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科幻末世 > 三十二号避难所 > 第040章.绝望的深渊
    所有的一切都从最糟糕演变成了惨剧。一个个因同伴战死而并发出绝对勇气的小伙子们,已经咬着牙拉开了自己身上的手雷。但他们连投掷出去都不可能,只是以必死的信念狂吼着冲向面前的走廊,冲向那个庞大而恐惧的怪物面前,以期望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更多同伴的逃生机会。

    但没人扔下手里的武器转身逃跑,他们依旧按照如往常一样的撤退方式,快速的朝着走廊入口处奔跑。时不时有人停下来用自己手里的m4a1突击步枪,或是m249轻机枪射击,可却依旧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他们连一秒钟的开火机会都没有,就已经发现那庞大的,浑身都鲜血淋漓,就仿佛是从鲜血地狱中走出来的恐怖怪物,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挥起那粗壮的爪子,然后将他们的身躯如撕纸般轻松的撕成几截。

    质地优良的防弹衣根本不能防御那如剃刀般锋利的爪子,两名气喘嘘嘘的e连士兵已经停下了自己奔跑的脚步,而他们如火烧般的气管中,也涌上来了一股冰凉。他们两人茫然的互相对视一眼,但是一股失重让他们朝着地上扑去,下意识的想要用两腿撑住自己的身子,他们却依旧狠狠地扑倒在地上。而这时候,腰间的剧痛才让他们发现,原来自己已经被腰斩。

    内脏已经噼里啪啦的流了满地,混杂着鲜血就仿佛是杀猪宰羊时候的景象??擅蝗嗽诤跽庵质虑?,因为一直粗壮的后肢重重的踩过来,将那内脏和张着大嘴想要呼救的上半截身子踩在底下,然后骨骼爆裂的声音瞬间响起,周围的水泥地面上也出现了一片混杂着内脏碎片的粘稠血液。

    这里重新进入了地狱的管辖范围之内,那只庞大的死亡爪已经化身成为最恐惧的恶魔,用那利爪肆意的收割着周围的生命。在这短短的片刻,甚至没有五分钟的时间当中,这不到五十米的宽阔走廊中,就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十几具美国陆军士兵的尸体。而这只死亡爪付出的代价,也仅仅只是一些看似恐怖的皮肉伤,和七八个拳头大小的贯穿伤罢了。

    一个e连士兵发出愤怒的嚎叫声,他在地板上的血液中挣扎着,可是他的胯部却直接都被齐根削断,甚至连胸口都出现了一道血红色的切割痕迹。幸运的是胸口的伤口并不深,而不幸的是,那只庞大的怪物已经缓缓朝着他踩了过来。幸运或不幸运已经与他无关,缓缓地伸手掏出一颗手雷,挣扎着用牙拉开保险,随着那淡淡的白烟出现,他仿佛享受上好的雪茄般深深吸气,只是闭上眼睛骂道:“狗娘养的?!?br />
    “嘭”

    剧烈的爆炸声在这走廊中掀起一片升腾气浪,拳头大小的火焰随着火药的膨胀而瞬间在这走廊中出现,卷起一片片血液和碎裂的水泥碎块,同那火药的膨胀如最凶猛的巨兽般将整个走廊内的一切都统统吞咽下去。无论是那近在咫尺的死亡爪,还是周围几个已经同样失去了某些部位的e连士兵,都纷纷泯灭在了那升腾膨胀的光与热当中。

    而这并不是结束,同样有五枚防御型手雷随即爆炸。剧烈的火焰已经吞没了周围近乎十米的范围,并且还以极快的速度沿着走廊的走向而向更远处推进。那炽热的气浪和火焰已经填满了这片走廊,甚至连地上粘稠的鲜血都因为那炽热的温度而蒸发。一股股更为浓郁的血腥味和腥臭味出现在这走廊里面,却越发的如同那地狱般可怖。

    那炽热的气浪继续朝着走廊的延伸冲去,凶猛的火焰也快速堙没在空气当中。而等剩余的e连士兵们在地板上爬起来的时候,耳边却依旧想起了那狂暴的嘶吼。所有人都震惊的扭头朝着后方走廊看去,就在那硝烟弥漫当中,一个庞大的身影正摇摇晃晃的走出来,朝着他们发出更加暴躁和疯狂的怒吼声!

    可是它那摇摇晃晃的身形,也已经说明就算是它承受了一系列枪击,外加手雷爆炸的轰击后,并不是那么容易承受。锋利而致命的手雷破片轻松地划开了这本就破破烂烂的外皮,里面的肌肉和骨骼都被火药膨胀的力道整个撕开??墒侨绱酥氐纳?,却让这只死亡爪瞪着猩红的两眼,缓缓迈动步伐,继续朝着他们走过去。

    枪声已经变得稀稀拉拉,根本没有之前那金属风暴的半分模样。不约而同之间,距离那只死亡爪最近的七八名e连士兵,竟然狂吼着拉开了身上所有的手雷保险,疯狂的就冲向了那只死亡爪。在必死的信念当中,软弱的人类也能变成最狂暴的生物,来让任何敌人知道属于疯狂的滋味。从古猿进化成人类,并且成为地球主宰,人类依靠的也并不仅仅是外力,还有他们本就是压抑在灵魂最深处的,属于野兽的嗜血!

    更为巨大的爆炸出现在那只死亡爪的身上,那一个个e连的士兵舍生忘死的抱住那只死亡爪的躯干。无论是踩过来的后肢,还是挥过来的利爪,他们都毫不在乎自己的生命,狠狠地抱住后再也不松手。就仿佛是曾经欧洲战场上,他们同法西斯德国玩命那样凶残,根本不考虑自己的生命!

    一连串的爆炸出现在走廊当中,凶猛的烈焰几乎成片的席卷了整段区域。炽热的气浪和火药膨胀的力量,让那只死亡爪都重重的掀飞在地上,半个身子都化为了成片的焦黑。而那热浪还在朝着四周蔓延,可是等硝烟散去,那庞大的身影依旧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仿佛是陷入了最深的绝望。

    “不!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这样的!”

    老布纳尔朝着后方退着,但是他心中却满是悲戚和绝望。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自信和肯定,经历了如此突兀的转折之后,就算是他也失去了继续抵抗的信心。因为那只庞大的死亡爪真的是太强大了,强大到失去了装甲部队掩护的他,都有束手等待死亡的内心。就在这几分钟的时间内,阵亡率超过百分之五十,而且失去所有重武器,还有这根本没有援军支援的困境,他又能怎么打破?

    一群轻步兵没有重武器,没有反装甲手段,那么除了借助复杂的环境还能苟延残喘以外,那就只有步入死亡或是被俘虏了。但现在看着那满地的残肢,看着这一条直线走到头的走廊,老布纳尔竟然是缓缓地停下撤退的脚步,用手捋了捋额头上那沾满汗渍或鲜血的花白头发,惨笑着问道:“我们要全军覆没了吗?”

    他身边还有两名士兵一左一右架着他,但听到他这句话,脸上的惶恐之色更为浓郁。没有多说话,他们只是咬着牙想要将自己的指挥官拖着逃离这里,但他们却惊恐的发现老布纳尔竟然缓缓地停下脚步,使劲挣脱他们的搀扶,拿起了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就直接转身站在了这条走廊的中央。

    “将军!前面就是走廊的入口,我们马上就能离开这了!”

    一名士兵看着前面的走廊,昏暗的应急灯仍然能让他们看到不远处的入口。内心中尽管相当惊恐不安,尤其是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恐怖怪物,他内心中的惶恐几乎让他的两腿发软,但他还是咬着牙对老布纳尔急促道:“只要我们到了坦克上,就算是这只怪物也要被120mm口径的坦克主炮轰成碎片!”

    “离开?不,我的部队在这,我为什么要离开!”

    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抵在肩膀上,老布纳尔的眼中只有一片决然。他扣动扳机,将弹匣中的子弹扫在二十几米外的死亡爪身上,而他周围也有七八名士兵跟着他做出同样的动作。但也有士兵正逐渐惊慌的朝着走廊入口处跑去,可老布纳尔已经并不在乎太多,他只是喃喃自语般的说道:“我要留在这,陪着那些英勇的小伙子!”

    他身边的两名士兵已经瞪大了眼睛,他们的内心中已经无比的煎熬。但是常年的训练和战士的荣耀无法让他们转身逃窜,反而同样端起自己手中的步枪,朝着那只死亡爪徒劳的射击。但是他们两个缓缓颤抖着的双腿,以及那时不时扭头,喘着粗气看着走廊入口处的动作,也说明了他们内心对于生命的渴求,以及某种荣誉的煎熬。他们是美国联邦陆军,荣誉与自豪早已经刻在了他们的心中,体系的力量让他们并不能立刻逃离,而对于那个恐怖的吃人怪物,投降也只是一种笑话。

    可是当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却都没有发现,一个提着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的身影,正缓缓地出现在那只恐怖的怪物身后,悄无声息的向前走着,同时将那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这只怪物的后脑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