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根属于是制成品,熏出来之后尽管是生肉,但却已经能被人体肠胃吸收。用一块切片面包夹着培根小口小口的吃着,李斯特咀嚼的相当细腻,并时不时抿一口热水混着咽下去,快速的补充着之前消耗的能量。

    他们五个人分散坐在客厅的角落当中,各自面前都有属于自己的食物,但他们身边还没有挂上保险的步枪还在手边,就算是吃着食物,时不时扫过周围的目光中也带着警惕。外面的灰色雾气就在刚才又浓郁了几分,他们看仅是三十几米外的灯光,都已经变得模糊起来。

    李斯特将一个生鸡蛋倒在口中直接咽下去,但他的眸子却盯着窗户外面那明眼可见的灰色雾气,眉头忍不住缓缓皱起来。这诡异的灰色雾气在以往的小城当中可从来都没有过,但现在弥漫在小城中,也让他越发觉得不安起来。

    这是辐射废土前的世界,核战前的美国本土东海岸的一座小城市。前世李斯特除了知道那几个著名的美国都市外,其他的小城市小乡镇他可记不起来,至少这座比起前世****来说,更像是一个县的小城市,8000多的人口可真没有多少知名度。

    但也正是因为没有多少知名度,核战后只是一片无人废墟,李斯特才不知道这个小城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而根据前世辐射当中了解的情报,作为生物兵器而研发出来的死亡爪,现在应该是极其隐秘的实验室中,而不是出现在这个小城中,还被军方调集部队绞杀。

    “那种怪物,可不是我们能知道的东西,那东西很奇怪不是吗?”

    缓缓咽下一口面包,李斯特抬起头来看着右手边墙角的奥尼尔,轻轻抬起手端起热水抿了一口,随着他热量顺喉而下,他淡淡的开口道:“我希望能知道一些那些怪物的事情,不然我们遇到了那些怪物,真的是极度危险?!?br />
    听到了李斯特的话,还在吃着面包的奥尼尔却顿了一顿,抬头看了眼面前的李斯特,脸上却又露出一个淡淡的嘲讽的微笑。摇摇头,他继续将面包在自己的嘴里填着,同时似是提点般的说道:“军事机密,无可奉告?!?br />
    “军事机密?嗬,似乎联邦政府知道这件事情?”

    另一个墙角的约翰却瞬间推开了面前的铁制餐盘,整个人都端着那aks74u短突击步枪站起来,怒视着奥尼尔咬着牙说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的两个朋友,两个联邦政府的公民,就因为这所谓的军事机密,被那怪物给杀死了!”

    “约翰,我明白你失去朋友的悲伤,但曾经作为一名上过前线战场的军人,你控制自己情绪的纪律性去哪了?如果我是你,那么现在就最好冷静下来?!?br />
    奥尼尔没有站起来,只是抬头看了眼约翰那急躁的模样,甚至没有拿起旁边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依旧小口小口的快速吃着面包和培根,冷静的声音中依旧带着少许嘲讽的神色:“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他看着约翰的眼睛道:“我劝你不要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现在距离军方防线还有三条街道的距离,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而负责的?!?br />
    他身边另外两名下属却缓缓站起来,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也已经对准了约翰,甚至还隐隐的对准了仍然坐在一旁的李斯特。但随着奥尼尔的话,他们两人的枪口也稍稍放了下来,似乎是显示了他们的诚意。

    “好了约翰,有些事情谁都不想的?!?br />
    李斯特终于开口,他朝着还是咬紧牙瞪着奥尼尔的约翰摇摇头,示意他也同样冷静下来。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知道的,因为奥尼尔也已经将他知道的事情简单的传递出来?;夯旱哪闷鹈媲暗乃?,他轻轻开口道:“十分钟后我们继续出发?!?br />
    原本激动的约翰则是放下了手里的aks74u短突击步枪,深深地喘息着,但最终还是又重新坐他的墙角。杰克和阿尔滨的死仍旧让他难以接受,曾经还关系极好的朋友,现在却已经成了连肢体都不完整的尸体,这或许让他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

    所有人都仿佛是陷入了一种沉默当中,只有食物咀嚼和喝水的声音在房间内轻轻荡。而房间外面的那灰色雾气,也已经越发的浓郁了起来,似乎是让他们原本就压抑的内心,变得更加沉重和不安。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但瞬间一阵细微的枪声出现在他们的耳中,尽管听上去就仿佛是随意乱射,但在这沉默的房间内却犹如原子弹爆炸,所有人都瞬间停下吃饭的动作,如猎豹般半跪而起,各自的步枪顶着自己的肩膀,弯着腰警惕的在各自所在的墙角警戒着。

    李斯特也同样如此,紧紧的靠在墙面上,他小心的注视着面前那窗户,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也已经端在手中,而黑洞洞的枪口也随着他的目光在面前的窗户处移动,只要有任何突发状况,一发箭形霰弹就足够应对大多数情况!

    “小口径步枪三枪点射,五百米左右,听声音是m4a1突击步枪?!?br />
    缓缓开口,李斯特朝着窗户外的左边打了个手势,而原本客厅内的众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而李斯特也轻轻的站起来,弯着腰在窗户底部快速的朝着他们刚进入时的卧室走去,同时朝着他们打了个手势道:“有情况?!?br />
    靠在墙角,悄悄透出小半个脑袋,李斯特还没来得及看清外面那灰色雾气中的情况,一声暴怒般的吼声就在外面的街道中传来,同时那原本还响着的枪声,则已经彻底消失,再也没有了那清脆的声响。

    浓郁的灰色雾气根本无法看清五百米外究竟发生了什么,甚至三十几米外的灯光都已经模模糊糊,抡起真正的视野界限也不过二十米左右。但他们所有人都是轻轻摒住呼吸,尽管他们并不了解枪声究竟在哪出现,但结合那吼声,依旧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遇到了那恐怖的怪物吗?”

    奥尼尔身后的一名士兵缓缓开口,而他看着浓郁的灰色雾气,以及无比昏暗的街道,忍不住深深地喘息几声,就仿佛是压抑着心中的恐惧,他下意识的喃喃道:“实验室中的怪物,真的全部都逃出来了,我们真的要死在这咳”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身旁另一个士兵就瞬间用手肘杵在他的胸口,胸部的击打让他发出一声咳嗽,但他原本仿佛是呐呐自语般的话音也吞了下去。就算是奥尼尔都是扭头看了他一样,缓缓的警告道:“不要多说话?!?br />
    “实验室?”

    约翰扫了一眼旁边的那个士兵以及奥尼尔,原本英俊的脸上只有一片严肃。他紧紧的咬着牙,甚至怀里的aks74短突击步枪都已经被他狠狠地握着。而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缓缓的咬牙道:“如果能活着去,我会向媒体揭发这种丑闻!”

    而他的话却引起了奥尼尔嘲讽的目光,只是扫过约翰那紧紧握着枪柄的手,他便缓缓的蹲坐在窗户后面,抬起自己眼前的全护式防风镜,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讥讽:“如果你想的话,那么你有你的自由?!?br />
    “好了,我们该走了,一切等安全后再说?!?br />
    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李斯特皱起的眉头中却带着少许阴霾。他缓缓的打开窗户,那一缕缕的灰色雾气就仿佛是在窗户外流淌,李斯特拍了拍旁边约翰的肩膀,脸色已经相当的难看:“我们的计划必须有所改变了?!彼园履岫溃骸拔颐潜匦胍俚鹊??!?br />
    “等等?我们已经很接近金雀花大街了,如果快些,半个小时就能到达军队防线?!?br />
    眉头微微皱了皱,奥尼尔看着外面那越发浓郁的雾气,脸色也同样相当的难堪??墒撬醋磐饷娼值郎系牡乒?,两手却下意识的握紧,对李斯特郑重的开口道:“不能继续等下去了,我们必须尽快赶到金雀花大街?!?br />
    他身后的两名士兵也同样如此,就算是约翰看上去也有些急迫。在这诡异的小城当中,他们遇到的怪物已经实在是太过恐怖了,如果能到部队当中,起码他们的安全就有了保证,不用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甚至是带着随时阵亡的危险。

    “如果你们想去的话,那么我选择继续等待?!?br />
    缓缓低头,李斯特看了眼约翰,而他也看出了约翰眼中的渴望,便毫不犹豫的在身后掏出三个30发标准弹匣递给他:“这是多余的弹匣,足够应对不算激烈的战斗?!彼槐咚底?,一边对奥尼尔点头道:“你们小心?!?br />
    “好的?!卑履岫钌畹乜戳搜劾钏固?,没有丝毫犹豫的跳了出去,同时约翰和另外两个士兵也同样跳了出去。在窗口,奥尼尔顿了顿,朝着李斯特似是无意般的轻声道:“尽管外面危险,但天亮前,找到部队才能活下去?!?/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