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的将自己的腿在那死亡爪的身子下抽出来,李斯特两手撑着身子就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甚至一股一股的干呕都忍不住随着他的喘息而出现在气管中。尤其是那两眼中的血丝,都已经布满了他的眼白上,几乎就和眼球即将爆裂一般恐怖。

    可是他却没有丝毫难受的模样,脸上只有一片兴奋的神情,重重的喘息了两下,他翻身依靠在身后的公寓外墙上,眉宇间的兴奋和自豪怎么也无法压下去,最终让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刚才面对死亡爪的时候,李斯特心中并没有多少紧张,反而是陷入了一种精神恍惚的节奏当中。而他眼中看着这个世界也出现了不少数据流,真的就如同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变慢了少许,让他的脑子快速转动,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冲着那死亡爪狰狞的脑袋开火,同样他也知道自己绝对能命中!

    “?;魃彼劳鲎Γㄊ匝樘澹?,获得积分1000点?!?br />
    “叮经检测您的精神高度集中,解锁能力:时间减缓?!?br />
    他依靠在冰凉的墙面上,嘴角的微笑高翘着,刚才的系统提示就就是这个。但当他想起这所谓的时间减缓,嘴角的微笑更是忍不住翘起来,这似乎就是玩使命召唤通关模式时,自带的作弊码系统!

    缓缓的摇头笑了笑,这种惊喜让他来的简直就是有些没敢相信。原本能够兑换使命召唤中的各项物资和士兵,就已经让他觉得这金手指相当不错,没想到这金大腿出来了之后,让他在2077年那场核大战中活下去的信心,几乎倍增到了百分之百。

    要知道使命召唤当中可不仅只有时间减缓,还有一枪致命、手雷裂变、无限子弹、无限体力等等,甚至连核弹攻击都免疫的无敌都在里面。如果算上外挂中瞬间移动、穿墙、透视等能力,那简直就算遇到辐射中能挨两发胖子核弹都不死的沼泽蟹女王,都是被他一枪秒的货。

    “不过,这个能力应该也有限制吧不然我的头也不用这么疼了”

    轻轻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眉角,原本额头上的伤还在,现在让他更是陷入了一种晕乎乎的状态中。但却绝对不是如同之前那样,完全就是一种病态的眩晕感,让他忍不住朝着旁边狠狠吐了口吐沫,暗骂道:“真是难受”

    周围那三名美国陆军士兵已经靠拢过来,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依旧紧紧抵住肩膀,看着那已经没了声息的死亡爪,仍然不敢将枪口离开那一动不动的尸体,但三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震撼和不敢置信的模样。

    之前在暗中猛然扑出来,还没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这只恐怖的怪物一个转身间就干掉了他们半个班,然后半分钟后继续虐杀了又是三名士兵??上衷诰捅灰桓銎矫裼靡话岩桓龆嗍兰颓暗睦瞎哦?,就轻松的掀掉了半个脑壳,直接就硬生生的轰死,怎么能让他们相信?

    “好样的小伙子,能够干掉这只怪物,的确是值得骄傲的事情?!?br />
    原本窗口处的将服老者也已经翻过了窗框,跳下来站在草坪上看着旁边的死亡爪尸体,那脑壳掀开后露出的红白脑浆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丝毫不适,仔细的打量了一眼那庞大的身躯和两爪的利爪,他也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这究竟是什么恐怖的东西??!”

    将服老者轻轻叹了口气,扭头看着外面那灰色雾气中的吉普通讯车,脸上也露出了某种悲戚的神色。但久经沙场的经验还是让他快速镇定下来,将服老者端着那把aks74u短突击步枪,扭头对那三名陆军士兵道:“通讯系统恢复了吗?”

    “没有,我们还是无法同总部或任何一只部队联系上?!?br />
    一名士兵轻轻伸手在耳麦上按了一下,但一阵杂音却让他忍不住微微皱眉,眼神中也是多了几分失落。微微伸手调整了几下耳麦后,他眼中的失落也越发多了几分,抬头看着将服老者摇摇头道:“完全不行?!?br />
    “通讯系统失灵了?我以为只有民用通讯无法使用了呢?!?br />
    觉得身体好些了,李斯特也缓缓的用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当拐杖,将自己的身子撑起来。不过他听着这将服老者和士兵的对话,用手捏着眉角,有些不可确信的问道:“至少你们也应该有卫星通讯和备用通讯方式吧?”

    “没有准备,我们的部队在得到联邦司令部的命令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有任何的作战需求,今天中午入城后得到的后续命令,也只是简单的维护城内治安而已?!?br />
    那名将服老者扭头看了眼李斯特,却没有对李斯特这个平民的身份有多少避讳的地方,只是摇摇头道:“我们旅这两个月并不担任防备任务,原本应该在休假,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彼倭硕?,眼中也多了几分怒意,他咳了两下嗓子重声道:“我们也没有想到,所谓的维护城内治安,竟然演变成了负责剿灭这群该死的怪物!”

    “等等,你们说你们旅是今天中午才进入这座小城?”

    李斯特瞬间抓住了将服老者话中与自己所遇不合理的漏洞,眉头紧紧的皱起,他看着将服老者和另外三名士兵脸上明显都带着愤怒的模样,却忍不住咽了口吐沫,急声问道:“那么今天早上入城的部队,还有大规模疏散市民,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你是说早上入城的部队?应该是陆军第9机械化步兵师的第1作战旅,我曾经和他们的旅长谈过城内的情况?!?br />
    那个将服老者缓缓的皱眉,突然他也察觉了事情似乎并不对劲,摩擦着修剪的极为光滑的下巴,他那一双眸子中也带着属于他这个年龄段的智慧:“现在想来,我们的交流并不多,而且大规模疏散市民,也是第一作战旅来负责的?!彼槐咚底?,眉头也已经紧紧皱起,而他也似是恍然大悟般的抬起头看着李斯特,重声道:“不对劲!”

    岂止是不对劲,完全就是有问题!双方部队根本就没有交代清楚,而对于之前驻守这座小城的陆军第9机械化步兵师的第1作战旅来说,已经同那恐怖的怪物激烈作战,为何还会有将服老者的部队再次进入这个小城?

    “该死,我们必须到金雀花大街的指挥所!”

    那个将服老者的脸色已经满是阴霾,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和暗中的政治官场上,他都经历了无数腥风血雨,但没想到今天却稀里糊涂的卷入了一场惊天的阴谋当中,怎么能让他愤怒?而他握紧了拳头,咬牙狠狠道:“如果军事法庭管不了,那么老子就带领部队和联邦政府对这件事情问个清楚!”

    他身旁的三名士兵都是沉默,作为旅部连的士兵,他们本就完全听从这名身份已经逐渐明朗的将服老者的命令。而听到了这一席话,他们也并不能多说什么,只是握紧了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等待着接下来的命令和战斗。

    “这位先生,我是陆军快速反应部队第16机械旅的旅长,少将布纳尔?!?br />
    将服老者深深的喘息了两口气,扭头看着周围那灰蒙蒙的雾气,脸上却越发的难堪起来。沉思片刻,他缓缓抬起头,两双眸子中没有丝毫属于老人的昏黄,只有如鹰一般的锋锐,他对李斯特伸出手,点头道:“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李斯特,平民,汽车修理工,退役军人?!?br />
    伸手同将服老者布纳尔紧紧握住,李斯特的手心中顿时出现了一股握住顽石般的感觉,那粗糙苍老的手掌同他握住也依旧有力,就应该是一个真正的军人拥有的力度。而李斯特也握紧点头道:“曾服役于美国陆军第16山地师,任连长?!?br />
    但李斯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以及曾经服役部队的番号,却让面前的将服老者布纳尔稍微愣神,一双鹰一般的眸子扫过李斯特平静的脸,神情中也带了几分笑意和轻松:“除了天堂屠夫,还有谁敢一个人,还是正面硬碰硬的干掉一只恐怖的怪物呢?”

    他身后的三名士兵也是略带震惊的看着李斯特,比起刚才看到那死去的死亡爪尸体时候,眼中的震惊更是显然。在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美国社会当中,李斯特曾经多次在极度危险,按照军事推演应该全连覆灭的情况下,如耀眼的英雄般拯救了自己的连队,在军队当中的崇拜者可是相当不少。

    “过去的事情,将军,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必须要快些到指挥所了?!?br />
    李斯特没有在乎这曾经的名声,对于他来说,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的进展之后,更在乎的是他能不能在接下来的一系列乱局中活下去。不说不到十年的美苏大战,也不说入侵加拿大的战争,就说他现在今晚,究竟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还是个困难事情。

    而且在李斯特心中更重要的是,在18年后那2077年10月23日爆发的的全球核爆中,自己能不能躲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活下去,并且在那数十年的核辐射,核冬天中安稳的活着,静静的等待着废土新世界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