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动机的轰鸣声已经出现在这寂静的街道上,道道粗大的光束紧跟着在拐角处出现,将前方笔直的街道照的几乎通透。而随着那发动机的轰鸣声,五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正缓缓向前行驶着,炮塔上那细长的25mm机关炮正对准前方,随着前进时产生的起伏而微微晃动着。

    可是更沉重的发动机轰鸣却依旧在这街道上出现,沉重的轰鸣就仿佛是巨兽般,在那五辆步兵战车后出现。低矮粗壮的车体转过街角,巨大的重量压得地面上任何碎石和杂物都成了一片粉末,足足有120mm口径的粗长滑膛炮首先探出墙角,却随着沉重车体的转弯而露出整个炮塔,而那已经对准了街道的最终处的火炮,也已经说明这并不只是摆设。

    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现代美军最巅峰的陆地之王,看似沉重庞大的身躯却丝毫不影响那高强的机动性。动力十足的发动机快速旋转着,让那履带快速与道路接触,让整辆坦克彻底出现在这街道上。而就在这辆坦克身后,另外一辆坦克也在匀速的跟在后面,两者与前面的五辆步兵战车拉开距离,却依旧能感受到那迫人的威慑力。

    一只超火力的机械化装甲连,由前方五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中间三辆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和后方三辆“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共同组成。发动机的轰鸣已经彻底响彻了整条街道,但这只机械部队却犹如横冲直撞的巨龙,狰狞的坦克炮、机关炮、并联机枪、高射机枪共同组成了这只巨龙凶恶的爪牙,任何敌人出现在它的面前,或许承受的将是密集而庞大的火力倾泻!

    李斯特静静地坐在一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当中,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依旧握在他的手中,不过在他的背后也已经多了一把m249轻机枪。但这不是他在系统中兑换出来的武器,而是e连富余物资中的额外一挺。这种班用支援武器在巷战中的作用依旧强大,尤其是缺乏远距离火力打击的李斯特来说,毫无疑问是雪中送炭。

    在他旁边,老布纳尔和索菲特同样在这辆步兵战车的后车厢当中,加上其余四名负责?;に堑氖勘?,显得也是相当拥挤。不过在这有装甲?;さ某迪岬敝?,比起之前那通讯吉普车要安全很多,至少不用担心当行驶在暗处之后,那隐藏黑暗中的死亡爪出其不意的扑出来偷袭,将并没有多少准备的士兵干掉。谁都愿意安安全全的,更何况坐在这步兵战车当中,对于体力的保留也很有效果。

    八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标准的3+7模式设计。由驾驶员,车长,炮手组成车辆驾驶人员,搭载七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有情况能通过两侧开出的射击孔进行射击,甚至可以打开后方的舱门,数秒钟之内冲出去,伴随装甲部队一同前进。但就凭那门m242“大毒蛇”25毫米链式机关炮,就足够应对大部分威胁,恐怕后世废土中那极为恐怖的传奇死亡爪,都要在那密集的机关炮轰击中饮恨。

    何况是现在并不能称之为巅峰状态的死亡爪,连普通步枪的攻击,密集一些都无法承受。而后世废土中那经过了大量核辐射、fev强制进化病毒感染变异的死亡爪,成年后都有接近四米高,近距离内拥有生物型的红外线感应,更为锋利坚硬的利爪和獠牙,以及更为强壮的身躯和生命力。而那时候除了以外星科技为主的冰冻枪,中国也就是苏联研发的高斯步枪,几乎就只有大口径重机枪以上才能对它们造成有效伤害了。

    但是现在2059年间,这座小城中泄露出来的死亡爪,也仅仅只是试验体罢了。李斯特自己也很明白,后世游戏中尽管数据化,但战斗力也没有下降到这种连小口径步枪都能伤害到的地步。但对于李斯特来说或许也是一个机会,三辆主战坦克和八辆步兵战车,以及五十多名伴随步兵,恐怕来再多的死亡爪,也顶多用那血肉之躯给那履带加一层润滑罢了。

    从他们在金雀花街区的临时指挥部离开时,就已经印证了这只装甲部队的强大。那些面对轻步兵部队如同地狱爬出来的恶魔般的死亡爪,仅仅是嘶吼着冲过来,还没等靠近李斯特他们,在二十多米处就被炮塔上的25mm机关炮轰成了一片碎肉。甚至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的120mm滑膛炮刚刚转过去还没来得及开火,就已经发现战斗随着炮塔上缓缓停下射击的12。7mm高射机枪,而已经宣告这场并不成比例的战斗结束。

    就算是死亡爪借助两侧楼房的高度,直接跳到坦克或步兵战车上,但那又怎样?锋利的利爪只能将装甲上的喷漆划出一道道痕迹,对于隐藏在里面的美国陆军士兵,根本不用在乎。只要等其他步兵战车或坦克上的并联机枪或高射机枪开火,就如同打地鼠那样将站在炮塔上的死亡爪轰下去,接着就被那几十吨重的履带狠狠碾过去。除了一阵骨骼扭曲积压碎裂发出的细微声音,就只有因为遇到少许阻碍而稍稍踩了踩油门的动作罢了。

    “这是橡木花地铁站的分布图,沿着地铁深入一公里后将会有一条维修通道,地下研究所的秘密通道就在里面?!?br />
    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的液压系统比不上专业轿车,但这座小城的基建道路还是值得称赞,在街道上快速行驶之余,也没有多少颠簸。而后车厢内坐着的老布纳尔,则是缓缓放下在临时指挥所中找到的橡木花地铁站详细地图,目光凝重的看着面前的李斯特他们,微微沙哑着嗓子道:“地形较为复杂,关键区域相当狭窄,装甲部队无法直接驶入?!?br />
    “无法驶入?这意思是我们必须继续放弃坦克和步兵战车?”

    微微眯眼,李斯特的目光扫过那张详细的军事地图,橡木花地铁站内的地铁线路延伸,也用虚线勾勒出来。而就在地铁内部一公里左右,老布纳尔已经用铅笔在上面来来的画了无数个圈,这显然就是那地下研究所?;夯旱囊Я艘а?,李斯特的神色也逐渐变得凝重起来,他忍不住抬头对老布纳尔道:“绝对不行,地铁站内的环境这么复杂,如果我们放弃坦克和步兵战车,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狭小的地铁站口根本没有考虑过车辆的通行问题,更何况是坦克和步兵战车。现在李斯特他们之所以能在这座小城中横冲直撞的主要因素,这八辆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和三辆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是绝对分不开的。如果让他们放弃已有的火力、防护优势,继续以轻步兵的模式进入,恐怕就算是那些试验体的死亡爪,也要大快朵颐了。

    地铁站中的结构相当复杂,因为修建在地下,不仅有排水渠、引水渠或是电缆管道,每隔一定距离都有一个维修站点存在。这虽然在平??蠢?,设计合理、维修方便,但是对于现在的李斯特他们来说,却毫无疑问的充斥着大量的危险。死亡爪无法撕裂那坚硬的装甲,可并不表明无法撕开他们这些脆弱的人类躯体。

    锋利的爪子就好比是一把把刚打造出来的崭新的短剑,随着那巨力只是轻松挥舞,就能将人如破布般撕成碎片。而在那坏境复杂的情况下,哪怕跳出来一只死亡爪在他们行进的队伍当中,他们也要为了避免误伤,而不敢火力全开。这样的后果也很容易想象,一旦他们连火力优势都无法使用,那么一群轻步兵面对以生物兵器而研究的死亡爪,并不乐观。

    而所有人的想法也基本差不多,因为之前他们都曾见到过死亡爪,也知道这种恐怖的怪物战斗力如何。正当所有人都陷入沉默的时候,原本还在快速行驶的步兵战车却缓缓停下来。同时这辆步兵战车的车长也扭头对着后面的他们道:“布纳尔将军,索菲特连长,李斯特先生,我们已经到达了橡木花地铁站?!?br />
    李斯特打开身侧的射击孔,透过那只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他清晰的看到外面那出现的一个地面凹陷,那就是地铁站入口。战车大灯如光主般照亮了周遭的地形,远处繁茂的商业街和高耸的办公大楼也隐约可见,还有那十几只黑色的魁梧身影,正嘶吼着在地铁站入口、周围的花园,以及街道上狂暴的冲过来,两只肌肉发达的后肢让它们的速度极快,甚至就算是最优秀的运动员恐怕也无法与它们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