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已经随着超市打开的大门而弥漫在门前的空气中,索菲特的脸色微微一变,他轻轻嗅了嗅那已经有了明显血腥味的空气,脸色却忍不住一变。他当时可是已经确定了f连放弃所有重装备,全部离开了这座小城,可这座被当成临时据点的超市内,又怎么会发现二十多具f连士兵的尸体?

    “是f连的士兵吗?”

    布纳尔的脸色并不好,甚至连之前的凝重都有些无法维持。里面阵亡的二十多名士兵,都是他手下的部队成员,作为第16机械化旅的最高指挥官,他必须要为这二十多名年轻的士兵负责。微微咬牙,布纳尔首先朝着超市内走进去,同时扭头对索斯特道:“安排一下照明弹的使用,然后让人把里面的小伙子们体面地安置好?!?br />
    缓缓点头,索菲特同样阴沉着脸将背包递给旁边的副连长,接着就快速跟进去。f连同样是他们的友军,而且都在一个部队中关系更为密切,甚至他们互相之间都有很多朋友??上衷谒堑呐笥鸦蛐砭吞稍诶锩?,这对于整个e连来说,都是更为糟糕的一件事情。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吗?”

    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巴,李斯特顺手将信号枪扔给那名还皱着眉毛,脸色极其凝重的副连长。不过他却没有转身进入超市当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也没有在乎那浓郁的血腥味和旁边枪械开火造成的火药味,只是如吸食最甘醇的香烟那样让那气味将自己的肺部填满,然后缓缓呼出,似乎是将心中所有的不安都释放出来:“真是可笑啊?!彼夯阂а?。

    照明弹的余光仍旧挂在二十多米的天上,缓缓飘落下来的速度并不快,却照亮了周围数百米的距离如白昼一般真切。李斯特微微眯眼看着那树林和灌木丛的深处,原本那隐约出现的死亡爪就仿佛是知道了这处区域守备森严,一时半会竟然没了动静。只有旁边几米处的一挺m249轻机枪还在试探性的开火,持续性的三发点射,将那灌木丛和小树林当中打的一片木屑飞溅。

    但这种漫无目的的长点射,更多的只是一种威慑性,也是对于自身恐惧的宣泄。而对那群还刻意被科学家遗留了猎杀本能的死亡爪,这种点射简直就好比是一种笑话。体格健壮生命力顽强的死亡爪,别说是这种5。56mm轻机枪子弹,只要不是要害,就算是被命中几发12。7mm大口径重机枪的子弹也完全能扛得??!

    “这位先生,我已经将所有的照明弹全部拿出来了,这是您的背包?!?br />
    正当李斯特陷入沉思的时候,旁边的副连长已经将背包中的照明弹全部取出来,同时将信号枪交给了一个平日里十分谨慎的士兵。不过他并没有继续使用照明弹,反而是下令所有士兵将手中的战术手电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个耀眼的光柱,扫视着超市周围的空旷地带,来减少照明弹的使用频率。同时他将背包递还给李斯特,很是感激的说道:“这些照明弹,真的是太感谢了,真不知道没有这东西,我们晚上应该怎么面对那群该死的怪物?!?br />
    “它们也并不是那么难对付,高密度的火力一样能让它们成为一堆碎肉,都是有血有肉的生命,至少我们能用科技碾压他们?!?br />
    伸手接过递过来的背包,李斯特顺手掏出两个能量棒,扔给那名副连长一个,自己就打开包装三下五除二的塞进嘴里。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奔走来到这,他的体力也逐渐到达了一个临界点,而这种特意做成苦涩味道的能量棒尽管味道很差,但却能快速恢复体力,也属于是军队后勤的必备品。一口将嘴里的残渣全部咽下去,那种苦涩的味道让李斯特的眉毛都皱在一起,他忍不住摇摇头道:“这玩意和狗shi一样难吃?!辈还底潘匆残α耍骸暗比晃颐怀怨穝hi,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br />
    面对李斯特的玩笑,周围几个在旁边小心警戒着的士兵听到了,都是忍不住笑了一声,但看着那并不擅长说笑的副连长瞪过来的眼神,他们也赶紧将目光重新对准那战术手电扫过的区域,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但他们这种动作却更增添了几分尴尬,让这个较为古板的副连长赶紧解释道:“唔这个也因为避免因为太好吃,而在非战斗时间将能量棒当成零食吃掉吧,毕竟是美国联邦授意供货厂家的要求?!?br />
    “李斯特先生,布纳尔将军和索斯特连长需要您过去一下?!?br />
    正当两人还在聊着,一名士兵却推开门走出来,看到李斯特后脸上顿时露出一个笑容,就仿佛是面对上级那样快速汇报道:“布纳尔将军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希望您能过去商议?!倍拿畲锿?,看着李斯特的眼中却带着明亮的光芒,他急切的说道:“李斯特先生,这一次您同样能带领我们逃脱困境,不是吗?”

    “或许是吧?!?br />
    微微摸了摸鼻子,李斯特却突然有种到了自己连队的感觉。当初他带领的那些新兵在面对数千墨西哥游击队时,也是这样带着渴望的眼神看着他。但李斯特却缓缓地将目光移到别处,只是安慰般的说道:“这要靠我们大家的努力?!彼夯和瓶抛呓?,他还记得那个新兵睁着眼睛痛苦死去时的脸庞,他尽管尽力,却依旧没有拯救他活下来。

    推开超市的玻璃门,中间货架位置的尸体已经整理了大半,还有不少e连的士兵们带着悲戚的面孔抬着尸体?;蛘咚凳怯貌级底乓欢巡兄?,那群尸体似乎是已经被简单的拼接在一起,可当他们继续搬运的时候,混杂在一起的血液和内脏,粘稠的模样还有那浓郁的血腥味,让整个超市当中就仿佛是屠宰场一样恐怖。

    李斯特稍稍屏住呼吸,那浓郁的血腥味现在让他仍旧是有些难受,尤其是无数人体残肢就在地上,让他更是忍不住朝着其他方向看去。这是人类的本能,见到同类残缺的尸体时,心中就会不由自主的出现悲伤及恐惧的情绪。不过周围的那些陆军士兵也差不多,分别都趴在窗户上端着自己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小心的警戒着,就算是搬运尸体的士兵,也是看着其他方向,尽量让自己不去看那可怜的阵亡战友。

    当然他也看到了老布纳尔和索菲特铁青的脸,李斯特的眉头微微皱起,心中的不安却越发的升腾起来。李斯特走过去,老布纳尔没有多说废话,直接递给他手中的一张写了一连串字符的白纸,同时瞪着眼睛想要骂些什么话,但也被他自己强行压下去,只是沙哑着嗓子说道:“这是我的副旅长留给我的信息?!?br />
    “信息?”

    白纸上很是草率的写了几句话,可以看得出写者当时似乎是相当的紧急,甚至有些拼写的词组都简略过去。而李斯特却忍不住微微眯起眼睛,他仔细的看着上面留下的词组,心中的不安就仿佛是快要让他的脑袋陷入一片混乱,而他抬起头看着老布纳尔,缓声道:“这就是你离开司令部的原因?”

    上面的意思大概是联邦司令部紧急通知,要求老布纳尔前往半个街区外,同之前入城的陆军第9机械化步兵师,第1作战旅的司令进行交接??墒堑壤喜寄啥肟?,联邦司令部竟然要求副旅长接手指挥权,放弃所有重武器和装备,立刻带领部队全体退出这座城市。也正是因为这条命令引起了副旅长的怀疑,但匆忙之间也只能在这里留下了一条信息,以及撤退时遇到的死亡爪袭击,而将阵亡者的尸体临时安置在这,等待以后有机会重新埋葬。

    “这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呢?!?br />
    缓缓低头,李斯特看着这张白纸上留下的话,更是来来看了几遍才抬起头看着老布纳尔。这位老将军同样脸色铁青,花白的头发下,那一双鹰眼一般的眸子紧紧盯着那张白纸,而拳头都已经紧紧地握住,显然是在内心中压抑着极其剧烈的愤怒。

    老布纳尔的愤怒却没有直接爆发出来,因为就在旁边那放置着的仪器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启动符号。同时随着一阵细微的震动,竟然放出了有节奏的清脆响声。旁边一直跟着老布纳尔的那名士兵队长却微微一愣,旋即瞪大了眼睛看着老布纳尔和索菲特,惊讶的说道:“这是通讯恢复了?”

    ps:今天更新晚了点,没想到第二更拖了这么长时间,真是万分抱歉。明天似乎要努力试试四更,不过我觉得也不太可能咳咳,有人竟然投了12000的票,真是眼馋不过大家看到这里也会发现我这本和真正的辐射战前世界不一样,我在这里也解释一下吧,毕竟是小说嘛,涉及到很多敏感地方,大家脑补苏联就是中国就好。而以后出现的伏尔加河战役,额咳咳,就当成和长江战役一个事吧。对了,战前世界观我也设定成和现在差不多的,并不是二战后就改变的辐射前世界完全相同,其实相差也不大啦,写现在更容易接受一些。改日我开个单章,详细说一下本的不同吧毕竟小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