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上的城市作战靴踩在水泥地面上,李斯特的脸上面无表情。尽管走廊内浓郁的血腥味,就仿佛是进入了屠宰场,可现在的他平静的反而如同走在自家的客厅当中。他缓缓的向前迈动脚步,崭新的城市作战靴随着他的步伐抬起,一滴滴的鲜红色液体随即滴落下去,似乎上面还带了不少鲜红的碎块状物体,泥泞的如同刚在沼泽中拔出腿来那样。

    李斯特手中的m249轻机枪已经端起来抵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黑洞洞的枪口随着枪侧那卡槽上的战术手电而移动。他的两肩和腰上已经缠了3条200发标准轻机枪弹链,而就在他的身侧,还跟着自己的副射手兼护卫,正端着m4a1突击步枪警惕的扫着周围的情况。而这名护卫的身上也同样缠了3条200发标准轻机枪弹链,甚至在他的两腰间还挂了六枚防御型手雷,就在两手触手可及的区域。

    “小心,不要轻举妄动,我们需要沉稳?!?br />
    缓缓的呼吸着,李斯特就仿佛是没有察觉到鼻息间浓郁的血腥味,端着m249轻机枪的手依旧有力和稳定。向前走着的同时,听到身后那时不时出现的干呕,以及轻轻地咳嗽声,反而微微皱眉,扭头瞪着那紧跟在他身后的副射手,以及其他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轻声提醒道:“你们都是久经训练的美国联邦精锐,别让外在的事物影响你们的感官!”

    一道道战术手电的光亮就在这片走廊内出现,而一名名e连的士兵则是小心的跟在李斯特身后。他们沉稳而快速的朝着前方迈步,尽量让自己的目光扫视着前方战术手电的尽头,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起来??墒潜乔恢心桥ㄓ舻难任?,以及走路时踩下去抬起来出现的微微阻力,还有那滴落下去的啪唧声,却让他们的注意力根本无法有效的集中。

    因为这让他们真的相当恶心。他们脚上套着的城市作战靴踩下去,鲜红色的液体立刻随着那鞋底的缝隙而向四周排挤开来。而一些较为粗大的韧性的碎片状物体,则是留在他们的脚下,甚至是卡在他们鞋底的缝隙中,随着他们的向前走路,或是随那鲜红色的黏稠液体滴落在地板上,亦或者是卡在鞋底每一步都发出微微的啪唧般的声响。

    “这里简直就是屠宰场,哦不,上帝啊,这里甚至能说是鲜血地狱!”

    李斯特身后的副射手缓缓喘息着,就算是他走进这处走廊的时候,已经大吐特吐过,但现在他觉得自己空空的胃中,仍然蠕动着想要朝着外面的世界呕吐着什么。使劲咬着牙,他终于将自己胃中的难受压下去,可是当他下意识的看着脚下那一片片的血红色液体当中,无数断裂的残肢和碎肉,脸上都忍不住带起了一片片的苍白。

    “这里不需要牧师,我亲爱的副射手?!弊旖腔夯旱厍唐鹨凰课⑿?,李斯特的眼中却带着一片冰冷,而他扭头看着身后那些脸上神色明显不对的士兵们,鼻腔中反而多出一丝冷哼:“没错,就算这里是一个人类的屠宰场,可那又怎样?”他手中的m249轻机枪更是端在胸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从他的眼神中却只有一片死寂:“一群可悲的科研学者,连凶猛的狗都无法干掉,别说是死亡爪了?!?br />
    李斯特背着身子继续向后行走,就仿佛是对于身后那昏暗的走廊相当放心。面对面看着身后的副射手以及那分散在两侧排成两排的十个e连士兵,嘴角的微笑却淡然褪去,看着这个世界的眼中让他们觉得,这位天堂屠夫这才是到他的领地那样,高傲孤寂,以及对于生命的蔑视。

    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从墨西哥战场上退役下来,李斯特早已经自我忘却了当初在墨西哥战场上种种******的举动。而现在走在这条堪称血海般的走廊当中,当初在墨西哥战场上的天堂屠夫,真正的来到了这个2059年的地下研究所当中。这些黏稠的血液和残肢,对于经历过真正战场的李斯特,也仅仅只是更残酷了一些,曾经他一枪枪击毙那些俘虏,并且将那些俘虏的尸体堆砌成堡垒墙壁,甚至将脑袋砍下来堆成金字塔,插在树顶来震慑那群进攻的墨西哥游击队时,比起这些如同番茄酱般的布景,更令人恐惧!

    “这些你们就害怕了?不不不,我告诉你们,当你们遭受到真正的死亡威胁时,这些仅仅只是开胃小菜时的番茄酱般可爱,甚至你们还会在这些残肢上享用你们的早餐?!?br />
    嘴角的笑容越发高翘起来,他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浓郁的血腥味让他仿佛到了当初的墨西哥战场上,李斯特不知道为何突然很怀念那段时光。那种将生命蔑视的感觉真的很棒,他只需要拔出自己的m1911半自动手枪,将枪口顶在那群俘虏的脑袋上,看着他们或哭泣或咒骂或求饶的模样,然后扣动扳机同时抹掉脸上飞溅的脑浆和血液,继续来到下一个俘虏面前就好。

    “那时候,我感觉自己就仿佛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崩钏固鼗夯旱男ψ?,而他手中的m249轻机枪却被他直接扔给旁边的副射手,没有管那个手忙脚乱才将轻机枪接住的年轻小伙子,他反手抽出卡在后面背包上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重新将身子转向走廊内部,然后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旁边的一处储藏箱上:“而现在,我同样能决定你的生死?!?br />
    当李斯特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对准那处储藏箱上的时候,他身后那十一名e连士兵才赫然反映过来,纷纷将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对准那里。同时两个率先反应过来的士兵则是快速分散着走过去,一脚飞踹狠狠地踢开那储藏箱的小门,然后朝着里面大声吼道:“谁在那,出来!”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我是这座地下研究所的研究员!”

    一个慌张的声音在储藏箱中传出来,同时这个镶嵌进墙体的储藏箱中,爬出了一个穿着白色隔离衣的年轻人。就仿佛是面对枪口他相当恐慌,尤其是看着李斯特手中那口径更为庞大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带着老式黑框镜的脸上却出现了激动的神色,两手更是哆哆嗦嗦的在胸前画着十字架:“你们是援军吗?太好了,我得救了,感谢上帝,我得救了!”

    “不应该是上帝,起码你要先感谢我们?!崩钏固刂迕伎醋耪飧雒飨圆哦杆甑难芯吭?,得益于他敏锐的耳朵,他也在这储藏箱中发现了这个家伙?;夯悍畔率种械奈虑兴固豰1887散弹枪,他的目光扫过这个研究员胸前的名牌,缓缓点头道:“但你活着也是上帝的旨意,这真的很好,贝尔,接下来能告诉我们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吗?”

    “是我们研究的生物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了地下研究所当中而且它疯狂的屠杀了我的同事们上帝啊,那简直就是地狱我的同事几乎被它撕成了碎片!”

    这个名叫贝尔的研究员浑身都颤抖起来,他的脑海中只要出现那疯狂的画面,就让他忍不住两条腿都要发软,根本无法继续站立。而当他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却遽然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捂住胸口朝着后面退了两步,脸上带起痛苦的表情,却只是对李斯特他们摇头道:“这属于是国家机密,多了我不能说,否则会连累你们的?!?br />
    “你是说,它?”

    李斯特显然对于所谓的国家机密并不感兴趣,甚至如果他想的话,说出来的东西比这个研究员更多。后世废土当中的大多数生物还不是战前世界就有了极为隐蔽的研究?无论是死亡爪还是变种人,甚至是变异黄蜂和老鼠之类的东西,都是这战前世界的十几年内有了一定的研究基础。而李斯特现在对贝尔口中的单数“它”更为感兴趣,缓缓沉吟片刻,他看着面前的贝尔道:“不是它们?”

    “是那是真正的恐怖怪物,我们地下研究所负责人的杰作”贝尔深深的喘息着,但是他看着周围那一片深红色的血液,以及满地的残肢和内脏碎片,忍不住向前指着出口处大声道:“我们快走吧,那个恐怖的怪物,可不是其他那些试验品能够相比的,它一个人甚至能撕碎数十只它低级的同类!”

    “你们两个,带他离开?!?br />
    李斯特缓缓站起来,他已经明白了这个贝尔说的什么,尽管是相当的简单和模糊,他仍然能知道所谓更恐怖的怪物也肯定是那死亡爪??醋拍巧畲σ嘎冻隼吹幕璋倒饬?,他忍不住眉头更为皱起,指了身后的两个e连士兵道:“带给布纳尔将军,然后告诉他这里需要重火力支援和大量的兵力支”

    他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却猛然阴郁下来,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面前的走廊深处,一个庞大的身影正抵着走廊天花板,几乎霸占了一半的走廊空间。那原本灰褐色如岩石般的身影已经染了大片的血红色,而那头顶的两只长角却越发的延伸出来,那嗓子中的低声咆哮,却在这走廊中如震雷般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