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栋原本的超市,早已经被简单的改造成了一个临时指挥部,大量的沙袋垒积起来形成矮墙,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大型的碉堡。别说是步枪射击,就算是重机枪、枪榴弹、火箭筒之类的武器都能防御的住。

    但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而因为黑暗的环境,灰雾的笼罩,视野也没有任何优势。反而他们手中的战术手电发出聚集的光束,对外面通告了他们的位置。但这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举动,如果失去了这些光亮,那么他们就更无法找到敌人的位置。

    值得庆幸的是,外面来的那个索菲特,却不是敌人,更没有直接在暗处发动攻击。李斯特小心地探出半个脑袋观察着外面的情况,但眼中更多的却是黑暗。他旁边本在沉默的老布纳尔却缓缓开口道:“没错,的确是e连连长索菲特?!?br />
    “可是他不是在休假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左边一个陆军士兵小心地隐藏在窗口,m4a1突击步枪已经锁定了那还侧着头无法承受那强光的e连连长索菲特。超市内的血腥味浓的让他有些不适,缓缓喘息了两口气,他扭头对了老布纳尔说道:“将军,这有些奇怪!”

    “我也很奇怪,因为他的假期批准还是我受命的?!?br />
    微微眯起眼睛,老布纳尔手中的aks74u短突击步枪也已经对准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那鹰眸般的目光已经随着准星而套在十几米外的索菲特身上,他的语气中却带了少许冷漠:“夏威夷的阳光那么耀眼,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

    房间内陷入沉默,而外面的索菲特却也没有继续有什么大动作,只是缓缓的举起手,努力让自己的脸朝着超市扭过来,闭着双眼朝着超市大声喊道:“如果你们同样是美国陆军,那么请出来相互辨别,我和我的部队,也已经将你们包围了,希望不要发生遗憾的事情?!?br />
    随着索菲特的话,二十多个人影缓缓的在那浓密的树林中站出来,一个个全副武装的端着m4a1突击步枪,甚至还有两人端着m249轻机枪在左右两侧??伤浅鱿至艘换?,就悄然间重新退了去,又在那浓密的灌木中消失了踪影。

    “这里随时可能出现一种恐怖的怪物,如果遇到后千万正面对抗,而且最好的办法是进入公寓、楼房等环境复杂的区域逃离?!?br />
    索菲特的话相当平淡,而他举起来的双手也象征着他的和平意愿,尤其是周围那一个个在灌木丛和树林中出现的美国士兵,更是隐隐的增添了几分威慑。索菲特看着面前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的超市,也忍不住皱眉,继续大声道:“这并不是演习,如果我们互相无法信任,那么我和我的部队将会撤离,同时祝你们好运?!?br />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缓缓地放下来,但没有触碰挂在脖子上的m4a1突击步枪,只是轻轻地朝着后方退去。他也并不了解超市内究竟是谁,只是因为那战术手电的光亮而短暂的判断其中似乎是友军,如果对方并不答,他也并不想过多的探寻明白。

    “或许我们可以和他谈谈?”

    李斯特微微眯眼,尽管他并不了解老布纳尔的部队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他看着刚才那群士兵的模样,起码并不像是敌对。这毕竟是辐射废土前的秩序国家,肆意的杀人尽管存在但也不再明面上。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他对老布纳尔说道:“我现在是平民?!?br />
    老布纳尔的眼睛紧紧盯着外面的索菲特,一张老脸上现在却只有严肃和不信任。经历了部队被莫名调走的事情,他现在对于联邦政府和军方并不百分百信任。尤其是索菲特本应该处于休假当中,却出现在这里,更让他内心怀疑。

    “我真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但这毫无疑问是不可能的?!?br />
    微微咬紧牙关,老布纳尔扭头看了眼李斯特,也只能是点了点头,道:“如果真的是索菲特,那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倍倭硕?,他的目光却又重新看向外面,眉头紧紧皱起来就仿佛是一个川字,他咬牙道:“如果不是,那你小心?!?br />
    “当然的,我很明白?!?br />
    轻轻笑了笑,李斯特立刻蹲着身子小心的朝着超市门口走去,缓缓推开那钢化玻璃的大门,他站起来走出超市。索菲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那茂密的灌木当中,但他知道应该还有人在,只是大声道:“你好,索菲特连长,原谅我刚才的迟疑,或许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谈?!?br />
    他看着那黑暗中的灌木和树林,尽管看上去没有丝毫异常,但他仍然能感觉到不止一把步枪对准了他。轻轻地将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放在地上,他看着那黑暗中露出一个微笑:“或许你说的那种怪物,我曾遇到过?!?br />
    “真是令人吃惊,你活下来了?”

    稍稍等待了数秒钟,黑暗中那灌木丛中终于响起了索菲特的声音,同时他缓缓地拨开那浓密的灌木丛走出来,标准的美国陆军全副武装的打扮。而他看着李斯特,声音中也带了少许诧异:“当然,看样子,你甚至是并没有受什么伤?!?br />
    “是那种如同恶魔一般的怪物?我有两个朋友却被那该死的家伙杀掉了?!?br />
    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伤口,一股微微的刺痛还是让李斯特忍不住皱眉??醋潘鞣铺?,他也忍不住摇了摇头,杰克和阿尔滨的死相当突然,就算是他现在想起来都有些伤感。他缓缓提了提手里的温切斯特,咬牙道:“但我还是干掉了它来祭奠我的那两个朋友?!?br />
    “这真是英勇,愿你的两个朋友沐浴在天堂之光?!?br />
    索菲特的眼中已经带了少许惊讶,尤其是看着李斯特手中那把堪称老古董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作为一名军人,他当然知道这种东西更应该出现在博物馆和收藏家的墙壁上,而不是一个危险复杂的环境当中。

    “很感谢?!鼻崆岬氐愕阃?,李斯特表示感谢。但他看了眼灌木丛两侧也逐渐聚集过来的几个士兵,他将目光重新放在索菲特的脸上。标准的美国方形脸,带着一股如岩石般坚毅的味道,而李斯特轻轻开口问道:“你在休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什么?”

    原本还算是平静的脸色突然一变,索菲特的脸上瞬间严肃起来,他看着面前正盯着自己的李斯特,扶着胸前挂着的m4a1突击步枪的手,却直接握紧了那坚硬的枪柄,他对李斯特问道:“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原本在休假?”

    “哦,我还知道夏威夷的阳光很棒,你出现在这才是很令人吃惊的事情?!?br />
    李斯特耸了耸肩,对于索菲特的严肃他并没有表现出怎样的严肃,看着那周围已经出现了十几个的美国陆军士兵,依旧看着索菲特的双眼道:“这与其是我的问题,更不如说是布纳尔将军的问题?!?br />
    “布纳尔将军在这里吗?”

    索菲特一愣,却露出一个惊喜的模样,他看了眼那超市当中依旧出现的三道光柱,心中也稍稍放下了戒备的心思。但他的眉头也紧紧皱起,对李斯特道:“在夏威夷我被联邦司令部通知休假取消,由运输机紧急输送到这座小城?!?br />
    他顿了顿,话却没有停下,扭头看了两眼那越来越多的美国士兵们,脸色也变得极为严肃的说道:“可来到这我发现除了我的e连,整个16装甲旅都已经得到通知,放弃所有重装备,由副旅长带领向城市外撤退?!?br />
    “副旅长带领部队撤退?这是联邦司令部的授权?”

    就仿佛是听到了什么荒唐的笑话一般,李斯特的脸上都露出一个不敢相信的微笑。联邦司令部直接绕过旅长,下令副旅长接过指挥权带领部队撤退,这在和平时期简直不敢想象,就算是战争时期,这种行为也会造成巨大的后果?;夯何战袅耸?,李斯特当然知道这其中的不同寻常,他朝着超市走去,同时对索菲特点头道:“或许这种事情,布纳尔将军更想知道?!?br />
    “布纳尔将军真的在这里?那真的是太好了?!?br />
    缓缓点头,索菲特立刻跟上李斯特的脚步。而他看着十几米处那黑洞洞的超市,也没有多少畏惧的心理。只是朝着身后的部队打了个手势,示意继续警戒,就继续朝着那超市走去,对于一只拥有良好战术素养的部队来说,就算他阵亡后也依旧有着标准的战斗力。

    ps:昨天扫雪,可怜我上午扫完了下午依旧扫,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真的很累很累!全国普降大雪,我也想更新,可是社区里的雪都积攒了一层,作为义务除雪的年轻人,必须要上??!晚上的时候当然也一块聚了聚,去吃火锅闹到了十点才结束,到家十点半直接累的在床上呼呼大睡,这种事情以后真的是不想参加了虽然火锅的确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