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混在娱乐圈的日子 > 第二百一十一章、语不惊人死不休!
    那种彰显自信的语气和神态,岑俊毅早就不是第一次在徐锐的身上看到了?!??!?br />
    不过在他看来,徐锐也确实应该有这样的自信。首先一点,年轻人嘛!就是应该有朝气,如同徐锐这般年纪要是每天悲春伤秋唉声叹气那和忧郁症患者有什么区别?

    其次,人家的自信来源于摆在明面上的实力,暂且不论徐锐在湖省卫视的成绩如何,单单就是他在江省卫视开的那档叫做《蒙面歌王》的节目,便足以让他有了在行业内部骄傲的资本。

    要知道国内省级卫视地方电视台加到一起数不胜数,然而能够在首期开播取得破一,并且干翻湖省卫视金牌制片人龙丹的有几个?

    至少在岑俊毅的印象里,貌似除了那位鬼才制片人张艺蓓外,放眼整个电视行业都再也找出去第二个人。

    说到底,无论哪行哪业,唯有能力才是能够让人另眼相待的标准。

    然而,也正是因为徐锐的历史成绩摆在那里,所以当岑俊毅听到徐锐所说的话,整个人不禁喜上眉梢,急声追问道:“徐制片,你说真的?”

    徐锐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暗自想倒:难道他还会拿收视率这种事情开玩笑不成,不说真的,难道还能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对《奔跑吧兄弟》这档节目很有信心。保守估计至少收视率是破一,甚至如果宣传得当,就算是冲击两点的收视率也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br />
    “等等……”

    岑俊毅原本听徐锐说收视率肯定能破一的时候,整个人便被震撼的无以复加,嘴巴都张得老大。

    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徐锐居然还有后话,甚至后话所透露的信息,远远比之前的上一句话还要让人震惊不已!

    “徐制片,我没听错吧?你是说我们的节目收视率有望冲击两……两点?”饶是徐锐已经说得很清楚??舍∫慊故遣蝗范ǖ闹馗戳艘槐?,看向徐锐的目光满是期待和不安。

    两点的收视率……

    要知道全国上下有多少档综艺节目从开播到结束都没有接触到这个层次,尤其是近几年网络新媒体的蓬勃发展,电视领域因为网络视频门户的冲击。连带着广告收益以及收视成绩直线下滑。

    甚至已然有从业多年的电视人预测,现如今的电视市场诚然已经正式迈进了寒冬期。

    这种言论看似危言耸听,但自打2008年下半年开始,国内的整体电视市场确实经历了一场不小范围的人事动荡,各家电视台的损失都很惨重。

    “怎么了?你不信?”徐锐玩味似的看了看岑俊毅。而后环视了餐桌前的众人,毫无例外,这些人也基本都和岑俊毅的反应相差无几,脸上除了写满了惊讶外,更多的是在咀嚼他言语之间的可信度。

    “阿锐,虽然我基本上没有作为固定嘉宾出演综艺节目,但是出道这么多年,圈子里面的事我也多少知道一点。

    不要说是综艺节目,就是电视剧能够破二的都屈指可数,你真的没有开玩笑?”邓朝发问道。

    “超哥说的没错。我记得录制《青春不败》的时候首期也仅仅只是堪堪破一,破二虽然也有过,但是貌似也只是收官的那两期。

    当时那个节目几乎火遍全国,成绩也只是如此,《奔跑吧兄弟》或许新颖,但……”

    baby话说一半,尽管后面没有讲完,但是除了徐锐以外的众人也皆是认同似的点了点头。

    在国内的索福瑞收视统计上,一点和二点看似差距不大,但在场的人无疑不是涉足娱乐圈的艺人和工作人员。对于其中的难度即便没有讲明,但是也都或多或少的知晓一点。

    很明显,收视率破二远远没有徐锐嘴上说的那么简单。

    “呵呵,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徐锐轻声一笑。对于这个问题他不想解释,而且很多事情偶然性太多,也没法向一串串数据那样罗列清楚。

    只不过,徐锐之所以如此肯定,皆是因为后世《奔跑吧兄弟》在国内掀起的‘现象级综艺’热潮,从而推动国内各大省级卫视通通进军户外综艺市场的范例来印证的。

    尽管这一切提前了好几年的时间。但正如许多经典歌曲,经典影片一样,好的东西无论是岁月沉淀还是横空出世,总能引起热忱。

    不是所有事物都需要用时间来衡量,也不是所有东西都必须尊崇循序渐进的理论来实施的。

    很明显的例子,《青春不败》和《蒙面歌王》在放送之前,谁有能够预料到这种新奇的节目能够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呢?

    这个话题伴随着徐锐这句不置可否的话,从而进入了尾声,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没有去揪着这件事情不放,而是主动聊起了各组今天在做任务环节的趣闻。

    一顿饭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才堪堪结束,以徐锐、岑俊毅、邓朝为首的男人们都喝了不少白酒,待等买单离开的时候,除了baby和江衣燕两个女孩外,其他人脸上都溢出了十分明显的酡红。

    ……

    次日清晨,徐锐从梦想中悠悠醒转,尽管昨天还没有喝到那种人事不省的状态,但即便如此,宿醉之下依旧还是让他的太阳穴位置一阵阵痛。

    脑袋晕乎乎的,从床上下来,脚踩在地面上还能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些头重脚轻。

    穿好衣服来到酒店房间内的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徐锐随即便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准备出发返回南京。

    “铃铃……铃铃……”

    刚刚迈步走出酒店,徐锐口袋里的手机便随之响起,现在时间不过是早上的六点多钟,只是不知道是谁会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过来。

    翻出手机,徐锐墨镜之下的目光一凝,在看清楚来电昵称以后,隐藏在口罩下面的脸,随即露出了些许无奈的苦笑。

    “喂?”摁下接听键,徐锐移动步子走到相对清净的墙角边,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人后,这才开口说道。

    “哼!怎么才接电话?磨磨蹭蹭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