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李斯特的眸子扫过那怪物的腰部,两个拳头大小的贯穿伤中,破碎的骨骼以及碎裂的内脏,还随着那黑红色的血不住的流淌在外面。他端着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那拇指粗细的枪口已经对准了那个怪物的后脑勺,近距离的攻击,李斯特更相信手里的这把老古董。

    就仿佛是预见到了自己的死亡,那只怪物还在沉重的喘息着,微微的低吼还在那被子弹撕扯烂的嘴中发出。但李斯特却没有丝毫怜悯,因为他的心中到现在依旧是不安,而这不安,也让他狠狠地扣下扳机。

    “嘭”

    沉闷的枪声瞬间在那黑洞洞的枪口中出现,一道炫目的光亮在这片昏暗的空间中乍然而出。而那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所使用的标准12号无烟霰弹,则在那怪物的后脑勺中瞬间炸开,将那白色的脑浆和黑红色的血液,炸的到处都是。

    同样,相隔不到半米的李斯特身上、脸上也被飞溅了不少,一股腥臭的味道瞬间充斥了他的鼻孔。但李斯特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重重的扫了眼这怪物已经掀开半个后脑勺的脑袋,确认死亡后,才端着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朝着一旁的公寓中快速走去,同时朝着身后的约翰他们快声道:“我们离开这,快点!”

    “明白!”约翰他们三个怔怔的看着那躺在地上,还在微微抽搐着的怪物尸体,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都下意识的握紧,生怕这个恐怖的怪物再次站起来。但听到李斯特的命令,他们还是没有丝毫犹豫的立刻跟上。

    刚才的枪声在这片寂静的街区极为突兀,如果是战争时期,恐怕早就有人快速过来小心的搜查了。而面对刚才这种怪物,他们不相信不会吸引过一批过来,可是当他们同样看到这只怪物腰部两个拳头大小的贯穿伤的时候,内心中却已经是相当的震撼。

    作为上过专业军事学院,上过前线经历过真正战争的他们,当然能瞬间看出那两个贯穿伤是怎样形成的。而看到这个怪物如此魁梧的身躯,外加流线型的体型,也已经知道,究竟是什么让它的动作如此缓慢。

    “安全,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目标?!?br />
    他们全部蹲在一处楼道的走廊内,似乎是年久失修,尽管是有着灯光,但却依旧昏暗。约翰小心地贴在墙边,左右扫查了两眼,才朝着后面的李斯特他们点点头,稍加放松的叹气道:“上帝啊,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地狱的大门已经打开了吗?”

    “打开?看样子的确是,这灰色的雾气就如同来自地狱?!?br />
    不过李斯特嘴角却翘起一丝冷笑,他的目光缓缓扫了眼这个走廊,虽然看上去老旧,但也和他之前所居住的公寓构造相同,才放下自己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掏出一块在家中带出来的毛巾擦着脸上的黑红色血液,有些复杂的缓缓说道:“但是这地狱,究竟是什么东西,还真是有待考察呢?!?br />
    放下手中已经沾染了黑红色血液的毛巾,李斯特毫不犹豫的将其仍在一边,同时掏出了12号箭形霰弹,直接将其塞到了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当中,随着他两手用力,“喀嚓”一声上膛的声音响起,他站起来深深吸了口气,却不明所以的问了一句:“现在是什么时候?”

    “呃,什么?我看看,现在的时间是是下午五点半?!?br />
    约翰他们三个显然对于李斯特的话有些不明白,有些发愣的看着李斯特,呆了好几秒钟,约翰才瞬间想起自己手腕上的表,撸起袖子看了一眼,立刻抬起头来说道:“马上就要入夜了,李斯特先生,难道我们还有什么安排吗?”

    “不,没有,而且我问的不是时间,是公元多少年?!?br />
    看着两侧那斑驳的墙面,李斯特的脸上却带起了一个诡异的表情,而他看着身后的约翰和阿尔滨、杰克三人,那目光让他们三个人的心脏,都忍不住跳的快了几分。但李斯特却是一笑,复杂的自问自答道:“呵呵,公元2059年?”

    “当当然是2059年,李斯特先生,您怎么了?”

    互相对视一眼,约翰他们三个都是下意识的朝着李斯特退后了半步,尤其是面对李斯特那复杂诡异的神情,他们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甚至都下意识的抬了抬,目光悄然间扫过李斯特手中那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都是忍不住咽了口吐沫缓缓问道:“李斯特先生您还没关系吧?”

    “唔,没关系?!笨吹皆己菜橇成粽诺哪Q?,李斯特反而是摇头笑了笑,缓缓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他看了眼周围的环境,摘下背后的背包仍在一个墙角,蹲在地上依靠上,缓声道:“刚才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br />
    但看着他们依旧相当慎重的模样,李斯特便苦笑着摇摇头,看着他们叹息道:“你们在害怕什么?我还能变成刚才的怪兽干掉你们吗?”李斯特没有继续刺激他们,只是依靠在背包上,闭上眼睛似乎是假寐起来,但依旧提醒道:“我们休整半个小时,记得留人放哨?!?br />
    “好好的”

    约翰、杰克和阿尔滨这才反应过来,手中还端着正隐隐对准李斯特的aks74u短突击步枪缓缓放下来,不过他们也都没敢直接解除保险,反而都是在这个走廊中相隔两三米分散开,各自蹲在一个角落处。

    经历了那个恐怖的怪物之后,他们曾经作为经过严格军事训练的退伍军人,又重新到了他们的心中。他们现在就仿佛是陷入敌军后方的城市,随时都可能有敌人冲进来将他们干掉,全部都小心翼翼的极其警惕。

    当然,他们都是经过严格军事训练的退役军人,这种时候的警惕心态,让李斯特也是很放心他们。不过这时候,他的注意力却并不在这外界当中,之前那系统提示,却让他的内心如同乱掉的丝线团那样到处都是,只剩下了一片荒诞。

    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尽管是猎枪,但近距离的火力,就算是一厘米的钢板上面都能留下一道巨大的痕迹,别说是那个怪物只是坚硬一些的头骨了。但随着那怪物的头颅整个爆开,不光溅了李斯特一身脑浆和血液,还有那来自使命召唤系统的提示音,让原本还算镇定的他,都有些差点情绪失控。

    “?;魃彼劳鲎Γㄊ匝樘澹?,获得积分1000点?!?br />
    简单的系统提示音,就如同当初他用手枪毙掉那些墨西哥游击队发出的几乎一模一样??删退闶侨绱?,李斯特仍记得当他干掉那些墨西哥游击队的时候,显示的分明就是墨西哥游击队,属于是人类,而不是这种,被称之为死亡爪的非人生物!

    近距离被两发12。7mm大口径重机枪命中了腰部,直接形成了两发致命的贯穿伤,也仅仅只是行走较为困难些,甚至还有余力进行攻击。而对于人类来评定,别说是一发12。7mm大口径重机枪,就算是5。62mm步枪弹命中重要躯干,估计就要失去战斗力了。

    “死亡爪?试验体?嗯这个世界”

    闭着眼睛,李斯特感受着地面的冰凉,可是他两手却紧握了怀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想着之前那只怪兽的模样,以及前世的某些记忆,嘴角忍不住翘起一丝微笑,但是他却旋即咬牙道:“这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当来到这个世界遇到的一系列国际性事件联系起来,李斯特或许能推断为缺少远东中国作为两极下第一势力,在两极当中当作缓冲??傻闭飧鏊劳鲎Τ鱿值氖焙?,无数曾经他了解甚至亲自接触过的国际性大事件,在此时此刻,真的是让他觉得哭笑不得,他认为这简直就是荒诞极了,荒诞到了一种让他无处可逃的感觉。

    “能源缺乏,美苏争霸开始暗地中产生冲突,中东与欧盟因为石油资源开战,美国因为石油资源入侵墨西哥,以色列被核武器袭击,中东开始核武器合法化”

    仅仅只是闭着眼睛,李斯特的脑海中就能快速浮现出这些年发生的大事件,不管是北美洲还是中东欧洲,他都能一一的列出来??墒撬胱耪庑┦虑?,甚至还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些什么:“明年2060年,燃料缺乏全世界公众交通停运,欧洲和中东战争结束,六年后2066年美苏谈判彻底破裂,当年苏联入侵阿拉斯加一路猛推,因石油紧缺而没有完全干掉美国。在2074年美国研发了新型装甲,抵挡住苏联的进攻并在苏联开辟战场”

    缓缓的在脑海中列着接下来每年都会发生的大事件,最终李斯特却也忍不住露出一个苦笑,他的脑袋终于缓缓的平静下来,因为他突然发现似乎也有些不一样。轻轻的咽了口吐沫,李斯特缓缓睁开眼睛,低声苦笑道:“这个世界换成了美苏争霸?”

    李斯特睁眼看着墙顶上那斑驳的墙皮,依旧是忍不住叹了口气,紧紧的咬牙道:“但最终的结果依旧是一样的,不是吗?”他想着曾经听到的一系列传闻,苦笑也化为了眼中的坚毅:“那些避难所,也已经逐渐开始建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