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大人,你要离开了吗?”

    在碧绿的庭院中,陪同着八云枫散步的幽幽子忽然问道。

    几天过去了,八云枫的伤势早就恢复了。趁着阳光合适的时候,八云枫就自己走了出来散步,而幽幽子,自然就是像个跟屁虫那样跟在他身后。

    几天下来,幽幽子和八云枫也熟络起来,八云枫对幽幽子的身份心知肚明,但是他打从一开始就忽略了她的姓氏,直接呼叫她的名字。

    幽幽子也没有反对,默认了八云枫的叫法。而‘枫大人’是幽幽子对八云枫的称呼,这个大人不是你们理解的那个意思,只是在那个时代,晚辈对年长者的一种敬称而这个称呼中,也隐含着某种情绪。

    “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八云枫闻言就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身后的少女。

    “因为……”幽幽子不安地搓动着两只白皙的小手,缓缓地说“枫大人你这几天总是……”。

    八云枫这几天没有躺在床上休息,不时的在院子里锻炼着,以至于不让自己的身体生锈。却是给少女带来了他迫不及待想要离开的信息。

    “呵呵……”

    八云枫看了一眼幽幽子,然后就回过身继续走开了他没有直接回答,他不想离开了吗?肯定不是的。对于八云枫来说,眼前最迫切的就是提升实力。

    但是……

    幽幽子眼中的期盼,他也是看在眼里,幽幽子以世人无法理解的坚强,努力的活着,她是个让人怜爱的女孩,即使对她没有过多的想法,八云枫也舍不得残忍地说一句‘我要走’。

    他是她唯一的朋友……。

    “哼~~~”

    幽幽子见到八云枫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在高兴之余也有点不满,很孩子气地跺跺脚后,她就笑呵呵地跟了上去,然后静静的跟在枫的身后。

    房间里,妖姬跪坐在坐垫上冥想,听到幽幽子的笑声后就睁开了眼睛,眼神复杂地看着两人的背影

    “小姐,你这样做真的好吗?”她知道少女的宿命,那是无法改变的命运,如果在此时在她心上多一份牵挂,也不知道是?;故腔?。

    ………………

    “紫大人,你这是怎么啦?”。

    在某间简陋的木屋中,忙完手上工作的八云蓝见到自家主人面露异色的窥视着隙间里头,便不解的问道。

    “可恶!”紫仿佛没有听到蓝的话似的,只是面色难看的看着眼前的隙间隙间里面的景象,正是八云枫和幽幽子所在的那个庭院,见到两人有说有笑的一起走着,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这只妖怪根本没有觉察到自己的异常,而且……隙间妖怪的偷窥癖好是从现在养成的吗?。

    “紫大人?”

    ………………

    “嗯?”

    八云枫似有所觉的停下了脚步,看了看自己的四周。

    “怎么样啦,枫大人?”幽幽子的力量很强,但是相对于个人的战斗触觉,她就不如枫来的灵敏,就在那瞬间,枫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有着谁在暗处窥视着自己。

    “没事,可能是错觉吧”

    八云枫在瞬间就知道了是八云紫在偷窥自己,因为刚刚的那股妖气实在是太熟悉了。但现在自己的境界比紫的低,他也没有办法阻止八云紫的偷窥。

    “哦”

    幽幽子回应了声后就继续跟在了八云枫的后面。

    ……

    “啊~外面的风吹起来真舒服~~”幽幽子毕竟只有十五岁,从小生活远离人世,也没有寻常人家那样嫁为人妇,心性难免像个小女孩单纯。

    跟着八云枫慢慢的走了一会,她就受不了这种慢腾腾的感觉,转而欢快地跑了起来。

    “哈哈哈……”幽幽子张开着双臂,边走边转着,粉色的头发,随着她的脚步甩动着,她身上穿着和服,脚步自然不大,但是正因如此,才会给八云枫一种步步生莲的感觉。

    直到此时,八云枫才能从她身上感觉到这个年龄该有的气息。

    幽幽子很美,真的很美。

    她就像是误落人间的仙子,喜爱自然的精灵即使是普通的旋转步,在她身上也成了世间最美的舞蹈那迷人的动作,仿佛被放慢了无数倍,幽幽子的舞姿,也在这瞬间深深的刻印在他的脑海中。

    “哎哟!”但是女孩子穿着和服自然不可能像男孩那样毫无顾忌,没跳多久,幽幽子就被裙角绊了一下,扑倒在地上。

    “喂,幽幽子,你没事吧?”八云枫见状就走了过去,见到没有吱声的少女,还犹豫要不要去扶起她。

    “哈哈哈……”没想到的是沉默了半响后,幽幽子笑得更欢了,八云枫见到后,也颇为欣慰的停下了脚步,站在她的不远处。

    她大概没有这么笑过吧……

    八云枫忽然想到。

    为什么,那样沉重的力量要由这样的少女承担。但这欢笑的少女,枫忽然就为她的命运感到了不公,同时对她也更加怜爱。

    “好了,幽幽子,快点起来吧,不然……”

    八云枫走到幽幽子身前蹲下,但是没等他把话说完,他的嘴巴就没能继续说下去了。

    由于仰躺着的缘故,幽幽子年轻妙曼的身体,和服的布料展现无遗,露至一条白玉般的双腿,也从和服下摆处伸出,象牙般的**有着诱人的线条,纤细的玉足裹在素白的足袋中,八云枫似乎感到自己的眼睛不受控制了。

    “啊,枫大人真讨厌!”八云枫的异状自然引起了幽幽子的注意,顺着他的视线她很发现自己泄露的春光,站了起来掩藏起了自己的身体,脸红红的嘟着小嘴,不满的说道。

    “呵呵……”被抓个现行的八云枫只好装傻了。

    幽幽子自然没有生气的意思,只不过出于少女的矜持和羞涩,才会这样说。

    在这小小的暧昧后,两人也没有再走了,。

    看着走在前面的幽幽子,八云枫觉得自己似乎该做点什么。

    “呐,幽幽子……”

    “纳尼?枫大人?”

    被幽幽子无暇的双瞳看着,八云枫不敢直视,转过头看向了远处,才继续说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请你多多关照了”说完,八云枫就不理愣住的幽幽子,自顾自的走向屋内。

    幽幽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随后,她也明白了八云枫的意思,不可掩藏的笑意如春花般绽放。

    “嗨!枫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