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个恐怖的世界,不过地球仍是地球,有山有水有动物,但对于人类来说,曾经引以为傲的科技光辉早已经泯灭在那无数的废墟当中,而他们本身,人类这个生物,却也已经不再是处于金字塔顶端的霸主生物。

    如果按照他记忆里的事件开始发生,那么李斯特印象中的那个恐怖世界就会出现??上氲秸饫?,就算是他也忍不住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已经不是如果可能,而在这短短二三十年的时间当中,一切都已经如前世计划的那样按部就班的发生着,如果没有什么巨大的意外,恐怕2077年那地球上升腾起来的无数蘑菇云,就会如期而至。

    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真正的恐惧,让无数的生物都仿佛是置身于那恐怖的地狱当中。无论是居住在城市当中的人类,还是山林中的野兽,亦或者是草本植物,都大片大片的灭亡,几乎在那无数升腾的蘑菇云当中,留不下丝毫痕迹。

    灾难性的灭亡,就如同历史上那几次恐怖的生物大灭绝一样,占据了地球霸主地位的人类也是一样。但这不是来自宇宙的愤怒,也不是地球的警告,更多的反而是人类自身的贪婪,以及人类自身的决定。

    “真是没想到,我竟然也会来到这个世界不这还不是那个世界”

    缓缓的突出一口气,李斯特的眼中带着丝丝无奈,以及内心当中极度的不安。如果是那个废土般的世界也还好,起码李斯特凭借着自己的金手指,也能撑起一片天来活的有滋有味??伤闹屑鹊牟话踩锤嫠咚?,现在这只是一个妄想罢了。

    现在距离那场堪称灭绝性灾难的核战争,还有起码二十年的时间,距离那废土般的世界,却还有一个多世纪那么久远。而现在李斯特第一个要想清楚的是,如何在那场灭绝性的核战争中存活下来,才是真正需要搞定的。

    “可就凭那些该死的避难所明白人又有谁敢进去?进去一个好点的那也就算了,如果被分配到了某些变态避难所当中,还不如死在那场核战当中!”

    看着头顶上那斑驳的墙皮,李斯特那无奈的苦笑又是让他不禁的摇摇头,如果记忆没有错,122个避难所当中,全部都是那群变态科学家来进行社会研究和生物研究用的试验场地,在他看来更像是实验室当中的培养皿,就算能临时在那避难所中活下去,恐怕也会因为那避难所中的变态设定,最终凄惨的死去。

    像22号避难所,涉及转基因孢子、人工光线培植和其他农业试验,但那群变态科学家的最终目的,却是通过通风口散播有害的植物孢子,将其中的所有避难者都感染成了只能依靠孢子生存的“孢子人”,最后的凄惨比起死亡来说也好不到哪起去。

    而106号避难所在所有人进入10天后,就会自动释放神经毒气,所有避难者都成了变态疯子互相自相残杀,简直就如同地狱和屠宰场那样可怖。87号避难所则是所有人都被强制性注射fev病毒,最终也成为了丧失理智的变种人。甚至还有更多的社会研究用的避难所,其中妄图躲避核大战的避难者们,最终也是无比凄惨的死去。

    “如果说外面的世界是地狱,那么绝大部分避难所,也绝对不像是天堂?!?br />
    那个核战爆发后的世界,作为资深玩家的李斯特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就算是外面的废土和避难所当中相比,有时候看似恐怖的废土,甚至比起一部分避难所来说都要来的幸福得多,起码不用担心成为社会实验的小白鼠,不是疯掉就是被杀。

    但李斯特却缓缓一笑,笑容中有些自嘲,他缓缓抬头看着正蹲在墙角各自休息,却依旧十分警惕的约翰三人,忍不住自嘲的叹了口气,只是低声道:“能不能活过今晚还另说,更不要说是十几年后的核大战了”

    轻轻地松开了怀里紧抱着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李斯特倚着背包使劲伸了个懒腰。他心中的不安现在也已经有了结果,也让他原本躁动的内心稍稍平静下来,而他缓缓地站起来,扭了扭脖颈发出一声脆响,然后点头对那同样端着枪站起来的约翰他们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准备出发了?!?br />
    “是是的,李斯特先生!”

    约翰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动了动嘴唇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李斯特那仿佛又来的自信,心中也本能的安定下来。一个个快速检查了自己身上的装备和武器,确认无误后也就点头应声道:“休整完毕?!?br />
    看他们都检查完毕,李斯特也便点点头,这群人都曾经是正职军人,尽管退役后生活了几年,可现在依旧快速恢复到了曾经最精锐的模样。他的手指轻巧的拨开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的保险,李斯特首先迈步走在前面,朝着楼道门口的木门走去。

    约翰他们立刻隐隐分散开来走在李斯特的身后,而最后的阿尔滨则是背对着他们退着向房门走去,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小心谨慎的对准了楼道里面,确认无误后,才跟着前面的杰克向前走去。

    但他们的行动没有走几步,瞬间就随着李斯特的轻声提示而完全停止,约翰他们没有立刻向李斯特前面看去,反而分散开来立刻缓缓蹲下,二对二分别背对背对准前面的木门和后方的走廊深处,他们的目光和脸色,已经完全严肃。

    “等等,有情况?!?br />
    轻轻的摒住呼吸,李斯特的左手已经缓缓的举了起来,他的脑袋微微侧头,似是在侧耳倾听。他身后的约翰三人此时已经变成了临敌队形,隐隐的散在这走廊当中半蹲而下,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小心谨慎的警戒着,同时等待李斯特的下一步命令。

    作为经历过实战的他们,现在已经以李斯特为主,自发的组成了一个战斗小队,各司其职,已经组成了一个标准的战斗机器。而他们缓缓的半蹲着,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对准前方,手指也已经轻轻的扣住了那金属冲压而成的扳机。

    “安静?!?br />
    李斯特举起的左手轻轻的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同时伸出手指朝着前面指了指,并且扭头看着身后半米处的约翰,点点头向前做了个分散的手势。这是标准的美国陆军通用作战手势,他们曾刚入伍的时候就已经学习过,他们早已经很熟悉。

    约翰和杰克立刻弯着腰朝着墙壁两侧缓缓移动过去,脚步轻缓听不出丝毫声音,而他们的步枪却始终稳稳的端在手中,对面前那扇薄薄的木门,只要有任何异动那么就是泼水般的金属风暴!

    他们的面容和神情已经无比谨慎严肃,而最前面端着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的李斯特,同样严肃而慎重。他缓缓朝着后方推过去,那模样轻手轻脚的就仿佛是在走万米高空的钢丝绳,可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比起走万米高空钢丝绳来说,也相差不远。

    “沙沙沙沙沙沙”

    某种坚固物体摩擦的声音就在那木门后面响起,同时伴随着还有一声声若有若无的粗声喘息,让人听上去就仿佛是乡野农场中马匹磨牙和公牛呼吸的声音,可对于李斯特他们这些在城区生活的人们来说,这不现实。

    这里没有农场,也没有骏马和公牛,甚至在这晚上诡异的也没有了之前曾经相当常见的士兵和人群。走了接近两个街区的道路,他们一直都是四个人小心翼翼的活动,怎么可能还有其他人?

    这持续不断的摩擦声,在他们四个人的耳中,真的是无比诡异。他们的动作已经停止,就算是呼吸都已经平缓下来,只是看着前面那薄薄的木门,甚至他们能透过那手指宽的缝隙看到外面的灯光,以及一个隐藏在阴影中的,黑色身影!

    “嗷吼”

    但与此同时,一声狂暴的怒吼却在门外响起,那原本隐藏在阴影中的黑色身影就仿佛发现了什么,猛然朝着这栋公寓楼冲来。而就在那门口的李斯特他们四人却脸色瞬间一变,来不及转身逃跑,也没有直接扣动扳机,优秀的军事素养反而是让他们瞬间半蹲而下!

    原本就单薄的木门被三根锋利的爪子轻松地撕开,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阻挡的作用。无数的木屑伴随着那残破的木门横飞在走廊当中,一股因物体在狭窄空间内快速移动而产生的风瞬间压过来,让李斯特他们忍不住闭上眼睛。

    但他们却没有坐以待毙,眸子扫过刚才那瞬间撇过的图像,而手中的枪械已经顺着那脑中还残留的图像狠狠地扣动了扳机,人类目前为止最高效的单兵制式杀人兵器,在此时此刻,对面前那狭小的楼道口,扫出了无数狂暴的金属风暴!

    ps:有人喜欢本,就多投点推荐票啦如果觉得此好看,就收藏一下吧当然,如果喜欢加群,就来qq群:248761368,起点32号轻步兵营来一起探讨剧情吧话说,本群不是相亲群,但有妹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