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混在娱乐圈的日子 > 第一百二十以章、关系的转变!
    “你这家伙……难度就不会说一句赞美的话吗?主持人在这方面不是专业吗?怎么需要你用到自己专业技巧的时候,嘴就这么笨!一句好听的都不会说?!?,”

    柳诗诗已然被徐锐折磨的没了半点脾气,语气中除了无奈,更多的还是拿此时此刻的徐锐无计可施。

    “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吗?褒贬的是买主,喝彩的是闲人。我打击你那是为你好,谦虚使人进步知不知道?”徐锐嘿嘿一笑道。

    “少来,信你才怪!”柳诗诗扭过头,不再搭理徐锐,而是开始环顾四周房间内的摆设和布局。

    一时间,屋子里安静了下来,柳诗诗不说话,徐锐自然也就没有了继续逗她的兴趣,就这么坐在沙发的一端,静静的打量着柳诗诗的侧脸。

    凝视了足足有两分钟后,徐锐恍然发现柳诗诗的半边脸蛋竟然开始白里透红,原本如同羊脂玉一般细腻柔滑的皮肤,此刻竟然变得好似水蜜桃一般,粉嫩粉嫩的。

    区别于许多女人那种过于妖艳的蛇精脸,柳诗诗的脸部线条和谐自然,如果非要把当下的女艺人分为不同类型的美女,那么柳诗诗这种鹅蛋脸显然就是古典美的代表艺人之一了。

    古典美,并非浓妆艳抹。

    相反的是这种清新且不施粉黛的美丽,却刚好能够凸显出柳诗诗那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谈不上多么的美艳不可方物,或许是因为从小对于形体的塑造,此刻坐在沙发上的柳诗诗都能给人一种十分高贵的感觉。

    气质这个东西虽然无法用实质来形容,不过这个东西与气场一样,确实是存在于人的身上的。

    比如此刻的徐锐,他便直观感受到了来自于柳诗诗身上那种气质的吸引。

    “看够了没有?”柳诗诗说着扭过了头,迎上徐锐的目光,与之对视。

    刚刚她虽然在打量着别处,可是眼角余光却始终没有落下对徐锐的观察,当察觉到徐锐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脸上看。柳诗诗心中羞涩的同时,发现自己竟然也不是那么特别的抵触。

    “一定是和这个家伙太熟了才会这样!”柳诗诗没太费力,迅速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个借口。然而究竟是不是如此,她自己也没有仔细去琢磨。

    “美的事物当然不是看上几眼就会够的?!毙烊袼柿怂始绨?。很是厚脸皮的回了柳诗诗一句。

    “怎么?那我让你多看看?”柳诗诗红着脸挥舞起自己的粉拳佯怒道。

    徐锐自然不可能怕柳诗诗这种程度的威胁,大大方方的点头道:“行啊,正好你舞蹈跳的不错,起来给本大爷跳上一段‘钢管’秀啥的?!?br />
    “你讨打!”柳诗诗听到‘钢管’二字,瞬间从沙发上弹射而起。一下子扑到徐锐的近前,说着就要拿自己的粉拳去敲徐锐的脑袋。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别怪我!”徐锐嘿嘿一笑,两手抓住柳诗诗的小臂,用力一拉,直接便将对方拉坐到了他的大腿上面。

    “??!你干嘛?”柳诗诗惊呼一声,也顾不得心中的羞赧,连连推搡徐锐,想要从他的怀抱中逃脱出来。

    “啥也不干,让你老实点!”徐锐将柳诗诗的两手摁住。紧接着不待对方挣扎,直接在柳诗诗的嘴巴上亲了一口,坏笑道:“反正赌约一定是我赢,既然这样,那我就直接先把奖励预支出来得了?!?br />
    “徐锐!你疯了吗?”柳诗诗怔怔的看着徐锐,一时间竟然忘了躲闪,就这么轻易的被徐锐得了逞。

    “没有,今天的你,很漂亮?!毙烊裉蛄艘幌伦约旱淖齑?,而后微微一笑。猛地一用力,便将柳诗诗拦腰抱起向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

    一番酣畅淋漓的大战落幕后,酒店的卧室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有徐锐和柳诗诗两人散落在地的衣服。一切发生的太过戏剧性,就连徐锐自己也理不清究竟是什么趋势自己和柳诗诗躺在了一张床上。

    疯狂过后的柳诗诗脸颊处的泪痕已然干涸,徐锐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起,随即将衣服穿好,来到客厅不打扰柳诗诗休息。

    熟人之间转变关系说快也快,说慢也很慢。朋友和情人之间看似距离很近,可实际上,想要跨越还是十分困难的。

    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吃了柳诗诗,尽管事情到最后柳诗诗也成了半推半就,但是,当柳诗诗一会儿醒来后,该如何进一步处理这错综复杂的关系,徐锐还是有够头疼的。

    不过,好在柳诗诗的性格不似赵莉颖,所以,徐锐倒是不太担心对方会拿这件事情要挟自己云云。

    因为完全没意义,且不说现如今的徐锐具不具备要挟的资格,单单就是依照徐锐对柳诗诗的了解,柳诗诗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大约过了能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放在客厅的沙发上的手机骤然响起,徐锐拿起手机一看,当即摇头失笑,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此刻还躺在卧室床上的柳诗诗。

    这丫头不会是以为我拍拍屁股走人了吧?看她打这通电话的意思,百分之百是这么想的。

    摁下接听键,徐锐没有立即开口,他有些好奇存有这种想法的柳诗诗此刻到底会说出怎样的话来。

    “舒服了吗?”

    “嗯?!毙烊裨独胛允业拿趴?,移动到客厅的窗边,小声应道。

    “你夺走了我最珍贵的东西,也让我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痛苦?!绷舸狭诵┬淼目耷?。

    虽然坚强,但是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女孩子罢了。而这种事情,现如今她除了能对徐锐说,还能对谁说?

    “对不起?!毙烊裱沟土松ひ舻??!澳侵智榭?,我也很难控制的住,毕竟我是主持,不是住持?!?br />
    “魂淡!”柳诗诗恶狠狠的说道?!澳阍谀??”

    听到柳诗诗问出这样一句,徐锐原本嘴边的话再次咽了下去,而是反问一句道:“你想我在哪?”

    “我……我想你现在、马上、立刻出现在我面前!我还没说让你负责,你跑什么?”柳诗诗说到这里,声音愈发的委屈,“你如果那么怕我,为什么刚刚还要那样子?”

    “嘟嘟嘟……”一阵忙音传来,徐锐这边直接挂断了电话。

    “徐锐,你魂淡!”就在此时,柳诗诗的尖叫声从卧室传了出来。(未完待续。)

    ps:本章里番请加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