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有些矮胖的中年男士看上去相当愤怒,他甚至低头弯着腰使劲扒拉着地上那些已经死去的安保士兵的残骸??墒且桓龈龇?,他整个的掀开那戴在头上的防毒面具,他脸上的愤怒和恨意也就越发的升腾起来,让他忍不住愤怒的大声的骂着:“真是一群废物,竟然让一个间谍混到了研究团队中,还被她成功的窃取了我的研究成果!”

    而他一边骂着,一边也扭头看着李斯特和缓缓站起来的老布纳尔,明显带着愤怒的目光中,没有因为老布纳尔那花白的头发而有什么顾忌,竟然直接就指着他大声的骂道:“难道年龄积累的经验,在你们的身上都已经成了****了吗?你们进来都没有发现一个间谍吗?你们知不知道我的研究成果,究竟有多么的重要?就算你们全部死光了,也要给我留下我的研究成果,你们这堆废物根本比不了丝毫!”

    “什么?”

    面前这个矮胖男人突然爆发出一阵怒骂,让走进来的士兵们都是忍不住紧紧皱眉。但老布纳尔缓缓站起来的身子却是微微一震,他那花白的头发在他的额前,显得有些相当的凌乱。但是他那花白发丝下的双眼,却猛然爆出两道犀利的目光。尤其是看着那个矮胖男人的嚣张模样,老布纳尔缓缓看着他沙哑着嗓子道:“你说什么?”

    “你们这群废物!废物!难道我说错了吗?”

    那个矮胖的男人看着老布纳尔,手中的手帕都因为他那瞪大了的眼睛而移开口鼻,放在身前重重的挥舞,同时指着李斯特和其他六名士兵身上脏兮兮的就仿佛是乞丐的模样,胖乎乎的脸上却没有丝毫胖子的和善,只有大声的斥骂在他的口中喷出:“如果你们这群废物的死能换我的研究成果,那么我真的由衷的希望你们应该去死”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眼中就瞬间带起了一丝恐惧和不敢置信。因为他的脑袋突然一懵,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间在他的左脸上出现,并且推动着他朝着旁边狠狠地摔过去。大脑和小脑也因为这股瞬间迸发的力量而暂时失去了对于身体的控制,让他两腿瘫软着,直接就朝着一边倒在地上,和那些鲜血淋漓的残尸扑在了一起。

    “克莱夫所长,我真的希望你的那张嘴巴,能够好好的进行反思?!?br />
    老布纳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那凌乱的额头上都出现了一丝丝冷汗,顺着那满是干枯血痂的脸上滴落下来。但是他缓缓的抬起自己的右手,拳头因刚才的用力接触物体而微微的发红,他也毫不掩饰的证明着是自己做的,就算是面对那个已经挣扎着爬起来,正带着怨毒目光看着自己的矮胖男人,他依旧咬着牙冷冷的问道:“克莱夫所长,你说什么?”

    李斯特在旁边微微皱眉,他的目光已经看到了这个矮胖男人胸口名牌上的名字和职务,赫然就是这座地下研究所的负责人,克莱夫。眉头不由得皱起,尽管老布纳尔打了这个家伙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后果,但追究起来终归是一种难堪的事情。他缓缓朝着老布纳尔身前站了站,想要阻挡两者的目光,但却被老布纳尔一手给推到了一边,那花白的头发下,一双如鹰般的眸子依旧紧紧盯住那个矮胖的克莱夫身上,沙哑着嗓子道:“他知道应该说些什么?!?br />
    “我是美国联邦的生物学专家,你竟然敢竟然敢这样对我?!”

    粗框眼镜已经在这个矮胖的男人脸上飞出去,就在一旁摔成了两半,他颤着手摸摸索索的拾起来拿已经碎裂的眼镜重新带在鼻梁上,用手撑着自己的身子想要站起来,可是右边脸颊上传来的疼痛,以及脑子里传来的眩晕感,却让他忍不住露出怨毒的表情,看着老布纳尔咒骂道:“你这个该死的,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们这群狗shi般的废物,连一丁点事情都干不好,现在竟然敢打我!打一个美国联邦高薪才能聘请的生物学专家?!”

    “尊敬的克莱夫先生,真的是希望您的语言能稍加注意,毕竟是我们的布纳尔将军率领部队,在那些恐怖的怪物当中救了您?!?br />
    一名e连士兵端着自己的m4a1突击步枪在一旁过来,脸上同样带着某种悲戚和愤怒。但是他却没有冲动什么,组织了一下语言,很客气的对这个地下研究所的负责人克莱夫道:“而且我们为了救援这处研究所,也同样是牺牲了很多年轻的小伙子,希望您也能理解布纳尔将军的愤怒?!?br />
    但是他的话还没完全说完,几乎是伴随着他的话音,那正和一堆残尸趴在一起的克莱夫,却忍不住发出一声大笑。他手中的手绢上也已经沾满了粘稠而肮脏腥臭的血液,那在眼前看了一眼,就很是厌恶的朝着一边扔去,但他用手撑着自己的身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碎裂的眼镜下的眼镜中,却满是快意的恶毒:“你们以为救了我?那还真是可笑!”

    “可笑的我,都觉得你们相当的悲哀!”

    这个克莱夫的脸上带着某种扭曲的快意,甚至看着老布纳尔那冷冷的盯着自己的模样,眼中的怨毒都没有下去几分。他挣扎着站起来,用手在胖乎乎的肚子上使劲抹了抹,而那白色的隔离衣上顿时出现了两团红色的痕迹??伤坪跏怯薪囫钡乃疵挥性诤跆?,反而是盯着老布纳尔的眼睛,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你们只是一群”

    “克莱夫先生,救援已经来了吗?”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身影就在旁边的小门中走出来,一瘸一拐的似乎受到了什么伤。而他捂着自己的肋部,看着面前的克莱夫和老布纳尔,以及李斯特他们,脸上似乎是有些难看,咬着牙问道:“等等,前来救援的部队,就只有你们吗?”他顿了顿,语气似乎是有些失望,但还是小心地看了眼外面的走廊,咽了口吐沫道:“那些恐怖的怪物就在外面,我们最好小心些,尤其是那只最大的,更危险?!?br />
    “请不用担心,那只怪物已经被李斯特先生,和布纳尔将军干掉了?!?br />
    一声带有磁性的声音在走廊内响起来,却不是房间内任何一个人开口说话。最为警惕的李斯特瞬间扭头,手中的温切斯特m1887散弹枪也不由得握紧,看着那个带有磁性的声音出现在房间处,心中却不由得缓缓的放松了少许。因为那个身影在这昏暗的房间内逐渐清晰起来,正是之前曾分开的奥尼尔。

    奥尼尔的身后已经跟了大批全副武装的部队,正跟在他的身后整齐的快速涌进来。轻重机枪已经反坦克火箭筒都全部标配,显然也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就在奥尼尔走进来之后,起码两百多人也已经出现在这处房间和外面的走廊当中,并快速的根据各个战斗小组,形成了临时的警戒区域。

    “李斯特先生!”

    带着激动的声音也在这只队伍中响起,李斯特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也是不由得微微一愣。尤其是扭过头去,却看到金发的约翰正走过来,英俊的脸上现在带着激动的神色,狠狠地就抱住李斯特给了他一个拥抱,也没有在乎他身上的血污,只是激动的说道:“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您,看来我们都活下来了,真是上帝的保佑?!?br />
    “同样很高兴见到你,约翰?!崩钏固匾哺嗽己惨桓鲇当?,他们都是一栋公寓楼中生活的邻居,还一同经历过死亡爪的威胁,现在见面之间的激动也是在所难免。分开后,李斯特的脸上却忍不住微微皱眉,看着奥尼尔周围那些全副武装的士兵,以及约翰身上同样打扮的装备,不由得皱眉道:“你们,是跟在我们后面过来的?”

    “并不是,我们找到了外面的增援部队,前来拯救第16机械化步兵旅,以及这座地下研究所?!?br />
    奥尼尔走过来,脸上带着微笑,而他的脸上依旧带着少许高傲??墒堑彼醋爬钏固厣砩夏且黄墙宓难?,没有因为那浓郁的血腥味和腥臭味而后退,只是点点头,有些感慨的说道:“不愧是天堂屠夫,就算是如此危险的境地,也能杀出一条血路?!辈还醋排员吣钦醭磷帕车睦喜寄啥?,却也缓缓的一叹:“布纳尔将军,我们必须要谈一谈,因为我们现在涉及到的,是美国联邦最深的秘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