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之前找到部队,才能活下去?听上去里面真的是话里有话啊”

    看着奥尼尔他们逐渐消失在浓郁的灰色雾气当中,李斯特反而默默沉思着刚才他临走前的话??伤慈滩蛔』夯何杖?,提起自己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翻身跳到外面的草坪上,看着刚才枪声传来的方向,如警惕的灵猫般摸过去:“如果事情真的那么简单,我想也不会有现在这幅局面了?!?br />
    这个辐射前的世界,尽管背景当中没怎么说明,可根据李斯特的理解,这死亡爪的研发,绝对是机密中的机密。而这群顶级的生物兵器,就这么轻易的出现在这小城当中,恐怕如果真的出现了事故,那么也绝对是重大事故!

    看那群进入城市进行善后处理的军队就能知道,在各种轻重火力搭配,甚至还有步兵战车、坦克、武装直升机的支援下,竟然都失守了那么多的街区,就已经让李斯特心中的不安越发升腾起来,要知道这是战前成体系的世界,可不是辐射废土中那些只有某些科技,而没有多少体系可言的乱糟糟的乌合之众。

    目前这个还没有爆发核大战的世界,其实更像是使命召唤:高级战争当中的世界观,无论是经济、军事、日常生活都是成体系的。而这种体系上的差别,就仿佛是一个国家与一个村落的对比,天差地别!

    尽管这2059年还没有研发出动力装甲、fev强制进行病毒等科技,但如同前世那般的各种步枪、轻机枪、重机枪、坦克、步兵战车、自行火炮、武装直升机、战机等等各种武器,那都是应有尽有,更何况这个世界上的核弹小型化进程,也已经走了很远。

    “但如此强大的军队体系,怎么能干不过那群实验室逃出来的死亡爪呢?”

    缓缓在浓雾中向前摸索着,李斯特的目光紧紧盯着前面的道路,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紧紧的顶在他的肩头,而他的眼神中只剩下警惕和认真。因为就在他面前的道路上,已经有了不少碎裂的混凝土碎块,正散落在那里,而看那碎块的模样,似乎应该是属于周围公寓楼上的一部分!

    沿着原本低矮的公寓围墙向前慢速行进,李斯特的牙已经紧紧的咬起来,走过了两三百米远的距离,就仿佛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疑奈砥跃擅致?,但原本整齐的公寓楼围墙,以及平整的路面,却已经参差不齐,坑坑洼洼的就仿佛是战场一般!

    微微向前仰头,李斯特轻轻嗅了嗅面前的空气,但脸上的凝重却不减半分。浓郁的火药味附在雾气中到现在依旧味道明显,甚至那经过燃烧的火药气息,刺激着他的鼻腔都忍不住想要稍稍咳嗽,可见火药气味的密度之大。

    “怎么事那是什么似乎是一辆吉普车?”

    随着他缓缓向前的脚步,灰雾当中也逐渐能变得稍稍看清事物,但李斯特的目光却盯着前面视野尽头。就在那灰色的雾气中,一个模糊的方块形物体正停留在那,而李斯特眯着眼睛看着那边,当他继续向前走了几步,却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咬牙暗骂道:“该死的!”

    一辆美国陆军吉普通讯车正歪歪的停在街道正中,在灰色的雾气中似乎是如停车场中那样安静??墒堑崩钏固刈呓笕春杖环⑾?,就在这辆美军吉普通讯车周围,四五个还穿着vcu城市迷彩和防弹背心的士兵,正横七竖八的胡乱躺在那。

    心中的不安越发升腾,李斯特没有继续向前,反而是朝着旁边一处围墙的凹处躲了躲,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握的都更紧了几分。因为他的鼻腔中已经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他的眼睛,也已经看到了眼前那些或躺或趴的美军士兵身下,那一滩蔓延出来的深红色液体!

    “原本行进途中,但五个人还没来得及完全下车,就被瞬间干掉?!?br />
    眯起眼睛看着那陆军吉普通讯车,李斯特脑中瞬间出现了那五个美军士兵在惊恐中,还没来得及跳车就已经被干掉的景象。而他的目光顺着吉普车看过去,却发现在几米外的街道上,又是两三具尸体横躺在那,让他的眸子都微微一缩:“不超过十秒钟?!?br />
    因为就在那两三具横躺在道路上的美军士兵尸体,就算是在他这个位置都能看得出是残缺不全,几乎就是被瞬间分尸了一般,成了两三截的模样。而那破破烂烂的尸体上,内脏混着血流出来,都已经将几米长的路面染成了红色!

    战场的残留还很明显,甚至尸体当场死亡后都没怎么移动,让李斯特完全就能根据这些尸体的分布,在脑海中模拟出当时的画面。但当他在脑海中过了一遍那个画面之后,却赫然的发现,应该是一个步兵班,如此轻易的就在短短一分钟内,被撕扯的七零八落。

    “是死亡爪吗?”

    探出头去,李斯特眯眼看着那已经被撞开的砖石围墙,以及周围公寓窗户整个被破坏的窗户,以及不少地方都能看见的深深爪痕。微微咬了咬牙,他心中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也只有作为生物兵器来研发的死亡爪,才能这么快的就将这个步兵班干掉。

    尽管心中疑惑,但李斯特却没有靠近准备继续观察,反而是扭头扫了眼手侧的一栋公寓楼。那一楼的阳台已经被彻底破坏,原本安装的玻璃窗也已经碎成了渣,只有一个大口子咧在那里,说明它当时经受的摧残是怎样的暴力。

    站起来单手撑着矮墙就越进了公寓的草坪,李斯特弯着腰小心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没有异常后才端着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快速朝着公寓一楼裂口走去,但是他还没有靠近那个阳台裂口,旁边就出现了一个压着嗓子的轻声呼喊:“嘿,平民,那里极度危险,不要靠近,快来!”

    李斯特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在那声音刚出现的时候,就瞬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指过去。而他没有立即扣动扳机,只是眯眼看着公寓角落的昏暗处中,一个穿着城市迷彩,带着防弹盔的美国陆军士兵朝着他向下压手,示意他安静。

    同时就在他的身后,两个同样打扮的美国陆军士兵也在角落的昏暗处走出来,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指着那阳台的裂口,但看着李斯特背着背包端着温切斯特散弹枪的模样同样相当震惊。

    “平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之前不是让你们全部撤离了吗?”

    但一个穿着日常军服的老年人却推开他们走出来,似乎是经历了突发时间,原本整洁的日常军服都脏乱和很多,但却依旧无法遮掩他那明显久居上位的气势。而他看着李斯特还站在原地,不由得皱眉招手道:“快过来,那地方很危险!”

    但李斯特却透过昏暗的光线,看到那个老年军人身上的日常军服,以及肩膀上的肩章,不由得心中一凛。尽管离开了部队快要接近一年,就算不看那肩章,他都能清楚的知道,那身已经可以称作将服的军服,是只有将军这个级别才能穿的日常军装!

    “没错,小心点,不要惊扰那个怪物!”

    明显是队长的那个美国士兵对他指了指公寓阳台的裂口,同时探出头去看了眼街道上,目光悲切的扫过那吉普车和周围的尸体,扭头对那个穿着将军服的老者摇头道:“除了我们,其他队员全部阵亡?!?br />
    其余人也是一片沉默,就算是那个穿着将军服的老者也是没有过多的说话,气氛竟然是直接沉默了三五秒钟。首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那个队长,他看着李斯特还没有什么动作的模样,不由得眉头更是紧皱,对他指了指自己这片昏暗的区域,依旧压着声音道:“够了,平民,快过来,你根本不知道你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恐怖怪物!”

    “怪物?我想我知道的,这同样似乎是很抱歉,我也不想?!?br />
    但李斯特嘴角却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因为他的耳边在此时也已经出现了某种沉重如风箱般的呼吸声,而伴随着这沉重的呼吸声,还有碎石块“咔啦咔啦”掉落的声响,一个庞大的黑影出现在那一楼的房间当中。

    棕黑色的皮肤满是起伏的褶皱,而那赤红的双眼则说明这家伙现在似乎是陷入了疯狂当中。李斯特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看着面前他们四个眼中露出惊容的模样,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咬着牙瞬间猛然扭腰,将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对准了那阳台裂口处,然后狠狠扣动扳机。

    “嘭!”

    爆开的耀眼枪焰中,窗户裂口的伸出,一个庞大的黑影正在里面出现,棕黑色如岩石般的皮肤上已经血迹斑斑,而那两眼中的血红却对准了窗户裂口外,猛然张开满是牙齿的大嘴发出一声凄厉而愤怒的吼声:“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