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声因弹匣中耗光的子弹而停止,但aks74u短突击步枪还因为那紧紧扣住扳机的手指而发出“咔咔”的脆响??稍己惨谰墒呛熳叛酆莺莸乜圩虐饣?,就算是面前那只恐怖的怪物死亡爪,全身都已经血肉模糊,也仍然咬着牙根本不松手。

    阿尔滨的尸体就在他的脚边,血肉模糊的躺在那,全身的骨骼都以畸形的模样弯曲,仔细看过去几乎都看不出人形??凑飧逼嗖业难泳湍苤?,肯定是没有躲开死亡爪临死前的猛烈冲撞,全身的骨骼,恐怕都已经被那堪比轿车的巨大力量撞得粉碎。

    缓缓的放下自己手里的aks74u短突击步枪,李斯特顺手在身后掏出一个弹匣重新换上,顺便扫了眼身后那已经破开的楼道木门,警惕的扫了几眼才稍稍放松下来,起码这里的战斗暂时没有吸引更多的死亡爪过来。

    可是当他看到旁边杰克,那已经被分成几截的尸体之后,却也忍不住咬咬牙,如果刚才不是他狠狠地撞开了公寓房的木门,恐怕面对死亡爪锋利的爪子,他也要如同杰克那样被撕扯成三四截了。

    但他摸了摸自己己额头上的伤口,原本的麻木瞬间随着他手指的触动而变得极为疼痛,让他眼角忍不住抽搐几下。但李斯特依旧摸出了从额头延伸到鼻梁的这道伤口,距离眼眶都不到半厘米的距离,几乎差点就弄瞎了他一只眼睛。

    “约翰,好了,已经结束了?!?br />
    额头的刺痛让李斯特忍不住咬咬牙,但他还是朝着面前的约翰走过去,看着他依旧扣着扳机站在那里的背影,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却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只是缓声道:“打起精神来,现在已经都结束了?!?br />
    楼道内都是浓郁的血腥味,而且内脏破损流出的秽物也散发着一股臭味,但谁也没有在乎太多,李斯特缓缓拍了拍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约翰,沉声继续说道:“我们需要离开这,如果再来一只怪物,我们恐怕就要全部死在这里了?!?br />
    “他们不应该死在这的,我们还曾商量着下星期的周末去打棒球?!?br />
    看着那已经一动不动的死亡爪尸体,约翰缓缓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但是他的声音当中却带着丝丝悲怆,缓缓扭头看着李斯特,眼圈都已经红了:“一切都不应该这样的,不是吗?我们谁都不应该这样的”

    “这的确是一场意外?!?br />
    约翰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几米处的公寓楼梯处,一个声音却突兀的响起。随着李斯特和约翰举起来的aks74u短突击步枪,楼梯口走出来三个全副武装的士兵,防弹盔和防风镜下的脸并没有多少表情,为首的那人看着李斯特却缓缓的笑了:“真巧?!?br />
    缓缓的眯起眼睛,李斯特示意身旁的约翰放轻松,但他两人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却始终对准前面的三个士兵。而李斯特的脸上却也露出一个类似嘲讽般的微笑:“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和大部队走散了,然后我们遇到了这种怪物袭击,只有我们三人逃到了这里?!?br />
    看到李斯特认出了自己,为首的那名士兵则是掀开了脸上的防风镜,脸上带着少许傲色,却正是之前在李斯特门前给他分发物资的少尉。他端着自己手里的m4a1突击步枪,扫视着楼道内的惨状,最后将目光放在了死亡爪身上,轻声笑道:“我会向上级汇报这件事情,对你们的英勇作战表示褒奖的?!?br />
    “褒奖?我更想知道这场意外是怎么发生的?!?br />
    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依旧没有放下来,李斯特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的少尉,却对他那脸上写着的淡淡的傲色,忍不住缓缓咬牙道:“我同样也想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么紧急的情况下,你们三个不帮忙?”

    听到李斯特的话,约翰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也缓缓的举起来对准他们,尽管他们三人身上都穿着防弹衣,可是不到三米的距离之内,防弹衣可没法直接防御突击步枪的射击。而双方原本就较为凝重的气氛,瞬间就多了几分火药的味道。

    “负责清缴这些怪物的部队已经撤退了,我们必须要离开这座城市?!?br />
    那个年轻的少尉却缓缓的低了低眉毛,看着楼道内的两个尸体,没有多说些什么话,重新抬起头看着李斯特郑重的说道:“这片街区已经被放弃了,如果我们不能离开这片区域,恐怕我们遇到的就不只是这些零散的怪物了?!?br />
    “那么目的地呢?美国陆军的防线在哪?”

    同样放下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李斯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浓郁的血腥味和腥臭味让他忍不住闭上眼睛,好一会才缓缓的吐出来,看着那个少尉淡淡的开口道:“如果你知道,我想我们应该离开这里了?!?br />
    “看你们的模样似乎想去警察局?那里已经失守了,我们奉命朝金雀花街区撤退,根据上级的指示,一个团的部队在那里已经重新建立了防线?!?br />
    那个少尉点点头,重新戴上自己的防风镜,伸出手朝着李斯特伸过去,而李斯特也缓缓的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重重的摇晃两下。这个少尉脸上的傲色褪去几分,郑重的开口道:“b连3排排长,少尉奥尼尔?!倍倭硕?,依旧沉声称呼道:“天堂屠夫,李斯特?!?br />
    没有过多的客套,双方也没有继续在乎之前的不愉快,面对死亡爪这种恐怖的怪物,他们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联合起来。如果依旧个人单自行走,恐怕面对这些凶残的死亡爪,根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约翰和另外两个士兵一起合作,将杰克和阿尔滨的尸体拼起来,放置在一处公寓的房间当中,就权当是一座巨大的坟墓。如果有机会或许能来到这里,将他们的尸体重新埋葬,起码不用像现在这样凄惨的摆放在这房间当中。

    “这个怪物也受伤了,不然我们四个不可能将它干掉?!?br />
    李斯特蹲在那只死亡爪的尸体旁边,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和腥臭味弥漫,单手捂着自己的鼻子,他仔细的观察着这只死亡爪的身体,当他看到背部一个拳头大小的口子之后,便站起来看着身旁的奥尼尔缓声道:“12。7mm重机枪,重创了这个怪物的脊椎?!?br />
    “应该是清缴部队造成的?!?br />
    同样缓缓蹲下,奥尼尔甚至走过去用带着手套的手指摸了摸那拳头大小的伤口,那种肌肉撕裂的触感绝对是在瞬间命中造成的。但摸着其中那拳头大小的伤口,他也是皱眉对李斯特点头道:“不过却属于是跳蛋,如果是直射,应该已经射穿了?!?br />
    站起身子,奥尼尔甩了甩手上的污秽血液,脸色却也极为凝重:“这种怪物的皮肤很坚韧,而且全身上下都是肌肉,加上粗壮坚固的骨骼,简直就是天生为了狩猎而进化,说实话,我从未知道地球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恐怖的怪物?!?br />
    “进化?我更相信是电影里面,那群变态科学家研究出来的生物兵器?!?br />
    踢了踢那只死亡爪短剑般长短的利爪,李斯特当然明白这种死亡爪的由来,就是美国政府为了抵抗苏联强大的武装力量,而研究出来的生物兵器,甚至在战后抵御了辐射以后,繁衍成为了一只不亚于人类的种族!

    扭头看着约翰和另外两名士兵走出房间,李斯特也已经知道处理完毕。按照这个世界的习俗,他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缓缓开口道:“伴随着天堂的钟声,愿你们在上帝的仁慈下,获得永生?!?br />
    这毕竟是一个西方为主的世界,主要世界观和前世欧美也没有多少区别,上帝的信仰依旧是相当的广阔。而奥尼尔和约翰以及另外两个士兵,也有些沉重的伸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尽管他们并不熟悉,但现在面对那恐怖的怪物,却依旧有着同为人类而死亡的悲哀。

    “我们最好快些行动,金雀花街区离我们这条街道并不远,如果运气足够好,或许我们两个小时内就能到达?!?br />
    李斯特缓缓的吐出一口气,看着面前的其他四人,快速的将aks74u短突击步枪重新塞到身后的背包上,拿着温切斯特m1887******,并快速的填装好之前消耗光的箭形霰弹,开口道:“当然,如果运气不好,那么我们就需要小心一点了?!?br />
    没人多说话,奥尼尔深深地看了眼李斯特,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快速的检查了一遍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以及身上的手雷和工具,便站在了李斯特的身后。谁都知道当年在墨西哥战场上,那个天堂屠夫的名号,谁也知道这个天堂屠夫,在多次陷入绝境的时候,创造了那么多次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