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军队已经进入市区,封锁各个街道要点,以平息暴徒的抢劫和暴动警方表示,这次的暴动是由于种族主义蔓延而产生,为了市民们的安全,市区内禁止随意行走,请待在自己的家中,以免军方产生误解,做出令人遗憾的举动”

    宽大的屏幕中,衣冠楚楚的主持人正一脸的严肃,举着话筒与身旁一位面有阴霾的军官互相对话,而就在他们相互对话的背景音当中,还有杂乱的脚步声和发动机的轰鸣声传来,显的现场似乎是相当的混乱。

    就在主持人采访军官的同时,三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正在他们身后的街道上缓缓驶过,炮塔前方那细长的25mm机关炮正对准前方,而炮塔顶部的7。62mm并联机枪上,也同样有带着钢盔墨镜的士兵把持着,满脸严肃的对准前方,就仿佛是战地前线的模样。

    而镜头远方的街道上早已不复曾经的繁华,两排曾精心修剪过的绿化中,只有几个若隐若现的人影在远处徘徊,但近处更有用沙袋和水泥块垒建起来的单兵防御工事,全副武装的士兵各自占据一个,架好班用m249轻机枪,将整齐有序的弹链上膛,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街道正中,竟然是随时待命准备开火。

    镜头横拉,就在右上角处,一架ch47d“支奴干”重型运输直升机正快速在街道上空飞过,而那巨大的机身下,四条粗壮的锁链悬吊着一架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纵列式的双旋翼快速旋转,努力保持着平衡和速度,看方向似乎是朝着城市深处飞去。

    “我们的陆军是绝对战无不胜的,就算是那群暴徒有着少量的武器,也无法抗衡那强大而有力的攻击,但在短时间内,狡猾的暴徒会逃到任何角落、市民家中,经过总统和议会商议,一致通过并授权临时性开火无罪法案,并且以战争时期标准进行衡量”

    “对于出现在面前的暴徒,我们将提醒各个市民,不要提供给那群暴徒任何补给,不要接受那群暴徒提出的任何诱惑,也不要面对他们的恐吓有任何担忧,临时性开火无罪法案自此刻起实施,所有看到此节目的市民请互相传达,自此刻开始,击毙暴徒和任何企图对自身造成威胁的歹徒时,将不会触犯法律”

    电视屏幕内那镜头当中,一个个端着m4a1突击步枪,身穿acu迷彩和防弹背心的士兵正整齐的排成两列走过,带着墨镜的脸上只有严肃,却也看样子胜券在握。但是看上去这群士兵们的镇定,仿佛是乔装出来的一般。

    “军方已经完全掌控了这座城市,并在警方的协助下快速熟悉这片城市的布局,我们的市民们完全可以相信,在三天内我们英勇的士兵将会让那一个个如蟑螂般躲藏在阴暗角落中的暴徒,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哦,我的脑子就好像是一团拧碎的橡胶轮胎”

    朝着沙发随手扔下??仄?,李斯特使劲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昨夜宿醉带来的眩晕感仍让他感到了相当的痛楚,不过看了眼旁边墙上的时钟,他却又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有些无奈的长长叹了口气:“该死的,这个点还没去上班,老凯尔肯定要发疯了”

    作为汽车修理厂最优秀的一名员工,李斯特并不相信自己平日里的优秀手艺,在这个时候也能换老凯尔,那个堪称葛朗台二世的一丁点同情心。顺手在旁边给自己倒了杯速溶咖啡,李斯特又不由得哀叹起这个月宣布告吹的全勤奖。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拿起旁边的手机,李斯特苦着脸拨通了老凯尔的电话,放在耳边正准备接受狂风暴雨的摧残,以及想要舔着脸直接请一天假的打算,却被一阵忙音给搅的无影无踪:“哦,该死的通信协会,老子每个月缴纳的通信费就是被等等,这是怎么了?”

    黑着脸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零信号,李斯特简直能想象老凯尔那带着口臭的吐沫喷到自己脸上的模样??墒堑彼鹜分沼诜⑾值缡悠聊焕锩娴幕媸焙?,两只眼睛却缓缓的眯起来:“这种规模的防御力量,还被叫做全城戒严?”

    画面中,一个个步兵班组正全副武装的分散在道路两侧,三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则成品字形在道路中间和两侧停驻。三个步兵还抬着一挺黝黑沉重的m2式勃朗宁大口径重机枪快步走过来,看样子是想要在沙袋上架设起一个标准的机枪阵地。

    李斯特仅仅只是看这群步兵麻利的动作和标准的战术布置,就能分辨的出是真正的国家陆军,而不是那群只知道作秀意义更大的国民警卫队。但是让他更是神情凝重的,却是画面背景音中,那沉闷的发动机轰鸣声!

    “如果这声音没错的话是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

    作为曾经海军陆战队的一员,李斯特尽管如今已经退役,可是耳朵对于发动机的轰鸣声依旧相当敏锐。尤其是看着电视屏幕当中那脸色阴霾中带着严肃的上校军官,他的手却缓缓的握紧了:“不不不,上校这个级别的军官都出来解释辟谣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仅凭国家陆军上校的军衔,足矣担任团长都绰绰有余,而看着那画面中主持人和军官似是轻松的一问一答,李斯特心中的疑惑和不安却越发高涨起来。如果这只是普通的种族歧视而引发的暴乱,还远远达不到出动军队封锁城区要道的地步!

    尤其是当他低头看着手机屏幕当中显示的零信号,眉头却已经紧紧皱起来,而他心中的疑惑也已经尽数化为不安:“该死的”李斯特不由得呐呐自语,如果这个无信号和军队联系起来,那么代表着的,就是信号屏蔽或是中断。

    而这两者对于李斯特来说都不能接受,信号中断代表的可是一个城区,没有事前通知消息,恐怕事后每个人都展开起诉,就能让国家通信协会为这个失败的决定而付出破产的代价。至于信号屏蔽,这种专属于军队所特有的一种战术手段,在李斯特看来,则更是让他心中的不安无比加深。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可是李斯特的头绪还没有理清,一阵急促的枪声瞬间在电视屏幕中传来,伴随着那激烈晃动的镜头,原本那衣冠楚楚强作镇定的主持人已经扔下了话筒,在那名军官的搀扶下趴在地上,面色惊恐的朝着旁边爬去。

    而那镜头也在剧烈的晃动中似乎是跌落在地上,可是随着那镜头的固定,反而能清晰的看到原本那一个个全副武装严命以待的士兵,正纷纷朝着前方的街道处开火,背景音中已经只留下了那连绵不绝的狂暴枪声,以及其中夹杂着的12。7mm重机枪和20mm机关炮,那震耳的急促点射!

    “嗷嗷嗷吼”

    可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凄厉嘶吼,就连那狂暴的枪声都无法遮掩,镜头前方那道路的尽头,一道黑乎乎的就仿佛是潮水般的东西,正在那一连串肉眼可见的枪林弹雨中缓缓碾压过来,同时那无数嘶吼,也越过现场通过耳麦传递到李斯特面前的电视屏幕当中。

    可是这这些镜头却短短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整个电视屏幕瞬间就被切断了信号,整个画面完全转为了一片雪花。而等三秒钟后,才被切换到了一个直播间当中,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女性主持人,正面带紧张的握着发言纸,低眉颤着嗓子说着上面的话。

    “之前军方与聚集起来的暴徒发生了激烈交火交火同时我们向市民转达军方和警方的告诫谨慎的守在自己的家中如果有人受到了不明伤情尽快隔离是一个极好的办法请注意一旦有人受伤。。立刻隔离。。并且遇到任何危险允许直接开枪击毙击毙不会受到法律责任”

    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电视??仄?,李斯特看着面前电视机屏幕内,那明显故作镇定却连稿子都念不好的主持人,嘴角却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尤其是窗外传来的那隐隐约约的枪声,他更是忍不住轻轻咬牙道:“种族主义暴徒?”

    “真是可笑?!?br />
    李斯特轻轻地站起来,昨晚的宿醉似乎随着他的起身而消散,而一年前海军陆战队的精悍又重新出现在他的身上?;夯豪撤⒁徊嗟陌蹈?,一把崭新的还带着枪油气味的温切斯特m1887杠杆式散弹枪出现在他的手中。

    深深吸了口气,紧握着这把曾经打猎用的霰(弹枪,百年品牌温切斯特,这才让李斯特心中的不安稍稍平静下来。而他看着窗外那似是出现了一层灰雾的天空,不由得低头一笑:“没有什么是一发温切斯特1887不能解决的。如果有”他顿了顿,重声道:“那就两发?!?br />
    ps:本高能??!本高能??!本高能??!我被你们逼的实在是没办法了,我写的这本辐射文,战前世界并不是真空管蒸汽朋克的世界,而是21世纪左右的现代世界。如果觉得看上去出戏,就先当有辐射类的战争文看吧。等核战爆发,现代科技被核弹破坏,我会让真空管科技来的,毕竟真空管科技抵抗核弹能力更强。核战爆发后的两百多年里,科技后退和点歪啥的都能发生啊,一战二战的步枪出来也是符合的,毕竟辐射游戏里的强盗,连拿着砍刀的都有!还有,本高能!重要的事情说四遍!高能!五遍??!相信我的文笔,相信我的剧情操控!相信这本,摒弃传统,看的让你们爽!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