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是那个怪物!”

    公寓楼内的吼声出现的时候,那名陆军队长的脸上瞬间难看起来,侧身站在那将服老者的面前,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对准面前的阳台裂口,同时指着一名士兵大声吼道:“带将军立刻撤,斯切尔留下和我拖??!”

    没有丝毫犹豫,那名叫做斯切尔的士兵就端着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站出来,和队长并肩站在一起,脸色同样难看的盯着那阳台裂口,却没有多说些什么。谁都明白,他们两个所谓的拖住,就是用生命的代价来掩护身后的将服老者和另一名士兵离开。

    “我们已经偏离了预定路线,现在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但那将服老者却没有转身离开,而是缓缓的伸手将头顶的大檐帽摘下来,捋了捋花白的头发,那已经满是老人纹的眼角中也满是对生命的淡然。他在身后掏出一把m1911半自动手枪,对那名队长笑道:“战死在战场上可比死在养老院要荣耀的多!”

    他缓缓喘息着,之前的剧烈运动让这个年纪已经相当吃力,就算是握着m1911半自动手枪,一股乏力也让他忍不住暗自叹息衰老的无形威压。但他没有多说什么,朝着李斯特指了指,对两侧的三名士兵道:“支援他!”

    不过还没等这三名美国陆军士兵上前支援,李斯特的身形就朝着后面推过来,同时一个庞大的身影瞬间在那阳台中扑出来,狂暴的撞在那低矮单薄的砖石围墙上,随着一阵烟雾升腾,那段砖石的矮墙就已经彻底化为了一片碎砖铺洒在地上。

    “我想你那小手枪可不怎么管用,老爷子?!?br />
    李斯特朝着后面退了几步,顺便扫了眼那个将服老者手中的m1911半自动手枪,微微摇摇头,直接将身后背包中卡着的aks74u短突击步枪扔给他,大声道:“对付那家伙,这玩意更管用!”

    “唔,苏联人的玩意?”

    那个将服老者下意识的伸手接过那把aks74u短突击步枪,看着这粗糙精悍的步枪,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缅怀的神色。但他却没有什么犹豫的地方,直接伸手拉动枪栓,随着那清脆的响声表示上膛,他那已经多是皱纹的脸上也带起了属于年轻人的神彩,哈哈大笑着道:“简单可靠耐用,说实话就算是我也很喜欢!”

    “喜欢那你就用,老爷子,我想这家伙最好还是爆头最管用?!?br />
    端着自己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李斯特深深的长吸了一口气,而他看着面前那灰蒙蒙的雾气当中,那只死亡爪站在街道正中的身躯正缓缓扭过来的模样,忍不住低头咬牙提醒道:“一会我可顾不了你们?!?br />
    “并肩作战就好,如果我们不是对手,你就逃吧?!?br />
    那名士兵队长首先向前迈了一步,稍稍挡在那位将服老者和李斯特的面前,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已经紧紧地抵在他的肩膀上,而他看着外面道路上那死亡爪,淡淡的开口道:“战争不应该让你们这群平民掺”

    可他的话音还没落下,那原本站在道路上的死亡爪就已经扑上来!短短四五米的距离根本就不是它行走几步的事情,随着那低声的咆哮,甚至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瞬间挥动利爪,朝着李斯特他们狠狠罩过去!

    “躲开!”

    李斯特都没想到死亡爪的速度会这么快,比起他之前遇到的那两只死亡爪,速度几乎快了两倍还要多。没有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只是本能反应的朝着一侧就地翻滚,用胳膊肘撑着自己的身体迅速翻了三四米远,而等他站起来,却赫然发现那只死亡爪的目标,竟然是他自己!

    一双猩红的眸子已经将李斯特牢牢锁定,而那满是利齿的大嘴中也喘息着带着腥味的口臭。李斯特扫了眼那同样四下散开的士兵和那将服老者,却也忍不住暗骂一声,直接提起了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抵住肩膀就狠狠扣动扳机。

    “嘭”

    耀眼的枪口焰瞬间在这昏暗中乍现,而那箭型霰弹则已经随着那火药的膨胀爆发,瞬间化为致命的金属射流,以永恒的物理规则轻松地切开那生物的表皮,同时因旋转的弹头遇到了阻力而在肌肉能横向翻滚,在那肌肉层画出一道优美的空腔!

    血液四溅,箭型霰弹的威力在之前的那两只死亡爪的身上就已经得到了结论,而李斯特也同样相信自己手中的这个老伙计。数百年的声誉就算是现在也一样可靠,而他如掰开杠杆那样退出已经无用的弹壳,然后利索的重新接上枪身,黑洞洞的枪口依旧对准前面的死亡爪,然后继续狠狠扣动扳机,又是一阵耀目的枪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接连不断的枪声已经在周围响起,原本的三名士兵已经和那名将服老者,分散开来冲着那只死亡爪扣着扳机。接连有序的枪声表明他们的精准点射,在那柔软的皮肤上爆起一团团血花。

    可是那死亡爪就仿佛是认定了李斯特那般,血流满面的前脸上,那猩红的眸子中带着狠毒凶残,张开大嘴就继续朝着李斯特扑去。就算它的身上头上胸膛上,被那子弹打的一片片血花,但因为那自身的生命力却也让它毫不在乎。

    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毫无疑问是近距离大威力,尽管快要一个半世纪的枪到现在,也仅仅只能在博物馆和狩猎协会中看到这种枪的影子,但毫无疑问只要是枪就能杀人,只要是散弹枪,在近距离上的威力,就不可否认!

    “该死!”

    李斯特毫无惧色的原地翻滚,顺势躲开了那如刀般锋锐的利爪,前世辐射中对于这种死亡爪的弱点他很清楚,尽管攻击强生命力多,速度也极快,可是无法应对敌人小范围内的灵活翻滚,也正是这种生物的最直接弱点所在!

    死亡爪作为生物兵器来研究,本就是在复杂的情况下快速搅乱敌人防线,根本就没有同大规模成体系的正规部队正面对抗的意思。任凭你肉体再强,面对热武器一样只是一堆烂肉,甚至上百只死亡爪一旦暴露在敌人炮兵火力下,一轮炮火覆盖中也和人类没有任何的区别,或者说是因为智力不够和体型过大的原因,将会更糟!

    而研究出这死亡爪的科学家,也没有想到凭人类单薄的肉体敢在死亡爪的周围翻滚躲避攻击,更没有想到的是,防御步枪射击效果更佳的肌肉层,面对散弹枪近距离轰击时,并不能产生原有能减少流血和枪口快速闭合的效果!

    “吼!”

    那只死亡爪狂暴的使劲用两只爪子在周围挥舞,就算是那粗壮的尾巴也在狠狠地扫动着周围的土地,原本修整的极好的草坪几乎在三五下间就一片狼藉,可是李斯特却依旧如灵猫般躲闪着死亡爪的袭击,借助周围矮墙和公寓墙角的掩护,竟然躲开了那死亡爪的攻击。

    “好样的,小伙子,快过来!”

    快速的低着腰躲过那尾巴凌空抽击,李斯特的背部已经撞在了公寓冰冷坚硬的墙上,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才那剧烈的运动同样让他有些吃不消。那只死亡爪又瞪着猩红的双眼看过来,他咬紧了牙刚想继续拼一波的时候,旁边的窗户却被瞬间打开,那个穿着将服的老者端起aks74u短突击步枪就是狠狠扣动扳机,同时大声道:“进来,我们走!”

    但李斯特却盯着那脸上一片血肉模糊的死亡爪,朝着旁边狠狠的吐了口吐沫,脸上带着认真和郑重的神色。他狠狠将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上膛,紧紧地将那木制枪柄抵着自己的肩膀,他的眸子透过那缺口式准星,不屑的笑了:“走?”

    他看着那死亡爪扑过来的身形,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但他的大脑中却仿佛出现了什么新的东西,他屏住呼吸,就仿佛是那周围的时间流速都变慢了。而那准星已经套牢了那只死亡爪的眉心,然后他狠狠扣动扳机,在这昏暗中又爆出一团耀目的光明。

    “嘭”

    白色的脑浆混合着小半个头盖骨飞出,那只死亡爪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停下继续狂奔的脚步,那眼中的猩红残暴,就已经失去了神情,歪歪扭扭的直接狠狠地撞在公寓的墙上,随着一阵晃动,墙皮和不少碎砖都落下来。

    而李斯特在一旁重重的喘着粗气,眸子中也已经满是血丝,而他扭头看着那只死亡爪已经死去的模样,嘴角的微笑却缓缓地高翘起来。这不仅是象征着1000积分的提示音出现在耳中带来的喜悦,还有另一种提示音在他耳中荡时候,带来的无比惊喜!

    ps:本qq群248761368,大家喜欢可以来讨论本剧情哦而且喜欢辐射,喜欢使命召唤,喜欢废土的亲们进来一起耍耍呀哈哈,热烈欢迎同时感谢大家这两天的打赏,我在这里拜谢了,不得不说这本的成绩超出我的预料,还是很不错呢也是多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