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混在娱乐圈的日子 > 第二百二十章、消失的崔贞媛!
    “徐锐先生应该是认识崔贞媛小姐的吧?”

    听到徐锐没有否认,电话那头的男人当即阴笑一声,用相对蹩脚的中文继续开口说道:“是这样,崔贞媛小姐因为和我们公司强制解约,违反了当初演艺合约的条款,所以现如今人已经消失了……”

    “我发现你这人有点奇怪,崔贞媛消失了你们不去找,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徐锐不耐烦的打断电话那头的男人道。

    对方的语气流里流气的,让人听上去很不舒服。

    嗯……听起来就和影视作品中的那种混混的口吻很像,也正是因为如此,徐锐才不给对方好脸色看,更何况从这人言语之间透露出的讯息徐锐也基本上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什么强制解约,违反了演艺合约的条款,说的好听冠冕堂皇,可实际上指不定是怎么压榨崔贞媛,以至于她不堪重负,从而才只身离去,甚至将手机这种贴身的东西都丢在了住处。

    不过,虽然想清楚了其中的缘由,但是徐锐此刻却突然有些担忧起崔贞媛的情况来了,她现在的情况很像是那种犯了错跑路的人,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想必是一定不会回家,甚至很可能都不会留在韩国。

    而且,既然崔贞媛公司的人电话都能打到自己这里,想必她身边的人,包括她的家人也一定都接到了对方的电话,然而这样一来还没找到,那事情可能就真得有些复杂了。

    想到此处,徐锐的脑海当中不禁浮现起前世在网络上获悉的新闻,比如某某韩国艺人不堪折磨跳楼,抑或是某某韩国艺人自杀,这并不是刻意夸大歪曲现实,要知道韩国可是号称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他曾经在一篇主流媒体的纸质报道上看到,在某一个月内,整个韩国便有一千七百人自杀。而这一点则和你侬我侬的浪漫韩剧截然相反,这才是真真正正反应了韩国民众高压力高负荷之下的真实生活。

    “难道……”徐锐脑中闪现出一个不祥的预感,不过随即他便立马将这个念头掐死,不再往那个方向去寻思,他现在准备听听电话那头的男人究竟是打算找到崔贞媛做什么。

    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崔贞媛已经和她所谓的经纪公司撕破了脸,所以即便是找到。也定然不会是打算让崔贞媛回去了。

    要知道韩国艺人得罪经纪公司是一件非??植赖氖虑?,尤其是崔贞媛这种艺人。她自身受到太多环境以及人为的制约,如今撕破脸皮,怕是遭到内部封杀,甚至退出韩国娱乐圈都是一件很有可能的事情了。

    “关于徐先生你在中国的身份我们是知道的,严格来说我们也都算是一个行业的人,一个艺人的违约事件可大可小,而今天我们给徐先生你打这个电话的原因就是,倘若徐先生知道崔贞媛在哪请麻烦通知她一声。

    想要解约那就必须支付高额的违约金,如果支付不起。那就用其他办法来偿还公司的损失。不要想着躲,你能躲,你的家人却不能躲,趁现在公司还有耐心跟你坐下来商讨,奉劝她快点出现,不然……不然届时的结果怕是崔贞媛无法承受的?!?br />
    “说来说去不还是要钱?”徐锐暗自不屑的撇了撇嘴,意思搞清楚了。他自然也就不打算继续和对方浪费口舌,不等电话那头说完,徐锐抬手便直接挂断了电话,而后直接将手机丢在了床上。

    崔贞媛有难,于情于理徐锐都要想尽办法去帮她度过眼前的难关,只是现在一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二他个人在韩国那边又没什么根基,所以眼下除了等,貌似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用。

    想到这里,徐锐不禁感到有些无奈。

    不知道是这段时间事业上的顺风顺水还是怎样,如果没有今天这个事情,他还没有发现自己居然如此安于现状,虽然在当下这一亩三分地过的还算滋润??赏ぴ犊慈?,抑或是在很多领域,徐锐这个名字似乎并不能代表什么。

    甚至刚刚的那通电话,徐锐从那个男人的口气里听到的更多是一种戏谑,虽然并没有表现的高高在上,那是言语之间还是让人听上去便不禁皱眉,很不舒服。

    用后世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淡淡的装b即视感。

    简单洗漱了一番,徐锐从自己的卧室里出来,便看到侧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八卦新闻的苏懿,上身一件白色宽大衬衫,下身却是只穿了一条浅蓝色的牛仔短裤,两条修长白皙的长腿就这样明晃晃的出现在徐锐的眼前。

    当然,对于苏懿如此模样的居家装扮徐锐早已免疫了,看见只当看不见,视线偏移,上前直接伸手将徐锐的两条腿拍了下去,而后自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那边那么大的地方不做,偏偏到我这里来挤,你这人真是……”苏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随即坐直了身子,继续津津有味的看着液晶电视中播放的八卦内容。

    “最近关注一下电话,如果有人找我,记得告诉我一声?!毙烊裢蝗幻煌访晃驳乃盗艘痪?,只弄的苏懿一时间摸不清徐锐话语之中的含义。

    “你是答应了谁的邀约?”苏懿奇怪问道?!安皇撬嫡舛问奔渚】赡懿唤由萄萋??怎么?转性了?”

    徐锐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一时半会说不清楚,而且苏懿又属于那种极其喜欢刨根问底的女人,如果被她知晓了其中的缘由后,少不了又会缠着自己问东问西。

    “不是。是一个私人朋友。她这段时间很可能找我,但是因为手机前段时间丢了,所以我猜很可能会通过其他渠道找到我经纪人的联系方式来联系我。总之你留意一下就是了,别当是骚扰电话就行了?!毙烊袼档?。

    “切!神神秘秘的!你有什么朋友是我不知道的?”苏懿撇撇嘴,虽然表面上流露出浑不在意的样子,不过心里却还是按照徐锐所说的那样记了下来。(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