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科幻末世 > 三十二号避难所 > 第004章.消失的枪声
    披萨是牛肉披萨,撒了椒盐味道不错,尤其是那十足的分量,就算是李斯特这个成年人也仅仅只能吃三分之二。但他还是能感觉到这应该是拐角街道那家披萨店的产品,这种熟悉的味道,他几乎每天中午都会点一份。

    熟悉的味道他让感觉到平心静气,至少喝着可乐,李斯特现在全身都稍加放松下来,如果不看楼下的话。只是短短的半个小时,就在这街道当中,一辆辆的运兵车已经开了几个来,只是根据李斯特粗略的计算,起码有两个团的兵力在楼下驶过!

    两个步兵班已经驻扎在街道正中,并且还在忙碌着将沙袋垒成临时工事。而就在这还在修建的临时工事轮廓中,一辆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正停在当中,似是掩护他们修建工事的模样。

    “这火力,城市作战可真是奢侈?!?br />
    两挺m2式勃朗宁大口径重机枪已经在沙袋当中架好,这种12。7mm大口径机枪在城市战中就是最强的绞肉机。而且根据李斯特的观察,这两个步兵班当中还有四挺m249轻机枪围绕架设在这两挺重机枪周围,加上其余士兵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已经彻底让这六米多宽的街道,形成了一个恐怖的火力网。

    而且还要算上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的一门120mm滑膛坦克炮,一挺7。62mm并联机枪,以及一挺m2式勃朗宁大口径重机枪!甚至根据李斯特的观察,这群步兵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上,全都下挂有枪榴弹发射器的!

    “估计就是一个团的步兵来到这里,没有重火力都无法啃下来?!?br />
    坐在窗户边上,李斯特静静的吃着牛肉披萨,但他的眼睛却谨慎的扫过那楼底的士兵们。两个步兵班在主战坦克的掩护下已经完成了临时工事的建造,而看着这标准城市战的防御工事,李斯特也忍不住缓声咬牙道:“究竟是什么,才能让军队这么紧张?”

    如果真的是苏联入侵,恐怕他们也早已经得到了通知,至少作为退役军人的李斯特早就要求去报道,随时重新拿起枪服役。毕竟冷战中两个超级强国的战争,可不是之前那一边倒的墨西哥战争能比的。

    而且就凭苏联那恐怖的钢铁洪流,如果真的发生战争,城市当中的平民也会要求前往防空洞或避难所去。毕竟这个世界的苏联和前世的苏联相差不远,那恐怖的轰炸机、坦克、火炮乃至是核弹,对于他们这个处于东海岸的小城市,那都将是致命的!

    “咔?!?br />
    正当李斯特凝视着下面的防御工事的时候,房间内原本开着的灯竟然瞬间灭掉。李斯特在沉思中转瞬而醒,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也已经下意识的紧握在手中。他没有过多的声张,只是小心的朝着墙角移动了几分,却也没有离开窗户边。

    曾经在战场上经历过生死的李斯特当然知道,四层楼的高度只要小心点就并不是问题,而当遇到了真正的危险,狭窄的楼道或许也不是一个好去处。反而如果狠得下心来,直接撞开玻璃跳下去,或许能救他一条命。

    窗外的灰色雾气不知何时也已经越发浓郁起来,甚至让李斯特肉眼朝着外面看去,街道底部也已经是雾蒙蒙的再也看得不算真切。只有那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的前照大灯打开后,才能看到影影绰绰的士兵们在巡逻防守。

    “该死的,电力系统也已经中断了吗?”

    手里的牛肉披萨还没吃完,李斯特就将剩下的两块饼扔到了盒子当中,他小心的来到卧室将棉被和床单搬到窗户边的一处角落,临时搭建了一个地铺。对于停电他倒是没有太大的惊恐,如果真正的有敌人出现,对于一个城市至关重要的电力系统中断,那真是在正常不过。

    半躺在地铺上,李斯特闭上眼睛让自己进入半休息的状态当中。他的耳边那枪声似乎是又清晰了几分,但他也没有过多的理会。作为曾经的军人他知道,如果这时候贸然离开房屋,在这么大的雾气之中,恐怕被误杀的几率更大。

    他可不敢尝试底下那群全副武装,连步枪都直接没有上保险的士兵,在雾气中看不真切的时候,会不会先开枪再说。至少李斯特在墨西哥驻守要点的时候,就算是黑夜当中遇到了隐约的黑影,不管是不是敌人,他首先就是一个弹匣的子弹过去再说。

    倚靠在墙壁上,李斯特缓缓的将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抱在怀里,旁边就是可乐和牛肉披萨,对于他来说今天或许就是这样隐约不安的过去。耳边还传来了时不时的枪声,时而零星出现,时而狂暴的如同大雨,甚至就在他迷上眼睛闭目沉思的不一会功夫,坦克主炮的轰鸣声就已经掺杂在其中响了起来。

    李斯特尚还能安稳的睡过去,他已经小心地改变了家中的家具布置。就在他的面前,宽大的电视屏幕和矮桌就将他的整个身体挡住,而且也不会太过突兀。就算是有人突然闯进来,也不必担心自己被发觉,只会认为是房间内原本布局的原因。

    昨晚的宿醉依旧在他的身体内存在,一瓶伏特加和两箱啤酒的酒精度数让他的脑袋现在都晕晕沉沉。而小心地整了整身下的被子,确认当有人突入房间时不会首先看到自己,李斯特便小心地蜷缩在这个墙角,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窗外的灰色雾气越发的弥漫起来,街道两侧十几米的距离也仅仅只能看个大概轮廓,虽然天上的太阳这时候应该是已经高高升起,但随着那黑色的厚厚的云层遮挡阳光,将这座东海岸的小城,都仿佛是蒙上了一层薄纱。

    可是电力系统瘫痪之后,整个城市都陷入了一片昏暗当中。不少警车和军用车辆在街道上来奔波,一个个街道的十字路口处,坦克和沙袋已经占据了主流,大量全副武装的士兵已经牢牢地驻守在那,在这灰色的雾气当中严阵以待。

    甚至偶有街道上,不少步兵战车和坦克,以及相伴的步兵已经组成了装甲巡逻队,任何可疑的目标再没有应他们第一个问题之后,紧接着带来的就是一连串枪林弹雨。而看那架势,就算是将周围的房屋轰成废墟,他们也在所不惜!

    当然,这一切李斯特并不算了解,他只是安静的蜷缩在电视机后的墙角处,呼吸平静而悠长,没有丝毫呼噜声传来。但是他的身体却依旧蜷缩而带着少许僵硬,并不是全身都放松下来,这是战场当中所需要的警惕,只要任何异常他就能瞬间醒来。而这说明李斯特在睡眠当中,已经恢复到了曾经战场上的习惯。

    时间缓缓流淌而过,李斯特也在睡眠中醒来几次,但是除了耳边依旧隐约出现的机枪射击声,就没有其他异常出现。但他这一次他却瞬间睁开眼睛,小心地在电视机后打了个滚,警惕的端着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背靠着墙壁禀住了呼吸。

    刚才就在半睡半醒间,窗外传来了一阵诡异的沙哑嘶吼。而真正让李斯特觉得不安,全身都有种陷入前线紧张感的原因,却还是外面那已经彻底消失了的枪声。原本那还若隐若现的枪声,在不知何时,竟然也已经消失了。

    “哦这可真是糟糕啊可真是让人没法平静下来”

    李斯特扭头看着窗外,却发现那门帘的缝隙中,原本还尚是能隐约看到轮廓的街道,已经只剩下一片浓浓的雾气,以及令人不安的昏暗??戳搜矍缴瞎易诺挠獗?,李斯特忍不住咬咬牙道:“下午四点多的时间,看起来更糟糕的黑夜就即将来临了?!?br />
    黑夜象征着的不是隐没,而是令人恐惧的黑暗。曾经在墨西哥战场前线,李斯特率领他的连队驻守一处山丘工厂的时候,三天的时间内往往都是黑夜最令人焦虑。尤其是视野不够的情况下,敌人有可能已经摸到了你极近的距离,你还一无所知。

    原本隐约的枪声尽管让人隐隐不安,但仍能察觉到,这是城内部队在进行战斗的痕迹。但现在已经消失了的枪声,却只有一个说明,那就是战斗已经结束?;蛘咚凳?,这场原本激烈的战斗,因某方落败,而暂时告一段落

    但根据李斯特的经验来看,机枪声和坦克炮的轰鸣停止,毫无疑问,这说明军方的战斗处于下风?;夯好醒?,李斯特小心地站起身子,弯着腰半蜷缩着向前走去,他能猜到这场下风的战斗,或许已经将这片街区放弃了。

    “当当当、当当当?!?br />
    细微而有节奏的敲门声在房门处传来,而原本已经来到客厅正中央的李斯特则是如条件反射般迅捷的半蹲而下,手中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已经紧紧的抵在肩膀上,瞄准那边缓缓的摒住呼吸,并没有立刻应门外的敲击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