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极为震耳欲聋的枪声中,成片的血肉正随着一颗颗子弹钻进肉体当中而肆意的飞溅,原本那对切割和挫伤有着良好防御的坚韧外皮,现在却也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一眼看上去甚至都已经没有了几块完好的区域,只有坑坑洼洼的弹孔成片存在,随着地球的引力而向下鲜血淋漓的滴落着深红色的粘稠血液,同地上原本那片鲜红化为了一体。

    子弹掠过空气而产生的摩擦和火药余烬,带起了一片片金色耀眼的直线,几乎密集的就仿佛是暴雨一般无从躲闪。将那死亡爪的身上打得依旧是血肉横飞,甚至连某些关节上的骨骼都露了出来,同时因为那坚固弹头的撞击而崩出一个个小口。这只死亡爪尽管庞大,但是在这如暴雨般密集的金属狂潮中,也只能是缓缓地弯下腰后撤,低声嘶吼着宣泄着自己心中的痛苦和怒意,但却也不得不暂且躲避那极其凶猛的金属风暴。

    三十把m4a1突击步枪和八挺m249轻机枪,以及三挺勃朗宁“m2hb”12。7mm大口径重机枪已经毫不在乎精准的长短点射,这群士兵们现在只知道狠狠地扣住扳机,对准前方那狭窄的空间内进行扫射,让狂暴凶狠的金属风暴形成暴雨般的倾泻,将那死亡爪的身前打得一片血肉模糊,竟然也成功的将这只残暴的巨大型死亡爪逼退。

    可是所有人的脸上都没有丝毫轻松的表情,就算是老布纳尔没有下达命令,周围的士兵们就快速的更换着已经打空了的弹匣。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凝重和严肃,甚至某种悲戚也化为了愤怒出现在他们的目光中。因为他们都已经看到了那走廊内的景象,那些原本朝夕相处的战友,甚至还有半截尸体就在他们脚边不远,但那瞪大了的两眼中却只有散开的瞳孔,以及对于生命的眷恋。

    刚才那短短三五秒钟之间,李斯特带领的这只小队就已经仅剩他自己一人。他没有直接看到这只庞大的死亡爪是如何摧毁他的小队,但只是看那断裂的残肢和满墙面的碎裂痕迹,就能知道那些原本英勇的小伙子们,受到了怎样的凄惨攻击。甚至在那墙上,现在还残留着利爪划碎水泥墙面而留下的痕迹,就这样赤裸裸的如果在说明那利爪的锋利和坚硬。

    “不对劲,这绝对不对劲这只死亡爪几乎和后世废土当中的死亡爪一摸一样,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被击退?!”

    密集的金属风暴仍在这处走廊内席卷,震耳欲聋的枪声甚至让李斯特的耳中都出现了嗡嗡的轻鸣。尽管他的耳膜在逐渐适应这种激烈的声响,可是李斯特脑中却也在快速的转动,尤其是看着那正缓缓后撤的死亡爪,更是缩身子快速的到了那咖啡机和桌子的遮挡之后,而他的眼中却带着凝重之色:“小口径的火力射击绝对无法对它造成致命伤,而就凭那三挺重机枪的火力,还不足以让这只死亡爪畏惧后退!”

    死亡爪代表的不是生物,而是自研究时就被定义为军事用途的,生物兵器。如果小口径火力射击能够重创这种生物兵器,那么这种生物兵器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而事实上李斯特根据游戏中的死亡爪来推断,就已经知道了这种强大的生物并不在乎小口径火药武器的射击。尽管因为游戏数据化和系统化的原因,可依旧是说明了死亡爪,作为生物武器的成功性!

    就算是更先进的冷冻枪、激光枪和高斯步枪都不能几枪干掉一只死亡爪,甚至游戏中那强大的传奇死亡爪、阿尔法死亡爪连胖子核弹都能承受的住,这种小口径火药武器就算是如此密集,又怎么能解决一只真正的死亡爪?!在李斯特看来,如果没有什么隐蔽的因素在其中,肯定不可能!

    但老布纳尔和他的士兵们却并不这样想,他们已经看到了这只庞大的怪物在他们的火力倾泻中后退,他们的攻击已经在这只庞大的怪物身上造成了种种血肉模糊的伤痕,还有那震耳欲聋的开火声中,时不时传来的嘶吼,更说明了他们这金属风暴的致命之处。他们也同样相信,如此数量众多的武器齐射,造成的杀伤效果甚至连上万名普通人类,在这狭小的走廊内都能在短时间中轻松的被他们,屠戮一空!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凝重,所有人的后槽牙也在狠狠地咬着,甚至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只是喘着粗气,机械化的快速掏出弹匣或弹链更换弹药,便是端着弹药充足的枪械,朝着前方走廊中,恶狠狠地扣动扳机狠狠地扫射着。他们渴望将这只巨大的怪物干掉,来祭奠死在这条走廊和这座小城中的战友们。

    一个个空荡荡的弹壳被抛到他们的脚边,甚至在那粘稠的血液中都已经层层累积起来,就仿佛是黄橙橙的地板,在他们的脚底形成了别样的美感。而他们的眼中却看着那一步步逐渐后退的巨大怪物,凝重严肃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狂热,就算是没有装甲部队的火力支援,他们现在相信依旧能干掉这只巨大的怪物,或许都用不了几分钟的时间。

    但一股悸动瞬间出现在李斯特的脑海中,他的目光透过咖啡机和桌椅的缝隙,已经看到了那只死亡爪缓缓停下后退的身影。那带着暴躁和愤恨的嘶吼在那嗓子中出现,血肉模糊的头颅上更显了几分狰狞,然后那粗壮的尾巴狠狠扫在身后两侧的走廊墙面上,随着那瞬间崩碎的墙面碎块,竟然就如同之前那样凶狠的迈开大步,朝着布纳尔他们展开了正面冲锋!

    “该死!”

    李斯特瞬间踹开那咖啡机,端着自己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就冲到了走廊中,想要提醒老布纳尔他们小心。但是那密集的金属狂潮却瞬间又将他逼了来,那密集的火力不仅形成了恐怖的金属风暴,更在那只死亡爪的身后形成了一颗颗的跳弹,就在那走廊两侧上下左右急速的翻滚着,没有射击的轨道却更加诡异和致命!

    就算是他想要提醒也已经晚了,发现了情况不对,e连的士兵们更是扣住扳机疯狂的扫射着,以期望继续将这只死亡爪的冲锋打断??芍澳强此谱彻鄣慕鹗舴绫?,却并不能阻止这只死亡爪的狂暴冲锋。那庞大的后肢向前迈进,扭扭曲曲的模样就仿佛是在跳舞,而那粗壮的尾巴也在活动着让整个身体保持平衡,几乎是几个眨眼的功夫,这只死亡爪的利爪都已经距离老布纳尔他们不足十米的距离。

    已经撑开三脚架的m2勃朗宁重机枪仍旧在机枪手的操控下,疯狂的朝着前面射击,那12。7mm大口径硬芯穿甲弹在近距离内的穿甲效果越发强劲。拇指粗细的弹头轻松的刺入死亡爪的体内,然后摧毁任何挡在面前的肌肉和骨骼,旋转着狠狠地在身后带起了碗口大小的伤口,同时将走廊内的水泥墙面上崩裂数块拳头大小的弹坑。

    可一声高昂的嘶吼却打断了这重机枪沉闷的射击声,庞大的身躯有着不一样的爆发力,那同样爆发的速度已经足够这只死亡爪,几秒钟内来到这重机枪阵地面前。数千斤的体重和庞大的身躯在冲刺中带来了绝对的惯性,三挺重机枪和那三个射手就好像被飞驰的重汽卡车接触,带起身后措不及防的两名士兵就倒飞出去,狠狠撞在身后的墙上,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不一会就没了动静。

    “吼”

    但这却并不是结束,那只死亡爪已经张开了那粗壮的两臂,锋利坚硬的利爪已经随着它的怒吼而朝着面前乱作一团的士兵们挥舞。同样是血肉横飞,但更多的是血液和残肢,以及碎裂的内脏器官。它的脚步朝着前面重重的踩踏而去,任何断裂的残肢和躲闪不及的士兵都随着一股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在那脚底排出一片腥臭的血浆和内脏碎片,就和原本这条走廊当中粘稠的血液一样,而他们现在也已经知道了这片走廊是怎么事。

    没有士兵在乎这种事情,因为他们已经从猎手变成了猎物,他们和这只巨大的恐怖怪物的设定,互相转变了过来。而这种转变的后果更加严重,他们更仿佛是展板上的鱼肉,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就算是用手中的步枪开火,也随着那每一次挥动的利爪而变成几截残尸,化为走廊内的血浆!

    “离开这里,不要和它靠的太近!所有人立刻后撤!该死的装甲车在哪?我们的坦克在哪?快呼叫装甲支援!”

    老布纳尔的吼声已经极为沙哑,但某种悲壮和绝望也在他的嗓音中出现。他虽然端着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却只能朝着原本的来奔跑着。就在他的身后,那一个个妄图阻止这只恐怖怪物的士兵们,却被轻松地切成几截,然后被那大脚踩成肉泥。他没有想到这种结果,这种极具翻转的结果让他根本不想相信,他只是瞪大了眼睛,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下达什么命令:“呼叫装甲支援!干掉那个怪物!让我们的坦克过来!干掉那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