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普通讯车在这危险的城区道路当中,已经与它快捷方便的优势,并不构成良好的性价比。从之前一只完整的死亡爪,就能将他们一个轻步兵班全部干掉来看,也能知道如果他们继续开车前进,危险系数可是成倍递增的。

    他们一个个全部小心的在矮墙一侧弯着腰快速行走着,就如同李斯特和奥尼尔他们行进的方式一样。作为正规军,他们都是标准的城区进攻模式,只要有任何情况,他们就能相互支援或是分散撤退。

    朝着金雀花街区快速前进,灰色的雾气依旧笼罩在四周,除了道路两侧的路灯,以及公寓楼上的灯光,雾蒙蒙的根本看不清楚。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地狱,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外没有丝毫的声响,偶尔扭头看着自己身后的队友,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一路上极为安静,竟然也诡异的相当安全,李斯特和布纳尔以及另外三名士兵聚集在一起,小心的躲避在一处公寓楼的门前。而李斯特谨慎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便扭头轻声道:“如果没有记错,前面拐过那个街道后就是金雀花街区?!?br />
    “没错,前面的拐角后的确是金雀花街区?!?br />
    老布纳尔缓缓的站起来,花白的头发因为快速的行走而沾染了不少汗渍黏在一起,但他毫不在乎的伸手捋了捋,眯着满是老年纹的眼睛扫视着周围的浓雾,但那灰蒙蒙的一片却让他依旧看不清楚,忍不住皱眉道:“可我记得,至少有一个排的士兵驻守在这?!?br />
    他手中依旧提着李斯特给他的aks74u短突击步枪,这种5。45mm小口径大威力,灵活小巧的突击步枪,现在相当受到他的喜爱。尤其是扫视着那灰色雾气中的几个点,他的眉头却越发的皱起来,沙着嗓子缓声道:“这不对劲?!?br />
    (在这里我要指出我之前,咳咳,一点小毛病。aks74u短突击步枪口径是5。45mm,不是5。64mm,之前顺手打错了,希望大家以后看的时候,就按照5。45mm来看吧)

    “这当然不对劲?!?br />
    李斯特接过话茬,作为年轻人他的目光更为清晰,但他看的却不是前面那能见度不超过三十多米的街道,而是眯着眼睛缓缓地蹲下,看着几米外那街道的路面上,深深地吸了口气,对老布纳尔道:“我们或许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了?!?br />
    “什么?”布纳尔的脸上带着凝重,用他那鹰眸般锐利的眼睛扫过李斯特刚刚看过的区域,脸上却更加凝重和严肃起来。他的呼吸缓缓的摒住,轻轻眯起眼睛看着李斯特,咬着牙却发出一声冷哼:“我想事情或许不可能那么糟糕?!?br />
    可是身后的三名美国陆军士兵却没有明白他们说的话中的意思,他们也没有过多的理解,反而是都端着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警惕的扫视着周围,并且隐隐将老布纳尔护在中间,形成了一个退可分散逃入公寓楼,进可直接快速占据周围有利地势的模样。

    缓缓低头,老布纳尔下意识的伸手摩擦着怀里的aks74u短突击步枪,用手指哗啦着那较为粗糙的木制枪柄,好一会才抬起头来,神情却有些疲惫和失落,沙哑着嗓子缓缓道:“应该不会吧?我那是一整个机械化步兵旅?!?br />
    “如果你的部队,真的根据你的命令执行的话?!?br />
    看着布纳尔那两眼都有些微微发红的模样,李斯特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他看了两眼寂静的街道,缓缓向前走到街边,轻轻蹲下用手摸着沥青制作的街道路面,神情也较为凝重的抬头对布纳尔点头道:“然而,答案得出的结论,你并不是唯一的指挥官?!?br />
    轻轻的抬起手,两个根摸索过地面的手指抬起来,就在李斯特的面前,这两根手指上出现了一层细细的灰尘。老布纳尔的脸色极为难看,就算是那三名士兵的脸色都微微一变,可李斯特使劲吹了一口,然后淡淡的开口道:“这是装了橡胶后的履带碾过,然后留下的灰尘?!笨醋沤值郎系姆较?,李斯特直直的看着布纳尔道:“很多坦克的履带碾过去才能形成?!?br />
    几十吨的坦克进入城区道路,必须要在履带上挂装橡胶才行,否则自身的重量和坚硬的履带,就能轻松的让市政府用几个月的时间铺设的道路,变得一片狼藉,根本就无法继续让车辆继续通行。

    但毕竟是几十吨重的坦克,碾压过道路时产生的强大重量,会将任何细小的石块或物体都被碾成粉末形状。而李斯特缓缓的呼吸着,他端着自己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站起来,看着老布纳尔点头道:“这时候多说其他的,已经没有任何用?!?br />
    “我们过去看看,否则我会直接致电联邦最高军事法庭,问问这到底应该怎么处理!”

    重重的咬牙,老布纳尔花白的头发下,一张面孔无比阴郁和压抑着怒火。他紧握着步枪的指关节都微微发白,而他直接就端着aks74u短突击步枪朝着前面走去,一边咬着牙怒道:“分散两边,警戒,发现敌人立刻开火示警!”

    “明白!”

    三名美国陆军士兵立刻紧紧跟上,同时将走在路中间的老布纳尔拉到边缘一旁,小心地靠着公寓围墙和拐角行走。而最前面的那个士兵也端着步枪在前面探路,对于他们自己的生命来说,这位老者的生命才是他们最应该考虑的事情。

    但落在后面的李斯特却忍不住缓缓呼出一口气,眯眼看着身后这似是熟悉也似是陌生的小城,摇摇头也同样快速跟上。被分配到这个小城一年多以来,他从未感觉到如今夜一般的陌生,就仿佛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小城一般。

    “这不科学啊?!?br />
    同样警惕的在队伍最尾殿后,李斯特看着周围那还亮着的路灯,以及还似是生活着人而灯火通明的公寓楼内,不由得摇摇头,心中的不安却也越发的跳动升腾。朝着旁边狠狠吐了口吐沫,他有些无奈的苦笑道:“这不会是陷入了那群科学家,搞的社会科学实验了吧?”

    按照辐射系列那群科学家的尿性来看,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得不让李斯特浮想联翩。如果从现在的2059年开始算,那些实际上是作为社会实验为主的避难所,也已经开始逐步建造了。甚至那不在122座避难所之中的原始避难所,估计也已经建成了。

    不过作为生物武器的死亡爪,却并没有在战前世界的美苏大战有多少用场,或者说是辐射的历史上并没有出现死亡爪大规模投放战场的记载。而与之相对的,反而是辐射废土当中随处可见的动力装甲,在美苏大战当中承担了救世主的形象,大规模的投入战争当中,成功的在苏联那强大的装甲洪流下挽救了美国。

    “等等,前面有情况!”

    正当李斯特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走在中间的老布纳尔却看到了最前方,那个士兵瞬间抬起的手。他立刻站定同时下蹲,示意身后的李斯特和另外两个士兵停止前进,而李斯特也抬头看着前方,却也忍不住微微皱眉。

    下意识的扭头朝着后面看了一眼,尽管依旧是在灰色雾气中昏暗阴沉,可道路两旁和公寓中的灯光依旧大亮,驱散了不少黑暗??傻崩钏固靥房醋徘懊?,那仅仅只有一片片黑暗的街道尽头,让他忍不住低低的暗骂一声:“该死?!?br />
    就在那街道尽头的黑暗中,真的就是完完全全的陷入了这最幽深的黑暗。没有丝毫光亮在其中出现,无论是街道两侧的灯光,还是公寓楼中的灯光,都已经消失不见,只有那灰色雾气当中,似是沉默的耸立着的黑暗巨人,在那里等待着猎物****时将其吞噬。

    “李斯特!”

    老布纳尔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后方的李斯特立刻端着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小步快跑过去,他对于这个老将军还是相当的敬重。而老布纳尔也没有和李斯特有丝毫客气,就如同对待自己的参谋那样道:“前面的情况,你怎么看?”

    前面的黑暗让他们全部心中有了不安,也似乎是人类对于黑暗的恐惧天性,就算是老布纳尔作为军队指挥官那么多年,面对今天这么多离奇的事情,也已经有些接受不了。尤其是看着前面那寂静中无比诡异的黑暗,更是深深的吸了口气,伸手松开胸前的一个扣子,咬牙道:“我们今天,运气似乎不怎么好呢?!?br />
    他的脸上逐渐变得平静,甚至可以说是面无表情??焖俚募觳榱艘槐樽约菏种械腶ks74u短突击步枪,老布纳尔对李斯特露出淡然一笑:“现在看来,或许已经作为平民的你,不该和我一起过来的?!?br />
    “战争让平民走开?可我是一名随时接受联邦政府征调的退役军人!”

    李斯特轻轻摇头,这个世界和前世的美国并没有太大不同,除了少许细节上以外,法律、人情世故、地方风俗都相差无几。而面对现在这较为进退两难的困局,也是轻轻地冷哼一声道:“我还想知道,那种恐怖的怪物,究竟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小城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