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混在娱乐圈的日子 > 第一百二十三章、一条过!
    “噗嗤……这就是你在电影中的扮相?”柳诗诗两只肩膀耸动不停,徐锐现在的样子太lo了,这个形象的他,估计要是被粉丝看到,估计都不太敢认吧?

    此时此刻的柳诗诗也不知该对化妆师的技术点赞,还是该对徐锐现如今的模样报以同情才好了。

    “笑什么……我这是为了艺术献身?!毙烊裎弈蔚囊×艘⊥?,其实他个人倒是觉得自己的扮相没什么,因为他看过《夜店》这部电影的成片,而且他要是真的本色出演,反倒没法演好李俊伟这个角色了。

    “我知道啊,但我还是很想笑?!绷ё判烊褡烁鋈?,随机再次大笑出声。

    两人的关系似乎回到了从前,不过,无论是徐锐抑或是柳诗诗,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两人间那种情感的变化,尽管谁也没提,但是这似乎也成了独属于徐锐和柳诗诗两个人的一种默契。

    “灯光、道具、摄像、演员就位……《夜店》第五场,第三镜头,第一次,开机准备!”一切准备就绪,场记此刻站在镜头前,高声喊道。

    “开始!”导演杨青手拿对讲机叫道。

    只听‘啪’的一声,场记打板完毕,与此同时徐锐和徐铮两人也双双出现在摄像机的镜头之中。

    这一段拍摄的画面是何三水成功控制住的唐晓莲以及另一外配角朱辽后,徐锐饰演的李俊伟被留下帮助何三水收钱所衍生的戏剧性一幕。

    这段剧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徐锐饰演的李俊伟站在柜台收钱时,阴差阳错遇到了自己以前的老同学,并且这位老同学爱情事业双丰收,在徐锐饰演的李俊伟面前好一阵显摆,最后没有付钱只留下一张名片便扬长而去。

    徐铮是老戏骨。跟这样的人演对手戏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迅速帮助自己代入角色,进入人物。有了昨天的拍摄心得做基础,尽管演技方面。徐锐仍旧非常稚嫩,但是最起码不会出现无法忍受的ng画面了。

    “小钢牙。我非常理解你此时此刻的感受,看到自己同学这么成功,有房有车有女人,你心里羡慕嫉妒恨了是不是?”徐铮上前抢过徐锐手中的名片撕掉后,脸色很是平静的问道。

    “水哥,我想说……”徐锐刚想开口,可很快又被徐铮饰演的何三水打断。

    “你闭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买彩票吗?”徐铮此刻摆出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对徐锐侃侃而谈道。

    “不知道?!毙烊衲沮囊×艘⊥?,将李俊伟这个人物特有的呆板和迟钝演绎出来。

    “你以为我买彩票只是为了钱吗?”徐铮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难道不是么?”徐锐不由一呆。

    “我这个人平时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从小喜欢算术。六年前我发现了彩票,我确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够算出一组彩票的中奖号码来,但我是孤独的?!?br />
    徐铮一边说,一边开始在随着摄像机角度的切换挪动步子?!按永疵挥腥讼嘈殴?,你嫂子离开了我,单位抛弃了我,但我从来没有放弃过!”

    “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终于有一次,我算出了一组中奖的数字,但却被你们超市的老板娘王素芬给毁了。你知道中彩票算中数字却被人毁掉的几率是多少吗?”

    徐锐闻言再次摇头。

    这段故事情节主要是阐述何三水这个人物的悲情一面,因为他前期的所作所为已经在现实生活中构成了犯罪,如果不安排这样的因果故事,那么届时观众难免会从主观上对何三水这个人物产生抵触和反感。

    “三百二十万分之一!”徐铮的脸部表情愈发夸张起来,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是可以让观众更直观的感受到何三水这个人物的悲催,从而在观看徐铮表演产生笑声的同时,也对这个人物表示一定程度的理解和包容。

    “我知道王素芬一定不会承认的,她一直看不起我,认为我就是个臭要饭的。

    但我是一个做事分明的人。我有我的原则,我等了两个多月。就是为了等待这样一个机会,不是为了证明我有多么了不起。而是要让王素芬知道,我何三水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

    连珠炮般的对白衔接,还要赶上这部片子那种‘智慧型’喜剧的节奏,在这点上,不得不说,徐铮拿捏的非常到位。

    最起码此时此刻站在徐铮对面的徐锐,当听到他如此一本正经的说出这样一段对白,都差点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不过,幸好徐锐关键时刻忍住了,不然ng重拍的话,很有可能又会影响剧组的进度,而且一个演员在拍摄中经常笑场,难免会给人一种十分不敬业的感觉。

    “水哥,我是想说,刚刚我同学他……”徐锐面露无奈道。

    “小钢牙,我觉得你应该像我这样,有房有车就了不起吗?有房有车就是成功吗?”

    言语再一次被打断,不过这一次有所不同的是,徐锐两手摁住徐铮的肩膀,大声喊道:“没给钱!”

    “你不要跟我提前知道吗?”

    “水哥,刚刚我同学他买了东西没给钱!”徐锐一边高喊,一边摇晃徐铮道。

    “没……给钱?”徐铮眨了眨眼睛,神情呆滞的看着徐锐,顿了良久轻声念出对白道:“我去上个厕所,你把刚刚撕掉的名片一点一点拼起来?!?br />
    “卡!”一条镜头完毕,导演杨青适时拿起对讲机喊道?!罢舛伪硌莸暮苡邢哺?,过了!”

    听闻这话,此刻还在原地保持待命的徐锐和徐铮两人当即击了一个掌,表示庆祝!

    一遍过的机会可不是次次都有,而且表演状态这种东西很难用一个技术水准来衡量。

    这些东西确实如徐铮之前所说的那样,需要灵性,不过也好在曾经看过后世的《夜店》电影,脑海中有了一个参照,如若不然,凭借着他那青涩稚嫩的演技,想要一遍过哪有那么容易。

    两人一起走下场中休息,接下来的镜头需要转景到超市内部的办公室拍摄,而这个镜头并不需要徐锐和徐铮两人的出现,所以他们可以稍作休息。

    “怎么样?我演的还行吧?一条过!”下了场的徐锐,第一时间便凑到前来探班的柳诗诗身边,得意的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