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身影真的是无比庞大,昏暗的灯光似乎也随着那身影的出现而被遮蔽。高四米宽五米的地下研究所走廊,现在也已经被那身影填充的满满都是。而就算这对于正常人类来说,极为空旷宽大的走廊,却让那个魁梧的身影依旧无法真正的站立起来,两只粗壮有力的前爪放在胸前,看上去有些弓着背的蜷缩。

    可就算如此,那身影带来的极端的压抑感,就已经让走廊这边的李斯特他们,下意识的全部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狭小的空间和庞大的身躯,耳边传来那远处呼吸间如风箱般的喘息,还有那布满血丝的巨大眸子,带来的威慑力几乎让李斯特他们的心脏,都放缓了几分。这就好比他们一群轻步兵,在这狭小的空间内正面遇到了一辆,主战坦克!

    “嗷吼吼吼”

    从嗓子中出现的狂暴怒吼,已经跃过那布满利齿的大嘴,借助这如同扩音器般的悠长走廊,如一阵怒雷般侵扰着李斯特他们的耳膜。那浓郁的血腥味和内脏的腐臭味混合,甚至在那狂暴的吼声中,同样化为一阵扑面而去的腥风,震慑着这条走廊内所有的生物,包括李斯特他们,都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李斯特的眸子瞬间缩到了最小,而他的心脏也急速的跳动,肾上腺素的分泌让他浑身都感觉到一股极具的爆发力,仿佛在他的灵魂深处涌出来??衫钏固氐牧成先粗挥幸黄睾秃?,因为当这股肾上腺素快速分泌而出现的力量消失的时刻,那么一股虚弱就会紧跟而来,他很了解这股力量能在危险时带来的帮助,和使用不当的最大弊端!

    “离开这!”

    迎面扑来的腥风让李斯特觉得,那满地的浑浊血浆和腥臭的内脏碎块,全部在他的鼻孔中钻了进去。一股恶心也在他的嗓子中逐渐出现,可李斯特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仍旧是紧紧端着,同时他的指缝也已经夹了几枚箭型霰弹。面对死亡爪,穿甲类型的弹药是绝对有效的,而他扭头看着身后仿佛惊呆了的e连士兵,却没有下达射击的命令,只是大声吼着:“立刻离开这,离开这,快快快!”

    这才是真正的死亡爪。现在李斯特脑海中出现的念头,竟然是这个。因为当他看到了那走廊深处,正缓缓出现的庞大身影,他的脑海中瞬间浮现起,前世在游戏中控制着角色,在那辐射废土中遇到的强大生物,死亡爪的真正模样!

    四米多的身高已经顶在了天花板上,一条粗壮的尾巴还在敲打着身后的地面和墙壁,那重达吨位数的体重带来的则是令人恐怖的巨额力量。庞大的身躯和强健的后肢组合起来,更是顽强的生命力以及爆发性的速度。这就是辐射废土中最令人类恐惧的生物,也是能打破人类垄断地球霸主地位的候选种族,这才是真正的死亡爪!

    不同于之前所遇到的,两米多高的试验体死亡爪,用小口径的突击步枪和发射手枪弹的冲锋枪就能解决的垃圾。现在李斯特遇到的,则更是符合他脑海中那恐怖的模样!尽管游戏中没有记载有投放真正的死亡爪进行攻击的军事行动,可是单看游戏中穿着动力装甲,还是系统化数据化的控制人物,在面对传奇死亡爪都要小心翼翼,现在的李斯特心中,同样有着一片茫然和不知所措。

    “真是头奖,我早应该想到的”

    李斯特口中呐呐自语,但是他脸上的凝重却依旧让他强行冷静下来。曾经在危急时刻锻炼出来的内心,在这种紧急事件中依旧带来用场。他深深吸了口还带着腥臭的气息,后槽牙也已经紧紧咬着,扭头看着身后那些依旧不知所措的e连士兵,还有那个叫做贝尔的研究员,单手夹着那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而他的右手则抓住身后那端着m249轻机枪依旧茫然的副射手,大声的在他耳边吼道:“带领所有人,立刻后退!立刻,后退!”

    “什什么开火开火吗?李斯特先生我们是不是应该开火了吗?”

    端着m249轻机枪的副射手下意识的哆嗦着嘴唇,甚至连话都没法完整的说出来,但是他那茫然的目光终于在李斯特怒视着他的模样中凝聚起来。他使劲咽了口吐沫,瞪大了眼睛的眸子都已经缩到了平常一半,他的嗓音还在颤着,他现在甚至觉得连手中的轻机枪都无比的沉重:“我们怎么办怎么办”

    “上帝啊,不要这样,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是美国联邦顶级学府毕业的天才,我不要死在这,我不要死在这,上帝啊,请您救救我!”

    那个叫做贝尔的研究员突然哭嚎起来,原本同事们如鸡鸭般被杀死的模样,就已经让他的神经紧紧绷起,而满地的残肢和内脏碎片更是让他原本就平凡的神经极为敏感。虽然随着李斯特的救援队到达,让他的神经缓缓地放松下来,但这死亡爪出现的大起大落,还有那死亡的威胁,也彻底让他的神经,彻底崩断了弦:“我不要死在这,上帝啊,请您救救我!救救我啊,我是名牌大学的天才,我不能死在这!”

    那哭嚎声顿时惊醒了所有人,而这一个标准班组的e连士兵们都是茫然和恐惧的看着李斯特。常年高强度的训练和成体系的军事阶级,让他们没有扔下武器当一个逃兵,而现在的李斯特,则成了他们毫无疑问的主心骨。因为李斯特已经被布纳尔将军授权领导他们,那天堂屠夫的称号,也已经深入他们的内心。

    “啪”

    而李斯特这时候也没有丝毫不作为的影子,那一记耳光也已经出现在了那个年轻的研究员贝尔脸上,凶猛的力道瞬间让那白净的脸上出现了五个手指印记,也直接让那哭嚎声瞬间消失?;夯荷搜勰切┚压吹氖勘?,李斯特的吼声就仿佛是在嗓子里传出来的那样:“撤退!撤退!我们撤退?。?!”

    没有人能正面对抗一只真正的死亡爪,就算他们是久经训练和战力突出的班组,但也依旧无法掩盖他们属于轻步兵的事实。他们没有迫击炮支援,没有重机枪支援,没有装甲火力支援,没有武装直升机支援,没有炮火支援,甚至连人数的支援都少的可怜。他们总共十二个人,威力最大的或许就是那防御型手雷,可对于死亡爪爆发出来的速度来说,已经足够冲过来将他们撕扯的粉碎,和地上的血浆碎肉混为一体。

    他们已经朝着身后开始撤退,但看上去更如同丢盔弃甲的逃窜。严格的军事训练和纪律让他们不敢随意丢弃武器,同时他们也知道如果将自己的武器都丢掉,恐怕连最后的反抗机会都没有了。

    走廊深处那个庞大的死亡爪在愤怒的吼着,布满血丝的双眼也已经锁定了李斯特他们。然后它开始晃动着身躯开始奔跑爬行,粗壮的后肢踩在血浆中溅起一片血花,同时将那内脏的碎片更是碾成了肉泥。地面已经有了如地震般的颤动,它庞大的身躯因为行走而撞着走廊两侧的墙面,成片成片的裂纹也出现在墙面上,就如同蛛网般密集,也同样说明了这个家伙的力量,究竟有多么的巨大。

    但它的速度也绝对不慢,粗壮的后肢带给了它超快的爆发,那条粗壮的尾巴摇晃间也给它保持了平衡。两腿每一次踩在地板上,都飞溅起大片大片的血花血点,溅的满身都是一片斑红色。而当前面的e连士兵头看时,却赫然发现,就在这不到三五秒的时间内,那只巨大的怪物,已经跨越了上百米的距离,出现在了他们近在咫尺的身后!

    “该死!”

    李斯特没有头,可是他的眸子却瞬间缩的如针眼一般,一股腥风出现在了他的脑后,而随着肾上腺素的分泌,一股酸意也瞬间在他的两腰顺着他的脊骨,直冲他的脑门。某种绿色的数据流瞬间在他的眼中溢出,李斯特的心脏都仿佛是瞬间停止了跳动,他感觉到这个世界都开始缓慢下来,而某种?;幸踩盟乱馐兜牡屯吠溲?,同时朝着旁边一个凹进去的休息区翻滚着就跳了进去。

    他的余光已经看到了某种巨大的爪子,就仿佛是长戟般划过墙角,巨大的力量已经将墙角摧毁了几乎一小半。那飞溅的水泥碎块在半空中横飞,同时还有断裂的枪械碎片在其中混杂,沾染着并不显眼的血液,以及人类身体上的残肢。一切都很缓慢,李斯特的身躯还在半空中,他的余光也已经随着脑袋的转动而失去视野,只有某些悲戚漫长的痛呼出现在他的耳中,因为就算是声音,都仿佛是变得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