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综漫之幻想游记 > 第二十三章 妖忌?妖姬
    “诶?”

    幽幽子被问得小脸微红,然后就低着头,忐忑不安,语气弱弱地说道:“我刚才……在为你喝药啊……只不过你……咽不下,我就…就…”

    幽幽子的话断断续续的,但是八云枫也听得出了个大概,他看了一眼少女手上还是热气腾腾的药碗,也就相信了她的理由。毕竟看幽幽子的表情怎么都不像是在说谎。

    只是……

    “喂药至于那样吗?”。

    八云枫的眼睛不自觉的看向了幽幽子呵着香气的小嘴,咽了一下口水。

    “诶?难道我做错了吗?”。

    幽幽子闻言就抬起头看着八云枫,很可爱地歪着脑袋,纯洁的水眸澄澈无比。

    其实喂药这件事,八云枫根本就不知道,幽幽子自小被隔离在人外,照顾她的,就只有妖姬一人。

    妖姬可以自小教导她各种知识,但像礼仪这些都是让幽幽子自己看书的。

    即使是崇尚唐风的古日本,礼法还是很严谨的在书籍上。对于幽幽子来说,看书还不如吃东西呢。

    所以幽幽子也只知道一般的扯礼仪,所以对于男女之事,她所知道的也不过是授受不亲的程度。

    至于她喂药的原因……其实很理由很简单。

    八云枫身上的伤是她造成的,出于自责的原因,她就放下了矜持,亲自照顾他。

    其中也有对这个自己身边唯一的同龄人(外表上看去)的亲近之意,而喂药的事,在她看来,嘴和手都是自己的身体,所以用嘴喂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后来的脸红,也和这件事没直接关系,只不过是单纯的害羞而已。

    不得不说,十多年的远离人烟生活,造就了这个小公主的天然和单纯。(没人敢靠近她,靠近一个死一个)

    不过要是让妖姬知道,她精心守护了十多年的主人,就在糊里糊涂中献出了初吻的话,她会很伤心的。而且会砍了那个家伙。

    八云枫看着少女单纯的眼神,就知道她也没察觉自己刚才做的事是多么的离经背道。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了人家的初吻,八云枫感觉到自己的压力很大,八云枫甚至都在想,这货到底是不是幽幽子啊,这也才天然了点吧。咱可是听说她很黑的说。难道是物极必反的原理。难道天然过头的人死后都会很黑?这简直坑爹的说。

    “呼——算了,这里是哪里啊”。

    八云枫呼了一口气,放弃了脑海中的绮念,对着幽幽子问道。虽然在昏迷之前是呆着幽幽子的院子里的,但谁知道她们在他晕倒后搬到哪了。

    “额,那个,你没事吧”。

    幽幽子见到八云枫很痛苦的样子,就连忙站了起来,想要帮忙但是想了想又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只好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低着头看着八云枫,幽幽子的万言千语最终化作了三个字。

    “对不起”。

    过去的族人朋友,山上的动物小昆虫,以及眼前的陌生男子,那些无辜的生命,全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会遭受到那样得罪过。

    一股无法形容的愧疚从心底涌出,溢出了眼睛,化作了泪珠滴落在榻榻米上。

    嘀嗒……

    “诶?你怎么啦”。八云枫的虽然精神还没完全恢复,但还是能够感觉的出幽幽子在哭泣着。他本质还是那个善良的宅男,看到眼前这个角色少女哭泣的样子,即使没有那个意思,他也是于心不忍。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的伤,都是因为我的错……”。

    幽幽子捂着脸,泪水无法抑制的流出,哽咽着说。

    八云枫闻言才知道自己躺在这里的原因,感情那晚的那些骷髅是幽幽子的杰作啊。

    想起那片森白的汪洋,八云枫直到现在还是感到毛骨悚然。

    只是……

    八云枫看着哭泣的幽幽子,将幽幽子搂入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缓声说道:

    “别哭了,我都没有在意,那都是我的错,是我擅自闯入你们家了而且我也没有怪你,所以……不要哭了”。

    八云枫知道,那晚的骷髅应该是幽幽子能力失控造成的。虽然官方上面并没有说出幽幽子有这样的能力,但是也从官方上面了解到幽幽子在死前,能力都是属于失控的状态。

    八云枫的声音就如魔音般,抚平着幽幽子起伏不定的心海,幽幽子颤抖的身体也逐渐平静下来。

    幽幽子很单纯,但是不是笨蛋,聪慧的她自然知道八云枫只是在安慰自己,但是她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胸口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那就是被人关心的感觉吗?这种感觉就像一种上瘾的毒药,沉迷其中。一时间,她沉醉在八云枫的怀中,舍不得离开。

    但是,出生名门的她,有着属于她的矜持,强忍着那种令人着迷的感觉,幽幽子依依不舍地轻推开了八云枫。

    八云枫直到此时,才真正的看清楚了幽幽子的容貌。

    含着泪珠的粉色明眸楚楚可怜,和眼睛一样的粉色短发,紫色的和服尽显少女的可爱纯真,丰满而纤细的身材矛盾而别具韵味。

    好一个绝色少女,真人比图片上面的要漂亮了不知道多少倍。八云枫不得不感叹,以幽幽子的姿色,在他的遇到过的人里,也只能找出几个才能够比拟。

    半响,幽幽子才止住了泪水,只不过她也想起了自己方才所做的出格之事,顿时羞得抬不起头。而八云枫则是不知道说什么,所以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默。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幽幽子听到后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跳了起来然后就在外面的人拉开木门的瞬间,跑了出去,只剩下眼巴巴的八云枫和妖姬。

    八云枫看着对面的白发御姐,疑惑的问道“请问你是?”

    白发御姐看着八云枫,面无表情的回道“鄙人魂魄妖姬,是幽幽子大人的庭师。刚刚你们怎么回事,老朽从来没有看到过幽幽子大人这样过?”

    八云枫在听到妖姬的回答后就蒙了。心里犹如几万只草泥马在奔腾着。

    “我靠,难怪这么眼熟,居然是妖忌??裳稍趺幢涑裳Я?。难道官方有误?老头子居然变成了御姐,这误差也太大了吧。虽说自称没有变。

    虽然论坛上也有人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毕竟只是讨论啊。

    而且妖忌都变成妖姬了,该不会香霖会变成香霖子吧”。

    “喂,阁下怎么不说话了”

    看着八云枫没有回答自己问题,而是在那里发呆。不由的再次喊了声,在她看来没有什么事比的上幽幽子。

    “啊”

    八云枫从发呆状态回过神来,看着妖姬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说幽幽子给他喂药,把初吻献出来了吧。八云枫敢保证,他要是这么说了,妖姬绝对会用白楼??沉怂?。而且还是大卸八块。

    “这个我也不知道”八云枫立即一脸无辜的说道。

    妖姬盯了八云枫一会后,实在看不出什么后便放弃了。而后看了看幽幽子走的方向后,便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