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的地球中,中东的石油资源简直就是上帝赐予他们的财富,储量巨大的浅层石油分布极广,甚至让他们不需要多么高深的采油技术就能轻松的产出成千上万桶原油。而且其他像西伯利亚、阿拉斯加、南斯拉夫等地区,也有深层石油存在,如果不是因为开采技术和开采曾本的原因,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石油资源匮乏一说。

    而在这个世界则不一样,全世界的油田几乎只有中东存在,但储量却连前世的十分之一都没有,经过了上百年的开采,早已经在现在濒临枯涸,无法向全球供应维持运转的石油资源。至于其他地区的油田都是小规模油田,几年就会抽光,就算是目前发现的阿拉斯加油田,也只是能抽个十几二十几年罢了。

    但现在2059年末,中东的石油资源已经濒临枯竭,几乎已经影响了日常所需的燃料。而对于平民来说,汽油、柴油等物资已经无法继续购买。而等2060年中东的石油资源彻底枯涸,全球都陷入了石油?;敝?,除了军事所需的燃料,日常平民的燃料已经全部取消。当然这也是这个世界大力发展核能,并且在短短十几年内超过了前世的核技术。

    “连汽油都限量供应,似乎有些不妙啊?!?br />
    缓缓的皱起眉毛,李斯特看着窗外那萧条的街道,稀稀落落的人群和车辆仿佛让这座小城步入了暮色。大量的市民选择迁移离开这座小城,外加又不属于交通必经点,半个月的时间里简直就是衰败的厉害。而他看着不远处一辆警车慢悠悠的开过,却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城市,忍不住唉声叹道:“简直和底特律一模一样?!?br />
    底特律,前世美国联邦最强的工业城市,无可匹敌的汽车之城,今生也同样如此。但随着石油?;谡飧鍪澜绺土?,底特律的辉煌也在最顶点的时候急转直下,几乎在两三年的时间内就衰败成一座空城,治安、犯罪、毒pin等案件层出不穷,正常的人想要逃出来,而犯罪者也不愿意随便涉入这个肮脏的泥潭??梢运迪衷诿拦拿拦畹敝?,说起最臭名昭著的城市,或者说是烂人集中地,就是底特律。

    “嘿,李斯特,干嘛这么消极,晚上我们去好好喝上一杯?!?br />
    一旁的黑人小伙子加里还属于是天塌下来都不怕的傻大胆,就算是李斯特和他说十几年后爆发核战的事实,估计都嗤之以鼻,该怎么泡夜店就泡夜店,该怎么潇洒就潇洒?;蛘哒馐呛谌颂觳慌碌夭慌碌拇?,李斯特都感觉到有些羡慕这种傻瓜式的生活。

    轿车里的音响已经被开到了大音量,极富节奏的老式隐约让他忍不住点着头,相当快意的动着身子。而不过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单手控制着方向盘,一只手在后排的座位上掏出两瓶东西,扔给李斯特一瓶,利索的用牙咬掉瓶盖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大口,然后才呼出一大口气,满意的点头道:“刚冰镇过的核子可乐,这时候来一大口,比鸡尾酒都要爽!”

    “核子可乐?”

    李斯特看了眼这眼熟的玻璃瓶,脸上突然也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自从几年前这种饮料火爆全球以来,几乎就成了唯一的一种软饮料,独特的口味征服了所有人的味蕾。同样用牙咬开那瓶盖,李斯特下意识的想要挥手扔掉,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在了自己的口袋中,却也苦笑着摇摇头喝了一大口,品味着那刺激的口感顺喉而下,长长的哈出一口气:“真可怜?!?br />
    “可怜?怎么连瓶盖都收起来了?你不会认为真的十个瓶盖换一瓶核子可乐吧?”

    街道上没有几辆车在行驶,就算是警察看上去都很懒散,加里仰起头一口气将核子可乐喝干净,那冰霜独特的口味让他忍不住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才满意的抹了抹嘴巴,然后随手扔掉手里的空瓶,同时对李斯特调笑道:“别搞笑了,酒吧里面一杯鸡尾酒能抵得上十几瓶核子可乐,也没见你多珍惜,该吐的时候就吐?!?br />
    “那到晚上,你喝上十几瓶核子可乐,看你吐不吐?!?br />
    李斯特摸着口袋里的瓶盖,一种大时代的微妙感觉在他的心中出现。他突然发现自己在一个大时代的浪尖当中,而且就仿佛是一个全知全能的先知,这种感觉让他也觉得有些微妙。尤其是他摸着自己口袋里的核子可乐瓶盖,这种前世辐射废土中的坚挺货币,忍不住使劲的在副驾驶上伸了个懒腰,看着前面的汽车修理厂,缓缓道:“或许我应该,有一点改变?”

    “李斯特,你这家伙怎么了?怎么一个月没见,额,并不是冒犯,只是突然觉得你这家伙,变得有些奇怪了?”

    一旁的加里却瞪起眼睛看着旁边的李斯特,黝黑的皮肤上随着他瞪大的眼睛,两点眼白变得相当明显。不过尽管看上去他相当的严肃和吃惊,但熟悉这个黑人小伙子的人都知道他的性格,李斯特也毫不例外。接下来也正是和以前一样,加里突然哈哈大笑着拍着李斯特的肩膀大笑道:“不会是看上哪个小姑娘了吧?你这样会让酒吧内的美女们伤心的!”

    加里的调笑也让李斯特瞬间反应过来,他看着面前那已经出现的汽车修理厂大门,忍不住长长的吸了口气,心情也稳定下来。不管怎么样那场核战争终究会到来,而有着特殊能力的他,也不想真的就陷入如地狱般的废土当中。使劲摇了摇头,李斯特对旁边还跟着音乐摇晃身体的加里道:“老凯尔就在前面,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吧?!?br />
    就在面前汽车修理厂门口,穿着一身牛仔装的老凯尔正站在那抽着烟斗,而身边其他四五个小伙子也站在那。而看到开着过来的加里和李斯特,都是举起手挥了挥,再次相见的喜悦倒是有,可一股伤感也出现在他们的脸上,就算是老凯尔都出奇的没有发火大吼,而是静静地看着加里和李斯特停下车。

    “等等,凯尔,怎么了?”

    微微咽了口吐沫,没心没肺的加里也感觉到了某种压抑的气氛。他下意识的收起脸上的故作开心的表情,有些为难的看着老凯尔,以及周围那四五个同事,还是轻轻咳嗽一声,勉强笑道:“大家这是都怎么了?而且老凯尔,这和你的性格也不太对啊”

    李斯特也走过来,不过他没有说话,和其他的同事并肩站在一起,互相点点头也算是打了声招呼。面前的老凯尔沉沉的吸着烟斗,看着他们都到齐了,也是缓缓的在鼻腔中突出两道长烟,嗓子也仿佛因为长时间的吸烟而有种沙哑的感觉,他缓缓说道:“不得不说,就算是再盛大的宴会,也终究会有散去的时候?!?br />
    他的话开口,加里和其他人的脸上顿时露出惊愕的表情,就算是李斯特也忍不住皱起眉毛。因为老凯尔的话,加上他的语气,说出的可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话。而老凯尔看到李斯特他们脸上的惊愕,还是吸了口烟斗,无奈的轻轻摇头道:“这座小城的样子大家都看到了,咱们的这个行业,也已经到了冬天?!?br />
    “可汽车大家都是有的啊,再怎么样我们还能修车,咱们的汽修厂在整个小城都是鼎鼎有名的,谁不知道我们的名声和手艺?!”

    加里的眼睛已经完全瞪大,他同样是看着面前的老凯尔,一种悲戚感却突然在他的心中流淌出来。他的话还没说完,眼圈就已经红了,没心没肺的他还是相当的重视感情,而他也下意识的低下头,仿佛无法直视老凯尔目光:“你的意思是我们全部被炒鱿鱼了?”

    “不,我们解散了?!?br />
    烟斗的雾气缓缓在老凯尔的口中喷出,他看着面前脸上都是不好看的李斯特他们,缓缓的伸手将烟斗拿下来,感受着那香醇的烟雾随着他的话喷吐出来,还是摇摇头道:“汽油都已经限量发售,以后汽车的行驶将会越来越少,而我们也失业了”不过他看着众人,还是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或许我们还能去部队,我们的维修手艺毕竟是在那里学来的?!?br />
    ps:恢复两更,咳咳,抱歉