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的前照大灯已经全部打开,四盏强光大灯就仿佛是四条光龙,肆无忌惮的在这狭窄而悠长的地铁隧道中蔓延。就在两百多米外,那一个个魁梧强壮的身躯就仿佛是顽石般阻挡了光线的直射。而且那咆哮和嘶吼的声音也逐渐聚集,甚至连李斯特所在的这装甲连队的发动机轰鸣声都隐隐压了下去。

    全部都是死亡爪,这些美国联邦在战前研制的生物兵器,轻步兵部队的噩梦,小规模作战的死神镰刀,也是城市战和森林战、山地战的佼佼者。它们每一只都在发出微微的低吼,就算是面前那四道光柱让它们的眼睛都睁不开,依旧发出一声声暴躁的吼声。而就在这橡木花地铁隧道的另一侧,装甲连队的后方,也同样有不少死亡爪,正在那阴暗的地方爬出来,瞪着猩红的双眼看着李斯特他们。

    灰褐色的皮肤,肌肉分明的身躯,修长而健壮的四肢,更为狰狞的两只山羊角,还有那匕首般的利齿和短剑一样锋利的爪子,都在这前照大灯中一览无余。而正坐在最前端的李斯特,更是看的清楚。他的嘴角缓缓地带起一丝嘲讽的微笑,可他的心中却没有丝毫恐惧,缓缓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他轻轻地点着头道:“他们看上去真可怕?!?br />
    “可怕?哦,上帝啊,这群东西真的就如同在地狱中爬上来的恶魔那样,当时第一次见到了它们,我差点吓得尿了裤子!”

    车长掀开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的右侧舱盖,代替了装填手的射击位置,看着面前那一个个正开始躁动起来的死亡爪,却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或许不需要牧师们来着,我们就能兼职上帝的使者,将这群家伙重新送地狱去?!本头路鹗窍肫鹆俗约褐霸诤诎抵械目志?,更是忍不住戏谑的笑道:“噢,地狱的来客啊,如此令人心惊?!?br />
    “但那又怎么样呢?”李斯特的嘴角依旧高翘着,他的眼中带着明显的嘲讽和不屑,但他的目光也已经凝重起来。紧紧盯着面前那一排排正躁动着缓缓向前推进的死亡爪,李斯特深深吸了口气,随着那隐隐带着腥臭、尾气、血腥味道的空气填满他的气管和肺部,一股充实感顿时让他略带心满意足。而他放在扳机上的手指,也狠狠扣下去,李斯特发出哈哈大笑:“怪物?地狱?死亡爪?废土?那就,来??!”

    “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

    金属射流已经重新出现在这狭小的地铁通道当中,12。7mm高射机枪已经被李斯特在炮塔上放平,发出震耳欲聋的沉闷狂吼?;瞥瘸鹊挠残敬┘椎焖倩味?,随着弹链和重机枪的紧密结合而有序的进入枪机当中,释放着那死神化身般的力量。一发发弹壳在重机枪侧的抛壳口中喷吐出来,砸在旁边的坦克装甲上,就仿佛是风铃般悦耳。

    但没人能欣赏那种悦耳的金属脆响,因为随着那浓郁的火药烟雾,几乎能让耳膜都震裂的狂暴声响,已经连绵不绝。李斯特身下这辆m1a2“艾布拉姆斯”的并列机枪也已经开火,就在那120毫米44倍口径的滑膛坦克主炮内侧,内置的并列机枪正透过那细小的孔洞而同样喷吐出长长的火舌,同样致命!

    现在他们使用的全部都是硬芯穿甲弹,整体都由钨合金钢芯组成的弹头,在高效火药的膨胀下,别说是死亡爪的躯体,钢芯穿甲弹的穿甲效果就算是十几厘米的水泥墙面,都能硬生生的击穿,并击毙墙面后面的敌人。

    而那聚拢起来的死亡爪还想要朝着前方冲锋,可是迈开第一步后就已经随着那机枪的轰鸣而扑倒在地上,就在那无数声嘶吼和暴躁的声响中,全部在那密集的金属射流里化为一片片的碎肉。大量残缺的肢体和碎肉充斥着地铁基座,大量的血液已经将其染的湿滑无比,碎裂的内脏也随处可见,整个地铁隧道中都弥漫着一股血红色的气雾,而两侧和头顶上都飞溅着细小的血点或内脏残肢。

    但密密麻麻的死亡爪已经出现在这条隧道中,就仿佛是被这剧烈的声音所吸引,全部在那阴暗处爬出来,嘶吼着朝着李斯特他们的这条隧道处展开了冲锋。一道道炽焰中闪出一条条金属射流,而就在李斯特极有规律的长短连射中,甚至都带起了某种别样的悦耳。而就在李斯特的眼中,任何一只死亡爪只要出现在枪口所指向的区域当中,躯体上立刻会爆出一团血花,甚至是整个脑袋都被掀翻小半截,如之前那些死亡爪一样扑倒在地上,抽搐着却再也无法站起来。

    这是一场针对性的屠杀,或者说是碾压性,但李斯特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当他来到第一辆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种结果。真正的装甲部队从不畏惧轻步兵,哪怕是这种怪物那又如何?就算是双方靠近无法使用舱盖上的高射机枪,仅凭近乎70吨的坦克重量,都能狂暴直接碾压过去!

    何况是那120m的坦克炮还等待着命令,黑洞洞的炮口已经对准了前面的地铁隧道,只要李斯特下令开炮,那么炮手和装填手在一分钟之内,甚至能让这辆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轰出十几炮!尽管不像苏系坦克那样追求矮小带来的隐蔽性,没有装备火炮自动装填机,但凭借装填手粗壮的手臂以及利索的动作,短时间内的开炮速度反而更快。

    不过李斯特却没有下令直接开炮,他嘴角的微笑已经缓缓高翘起来。他已经并不在乎那轰鸣的机枪扫射,甚至没有在乎面前隧道中那已经积累了一层的死亡爪尸体。就在他的脑海中,一个个金属提示音再响起,甚至他都已经分不清究竟是第几次第十几次第几十次出现这金属提示音,他只看到了那系统界面中飞速升起的积分。那几乎每秒都在朝着上方飞速翻滚的积分,让他的嘴角越发高翘。

    “?;魃彼劳鲎Γㄊ匝樘澹?,获得积分1000点?!?br />
    “?;魃彼劳鲎Γㄊ匝樘澹?,获得积分1000点?!?br />
    “?;魃彼劳鲎Γㄊ匝樘澹?,获得积分1000点?!?br />
    “?;魃彼劳鲎Γㄊ匝樘澹?,获得积分1000点?!?br />
    “?;魃彼劳鲎Γㄊ匝樘澹?,获得积分1000点?!?br />
    “?;魃彼劳鲎Γㄊ匝樘澹?,获得积分1000点?!?br />
    “?;魃彼劳鲎Γㄊ匝樘澹?,获得积分1000点?!?br />
    大量的系统提示音就仿佛是最佳的天籁,已经让李斯特嘴角的微笑都无法平淡,而他看着面前那已经稀松起来的死亡爪,却忍不住缓缓的吸了口气,那浓郁的硝烟和血腥味,让他越发的迷醉其中。李斯特手中的12。7mm高射机枪握柄都已经微微发烫,甚至那枪管上都已经微微发红。而李斯特心中也明白,这挺高射机枪用完这条500发弹链,就必须要冷却三五分钟的时间后才能继续使用了。

    而李斯特也已经缓缓的松开扳机,炽热的枪口焰缓缓消散,他的两手都已经因为那高射机枪射击时的强烈震动而微微颤抖??伤ё叛廊椿夯盒ζ鹄?,但这对他来说只是手部僵硬而已,如果不是这挺高射机枪需要冷却,那么他的火力也将更猛!

    “看上去,后面也已经结束了?”

    缓缓呼出一口气,李斯特扭头看了眼最后方殿后的那两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却发现那边的声音也已经渐渐消散。嘴角缓缓的翘起,李斯特的脸上的微笑也已经出现,这的确在他的意料之中。一群可怜的家伙就算是再强壮,对于他手中的重机枪还能有什么对抗的力量?如此狭小的空间内他甚至不需要讲究射界和散布区域的问题,只需要朝着前方这地铁隧道的尽头开火,那么他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就已经快速出现。

    这挺12。7mm高射机枪牢固可靠,m2hb式勃朗宁大口径重机枪改装而来的载具重机枪,在此时此刻已经展现了他的威力。几乎有四五十只死亡爪都被李斯特直接毙掉,甚至还有同样数量的死亡爪被他重伤,不算那挺7。62mm并列机枪的火力,就现在李斯特的积分,已经达到了四万八千点,将他武装到牙齿,顺便兑换一辆战场快速突击车都完全有可能!

    “既然解决了,那么就向前继续前进,或许那地下研究所就在前面等着我们呢?!?br />
    看着面前那仅剩的几只死亡爪被那挺7。62mm并列机枪击毙在地,李斯特的命令也已经下达。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继续向前沿着地铁轨道向前行驶,身后的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也已经紧紧跟住。这个钢铁巨兽又已经恢复行动,暂且的收起了那狰狞的手段,碾过那血肉横飞的地铁基座,朝着深处轰鸣着向前冲去。

    ps:咳咳,过年忙了点,能抓紧更新就更新,不能更新也尽量一更。感谢大家的打赏,哇哦,感谢鹏哥1w起点币的打赏我在这里感谢大家啦还是希望大家每天多投点票票啦过了年初二,我就爆发啦为了宝宝的奶粉钱,我也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