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混在娱乐圈的日子 > 第二百二十五章、有没有想我?
    公司前期筹备的事宜,徐锐一股脑交给了苏懿打理,她在这方面虽然同样没什么经验,但是因为长了一张巧嘴,以至于在人事交涉的过程中要比徐锐作用大得多。

    再有就是,徐锐毕竟也是公众人物,很多事情即便有心,但能够不亲自出面,自然还是不亲自出面的好,这样可以省去某些人狮子大张口,徒增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与此同时徐锐也没有闲着,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除了要安排《蒙面歌王》的最后一期录制,还有就是浙省卫视《奔跑吧兄弟》的录制工作。

    幸好这两个方面需要他操心的地方不多,所以压力还不是特别的大。

    徐锐即将成立个人影视制作公司的事情很快便在小范围的圈子内传播开来,圈中很多好友对此都表示不解。

    因为在此之前徐锐活动的领域也仅仅限于综艺主持方面,要知道影视制作公司涵盖很广。

    虽然其中也包括了综艺节目这一项,但是在常人看来,怕是根本不会有谁会因为打算独立制作所谓的综艺节目而创办这样一家制作公司。

    远的不说,单单就是个人需要承担的风险,便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清楚的,饶是徐锐过往的战绩辉煌,而且自身年纪尚轻,可众£↗长£↗风£↗文£↘t人在听闻这件事第一反应还是认为徐锐真的冲动了。

    娱乐圈自立门户的艺人很多,但无一例外那些人都是在圈子中摸爬滚打了数年甚至十数年的老油条,在很多方面都有路子,最起码不用担心自己辛辛苦苦投资制作出来的东西无人问津。

    可徐锐有这样的先决条件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不过,没办法。他们毕竟不是徐锐,也无法设身处地的真正了解到徐锐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在旁人看来很冲动甚至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一件事。实际上对于徐锐来说已经在反反复复在脑海当中思索了无数次。

    时间是不等人的,而现在的徐锐除了缺少物力财力之外,最最缺少的反而是实际,别人觉得他年轻,完全可以稳扎稳打,但真实情况只有徐锐自己知道。他等不起,也拖不起。

    现如今是2009年,距离他重生过来的时间还有不到六年,常言道: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六年的时间看似漫长,但对于现在的徐锐来说,还真的显得有些过于短暂了。

    韩国首尔,郑家。

    因为明天便要前往中国参加《蒙面歌王》年度歌王争夺战的jes私a,被公司获批一天假期。

    在忙完了上午的通告后。便带上了自己的衣物,回到了距离公司不远处的家里,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妹妹krystal。

    “水晶啊,帮我把那个白色的**装进箱子里,我去下厕所?!眏es私a说完便快步走进了洗手间。

    “真是……又要使唤我!”

    krystal姣好的脸蛋垮了下来,两条浓密的眉毛随即拧成了一个八字,尽管嘴上抱怨,可她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停止?;故抢侠鲜凳档慕玧es私a所说的白色**叠放整齐摆在了行李箱中。

    “叮?!6!?br />
    急促的短信提示音夹杂着‘嗡嗡’的震动声响起,krystal闻声一看。随即下意识拿起手机准备给jes私a送去。

    不过,刚一起身,krystal的脚步便又顿了下来。

    要知道这段时间jes私a的行为在她这个妹妹的眼中无比异常,很多次她都亲眼看到自己的姐姐一个人对着手机屏幕傻笑发呆,而自己问她,jes私a却又什么也不说。

    “好不容易拿到姐姐的手机。不如趁这个机会……”krystal脸上浮起了一丝狡黠的笑容,整个人好似化成了一只小狐狸,白嫩的手指轻轻点在手机的屏幕上,眼角余光不时的瞄着洗手间的位置。

    尽管知道这样做很可能惹恼姐姐,招来呵斥。但说到底她毕竟还是小孩子心性,好奇心远远大过事发时对于jes私a这个姐姐的畏惧。

    “明天就是最后一期节目的录制了,好好休息,争取能够拿到一个好的成绩。对了,上飞机前把航班号告诉我,到时候我去机场接你?!?br />
    看着不足百字的短信内容,krystal心中涌现了一抹奇怪的感觉,这条短信的号码并没有透露出太多的信息,而jes私a存的名字也仅仅只是工作人员这几个字。

    但不知为何,当看到这样的短信内容,krystal的脑海之中不自觉便会隐隐产生一种烦躁感来,一个念头愈发在心中浮起:“莫非……姐姐正在和男人谈恋爱?”

    很有这种可能!

    不然‘工作人员’,尤其还是中国的‘工作人员’,凭什么会给姐姐发这样的信息,即便是信息的内容谈不上多么暧昧,但是字里行间貌似也显得太熟络了一点。

    作为妹妹,krystal很了解自己的这位姐姐,即便是就着这条短信内容询问,对方也一定一口咬死半点信息都不会透露的。

    很简单,jes私a从来不习惯别人过多干涉自己的事情,即便是家人也是如此。

    她的性格有些特立独行,很大程度上和徐锐有些想象,这当然指的不是懒散,而是指对待未知事物的看法,以及敢于挑战事物的精神。

    “既然问不出来的话,那我就自己试探一下好了。到时候再把短信删掉,神不知鬼不觉,嘿嘿?!?br />
    krystal想的多少还是简单了点,毕竟是小孩子,城府远没有上了年纪的人老辣,她此时此刻倒是根本没有想到届时jes私a还会与另一位当事人徐锐碰面的事情。

    手指轻点手机触摸屏,很快,一条短信编辑好便给对方发了过去。

    “那谢谢啦!你有没有想我……”

    嗯?有没有想我?

    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徐锐看着‘jes私a’回复过来的短信,整个人随即一愣,显然对jes私a忽然跳转的画风有些不太适应。

    在他的印象之中,jes私a实则是那种脸皮很薄的女孩,尽管两人早已突破了最后一道天然屏障,但在实际的接触过程中,他和jes私a也很少会说那种情啊爱啊之类的话。

    如若不然,jes私a身边的经纪人又怎么会没发现呢?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徐锐疑惑的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