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混在娱乐圈的日子 > 第三百四十九章、杀青后的夜晚!
    “其实很简单,你只需放下自己的伪装,彻底融入‘王小贱’这个角色就可以了。你现在之所以进入角色有困难,根本的原因就是你无法让自己变成‘王小贱’这么个人,你只要能够克服心理上的障碍,那么我相信你的能力驾驭这样一个角色丝毫没有任何问题?!?br />
    滕华的语气很真诚,尽管外界标榜他为第六代导演之一,可是很多时候他都不会在演员的面前展现导演的权威,他更愿意用自己的所学去疏导演员更好的完成自己的戏份,所以很多演员在与滕华合作过后,都会明显的察觉到自己对于演技的理解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如果说之前摆在徐锐面前的还是层层迷雾摸不着猜不透,可经过滕华这么一点拨,徐锐顿时如同拨开云层见青天一般,之前困惑的,不解的,茫然的,在短短一瞬间理清了思路。

    过去一周的时间,他实际上一直都在钻牛角尖,滕华曾让他一个人去摸索,可没想到徐锐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如何模仿那种伪娘的感觉,如此一来反倒弄巧成拙,越演越不像,所谓的表演也就成了本末倒置的笑话。

    而现在,徐锐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捕捉到了一点‘王小贱’这个人物的精髓,那就是另类的纯爷们,伪娘只是凸显人物的外部设计,深层次去剖析的话,‘王小贱’只不过是普通男人琐事了一点,洁癖了一点,他的特征和大多数女孩相似,但他骨子里仍旧是男人。

    简单来说,徐锐之前所诠释的王小贱一直都是那种至贱至娘的类型,甚至可以说他是在反串如何去演女人,这样一来怎么可能不做作呢?

    “原来是这样!”

    察觉到了自己问题出在哪里的徐锐,心情顿时由阴转晴,当即对导演滕华表态道:“腾导,我想我知道应该怎么演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立即开始吧!”

    “哦?你明白了?”滕华笑了,用手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睛,心中同时松了一口气,说起来他这一次可是把包全部压到徐锐一个人身上了,如果徐锐在影片中发挥不佳,那么他这个导演自然而然受到的影响是最大的。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嗯,我想应该不会有问题了!”徐锐自信说道。

    “好!”滕华拍手一笑,随即拿起对讲机喊道:“各部门准备,重拍刚刚那个镜头!”

    顿时,短暂休息了片刻的失恋33天剧组又一次陷入了忙碌的拍摄工作中,不过这一次徐锐没有再让片场的众人来看笑话,他与白百合的对手戏堪称精彩,甚至某些单独的画面完全就是一条过,在他的身上再也没有看到之前那种生硬刻意的违和感,这种突如其来的转变甚至不禁让片场的众人产生一种错觉:难不成徐锐骨子里就是王小贱这种人?

    徐锐的状态调整好,剧组的进度无疑都加快了许多。

    短短一天的时间所拍出来的镜头居然是过去三天的总和,这样改变也当即使得导演滕华大为欣慰,最起码从他的角度出发,接下来的日子不需要提心吊胆的担心投资紧张,后续剧组无钱可用了。

    一个半月的时间匆匆过去,失恋33天的前期拍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杀青的当天,剧组的全体演职人员纷纷来到一家三星级酒店开席庆祝,席间导演滕华以及这部片子的制片方更是频频举杯感谢所有演职人员对这部影片的支持和帮助。

    作为整部戏中名气最大的大牌,徐锐无疑是受人关注最多的,无论是导演滕华还是原著作者兼编剧的包晶晶,甚至就连白百合这位女主角也找到徐锐跟他喝了一杯酒。

    杀青宴结束,一身酒气的徐锐晃晃悠悠的被柳诗诗的助理接到了她的家里。

    也好在是柳诗诗最近刚好在休假,否则的话徐锐今天就只能一个人醉倒在酒店的客房里面了。

    有人伺候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助理走后,柳诗诗将徐锐身上的西服和西裤全部扒了下来,又给徐锐放了热水,让他去泡个热水澡散散酒气。

    一番折腾下来,徐锐身上的醉意明显消散了不少,不过当他在得知这里不是酒店而是柳诗诗家里的时候,整个人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叔叔阿姨不在?”要知道这个时候见到柳诗诗的父母那可就真得有些说不清了,尤其是目前他和柳诗诗的关系更是有些难以言明,在这种情况下,徐锐还真得不太想见柳诗诗的父母,因为他也不知道如何和对方解释这一切。

    “别担心,他们不在?!绷谎劬涂闯隽诵烊竦男闹兴?,眉眼中流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我年前给我爸妈买了一套房子,他们都搬到那边去了,这边只有我偶尔闲下来的时候来住?!?br />
    听到柳诗诗这么说,徐锐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是很奇怪,于是问道:“那你既然在北倞怎么不去和父母一起???”

    “不方便呗!我哪怕就是不拍戏的时候,偶尔也要出去拍广告??!更何况作息时间和他们都有冲突,跟他们一起住就会让他们迁就我,所以大多数时候我还是一个人老房子这里?!绷馐偷?。

    “你怎么喝成这样?就算是杀青宴也没必要这么庆祝吧?多伤身体呀!”柳诗诗有些责怪的瞪了徐锐一眼,“我之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说话舌头都硬了,我一猜就知道你是喝多了,所以叫助理给你接到我这来,不过还好,你没在我面前耍酒疯,不然”

    “不然怎样?”徐锐揉了揉太阳穴,虽然有些醒酒了,但他的太阳穴还是不免有些阵痛,以滕华为首的这帮人简直太疯狂了,白酒不要命的灌自己,而且让他没想到的是白百合一个女的一斤白酒下肚居然脸不红气不喘,真不知道她男人陈羽帆是怎么给她练得。

    他的酒量按理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可常言道:好汉架不住人多,你一杯他一盏,一来二去最终还是把他给喝的找不着北了。

    “不然?不然我就开车把你扔到王府井去,给人民群众参观一下?!绷窈莺莸幕恿嘶臃廴?。

    “吓唬我?小心我”徐锐嘿嘿一阵坏笑,搓着手掌一步步向坐在沙发上的柳诗诗走去。

    柳诗诗嘴角带有吟吟笑意,不过嘴上却还是很配合的叫道:“不许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可叫了!”

    “叫啊,你叫??!”徐锐故作猖狂的解开浴袍上的扣子,而后整个人直接压倒在柳诗诗的身上?!巴烁嫠吣?,你越叫,大爷我就越兴奋!哈哈!”

    “你讨厌!”娇嗔一声过后,柳诗诗的红唇便被徐锐直接封住,一时间整个客厅内都充满了粉红色的气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