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手掌相互拍击,有规律的发出声响,在这突然寂静下来的走廊内,反而相当的刺耳,甚至是感觉到了一股深深地嘲讽。李斯特眯着眼睛微微抬头,目光随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却发现是走廊内安装在隐蔽处的广播扬声器中,发出的这鼓掌声。不过他的目光却扫了眼墙边上方的角落,那里有一个椭圆形的物体缓缓移动,是一个摄像头。

    周围还站在这里的六名士兵也都围过来,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重新紧握着。经过了刚才的战斗,他们仅存的勇气也已经随着事后的深思而烟消云散。现在他们的两条腿都感觉发软,尤其是看着那已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庞大死亡爪,心脏更是忍不住急速的跳动几下,生怕这个恐怖的家伙重新站起来。

    这只死亡爪疯狂屠戮他们的模样,就在几分钟前还在他们的眼前播放。那每一次挥动利爪时带起的血花,以及那脚底响起的骨骼爆裂,都让他们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但是他们的目光却有些惊慌的看着走廊两侧,一点点动静都让他们相当紧张。如果他们结束这场战斗后,没有心理医生进行辅导,估计他们的就算没有战后综合征,恐怕也会有神经衰弱症之类的心理疾病了。

    “这家伙已经死了,我很确定?!?br />
    就仿佛是透支干净了体力,李斯特缓缓地低下头,深深地吐出一口憋闷在胸口的浊气。系统给的提示是不会错的,10000点积分的进账同时让他感觉理所应当。牺牲了接近三十多人,才将这只死亡爪干掉,如果没有超出寻常死亡爪十倍的积分,那显然是不可能。而他扭头看着周围士兵们,仍是小心翼翼的将枪口对准这只死亡爪尸体的时候,他忍不住摇头道:“不用紧张,这又不是魔幻电影,这怪物连脑浆都流出来了,不死那可就真的说不过去?!?br />
    一边说着,李斯特一边缓缓地抬起头,同时用手撑着自己的身子缓缓地站起来。一股虚弱无力仍然在他的体内,让他忍不住暗自咬牙,这或许是肾上腺素急速分泌过多产生的后遗症,但李斯特也感觉到或许和他进入时间减缓的能力有关。不过他现在并没有过多的关注这件事情,只是抬起头看着那被火焰撩黑的摄像头,朝着旁边狠狠吐了口吐沫,对一旁阴冷着脸的老布纳尔道:“我有些讨厌那个鼓掌的家伙?!?br />
    “嗯,我也很讨厌?!?br />
    老布纳尔的脸色极为阴沉,甚至眼睑中还带着某种愤恨的阴霾。他放在胸前抱着m4a1突击步枪的两手紧紧攥着,就仿佛是要攥成最坚硬的拳头。但是他依旧在隐忍着,抬头看着那摄像头,沙哑而疲惫的嗓音重新出现在这走廊内:“第16机械化步兵旅前来执行救援任务,如果你是幸存者,请立刻与我们联系?!?br />
    他的话说完,但是那扬声器中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就仿佛是在等待什么,过了十几秒钟之后,那个扬声器中的声音才继续出现:“救援任务?哦哦哦,当然当然,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的确是一场救援任务?!彼幕耙艋夯憾倭硕?,扬声器中模模糊糊的出现了某些仿佛是自言自语般的声音,但旋即清晰地声音继续在扬声器中出现:“那我在所长办公室等待各位的到来,当然你们的英勇表现,我会像联邦司令部申请表彰的?!?br />
    “表彰?”

    一口吐沫就随意的吐在地上,在一片暗红色当中隐没。老布纳尔就仿佛是踩灭自己随手扔掉的烟头那样。用脚踩上去,却似乎是踩到了一根断裂的手指,就如同坚硬的雪茄那样粗大??赡苁茄芯吭钡?,也可能是e连士兵的,老布纳尔没有想太多,阴沉着的脸上反而带起一丝森然的笑,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哦,那可真是太感谢了?!?br />
    现在还站在走廊当中的,就只有六名运气不错的e连士兵,以及布纳尔和李斯特了。当然也应该说他们八个人的运气都应该很好,因为看看这不到一两百米德走廊当中,铺撒的一片片的血液和残肢内脏,都不知道究竟是死了多少人才能成为这幅地狱般的模样。单看原本一个五十人的轻步兵排,现在仅剩他们八个人,也能明白这幅地狱般的模样,究竟是怎么来的了。

    一个士兵主动在旁边搀扶着李斯特,其他人也已经将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对准面前的走廊深处??墒撬腥硕济挥邢乱徊蕉?,只是扭头看着那老布纳尔,目光中带着某种期盼和渴求。因为他们都有一种恐惧,如果那走廊深处再来一只这种恐怖的怪物,那么他们或许朝着自己的下巴上开一枪,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们是军人,美国联邦陆军?!?br />
    老布纳尔首先向前走去,之前在地上摸爬滚打,鲜血早已经侵染了他的上衣。甚至是不少内脏的碎片都在他的身上挂着,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威严的将军,反而是一个从屠宰场中临时有事出来的屠夫。老布纳尔花白的头发也已经沾染了大片的暗红色,粘稠的血液甚至顺着他的发丝在后脑勺缓慢的留下来。而他的声音却依旧平静和压抑着:“继续任务?!?br />
    所有人都跟上去,而李斯特也拒绝了旁边士兵的搀扶,缓缓地吸了口气,用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当做拐棍向前行走。其实也用不到这个拐棍,随着他的喘气,一丝丝的力量也逐渐恢复,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恢复能力比起平常人来说要快了很多。起码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几乎已经累瘫了的他,也已经有了行走的力气。

    但看着前面的老布纳尔,李斯特的心中也是带了某种不安。这时候却不是对于自身安危的提醒,反而是对于老布纳尔的一种感觉。但仔细想想也能知道,任谁的部队损失惨重,指挥官都将雷霆大怒,何况是老布纳尔被稀里糊涂的,奉命歼灭这地下研究所内的怪物呢?

    “现在看上去,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缓缓地将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抗在肩膀上,李斯特拉了拉有些松的背包。沉甸甸的里面现在还有着不少补给品,更多的还是自己这把散弹枪的弹药。微微眯眼,李斯特看着前面的走廊深处,昏暗的灯光中,这段走廊已经逐渐正常了起来,但是地上仍旧有不少鲜血和内脏碎片,而随着他的目光,一扇打开的钢铁闸门正出现在眼前。

    幸运的是没有发现任何死亡爪的踪迹,无论是刚才那种四米多高的大型死亡爪,还是之前遇到的两米多高的小型死亡爪,都仿佛失去了踪影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删驮诶钏固匦闹谢夯浩蕉ㄏ吕词?,一个率先走过去检查的士兵却倒吸一口凉气,朝着他们打了个小心的手势,同时提醒道:“有情况!”

    老布纳尔和其他五名士兵立刻分散开来,举起手中的m4a1突击步枪分别对准走廊前面和后方。而李斯特也在一处墙角站立,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也抵在肩膀上,看着走廊深处谨慎的观察。但看着那已经打开的闸门,却忍不住皱起眉毛,因为那已经半开的闸门外表上,涂满了鲜红色的血液,就仿佛是有人故意朝着上面泼洒过去的一样。

    “应该是被那个怪物沾染上去的,这道钢铁闸门应该守护了里面很长时间?!?br />
    就仿佛是察觉到了李斯特的疑惑,老布纳尔也看到了钢铁闸门上的血色,微微皱眉看了眼周围的情况,他却不由得冷哼道:“有人曾经封闭了内外的出入口,将地下研究所的外部隔离,但没想到这道钢铁闸门又被打开,从而被刚才那个怪物突入了进去,又杀死了里面大部分逃离外面的幸存者?!?br />
    老布纳尔朝着前面走着,那钢铁闸门当中到处都是尸体,不过破坏却并不太严重,看上去完全是被利爪撕裂开来的残尸,而不是如外面一般被踩的全部如肉泥一般。老布纳尔来到一个还算是完好的尸体旁蹲下,掀开头上带着的防毒面具,同时看着胸口上的名牌,扭头对李斯特冷哼道:“是这个地下研究所的安保人员,不是正规军?!?br />
    “哦哦,当然,他们也都是退役的年轻小伙子?!?br />
    正当老布纳尔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身影正在那昏暗的走廊中走出来??瓷先ビ行┌?,还有手帕捂住自己的口鼻,皱着眉头有些厌恶的道:“不好意思,在我的安全屋里面实在是太闷了,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你们聊聊?!彼吖?,看着周围的那些残尸眉头却皱起了,就仿佛是在找些什么一样,大声的骂道:“那个偷了我东西的碧池婊zi,我真想把她的那张漂亮的脸蛋给整个割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