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混在娱乐圈的日子 > 第一百三十三章、黑天鹅是谁?
    报完幕后,徐锐缓缓退到舞台的一侧站定,与此同时,一袭黑色短裙,整张脸完全隐藏在面具下的叮当从后方的台阶上一步一步走到台前?!?br />
    与徐锐之前那种半遮半掩的面具截然不同,叮当此刻脸上的面具让人根本无法透过外表察觉到任何蛛丝马迹,这也是徐锐特意嘱咐《蒙面歌王》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在面具上多花心思的结果。

    抛开一切主观因素,回归音乐本质,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让现场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真真正正的只凭耳朵来分辨出一个歌手的好坏!

    “汗!不是吧?徐锐来真的???挡的这么严实,谁能分辨的出来这位歌手是谁???”观众席位置有人叫道。

    “废话!人家节目就叫《蒙面歌王》好不好?面具不严实点,那还带面具干什么?而且我倒是觉得这种方式很有创意,一个歌手唱得好坏我们观众本身就是要靠耳朵听,而不是看?!?br />
    之前那人话音刚落,坐在他旁边的另一位观众便出声反驳道。

    “确实单从外表的扮相很难看出这个人是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敢来参加这种节目的,一定是为有实力的歌手,而且还是为女歌手。听听吧,说不定能够从音色中分辨出来?!?br />
    ……

    黑天鹅叮当明显有些紧张,刚刚站定立马便做了一个深呼吸来减缓自己绷紧的情绪。

    乐声渐渐响起,前奏是一段悠扬且极具魅力的小提琴旋律,随着每一个恰到好处的节拍,舞台之上的灯光也跟着一下一下的闪烁不停,看上去不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个人演唱,反倒更近似于专场音乐剧一般大气磅礴。

    “这舞台配置太强大了??氨妊莩岚?!啧啧……”猜评团中早年以歌手身份出道的主持人代军咂舌不已。

    “你们觉得像谁?”另一位由汤斌临时抽调过来担任猜评团嘉宾的主持人李想开口询问道:“这位女歌手是黄颜色的头发,个子不高,目测一米六以上,这样的歌手在我们国内来说应该有多少?”

    “应该有多少?那根本没法统计好不好!首先我们无法确定节目组请到的嘉宾大概是什么级别的歌手,一线二线三线,年龄、出道年限、地区分布。这些信息我们完全没法确定。

    还有我估计,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一些外在信息百分之八十都是节目组商讨过后觉得不会泄露歌手身份的从而故意展现出来的罢了,单凭这些边边角角来确认舞台上的人是谁,我敢说根本不可能?!?br />
    一个鼻梁上挂着眼睛的中年男人摇头说道。

    此人的特征相对明显,圆圆的脑袋瓜上面寸草不生,正是后世成为江省卫视王牌节目《非诚勿扰》的主持人孟飞。

    伴奏声渐渐舒缓,与此同时舞台上的黑天鹅叮当也开口唱出了歌曲的第一句歌词。

    “灯火辉煌的街头,突然袭来了一阵寒流,遥远的温柔。解不了近愁,是否,在随波逐流……”

    一句,只是一句,全场的观众包括此刻坐在猜评团的一众嘉宾便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舞台上的黑天鹅叮当。

    “居然选择了孙男的这首《拯救》?这歌很难唱的??!看来这位是对自己的歌唱实力非常自信的一位女歌手了!”

    “不得不说,这一小节的主歌唱的真的非常好听??!只是这声音……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压制的原因,我实在是没听出音色像哪位歌手?!?br />
    “虽然只是这一小段,但是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位黑天鹅一定是为现场能力极强的唱将级歌手了。声音穿透力十足,而且高音区的通透性很好。我心里有一位人选,只是不敢肯定对与不对?!?br />
    “我感觉有些像彭家慧,台海的那位铁肺女王,你们觉得呢?”

    ……

    黑天鹅叮当刚刚开口唱了一嗓子,整个现场便陷入了短暂的沸腾之中,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不停与自己身旁的人互相比对着心中的答案。

    幸好江省卫视配备给徐锐《蒙面歌王》的音响设备够好,否则怕是乐声都很难压制住现场的嘈杂。

    演播厅如此,而此刻舞台后方的五位歌手待机室也与现场的情况相差无几,纷纷在猜测这位‘黑天鹅’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6号歌手待机室内。

    黑天鹅的第一句歌词唱出,已经带上自己面具的欧睇便随即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哈哈大笑道:“原来真的不是孙男,阿锐果然没有骗我!

    不过……这位歌手的实力也很强啊,声音有些耳熟,只是因为看不到脸,短时间内还真的叫不准究竟是哪一位女歌手?!?br />
    “听上去有点像彭家慧,高音和音域都很值得称道,但是如果仔细去听,这位歌手又和彭家慧的嗓音有所区别,别说,这突然蒙了面,还真的没法确定对手是谁?!?br />
    与此同时,1号待机室内,此刻已经得知自己即将上场与黑天鹅叮当pk的孙男苦恼不已的说道。

    “没关系,羊驼好好发挥就可以,不过,务必要尽可能的隐藏自己的音色,毕竟你的声音辨识度太高了?!备涸鹚锬械墓ぷ魅嗽笨谥龈赖?。

    “这个我会的,不过你们这面具做的是不是太严实了,我这羊驼戴上后,别说是唱歌,喘气都有点费劲?!?br />
    孙男无奈的晃了晃自己头上戴的羊驼面具,此时此刻他突然对自己选择羊驼来当自己的代号有些后悔了。

    舞台上因为有灯光的炙烤本就火热,如果再戴上这么个面具来完成一首歌,无疑,整体的难度都会大了不少,说到底这个面具的选择有些吃亏了!

    “1号待机室羊驼候场准备……”工作人员手中的对讲机突然传来了现场导演汤斌的声音。

    “男…咳咳,羊驼跟我去候场区的位置等待上场吧,黑天鹅的歌曲快唱完了?!惫ぷ魅嗽奔笆毙拚俗约旱目谖?,轻咳两声起身道。

    舞台上的乐声渐渐激昂起来,最后一波副歌随之而来。

    黑天鹅高亢、明亮的嗓音搭配着强劲的旋律一次又一次的回荡在整个演播大厅内,而舞台下方的观众们也从一开始的不断猜疑,到最后跟随音乐的节拍情不自禁的合唱起来。

    “我拿什么拯救,情能见血封喉,谁能把谁保佑,能让爱,永不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