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长河就仿佛在冬季结冰,李斯特借助那冰块而暂时的脱离了时间的流淌。他能清楚的知道周围的时间已经变得缓慢,一秒钟就仿佛变成了十秒钟那样拖拉??墒撬纳硖迦匆谰稍谀鞘奔涞某ず拥敝?,尽管他挣扎着想要离开,但最终也仅仅是快了那么一点点,勉强让自己的身体也极为短暂的脱离了那时间的掌控。

    然后他重重的摔在休息区中,将当中溅满鲜血和内脏碎片的咖啡机和桌椅都砸倒在地,不过李斯特却没有摔得很惨,因为就在墙面的角落处,不少人体的残肢还在地上散落着,充分起到了缓冲的作用。而他也同样因为在那瞬间调整了自己身体的姿势,然后立刻蜷缩起来,等待接下来的疾风暴雨!

    一片片的水泥碎块紧跟而来,就仿佛是被人抡起的锤头,一块块的狠狠的砸在李斯特蜷缩起来的后背上,碰碰作响,但却因为他的姿势而挡住了绝大部分。背包还在他的身后背着,里面的各种物品也已经隔绝了大部分飞溅而来的水泥碎块,给他的背部得到了良好的缓冲。就算是他的后脑勺,也已经向前小心的蜷缩着,同时被他的两手安稳的?;ぷ?,也同样没有任何水泥碎块给他重重的来一下狠的。

    但他没有立刻爬起来,就仿佛周围的残肢和死尸那样混杂在这休息区当中,身上已经沾满了逐渐开始粘稠的血液,以及残肢碎片和内脏的碎片。一股血腥味和腥臭味已经沁透了他身上的衣服,而他缓缓地用手抹了一把脸上,黏糊糊湿润润的液体随即在他的脸上出现,同时他的口鼻中也出现了一股更为浓郁的血腥味。

    “咳咳咳”李斯特缓缓地干咳着,浑身一股乏力却让他连撑起身子的力气都消失了。这是肾上腺素过度分泌的后遗症,李斯特却并不担心,因为只需要静静的等待片刻,那么力气就会重新到他的体内。但耳边那嘈杂的声音却让他忍不住睁开眼睛,而不知何时,这片走廊上的应急灯竟然打开了,带来了昏暗但起码能视物的光亮。

    静静的等待一分多钟,这具曾经在墨西哥战场上锻炼出来的优秀肉体,也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恢复体力。李斯特缓缓地爬起来,走廊内激烈的枪声已经逐渐变得稀稀拉拉起来,m4a1突击步枪那清脆的枪声也已经在那嘶吼和沉重的撞击声中悄无声息。只有偶尔出现的一两声带着绝望的呼喊声出现,紧接着爆出狂怒的几声闷雷,旋即席卷了整片走廊。

    “最糟糕的手段,已经使用了吗?”

    轻轻地用手撑起自己的身子,李斯特悄然间站立起来,那把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抵在他的肩头,而他的身形却弯着腰曲着背,小心的靠在这半圆形的休息区墙角处。他屏住呼吸侧耳倾听,那沉重的呼吸声犹如风箱般在距离他十几米的地方响着,而李斯特的心中则已经紧绷,因为就在他的脚边,穿着城市迷彩防弹衣的半截尸体就在那摆着。

    爆炸的声浪也已经逐渐消散,整个走廊内不仅仅是浓郁的血腥味和内脏的腥臭味,一股浓郁的火药燃烧的气味也逐渐开始弥漫。根据李斯特的计算,刚才起码六枚手榴弹被引爆,至于是被迫还是主动,他都无从所知。而现在起码能得到的结论,似乎是不远处那只庞大的死亡爪,正用那爪子抱起一具士兵的尸体,用那满是利齿的大嘴正大口大口的撕扯啃咬着,似乎正在进食的模样。

    他探出半个脑袋去看着走廊上的一切,粘稠的血液和碎裂的肢体内脏,已经因为刚才剧烈的踩动而溅了周围的墙面一片。两个原本的e连士兵的尸体正倒在不远处,但就算是尸体都不完整,已经凄惨的分成了几个部分??茨枪饣那懈蠲?,就知道是被瞬间隔断了胸膛、腹部,以及两腿,同时被甩在了一边。

    毫无疑问,这就是那只正在进食的死亡爪的杰作。而李斯特缓缓地放轻松自己的呼吸,在这种时候他竟然没有战友死亡而产生悲伤地情绪。只是将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放在胸前,满是粘稠血液的手轻巧的在裤兜里掏出半盒箭型霰弹夹在手指中。如果可以,他能在短短三秒钟之内,利用杠杆式散弹枪的原理,将这十发霰弹全部轰出去!

    这是狩猎协会部分资深级别,老资格的会员才懂得的窍门,而李斯特就是当中的佼佼者,这也是他喜欢温切斯特散弹枪的原因。曾经他用这个窍门夺得了这个小城啤酒节的冠军,而正是用这种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三秒钟之内击碎十个空荡荡的啤酒瓶,力压四座,获得了冠军才能拥有的一桶在德国空运而来的黑森鲜啤酒。

    “不过,看上去今天似乎是,可能交代在这里了?!?br />
    缓缓地喘息着,李斯特躲藏在这休息区的墙角后,他的耳中能听到肉体和骨骼在那满是利齿的大嘴中,随着咀嚼而出现的崩裂和摩擦声。但他却听不到m4a1突击步枪的清脆枪声,或是m249轻机枪的长短点射,亦或者是那群原本精锐的小伙子们,面对强敌时发出的怒吼声。

    他很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如果运气好或许藏在这满是血液和残肢的走廊内,那只死亡爪并不能发现自己。但李斯特也明白这更多的是一种奢望,与其这样还不如祈祷那只死亡爪吃饱了之后,愿意放过自己一条生路。这一切当然并不现实,李斯特的手紧紧地握住那把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脸上已经无比的沉着,他缓缓地闭上眼睛。之前出现过得能力他现在必须重新找那种感觉,而这就是他现在唯一的生路!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但是一连串激烈的开火却瞬间打断了他的沉思,一阵密集的枪声重新占据了这条走廊的主流。那清脆的枪声毫无疑问就是m4a1突击步枪和m249轻机枪,共同交织出来的节奏。与此同时,某种沉闷的如大锤击打般的枪声也已经开始了短点长射,而这种沉闷的枪声,也恰恰只有m2hb勃朗宁重机枪,以它12。7mm的口径射击才会出现的闷响!

    老布纳尔的援军也已经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但是那满地的粘稠血液和腥臭的内脏,让那仅剩的四十余人的脸上,全部带起了压抑的阴郁和恐慌。而当他们面对正堵在走廊当中,大口大口撕咬着一个可怜的士兵尸体时,人多势众带来的勇气,和友军阵亡带来的悲戚,却让他们不等布纳尔下达开火的命令,就全部撑起自己的武器,朝着那只巨大的死亡爪疯狂的扣动了扳机!

    “等等,那只死亡爪根本不在乎小口径步枪的攻击!”

    李斯特在后面的休息区探出头去,昏暗的应急灯光已经足够这片走廊的照明,而他看着那只庞大的死亡爪根本就是毫不畏惧的发出怒吼,扔下那吃了一半的尸体,依旧朝着布纳尔他们展开冲锋的模样,却忍不住狠狠咬了咬牙。因为李斯特赫然发现,那只死亡爪面对m4a1突击步枪和m249轻机枪的小口径枪械射击,根本就是无动于衷!

    那沉重的身躯依旧撞着两侧的前面,那奔跑的速度仿佛是地动山摇一般,让所有人的脚下都开始了微微的发颤。但那只庞大的死亡爪的速度却如同闪电一般,上百米的速度几乎就是没有三五米之间就已经迈开步伐冲了出去。而看那疯狂的模样,以及迅捷的爆发速度,就算没有利爪和利齿,恐怕也能将再有五十多米的布纳尔他们撞成肉酱!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三十多把m4a1突击步枪已经开始了疯狂的开火,30发标准弹匣几乎没有三五秒钟就已经消耗一空,但那群士兵却没有丝毫吝啬弹药的模样,拽下弹匣仍在地上,立马就重新换上崭新的弹匣继续射击,根本不在乎枪管的热度能不能承受得了。因为那只死亡爪带来的威慑力,也实在是太大了!

    m249轻机枪也已经开始了疯狂的扫射,同样不在乎更精准的长短点射,200发标准弹链快速的随着枪机的吞没而吐出致命的弹流,轻机枪的扫射在这种时候,更为壮观!可这种小口径轻机枪造成的效果,和突击步枪却没什么两样,将那死亡爪的前身打的一片血肉飞溅,却没有多少有效的效果,就仿佛只是造成了皮肉伤那样令人觉得无力!

    真正能造成致命伤的,或许就是那已经撑开三脚架,就架在最前方的三挺m2hb勃朗宁12。7mm大口径重机枪的扫射?;瞥瘸鹊挠残敬┘椎丫焖俚乃孀拍强圩〔欢陌饣』?,那致命的大口径弹头,则同样轻松地穿透了那只死亡爪的皮肤,在它的体内都整个钻了进去,同时在后背钻出来撞在两侧的墙上地上天花板上,形成了一道道毫无规则但同样致命的跳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