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棕黑色的皮肤就仿佛是雪地中最坚硬的顽石,在这刷成白色的楼道中无比的扎眼,可是当那两米多高的魁梧身躯撞在那楼道中,原本就因为岁月而斑驳的墙皮,竟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网装体,大片大片的朝着地上剥落下来。

    这已经说明了那魁梧的身躯中所蕴含的力量,而那身躯正面还一片片溅出来的黑红色血液,也已经说明了这只额头上延伸出两只长角的怪物,那已经随着布满血丝的两眼中,暴怒的疯狂形态!

    那无数的木屑和碎裂的木门已经狠狠地砸在李斯特他们的身上,甚至偶尔有锋利的木屑都在他们的脸上划出一道道小口子,渗出了一道道的细小血丝!但他们谁都没有在乎这点小伤口,而是看着面前不到五米的怪物,那扣着扳机的手指,都因为那恶狠狠地力量而有些微微发白。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约翰他们三人半跪在地上,背部蜷缩就仿佛是一个球,两手中那aks74u短突击步枪却在重重的顶着他的肩膀,那巨大的后坐力却让他们整个人都在微微晃动,但是枪口处那喷薄而出的金属狂潮,却始终在那个怪物的身上,爆出成片成片的血花。

    没有人朝着后面逃去,就算是面对如此恐怖的生物也是一样,他们的嘴巴紧紧地抿着咬着,眼睛中恶狠狠地瞪着那面前的怪物,狠狠地扣着扳机。他们是真正的职业军人,现在他们的战争本能,也已经发挥到了极致!

    “嘭??︵辏。?!”

    几乎有两个成年人大腿粗细的胳膊被那怪物重重的砸在墙壁上,那本就是时间悠长的墙皮哗啦啦的掉落下来,而那墙面当中都随着那如蛛网般蔓延的砸痕而凹陷进去一大块。它全身上下都在爆着一团团血花,剧烈的疼痛,也已经让它逐渐变得更加疯狂起来!

    它那满是如匕首般牙齿的大口猛然向前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巨大的音量甚至在这狭小的楼道内荡,让李斯特他们的耳膜都嗡嗡作响??墒强醋拍枪治锛负跏且丫饽:那傲?,就算是约翰他们三人,也忍不住对这个生物强悍的生命力而感到吃惊。

    他们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已经发出“咔咔”的空机声响,30发标准弹匣中的子弹早已经在刚才短短十数秒之间挥霍了个精光。而现在面对这只怪物那明显陷入疯狂,也几乎没有明显重伤死亡的良好模样,他们内心中却瞬间不安起来,一股对于自身生命的脆弱之感,也油然而生。

    “死亡爪!”

    最前方的李斯特却没有丝毫空间,他的鼻腔中猛然冷哼一声,尽管心脏都仿佛是被人狠狠攥紧而停止跳动,但他的脑海中已经知道了这种生物的名称,也已经知道了这死亡爪的弱点:“该死的,愣着干什么,换上弹匣,继续射击!”他头也不的大声怒吼着:“现在,立刻,继续射击!”

    但他没有丝毫犹豫,两手中那紧紧端着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却本能般的对准面前不到一米的死亡爪,然后狠狠地扣动了扳机。现在不是多说废话的时候,如果等面前这只生物兵器死亡爪在刚才那突如其来的打击中过神来,那么糟糕的,则是他们。

    “嘭”

    黑洞洞的枪口瞬间爆出一团炽热的白光,12号无烟箭形霰弹已经在那短短瞬间脱膛而出,就在那半截张开的血盆大口中硬生生的轰了进去。一根箭形弹头混杂着两枚圆柱形的普通弹头,就在那耀眼炽目的焰火当中,瞬间撕扯烂了那死亡爪的半个嘴巴!

    这是里面只有一发箭形弹头的单箭箭形枪弹,本就是以命中率和破甲能力而著称,别说是以生物兵器而研究的死亡爪,就算是两厘米厚的钢板,在这极高的初速和惊人的破甲能力,以及不到半米的距离范围内,也能硬生生射穿!

    但李斯特没有任何犹豫,这杠杆式的散弹枪在他手中反而有着自动型散弹枪般的灵巧,这时候李斯特不由得对每年给老兵协会和狩猎协会缴纳的会员费,表示由衷的感谢。而他也来不及多想,直接干脆利索的上弹上膛,重新化为了漆黑一片的枪口,又重新对准了那死亡爪的头颅,他甚至是向前迈了半步,欺身向前,枪口都快要伸到了那死亡爪张开的大嘴当中,然后狠狠地扣动扳机。

    “嘭”

    又是一阵耀眼的火光出现在这较为昏暗的楼道内,而那死亡爪原本狰狞的脑袋,却仿佛炸开的气球一般瞬间随着那耀目的火光而炸成碎片,整个前脸的嘴巴乃至是半个腮帮处,都是一片血肉模糊,就算是那半个嘴巴的利齿,都断成了一片片的碎裂骨刺!

    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作为老古董的猎枪,根本就没有考虑任何停止作用,极高的初速只考虑了威力和穿透性,再加上力求穿透力和稳定性的箭形霰弹,只要在这个星球上,不违背物理定律,就算是死亡爪那坚韧的皮肤和石头般坚硬的骨头,也挡不住一发箭形霰弹的狂暴轰击!

    “嘭嘭嘭嘭”

    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在李斯特手中,干脆利索的手法几乎已经达到了每秒一发的射击速度。这是他作为老兵协会和狩猎协会时常练习,以及曾经的体格练出来的良好手法,这狭小的空间和死亡爪巨大的目标,也根本不需要多加瞄准。

    而那巨大的后坐力,却让他的肩膀已经麻木,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轻松的神色,反而是每射一发霰弹就朝着后面快速后撤一步,几下之间已经彻底离开了那双手护住脑袋的死亡爪,接近四五米的距离之外!

    “吼”

    而正当约翰他们三人过神来,手忙脚乱的快速填装好手里的aks74u短突击步枪,却发现面前那整个头颅都血肉模糊,几乎看不出完整模样的死亡爪,竟然放弃了防御,反而张大了那已经碎裂了大半个的巨口,嚎叫着朝着他们猛扑过来!

    如同爬行动物一般的绿色眸子当中已经满是愤怒和残忍,如短剑般锋锐的利爪狠狠的朝着李斯特和约翰他们挥过去,甚至不等他们完全躲闪开来,整个身子就已经朝着楼道尽头狠狠的撞过去,就仿佛是一辆肉体组成的狂暴战车,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展开了暴怒的冲撞,可是在李斯特他们的眼中,却也已经发现了这是这只死亡爪临死前的,疯狂攻击!

    “散开!散开!”

    面对死亡爪的冲撞和利爪,李斯特瞬间撞开旁边一扇公寓房的木制房门,直接扑倒在房门当中。而他还来不及反应,整个木制门框混杂着不少墙皮和墙砖的碎石,就朝着他扬过来。就在门外,那只死亡爪凄厉的怒嚎,还随着收的利爪而在楼道内冲撞着。

    缓缓的抬起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耳后带起了一阵凉风,他猛然咬牙扭头,视野的角落当中,小半截碎裂的木框朝着他的脑袋就飞速砸来,重重的就砸在他的脑袋上,直接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又是重新倒在地上。

    “阿尔滨!杰克!不!”

    使劲摇晃着脑袋,李斯特就仿佛觉得自己喝了十几杯苏联产的高度伏特加那样,下意识的伸手摸着被砸的额头,放在眼前的一滩血红色却让他的精神猛然缓过神来,抓起跌落在旁边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耳边却传来了约翰惊恐而凄厉的喊声:“不!不!不!”

    aks74u短突击步枪的沉闷轰鸣又在这楼道内荡,可是那枪声却已经不如刚才一般密集,而在李斯特的耳中,却让他忍不住心中一沉,咬着牙狠狠地一锤地面就跪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握紧了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就冲了冲去,却发现就在十几米外的楼道尽头,约翰正站在楼道中央,朝着死亡爪的背影狠狠扣着扳机。

    “该死的!”

    虽然还有些恍惚,但李斯特依旧看到了自己脚边不远处的半截尸体,正趴在那里没了声息,血液和内脏已经在地上淌了一地。只是看装束,他就发现了这是杰克,忍不住怒骂一声,扔下手里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反手掏出背后套在背包上的aks74u短突击步枪,他朝着前面快速跑去,同样朝着那死亡爪狠狠地扣动了扳机,将一道道致命的子弹泼水般的洒在那死亡爪的身上。

    因为就在约翰脚下,几乎看不成人形的阿尔滨正躺在那,血肉模糊的畸形模样,显然是被巨大的物体横扫在了身体上,恐怕全身的骨头都已经碎裂,内脏都已经震的粉碎,活下来都只是一种奢望!

    “?;魃彼劳鲎Γㄊ匝樘澹?,获得积分1000点?!?br />
    李斯特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没有停下射击,就算是金属提示音已经响起,他的眼中都带起了一片赤红。他与阿尔滨和杰克虽然不是朋友,可毕竟是在一个公寓中生活了接近一年,低头不见抬头见,现在竟然直接就死在了面前,就算是他都忍不住有些兔死狐悲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