    “准备行动!”林羽看了飞一眼,随手抓起了一把

    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下去。

    玄武大厦的内部,巨大的会议室当中

    “掌门,林羽来了?”一个长老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不久之前!”杨飞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林羽绑架了我的儿,之前给我打过了电话!”

    周围的几个长老脸色却是微微的变幻了一下,其中一个长老立刻皱着眉头道:“江流长老呢?为什么没有看到江流长老?他在什么地方?”

    “江流长老暂时过不来!”杨飞宇冷冷的开口道:“不过,林羽想要在我们玄武门闹事儿,却也没有那么容易!”

    说到这里,杨飞宇冷笑一声,缓缓的开口道:“不要忘了,乔凝还在我们的手中!”

    “可是,就算是如此,也难保林羽不会再玄武大厦大开杀戒!”一个长老皱着眉头道:“杨飞宇,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么你这个消息?”

    杨飞宇看了这个长老一眼,声音却是有几分冷淡:“怎么你怕了?”

    “怕?”这个长老却是微微的迟疑了一下,随后冷冷的开口道:“我是认为,你身为长老,有的事情总是应该先提醒我们一下的!”

    杨飞宇却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冷冷的开口道:”我们玄武门暗劲弟78名,化劲弟16位,在座的各位,谁不是丹劲级别的高手?何况,现在江州还有五个罡劲级别的高手,林羽呢?他的身边会有多少的高手?他林羽和周少武加起来也只是两个罡劲级别的高手而已,他敢来我们玄武大厦,也只是自寻死路!”

    说到这里,杨飞宇却是一声冷笑:“何惧之有?”

    轰![^*]

    就在杨飞宇这一句何惧之有,刚刚说完,忽然间一声剧烈的声音清晰的传递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甚至于,他们都感到整栋大楼都在颤抖。

    “不好!”

    几个人的脸色同时变化了一下,与此同时,一楼大厅,一辆旅游大巴开足了马力狠狠的从大门口冲了进来。

    旅游大巴撞破了玄武大厦的玻璃门,直直的撞到了柜台上面。

    嗤!

    无色无味的气体飞快的蔓延开来。

    死神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