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比等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去像辉夜求婚吧,唉。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不在家安心养老,非得学人家年轻人?!嗽品阕谕ピ豪?,一边喝着茶一边想着。

    八云枫离开了辉夜姬的府邸之后,慢慢的走回到了自己的庭院。一路上,他一直在思考着怎么让不比等远离辉夜姬,但是想过各种方法之后,最后得出结论,让不比等离开辉夜姬是不可能的事情。对此,八云枫也只能无奈的长叹一声。

    之后过了几天,八云枫得到了消息,辉夜姬因为众多追求者的骚扰,不胜其烦,于是就答应了正二位右大臣藤原不比等大人的邀请,入住了藤原邸。对此八云枫感到了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好似将要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了。

    ‘我还是去问问辉夜到底想干什么吧?!嗽品憬璞锏牟枰灰?,在冰冷的天气下,呼出了长长的白气。

    ‘枫哥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茶!’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八云枫才刚刚想到妹红,妹红就走进了庭院。妹红一进来就发现八云枫身穿一件薄薄的单衣,一个人默默的喝着茶。

    八云枫看到妹红回来,问道‘今天又去见你那朋友了?话说你那个朋友该不会是辉夜吧?!?br />
    ‘嗯,我是去见姐姐大人?!煤斓懔说阈∧源?,同时她有些害怕八云枫是不是生气了。

    ‘……………唉~~’八云枫沉默半响才长叹一声,辉夜姬真是好手段,没想到妹红这么快就沦陷了,难不成辉夜姬的美貌是男女通杀?!

    ‘枫哥哥,你是不是生气了?’妹红怯生生的拉了拉八云枫衣袖,很是紧张的问道。

    ‘没有,咱怎么会生小妹红的气呢?!嗽品忝嗣煤斓男∧源?,感觉到妹红在他怀中舒服眯起了眼睛。

    八云枫心中再次决定,要再去见一次辉夜姬,问问她到底想干些什么。不过必须得是晚上去才行,要是白天去的话,说不定不比等就以为他也对辉夜姬感兴趣,将他视为情敌就不好玩了。

    深夜,八云枫一身黑衣,同时用一块黑布将自己的金发包了起来,他隐藏着在黑暗中高速移动着,八云枫没有用间隙,就是怕力量的波动会惊到辉夜。

    路上的守卫一个都没有感觉到八云枫的踪影,八云枫只是一瞬间就来到了辉夜姬的庭院,此刻的庭院已经灯火阑珊,看起来大多数人已经入睡了。其中有一个房间还亮着灯光,而八云枫也在其中感觉到了辉夜姬的气息。

    八云枫在墙头一个飞跃就跳到了房间门前,悄悄的拉开了纸门,并走了进去。

    ‘??!唔!’在八云枫走进去的一瞬间,一个熟悉的声音立刻尖叫起来,八云枫眼疾手快,瞬间制住了对方并捂住了对方的嘴巴。

    ‘别叫??!’八云枫捂着对方的嘴巴低声说道:‘你不叫的话我就松手?!?br />
    ‘咦?!’八云枫忽然感觉左手好像捏到什么东西,软软的,还有温度,八云枫下意识的又捏了捏。

    ‘唔呜呜呜??!’随着八云枫的动作辉夜姬猛的挣扎了起来,八云枫不由的加大了力度,双手更加的用力,辉夜姬挣扎了半响之后,不知道为何整个人都瘫了下来。

    ‘安静的话我就松手?!淙缓芎闷嫖痘砸辜Щ嵴鋈颂毕吕?,但是八云枫还是低声警告到。

    ‘……………’八云枫怀中的辉夜姬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后,八云枫松开了手。

    ‘不知阁下深夜来妾身这里干什么,是来偷窥妾身换衣服还是来夜袭妾身的?!砸辜г诎嗽品闼煽种?,立刻一巴掌往八云枫脸上抽去,但是被八云枫扭头闪过,同时被八云枫抓住手腕,几次想抽出来都不行,最后寒声说道。

    ‘额,你是在换衣服?!’八云枫闻言连忙松开了手,退离辉夜姬几步远。

    ‘废话,你是瞎子么,这样都看不见?!砸谷嗔巳啾话嗽品阕サ挠行┨鄣氖滞?,然后将自己身上凌乱的衣服理了理,同时隐蔽的揉了揉胸口,没好气的说道。

    ‘不好意思,刚刚没注意到’八云枫蛋定的说道,别看八云枫这么淡定,其实他此刻心中缭乱着呢。从刚刚辉夜姬的动作里,他总算是知道刚刚自己手里捏的是什么东西了。

    ‘哼!”辉夜姬冷哼一声。同时看着八云枫不由想到‘他该不会是同志吧。这样都没反应。要是换成其他男人早就看呆了!’

    “好了,我来这里是想问你一件事情的?!卑嗽品闵裆徽?,很是严肃的说道?!憷凑饫锏降资亲鍪裁??’

    ‘汝这么晚来妾身这里就是为了问这个?’辉夜姬有些惊讶的用衣袖遮住小嘴但是从她眼中的戏谑就知道她现在在想些什么了只见她接着说道:‘妾身还以为汝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终于忍耐不住自己的哗来夜袭妾身想把妾身先哗接着哗然后哗再接着哗最后再将妾身密室哗呢~~’

    ‘喂喂喂,怎么会跑出这么多被消音的话语啊,你到底说了什么不和谐的话啊,还有我才不是那种满脑子乳白色液体的愚蠢生物!’八云枫头猛的暴起青筋立刻吐槽道。

    ‘咦?难道不是么?’辉夜姬很是困惑的歪了歪脑袋随即有些坏坏的笑了起来她眯起了眼睛,让人不禁想到了狐狸只见她缓缓张开说道:‘看汝的表现汝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你……………’八云枫用颤抖的手指指着辉夜姬,好一会才有些颓废的放了下来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他发现辉夜姬果然如传闻一样腹黑??!

    ‘呵呵呵呵呵呵呵,妾身还以为汝是什么人物呢,原来是连哗都没有哗的老处男??!’辉夜姬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现在心情总算是稍微好了点。之前被八云枫抓住了胸部还差点被搞到高chao。这让辉夜姬很是恼怒,但她又不想让八云枫这么爽快的死。

    ‘哼哼等永琳来了妾身绝对要汝好看?!砸辜г谛闹邪蛋迪氲?br />
    ‘好了,女孩子不要随便说出这么粗俗的话啊,还有不要扯开话题,’八云枫好一会才平稳下来正色问道:‘话说你住进藤原邸到底有什么企图?’

    ‘企图?!呵呵呵呵~~’辉夜姬好似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轻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八云枫皱了皱眉头很是严肃的问道。

    ‘汝认为身为月之公主的妾身会对于那些低贱的地人有什么企图么?妾身只是不想再被那些污秽丑恶的家伙骚扰才住到这里来的?!砸辜Х畔铝艘滦渎冻隽司旅览龅男×乘淙恍ψ诺侨慈萌烁械奖渌齑角嵴呕夯和鲁龈甙恋幕坝?。

    八云枫虽然知道,但他不想让辉夜知道。毕竟辉夜什么都没说,他就知道了一切,这未免有些太可疑了。所以八云枫假装问道‘月之公主?是那个月亮的公主么?’

    ‘哼哼~~妾身可是高贵的月之公主可不是你们这些地的污秽之人可以随意污蔑的!’辉夜姬高傲的扬起了头颅傲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